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章 千言万语,不如一默
    “别叫我妈,你这个小贱人不配!”华玉清目光阴冷如刀,嗖嗖的在周沫的身上戳着。

    “姥姥,你在说什么啊!”姜安迪懊恼的皱起眉头。

    “你给我闭嘴,这是盛家,没有你说话的份!”华玉清是非常讨厌盛乐母子的,有这样的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姜安迪。

    姜安迪被骂的脸色一白。

    华玉清又骂周沫,“如果不是看你怀孕的份上,我现在就让你这个品行不端的女人滚出盛家,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跑这里来烧烤发骚来了,一天不招惹男人你就痒痒......”

    周沫被华玉清骂的脸无血色,眉梢都在突突的跳,她正想跟华玉清理论的时候,盛东跃“蹭”的一下跑出来,挡在了周沫面前。

    “妈,你怎么来了?你骂沫沫干什么啊?”

    “混账的东西,你也跑来帮这个狐狸精说话,她给你们吃了什么**药啊!”华玉清抬手狠狠的打在盛东跃的肩膀上,她并不把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儿子放在眼里。

    盛东跃知道他摆不平疯狂的老妈,立即放开喉咙大叫,“哥......哥......快点来救我们啊!”

    “你鬼叫什么?”华玉清抬手又揍了盛东跃一巴掌。

    “哥啊......”

    “别叫唤了!”盛南平威严森冷的声音终于传了过来。

    盛东跃瘪瘪嘴,真的再无一点声息。

    一见盛南平来了,所有人立即沉默了下来,只有盛东跃的手机还在不知死活的唱着歌:“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噢噢噢噢......戴上浴帽好多泡泡,噢噢噢噢......”

    盛南平微皱眉头,走过来一脚将盛东跃还在噢噢的手机踢飞,四周彻底的安静下来。

    盛东跃看着被盛南平踢飞的手机,无语凝噎。

    随着盛南平的到来,?强大的冷气压笼罩四周,盛南平看了眼怒气冲冲的华玉清,还有华玉清身边的曲清雨。

    曲清雨有些心虚,没敢同盛南平咄咄的目光对视。

    “妈,你过来有事啊?”盛南平淡淡的问华玉清。

    华玉清一听儿子问到自己,马上爆豆般的开了口,“这个小贱人,她竟然勾引安......”

    “妈,注意你的措辞。”盛南平冷冷的打断了华玉清的话,撇了眼被他留在不远处的小宝。

    华玉清瘪了瘪嘴,嗓门总算压低些,“南平,这个女人太不检点,青天白日的竟然勾引安迪!”

    盛南平峻冷的脸不由一沉,眯眼看向姜安迪——帅气年轻的脸上焕发着青春独有的光芒,那是一种他已经没有了的朝气阳光......

    “噢!”盛东跃一声怪叫,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周沫和姜安迪,“小沫沫和安迪......你们有事情瞒着我!!!”

    姜安迪不怕华玉清,却被盛南平这一眼吓得冒汗了,他急火火的吼盛东跃,“二舅啊,我给你脑残的智商跪了,压根没有的事,你别跟着乱搀和了!”

    周沫气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妈,你刚才误会了。”

    华玉清听周沫否认,更加生气了,盯着周沫的眼睛像是要喷出火一般,“死丫头,你刚才说的那些风言骚语以为我没听见吗?”

    “我说什么了?”周沫皱起眉头,努力回忆着。

    “你说喜欢安迪跟你到这里来浪!浪!”华玉清重重的啐了一口,“呸,都污了我的嘴!”

    曲清雨抬手扶了华玉清一下,轻蔑的看了周沫一眼。

    “亲娘哎,你真是落伍了!”盛东跃在旁边突然爆笑出声,然后笑嘻嘻的凑到华玉清身边解释着,“现在这个浪字,相当于玩字,我跟你来这里浪,就是我跟你来这里玩,没有勾引的意思啊!”

    华玉清半信半疑的抬头看向盛南平,盛南平生活严谨,接触的都是高端人物,他也不知道这个浪是什么意思,但他保持了沉默。

    此刻,盛南平的千言万语,不如一默。

    华玉清把大儿子的沉默当做了默认,脸色讪讪的。

    周沫很感激的看了盛南平一眼。

    盛东跃还在华玉清眼前嘻嘻笑着:“妈,你真应该走下贵妇人的神坛,出去转转,你跟社会都脱节了......”

    华玉清羞恼的看着盛东跃,不知道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里外不分的傻玩意,她抬手又揍了盛东跃一巴掌,“你胡咧咧些什么,滚一边去!”

    盛东跃捂着多灾多难的肩膀,眨巴着眼睛,很是委屈的看着自己的亲妈。

    曲清雨扶着华玉清,声音不大的说:“妈,你别激动了,咱们去看看小宝吧,他刚刚吃了烧烤,不知道能不能消化呢!”

    她的一句话提醒了华玉清,华玉清再次对周沫横眉怒目的低吼,“你这个死女人,不知道小宝身体弱,不能吃这些东西吗?你是故意想害他吗?”

    周沫抿抿嘴唇,刚要解释,盛南平在旁边淡淡的开口了,“妈,是我带小宝来烧烤的。”

    华玉清有些傻眼了,嘴嘎巴了两下,说不出话来。

    曲清雨的脸色也明显一僵。

    周沫和姜安迪这边不由重重的松了口气,齐齐发现盛南平今天变得可爱了。

    “清雨,你带妈妈回去吧!”盛南平目光沉沉的看向曲清雨。

    曲清雨不由打了个寒噤,连忙挽着华玉清的胳膊往回走,“妈,我们先回去吧!”

    “死丫头!”华玉清恨恨的盯了周沫一眼,很不甘心的转身走了。

    周沫所有的好心情都被华玉清搅散了,她泄气的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盛南平撇了眼周沫黯淡委屈的小脸,轻皱了一下眉头,“你现在需要休息,带着小宝先回去吧!”

    经盛南平一提醒,周沫马上想到小宝,她连忙转头寻找。

    小宝在稍远的地方坐着,手里拿着一个ipad在玩,但会时不时的抬起头,向他们这边张望一眼,小眼神里透着明显的不安。

    “宝宝!”周沫心里一疼,马上奔着小宝跑去。

    小宝也立即站起身,跑向周沫。

    周沫张开双臂,抱住小宝,感觉到他的小心脏跳得非常快。

    小宝靠在周沫的怀里,小嘴巴扁着,晶莹的泪花在眼中滚来滚去,看得周沫心里发酸,大人的战争还是影响到了孩子。

    “宝贝啊,对不起,都是姐姐不好,让你担心了。”周沫没出息的红了眼眶。

    小宝反倒把眼泪眨了回去,抱紧周沫的脖子,亲了亲她的脸,“姐姐,我爱你!”

    稚气的声音软软的,真是催泪。

    周沫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领着小宝慢慢的往回走。

    她知道,这个家无论如何都是容不下她的,华玉清对她恨之入骨,随时随地会来找她的麻烦,就算她不怕伤害,但是小宝不能生活在担惊受怕和硝烟弥漫中。

    周沫一想到将来会跟小宝分开,就心如刀割,她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她领着小宝走回房间,竭力打起精神哄着小宝玩一会儿,将小宝逗笑了,才带着小宝睡午觉。

    周沫看着小宝稚嫩幼小的脸,眼泪一滴滴掉下来。

    她可怜的孩子啊,从小就同妈妈分开,就算她现在近在孩子眼前,也没有办法同孩子相认。

    该怎么样才能让小宝永远记得她?怎么样在她离开后,依然让小宝感受到她对他的爱呢!

    周沫皱眉思索着,眼睛不经意的落在小宝手边的ipad上了,她脑中不由灵光一闪,她可以为小宝写个游戏的。

    小宝很爱玩游戏,她可以写个儿童寓教娱乐游戏,将她和小宝写进游戏里,这样小宝每次玩这款游戏,就会想到她,就能感受到她对小宝浓浓的爱了。

    对于周沫这样的电脑高手,写个儿童游戏易如反掌,她想在游戏里面加入她和小宝的元素,就要好好构思了。

    她立即从床上坐起来,找了件防辐射服穿上,打开笔记本开始忙碌。

    曲清雨送华玉清回大宅,华玉清边走边狠狠的骂周沫,“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个小贱人,竟然又迷惑了东跃,还勾引姜家小子,我一定要把她从家里撵出去.....”

    “妈,你不要生气了,她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动气的。”曲清雨温声哄劝着华玉清,其实她心里也很郁闷,她请华玉清过来是给周沫难堪的,结果她们却自取其辱了。

    华玉清握握曲清雨的手,重重叹了口气,“清雨啊,你一定要同南平好好相处,一定要留住南平的心,绝对不能让那个小贱人将南平勾引走,我只认你这一个儿媳妇啊!”

    曲清雨的心不由一沉,华玉清都看出盛南平对周沫动了心吗!

    她再没心思敷衍华玉清,将华玉清送回大宅后,就急匆匆的回到她和盛南平住的别墅。

    盛南平还没有回来,餐厅里摆着的丰盛菜肴都已经凉了了,静悄悄的同曲清雨对视着,好像一种极大的讽刺。

    “夫人,这些菜需要热热吗?”李姐小心翼翼的问曲清雨。

    “不用热,就摆在那。”曲清雨绷着脸坐在沙发上,她的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她要等盛南平回来给她一个交代。

    过了半晌,盛南平回来了,看着客厅里明显在生气的曲清雨,还有餐桌上丰盛的菜肴,不着痕迹地拧了拧眉,抬腿上楼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