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 一起出去浪
    “啊!”周沫惨叫一声,痛的整张脸一瞬间煞白。

    “盛南平......放手......”

    “周沫,你特么的在找死!”

    周沫下巴火辣辣的痛,快被捏碎了一般,她完全不知道盛南平搭错了哪根神经,又跑过来折磨自己。

    盛南平一想到周沫和乐盛在一起的情形,棱角分明的俊脸都翻滚着暴怒。

    他眉头皱成了结,“你别以为怀了孩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以后不准你再见你姐姐,不准你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免得弄脏了我的孩子!”

    周沫快要被疼死了,她用力去掰盛南平的大手,但力量实在悬殊,她没有能力自救。

    “我……我……”周沫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我跟你说的话,你记住了吗?”盛南平的大手又用力了几分。

    周沫实在太疼了,只能没有骨气的点头,“我记住......记住了......”

    盛南平冷眸森森的盯着周沫,半晌,才将周沫的下颌放开。

    周沫白皙的小脸上,立即出现两个青紫的指印子。

    盛南平站直身体,很是厌恶般看着周沫,“麻烦你把同周广东和周程程相似的那些劣根性隐藏好,别显露出来恶心人!”

    周沫清楚的看到盛南平眼中的厌恶,她忽然不想追问盛南平因为什么突然对她发狂抽风了,不想在盛南平面前解释任何事情了,她厌倦了。

    回环往复的伤害和折磨,一寸一寸的打磨光她所有的倾慕,爱怜和耐心,也在打磨她的自尊。

    周沫低下头,轻声的说:“你的话我都记住了,我要休息了。”

    盛南平不傻,听出周沫是在撵他出去,重重的冷哼一声,转身大步走了。

    尼玛的,变态!

    周沫摸着已经肿起来的小下巴,去冲澡。

    第二天,周沫早早的起床,洗漱之后从花房这边的侧门出来,招呼家里的司机送她去上学。

    司机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她在学校门口的快餐店里吃过早餐,然后去上课。

    没有课的时候,周沫就呆在图书馆里,她不是在图书馆里泡着,而是很认真很努力在学习。

    周沫决定了,她要考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后,她就要出国深造。

    看盛南平的架势,是不会让她在盛家久留的,等她把肚子里的货卸下了,就是她和两个孩子分开的时候。

    一想到要同呆萌可爱的小宝分开,周沫就有种掏心掏肺的疼。

    如果她想同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就得努力武装自己,让自己变得富有,强大,这样才有资格同盛南平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周沫在电脑方面可以说是天才,她是科学技术万能的体现,崇尚技术分析和量化,她会各种入侵与破解,只要给她一个笔记本,她就可以横行天下。

    但为了孩子,为了爱,她委屈求全的来到盛下,既然盛家不容她,她就要自己为孩子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

    周沫在学校一直呆到很晚,在学校的食堂解决了晚餐,然后坐车回家。

    她乘坐的车子开进别墅院子时,看见盛南平陪着曲清雨在花园里散步,曲清雨挽着盛南平的胳膊,笑的心满意足。

    周沫只瞥了一眼,就迅速的转过头,她没有受虐心理。

    她下车后依然走偏门,直接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彻底的回避盛南平和曲清雨。

    周沫在自己的房间里听歌曲,练瑜伽,晚上九点钟按时睡觉,早晨六点准时起床。

    无欲则刚,当周沫对盛南平再无任何非分之想时,觉得日子过的很平稳充实,偶尔出现在她眼前的曲清雨也不那么刺目了。

    周沫很快适应了这样早出晚归的生活,盛南平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盛南平已经连续几天没有看见周沫了,早晨,晚上都看不见周沫出来用餐,盛南平疑惑的询问家里新雇佣的佣人,佣人告诉他周沫这几天的出行时间,并且告诉他周沫都没有在家里用餐。

    他清楚的感觉到,周沫在回避他,周沫在他身上的热情和耐心好像用尽了。

    盛南平在第二天早晨特别留意了一下周沫,见周沫六点左右起床,洗漱之后就站在花房前面叽叽咕咕的背一个小时的英语单词,非常勤奋认真,七点的时候离开家。

    周沫扎着马尾辫,穿着背带裤,内搭一件卡通白t,背着双肩书包,素面朝天的她就像一支清新的枙子花,朝气美丽。

    盛南平不知出于什么心里,悄悄的开车跟着周沫的车子,看着周沫在学校附近下车,脚步轻快的走进快餐店。

    透过快餐店的玻璃窗,盛南平清楚的看见周沫买了一杯豆浆,两个小笼包子,一个鸡蛋,还有两样精致的小菜,早餐很丰盛,并没有亏待肚子里的孩子。

    周沫走出快餐店的时候,遇见了几个男同学热情的跟她打招呼。

    “沫沫美女,早上好!”

    “早上好!”周沫大方的对几个男同学挥挥手。

    “周沫,几天不见你又漂亮!”有个高大的男声往周沫身边凑了凑。

    “那当然,我可是咱们科大的颜值担当,必须努力漂亮!”周沫笑意盈盈,指指远处走来的欧灿灿,“几位帅哥,我找我同学去了,回见啊!”

    周沫小鹿一样活泼,机敏的往旁边跑去。

    高大男声连忙喊,“这个周六我家有party,你和你的同学要来参加啊!”

    周沫回眸一笑,眼波流转,慧黠娇俏,“我周六有约了,你们大家玩的开心些。”

    这抹笑容,有些刺痛盛南平的眼睛。

    原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周沫是这样活泼可爱,受人青睐喜欢的。

    盛南平心中莫名的又闷又酸,大手握住方向盘,猛一踩油门,车子唰的疾驰而去。

    他记住了周沫说周六有约的事情,这个周六特别留在家里,看着周沫跟谁去约会。

    大清早的,盛南平就看见姜安迪的车子开进了别墅,姜安迪下车后,没有去大宅,而是偷偷摸摸来到周沫的房间外面,敲敲窗户,贼兮兮的叫着:“周沫,周沫......”

    “干嘛啊?”周沫推开窗户,不太耐烦的问,好不容易睡个早觉,都被这个黄毛给搅合了。

    “你不是约我出去浪吗?”姜安迪美滋滋的说。

    站在不远处的盛南平听见这句话,立即满头黑线。

    “出去浪你个头啊,就在家里玩。”

    姜安迪皱起眉头:“怎么是在家里啊?”

    “你玩不玩?”

    “玩。”姜安迪只能认命了。

    昨天周沫给他发信息,约他去烧烤,他惊喜的几乎一夜没睡,大清早的就按照周沫的吩咐,去超市买了电烧烤炉,肉串和果汁......

    东西都买好了,说不完他就亏大了。

    周沫指指别墅花园最隐蔽的一角,“我们就去那里烧烤,免得被人发现了骂我们!”

    “我们顶着这么大的危险在家里烧烤干嘛啊?出去玩多自在啊?”姜安迪很是莫名其妙。

    “小宝不方便出门啊!”

    “啥?你要带小宝烧烤啊?”姜安迪惊诧的瞪大眼睛。

    周沫白了他一眼,“当然了,这次烧烤是专门为了小宝准备的。”

    “那你叫我来干什么啊?”姜安迪气的都要哭了。

    “当然是帮忙买东西干活了,我想了一圈,就是你最适合这个工作了。”

    “......”姜安迪忍气凝噎,早就知道周沫是个混蛋了,每次都会坑他!

    周沫使唤姜安迪去弄电源,为烤肉做准备,她则跑去接小宝。

    小宝已经习惯每个星期六日同周沫一起过,今天他早早的起床,洗漱之后就在屋里等着周沫。

    “宝宝,我来了!”

    小宝一听到周沫的声音,立即蹬蹬蹬跑了过来,给了周沫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的宝!”周沫抱着小宝软软的小身体,久久都舍不得放手。

    她抱着小宝,将手里的衣袋给小宝看,“这是姐姐给你买的新衣服,看看,喜欢吗?”

    小宝对衣服没有多大的兴趣,但这套衣服跟周沫身上穿的是一个样式,都是海军衫的条纹连帽短袖,姐姐下面的是裙子,他的是短裤。

    他立即听话的将衣服换上,看看自己,再看看周沫,小脸上都是开心和满足,显然非常喜欢跟周沫穿一样款式的衣服。

    周沫也很喜欢看到穿着母子装的小宝和自己,她用手机拍下他们母子的幸福温馨时刻。

    如果哪天她离开小宝了,可以翻出来看看照片。

    一想到要离开小宝,周沫就忍不住的心酸,连忙摇摇头,赶走坏情绪,“小宝,我们出发!”她拉着小宝的手兴冲冲的往外面走。

    “姐姐,今天我们玩什么啊?”小宝仰着嫩生生的脸,很期待的看着周沫。

    “我们去烧烤。”

    “烧烤!?”小宝眼前飞过一圈问好,他从来没有见过人烧烤,更没有吃过烧烤。

    周沫领着小宝走向别墅一角,指着在忙乎搭架子,摆东西的姜安迪,“那就是准备烧烤的工具,等一下我们就在那里烧烤,但我今天带你来是为了玩,烧烤不太适合小孩子,你只能少吃一点点。”

    “好啊!”小宝欢快的拍着小手,嘴角弯得大大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