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 敢挖他的墙角
    周程程低声哼哼着,虚弱的靠在陆侯温暖宽厚的怀里。

    陆侯以为周程程被撞的很严重,连忙抱着周程程往停车的位置跑去,边跑边在周程程耳边说着安慰的话。

    心满意足地周程程,依偎在陆侯的怀里,愉快地晕了过去。

    周沫被眼前的血腥画面吓坏了,她非常感激陆侯可以及时出手相助,慌慌张张的跟着陆侯上了车。

    高晶玉也被这阵仗给吓唬住了,没有多说什么的,跟着周沫他们一起去了医院。

    他们去了最近的医院,急诊医生先给周程程做外伤处置,酒精引起的刺痛让周程程一下子醒了过来。

    “尼玛,好疼啊!”猛然之间,周程程也忘记保持形象了。

    陆侯和周沫见周程程醒了,都松了口气,陆侯转头问医生:“接下来怎么做?”

    医生说:“最好在外伤处缝个一两针,然后去做全身检查。”

    周程程大惊,一下子坐了起来,“不要啊,不要,我不要缝针啊!”

    陆侯心疼的握住她的手的,连连哄劝着她,“你别害怕,医生说了,就缝一两针,不会很疼的。”

    周程程再没有了往日的风情万种,淡定慵懒,她抓着陆侯的手,慌慌的说:“别让我缝针,我知道伤口不深,我伤的不重,你是知道的,我要靠这张脸混生活的!”

    陆侯从来没有看见过周程程这样脆弱,楚楚可怜,心中更加怜惜,刚要抬手去抱周程程,眼睛不经意的一转,看见了站在旁边的高晶玉。

    他如同做了场绮丽的梦,激灵一下就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放开握着周程程的手。

    医生走到周程程身边,又仔细看了下周程程的伤口,“既然小姐如此排斥缝针,我帮你好好包扎一下吧,但千万不要让伤口裂开碰水,否则就一定要缝了。”

    周程程此时只注重她这张脸了,并没有在意陆侯放开她手的事情,她松了口气,躺回床上,配合医生给她包扎伤口了。

    伤口包扎之后,医生又要周程程去做个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要周程程留院观察一晚上。

    陆侯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同高晶玉并肩站在周程程的床边,“周小姐,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

    “今天多谢你了!”周程程靠在床头,对陆侯虚弱地笑了笑,病体娇态,神色楚楚。

    “不客气啊,周小姐好好养病吧!”陆侯扔下这句话,就和高晶玉一起走了。

    周沫见陆侯走了,气恼的质问周程程,“你是不是故意冲出去撞车的?”

    周程程靠在病床头上,对着周沫得意的一笑,“是啊,是我故意冲出去的!”

    “你丫的有神经病啊!”周沫突然就怒了,伸手掐住周程程的脖子,“你干嘛这么做,万一被撞死怎么办?”

    “小沫沫,别生气了啊!”周程程还很欠揍的笑着,“你应该知道的,车子到了停车场里面,都开不快的,我这么做是为了告诉你,陆侯是紧张我的,他心里是有我的!”

    “你这个二百五啊!”周沫气的要发疯,放开周程程,拎起自己的书包就往外面走。

    “哎呀,沫沫啊,你别走啊,你走了谁照顾我......”

    “你已经检测到了,陆侯对你是真心的,你找他来照顾你吧!”周沫真被气坏了,大步离开了周程程的病房。

    周程程只是受了皮外伤,没有她在身边也是可以的。

    周沫走出医院,才稍稍消了气,对于周程程疯狂的做法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心中徒有一声叹息。

    她坐车回到盛家时,已经晚上七点钟了,曲清雨和盛南平在花房前面散步,曲清雨的乌发在夕阳余辉中反射出柔润的光泽,紧紧握着盛南平的手丹蔻如血。

    晚风吹落细碎的花瓣,周沫觉得自己就是那星星点点的粉尘,无声飘下,没人理睬。

    她压制着心中的酸涩,脚步匆匆的往自己的小屋走,手指刚搭到门把手,盛南平具有威严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周沫啊!”

    周沫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盛南平。

    盛南平逆着夕阳走过来,英俊的眉眼落在阴影里面,周沫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已经隐约察觉到盛南平的怒意。

    “你怎么又回来这样晚?干什么去了?”盛南平的声音里透着不满。

    “我......”周沫猛然想起,盛南平不喜欢她同周程程在一起,她正要找借口敷衍,眼前的盛南平剑眉一下子皱了起来,峻冷的脸上写满焦灼,“你受伤了?”

    “啊!?”周沫被盛南平问的一愣,盛南平的大手已经伸过来抓她的t恤衫。

    “你干什么啊?”周沫下意识的去打盛南平的手。

    盛南平随便一个反手,就擒住了周沫挥舞的小手臂,声音冷冷的问,“你身上的血是哪里来的?你有没有受伤啊?”

    周沫忽的心惊,低头一看,见她灰色的体恤衫上沾染了周程程头上的血,此时已经变成了深褐色的。

    这你也能看出来是血啊!你的眼神也太好点了吧!

    周沫在心里嘀咕着,铁证在前,她没有办法说谎了,只能喃喃的解释着:“我没有受伤,是我姐姐受伤了,我送她去了医院,耽误了回家的时间。”

    盛南平紧锁的眉宇微微舒展开了,黑如墨玉的眼睛依然上下打量着周沫,有些气恼的数落着,“我跟你说过的,不许跟周程程在一起,她是个不安定因素,你把我的话都忘记了?”

    周沫如同受训的小学时一样,惶惶然的点点头,“没忘记......今天......是意外遇见她的......”

    “在什么地方意外遇见她的?”盛南平职业性的追根究底很是咄咄逼人。

    “我设计的游戏同软件公司签约了,那的老总跟姐姐是朋友,一定要请我们一起吃饭。”

    盛南平的黑眸不由一亮,饶有兴致的问:“你的游戏签约到哪家公司了啊?”

    “飞驰网游。”周沫实话实说,没用多想。

    盛南平俊脸上的和煦一下子敛去了,说着:“今天跟你吃饭的人是乐盛?”

    “是......”周沫预感到事情不妙,硬生生把乐盛的名字咽回去了。

    果然,盛南平能冻死人的犀利小眼神向她直射过来,“我会尽快给你办理休学,以后都专心在家里养胎,不要再外出了,如果游戏的事情需要出去,提前跟我打招呼。”

    尼玛,法西斯啊!

    周沫心中极度不满,却不敢发出任何反驳的声音,乖乖的点点头,回自己的间房去了。

    曲清雨一直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恨恨的盯着周沫,这个死丫头,已经成功引起盛南平的兴趣了。

    她一见盛南平转身走过来,立即对盛南平笑了,亲亲热热的搂住盛南平的胳膊,“亲爱的,我叫人从国外带回两本你喜欢看的碟子,咱们一起去看啊!”

    盛南平有些心不在焉,敷衍的拍拍曲清雨的手:“你先回房去看,我有要紧的事情需要处理。”

    曲清雨心里失落,脸上依然笑的如春花灿烂。

    盛南平阴沉着脸走回书房。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本不想理睬乐盛,但这个被爸爸惯坏了的家伙,真是太嚣张了,前些日子刚刚回国,就迫不及待的扛起锄头来挖他的墙角了!

    盛南平黑着脸,给凌海打了个电话,“盯着乐盛的公司,还有乐盛的一举一动。”

    周沫被盛南平限足了的,她也不敢去触盛南平的逆鳞,盛南平给她办理休学后,她就乖乖的呆在家里。

    随着她肚子慢慢的大起来,她设计的游戏在网上也火了起来。

    周沫的游戏设计的新颖巧妙,飞驰公司运营宣传也到位,短短一段时间,这款游戏竟然有了数以亿计的用户,并且还在持续上升中。

    小宝在电视上看见这款游戏受到小朋友的钟爱,别提多开心了,游戏里有许多他设计的小环节呢!

    有了周沫的陪伴以后,小宝不像以前那么乖得让人心疼,调皮活泼的天性渐渐显露出来。

    小宝开心又骄傲的把游戏的事情向所有人宣传,“爸爸,我和姐姐一起设计的游戏已经上了电视,好多好多小朋友喜欢呢!”

    “奶奶啊,你不要讨厌姐姐了,姐姐很聪明的,她设计的游戏很棒的,她是小朋友心中的偶遇呢!”

    “二叔啊,你智力有些欠缺,没事的时候多向姐姐请教一下,姐姐很厉害的!”

    ......

    盛东跃被虐的心肝直发抖,追着小宝打,“臭小子,你也敢瞧不起我!”

    小宝欢喜的扑进周沫的怀里,小脑袋在周沫微微隆起的小腹上亲昵的磨蹭着,姐姐疼爱他,姐姐是他的骄傲呢!

    周沫抱着小宝,心里甜的像蜜一样,能给小宝带来快乐,是她最大的快乐。

    盛东跃跑到周沫和盛南平的身边,很是不甘心的叫嚷着:“为毛你们一家子都酱紫欺负人啊?我哥的智商就够高了啊,小宝是神童,又来了个小沫沫,你们一定要把我映衬成脑残才甘心吗?”

    盛南平看着自己这个蠢萌的弟弟,莫名觉得,今天的他顺眼了许多呢!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