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章 害人害己
    曲清雨这时也走了过来,笑着对周沫说:“那你们到楼上游戏室去玩吧,那里宽敞,电脑网速又快。”

    周沫不想让安兰馨到她的房间去,觉得曲清雨这个提议不错,就同安兰馨和曲清雨一起往楼上走。

    曲清雨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斜睨着周沫,目光落在周沫手腕上碧绿通透的玉镯子上,她眼睛眯了眯,声音冷冷的问,“你这个玉镯子哪里来的?”

    周沫微愣,她没想到刚刚还笑盈盈的曲清雨会突然变脸,她的语气也不太好了,“你管我镯子是哪里来的啊!”

    其实这个镯子是前几天盛南平送给她的,但不是盛南平亲自拿给她的,是要小宝拿过来的。

    周沫并不知道这个镯子的真正价值,只是看着很喜欢,就戴到手腕上了。

    此时她们三人已经走到楼梯的最上端,曲清雨突然对周沫发难了,“这个镯子前几天还在南平的书房里,怎么会跑到你的手腕上,一定是你偷偷拿去的啊!”

    周沫被曲清雨气笑了,“你有什么证据这个镯子是我偷的啊?就不能是盛南平送我的啊!”

    “你算什么东西,南平会送给你这么贵重的镯子吗?”曲清雨不屑的冷哼,一双大眼睛里都是嫉妒的恨意。

    她知道这个镯子是盛南平送给周沫的,她知道这个镯子价值百万,是盛南平花高价竞拍来了,所以才会嫉妒的发狂。

    “曲小姐,我想你是忘记我们和平相处的约定了,你又想找茬了吧?”周沫面色如霜。

    “对,我就是想找茬。”曲清雨声音低低的说,俏脸上浮现出一种决绝的神情,令周沫忍不住心头一跳。

    周沫刚想转身离开的,曲清雨的手迅速抓住了周沫的玉镯子,“你把这个镯子留下来!”

    “我凭什么把镯子留给你啊!”周沫此时还没意识到曲清雨的险恶用心,随手推了曲清雨一下。

    她这一下推坏了,曲清雨顺势往下倒去,因为她手里还拽着周沫腕上的玉镯子,一用力将周沫也拽倒了。

    在安兰馨的惊叫声中,曲清雨和周沫一前一后的从坚硬的实木楼梯上滚了下去,摔在下面的地毯上。

    周沫在被曲清雨硬生生的拽到时,她突然意识到曲清雨的诡计了,这个恶毒的女人想害死她,害死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见下滚的势头无法控制了,只能尽量的蜷缩身体,用双手和胳膊护住她的小肚子,尽量不让腹部碰触到楼梯上。

    周沫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头,腰,四肢轮番被坚硬的楼梯磕撞,到处火辣辣的疼。

    她痛苦又惊恐,这短短的一瞬间,对她来说漫长难熬。

    万幸的事,曲清雨在周沫前面摔下楼梯,周沫在摔落最后一个台阶时,撞到了曲清雨软绵绵的的身体。

    周沫下滚的势头受阻,没有再磕碰到什么地方,但她清晰的听见曲清雨痛哼了一声。

    尽管这样,周沫还是感觉到小肚子一阵阵的疼,她吓得都要哭了,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小宝怎么办?

    周沫声音颤抖的放声大叫,“快点来人啊,快点救救我的孩子!快点......”

    这时,安兰馨已经快速的从楼上跑下来,她见周沫侧身压在曲清雨身上,立即哇哇大叫,“周沫,你要谋杀吗,你干嘛故意压着我表姐的肚子......啊,姐姐流血了......”

    安兰馨最开始叫喊是有做戏成分的,但看见曲清雨的裙子下面流出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大腿流下来,看着触目惊心,她真的慌了。

    曲清雨此时脸色惨白,肚子像撕裂般的疼,但她还没有晕过去,她还知道皱起眉头,用眼神示意慌张的表妹——周沫!!!

    安兰馨这才醒悟过来,按照她跟曲清雨的原计划,抬脚来踹周沫,“你给我滚开啊,别压着我表姐和她的孩子......”她下脚的方向正是周沫的肚子。

    周沫被摔的昏昏沉沉,又是仰躺在地上,没有看见安兰馨恶毒的脚奔着自己的小腹踢过来,没有任何躲闪......

    就在安兰馨的脚尖要接近周沫的肚子时,家里的一个年轻女佣人跑过来,动作迅捷的扑上前,一把推开安兰馨。

    猝不及防的安兰馨被推的一个踉跄,跌坐在楼梯上,屁股正咯在楼梯的硬棱上,疼的她“嗷”的一声惨叫。

    “啊,疼死我了......你要干什么啊......”安兰馨呲牙咧嘴的叫着,见女佣人已经利落的将周沫抱了起来,她大声命令着:“你快点把她放下,把她放下来......”她那一脚还没来得及踢呢!

    “现在必须送两位夫人去医院。”女佣人声音冷静,完全不理睬安兰馨的嘶叫,吩咐着另外一名女佣人去抱曲清雨。

    安兰馨见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阻止去抱曲清雨的女佣人,“你别动我表姐,我会送她去医院的。”

    那个女佣人目光冷冷的看了安兰馨一眼,说着:“曲小姐已经流了这么多血,再耽误下去她就没命了啊!”

    安兰馨这才注意到,曲清雨身体下面已经血染山河了,而曲清雨则面无血色的昏死过去。

    “表姐!你醒醒!”安兰馨不由大惊失色,她和曲清雨的计划中,不包括曲清雨大出血而死啊。

    此时曲清雨信任的李姐早就吓麻爪了,家里后来的两个女佣人倒是很冷静,分别抱起周沫和曲清雨上了外面的车子。

    家里随时有司机候命的,一见这副血淋淋的场面,立即开车奔往医院的。

    安兰馨连滚带爬的也跟着上了车子,看着曲清雨奄奄一息的样子,她也忘记毒害周沫的计划了,吓得“哇哇”大哭起来。

    如果曲清雨死了,曲家姑父一定会杀了她的啊!

    有个女佣人上车后一直抱着周沫的,并且快速的给盛南平打了电话。

    安兰馨哭了一会儿,发现车子开往了最近的人民医院,她不由暗自佩服曲清雨的足智多谋。

    曲清雨早就料到她们出事后,家里人会将车子开往人民医院的,她们事先在人民医院找了接应的妇产科医生徐静若。

    安兰馨偷偷给接应的徐静若发了短信,要徐静若留神点,由徐静茹接待周沫。

    他们车子开进医院大门时,安兰馨远远的看见徐静若和六七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这个静若还真是办实事的人啊,竟然号召这么多人来接她们。

    安兰馨不由暗暗高兴,周沫肚子里面的孩子好像没有摔掉,但也是逃不过她们的手心,徐静若会负责把周沫的孩子弄掉的......

    就在这时,安兰馨突然发现盛南平从前面的一辆黑色车子里走下来,凌海和大康跟在他的身后。

    盛南平一袭深色正装,面前沉冷如冰,仿佛挟着雷霆万钧之势。

    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立即都迎向盛南平,点头哈腰的不知道对盛南平说着什么,盛南平微皱着眉,对那些人矜持的点点头。

    安兰馨一下就懵了,这些医生不是徐静若发动来的,是被盛南平找出来的!

    有盛南平在这里,谁敢轻举妄动啊,徐静若拿掉周沫孩子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了。

    果然,他们的车子一停到医院门口,两个妇科主任马上站到车子旁边,每个人负责一名孕妇,快速的到里面抢救了。

    徐静若都没敢看安兰馨一眼,急匆匆的跟进去为主任打下手了。

    安兰馨傻站在抢救室的外面,她隐约意识到,她表姐这次算计失误,亏大了。

    盛南平站在急救室的外面,面色阴郁,他斜睨了一眼旁边惊惶不定的安兰馨,“她们两个是怎么摔下楼梯的?”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但黑眸寒光闪烁,让安兰馨不寒而栗。

    “我……我……走在她们前面,没有注意她们因为什么起了争执,等我回头看时,见周小姐推了我表姐一下,我表姐就摔滚到楼下去了。”

    盛南平一双眸子,如冰凌般打量着安兰馨,“那周沫是怎么摔下楼的?”

    安兰馨被吓得一哆嗦,磕磕巴巴的说:“我.....我表姐正跟周小姐撕扯着,她拽着周小姐的手呢,就把周小姐也拉扯摔倒了......”

    “哦,这么说没有你什么事情了?”盛南平的语气依然淡淡的,波澜不惊一般,可是犀利的眼神,仿佛要直直看进安兰馨的心里去。

    安兰馨吓得哭了起来,哆哆嗦嗦的看着盛南平,“我......我......我不知道......”她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盛南平非常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他对安兰馨挥挥手,“你去给你姑父打个电话,把清雨的事情说一下。”

    安兰馨如获大赦,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

    盛南平伸手捏捏眉心,他这些年一路腥风血雨征战杀伐,从来没有哪个时刻像此时这样紧张,忧虑。

    就算从前处于危机关头,提着脑袋做任务时,盛南平都没有丝毫焦急和恐惧,他的职业就是在生死边缘徘徊,活了三十多年,盛南平第一次这样焦躁不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