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章 自恋是种病,你得治
    周沫不想提起盛南平,嘿嘿一笑,说着:“这事跟家里没有关系,我这个人特别抠门,天生爱钱。”

    乐盛笑笑,刚要再问点什么,有人敲门。

    “进来吧!敲什么敲啊!”乐盛以为是陆侯到了,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声。

    推门走进来的人却是周程程。

    周程程穿着一件赭色不对称摆的短裙,露出白皙均匀的大长腿,浓密的卷发随意的披在肩头,明眸善睐,似笑非笑,艳光四射。

    “周小姐赏脸过来,真是太给我面子了,快进来坐吧。”乐盛站起来,笑着迎上周程程。

    “姐。”周沫也站起来跟周程程打招呼。

    周程程在电话里已经知道周沫在这里了,甜笑着说:“还算你们两个有良心,没有偷偷去约会,吃饭还想着我呢!”

    周沫翻了个白眼:“早知道你这样胡说八道,就不叫你来了。”

    这时乐盛电话响了,走到外面去接听电话。

    周程程凑到周沫身边,低笑着说:“不愧是我亲妹妹啊,绝色的小美女,这么快就把乐盛勾到手了啊。”

    周沫彻底怒了,怒气冲冲的说着:“你别以为我跟你一样,见到男人就走不动路了,我跟乐盛没有任何关系,你别替我瞎操心,有空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周程程被周沫呛了几句,也不在意,媚笑着说:“我今天就要管管自己的事情了,姐姐我等下就要搞定陆侯,你等着瞧吧!”

    周沫嫌弃地坐到一旁,“你别靠我这么近,你有手段随便使去啊!”

    周程程走过来捏捏周沫的脸:“好啦,我知道你清高,只喜欢盛南平一个,等下陆侯来了......”

    走廊里有噔噔噔地高跟鞋脆响,周程程和周沫同时转头看向门口,见陆侯挽着一个漂亮优雅的女人走了进来。

    陆侯这是闹那样啊!

    周沫脸色不由一僵硬,转头去看姐姐。

    但见周程程唇边挂着妩媚慵懒的笑容,对着陆侯和那个女人自然的点点头。

    周沫不由佩服,周程程才是真正的演技派,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露怯。

    “两位周小姐,你们早到了。”陆侯礼貌的跟周程程周沫打招呼,然后把身边的女人向她们做介绍,“这位是我朋友高晶玉的。”

    高晶玉衣饰华贵,气质中带着名门淑媛的倨傲和优雅,一看就是身份不凡的主。

    “你好。”周程程很大方的向高晶玉伸出手,高晶玉微微仰头,手指搭了搭周程程的指尖,算是握过手了。

    周沫见高晶玉故意端着架子,很是欠揍的样子,她索性也不跟高晶玉打招呼了,直接坐到椅子上。

    乐盛就跟在陆侯他们后面,一见周沫冷了脸,过来打圆场,拿出菜牌要几个人点菜。

    陆侯拿着菜牌殷勤的去征求高晶玉的意见,已经点过菜的周沫,拿着菜牌去给姐姐看,亲昵的同周程程商量着。

    周沫不傻,她看出陆侯带这个女人来的用意了的,她也看到姐姐眼里一闪即使的失落。

    其实这也不能怪陆侯,声名狼藉的周程程,周家那个无底洞,任何男人想动周程程之前,都会再三思量的。

    周沫一开始就不看好周程程的捕猎行动,但事已至此,她自然是要帮衬着周程程了,不能再被高晶玉踩下去了。

    五个人坐在餐桌旁,组合感觉怪怪的,周沫以为这顿饭会吃的很尴尬,出乎意料的是,饭吃得很热烈。

    周程程话并不多,但她总能引出乐盛的话来,而乐盛今天心情非常好,一直笑声朗朗,妙语不断,不乏幽默。

    陆侯坐在周程程的对面,细心的照顾高晶玉吃着东西,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周程程。

    周程程面前有道银锅虾仁,银锅里的火光映在周程程娇丽的脸上,有白有红,如同三月绚烂的桃花。

    而周程程时而眯眼,时而挑眉一笑,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是风华绝代。

    这个女人同陆侯以往认识的女人都不一样,明艳,狡黠,风情万种。

    陆侯自认审美观很端正的,他一直喜欢单纯,善良,文静的女孩子,可同这些特质恰恰相反的周程程,竟让他移不开目光。

    周程程对他故意的接近他,撩拨他,陆侯全部都感觉到了,周程程的目的他也很清楚。

    周广东是什么人啊,在整个帝都的商圈里人尽皆知,而周家这两个女儿更是臭名远扬。

    周家小女儿攀上了赫赫有名的盛南平,让多少人愤怒不甘,嫉妒羡慕,周沫一度成为帝都最可恨的人。

    他的父母还曾经在家里议论过周沫和盛南平的婚姻,连连说盛南平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骂周沫是狐狸精。

    而现在周程程又挑中了他。

    陆侯知道周程程对他使的都是套路,靠的都是演技,刚开始他只是好脾气的敷衍周程程,给她留点面子,但上次周程程邀请他去吃饭时,他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他是聪明人,知道周程程这样名声败坏的女人是不能娶回家的,他家里也绝对容不下周程程。

    陆侯不想惹火烧身,于是今天带来了高晶玉。

    他低下头,体贴的为高晶玉盛了半碗燕窝羹,“多吃些这个啊,你来时还说头晕呢!”

    高晶玉看着陆侯恬美的一笑,“你真好!”

    肉麻兮兮的!

    周沫将陆侯对高晶玉的照顾关爱都看在眼里,她侧头偷看周程程,见周程程脸上的笑容分毫不变,拿着杯子优雅的啜着果汁。

    周沫心里不由隐隐地失落,惆怅,周程程再不好,也是她姐姐,她希望周程程可以达成心愿的。

    吃过饭以后,大家准备离开包房,高晶玉柔白纤细的手臂自然的挽上了陆侯的胳膊,姿态亲昵。

    陆侯任由她挽着,一副颇为享受的样子。

    周沫又担心的看了周程程一眼,她真怕周程程受不住刺激,露出吃醋的神色,那样高晶玉只会越发得意嘚瑟了。

    但是,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周程程脸上的笑容舒畅,眉目舒展,光彩照人,仿佛丝毫不把陆侯放在心上。

    他们一行人走到外面,周沫和周程程在会馆的门口同陆侯他们告别。

    乐盛很是不高兴的样子,“周沫,来的时候你可是坐我的车子,回去就把我抛下了,忒狠心了!”

    周沫拉着周程程的胳膊就走,假装没有听见乐盛的话。

    “哎,你走这么急啊,有损我步步生莲的形象!”周程程穿着高跟鞋,被大步流星的周沫拉扯的踉踉跄跄。

    “还生什么莲啊,就算你现在生出个金蛋来,陆侯也不会理你了!”周沫没好气的说,她觉得周程程可怜又可恨。

    周程程不太好看的脸色,听周沫这么一说,又露出了笑容,“小沫沫,你还是太嫩了,太不懂得男人了,陆侯今天带个女人过来,他是故意的,因为他害怕了。”

    “他害怕什么啊?”周沫莫名其妙的问。

    周程程挑了挑眉,“他害怕爱上我啊,但越是这样,越能证明他对我已经动了心。”

    周沫撇撇嘴,“自恋是种病,你得治啊!”

    “你啥意思啊?”

    周沫轻哼一声,“你从开始就跟我说,今天会搞定陆侯,明天就拿下陆侯,眼前的事实证明,陆侯已经被其他女人摆平了,也许等会就摆弄到床上去了,你别再自以为是没皮没脸的纠缠他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周程程今天是被陆侯和高晶玉刺激到了,她一直强打精神支撑着她的笑容,不想露怯,此时被周沫这样无情的揭穿,她觉得非常没面子的。

    她有些恼羞成怒了,看见了陆侯挽着高晶玉往这边走来,她眯了眯眼睛。

    正巧有辆车子拐弯过来,周程程猛然迈出去几步,冲到车道上。

    车里的司机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急忙刹车,车子还是撞到了周程程的身上。

    “姐!”周沫没想到周程程会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惊恐的瞪大眼睛,急跑向周程程。

    在周沫跑到周程程身边时,已经有人将周程程从地上抱了起来。

    俊逸的眉眼,关切的目光,陆侯声音急切的叫着:“周程程,周程程......”

    “姐姐!”周沫冲过来,看见有红色的液体一串串沿着周程程的额头慢慢流下来,落在白玉容颜上,开出一朵朵艳丽的花。

    周程程缓缓的睁开眼睛,血流进眼里,视线顿时一片模糊,她抬了抬手,想擦一下眼睛,一只温暖大手替她将血擦了擦,焦虑的问着:“周程程,你感觉怎么样啊......”

    感觉怎么样啊?

    周程程看着陆侯眉头深锁,神情中布满惊慌,她清楚感觉到陆侯的胳膊一直在抖,呼吸都变得不规则了,她的感觉好极了!!

    他的爱搭不理呢?他那贵族般优雅的女朋友呢?

    陆侯现在的傻样子和一个坠入爱河,为女朋友受伤心疼的男人没任何区别。

    疼痛并没有影响周程程的观察力的,而她知道自己没有受什么伤,也许只是道小口子,但血流满面的效果真是太好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