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2章 神秘乐公子
    但周沫转念一想,又觉得能够像周程程这样无所顾忌的活着也很好,对外界任何人的评价毫不在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周沫打开车门,倚着车弦腿一抬,非常熟练的跨入副驾驶座。

    周程程眯眼打量着周沫,“看不出来啊,你很有坐跑车的经验啊!”如果没有坐过跑出的人,上下车的姿势都会有些笨拙的。

    “你以为这是什么稀罕货啊!”周沫撇撇嘴,段小爷那里有无数黑路来的跑车,别说是坐啊,她还可以随便飙呢!

    周程程扑哧一笑,脚下油门一踩,跑车带着她和周沫离开了。

    她已经定好了用餐地点,一家高档的会员制餐厅,专以鲜美纯正的高档海鲜为宴,来此吃饭的人非富即贵。

    笑容可掬的服务员领着周程程和周沫到了二楼包厢,富丽堂皇的华灯熠熠辉映。

    周程程将菜单递给周沫,叫周沫点菜,周沫最近孕吐,不敢乱吃东西,只是点了两道清淡的小菜。

    她把菜单放下,一抬头间,看见陆侯和一个年轻俊伟的男人走过来,年轻男人同陆侯一样,都是衣饰简洁考究,眉宇间潜含着不凡气度,他带着一副无框眼镜,遮挡住了黑眸中的光华。

    “姐,陆侯啊!”周沫激动的小声叫着周程程。

    周程程用眼角余光扫了眼越走越近的陆侯,不动声色的看着手里的菜单,对着周沫低语,“淡定!”

    周沫瞬间了然,周程程大概早就知道陆侯会来这里吃饭,她故意拉自己来制造邂逅的。

    就在陆侯距离周沫这张餐桌两步远的距离时,周程程手拿菜单,慢慢转头,声音娇脆的叫着:“服务员......”

    没有早一分,也没有晚一分,周程程的目光恰恰与陆侯对视上了。

    周程程这个回眸真是生出了百媚,从下巴到颈部的线条柔和优美,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动人神彩,很明媚,红唇微微轻启,露出一排洁白的贝齿。

    就算是同做女人的周沫,都被周程程这一出弄的心跳加快。

    陆侯的眼波骤然一亮,随后对着周程程笑笑,“周小姐,这么巧啊!”

    周程程做出很诧异的样子,徐徐的站起身来,挑眉一笑,“陆先生也过来吃饭啊,真是巧啊!”

    周沫这才发现,周程程今天穿了一条曲线毕露的小黑裙,她连丝袜都没穿,白皙修长的腿大半露在外面,非常的招人。

    陆侯旁边站着的男人看了眼周程程,随后看向桌边的周沫,他幽深眼睛正对上周沫好奇打量的水眸。

    相互凝视的瞬间,他的眼神隐约透着莫名的熟悉和神秘。

    某种不明而强烈的奇特感袭上周沫的心头,但很快被男人的话语转移了注意力。

    男人看着陆侯一挑眉,“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都没有告诉我啊,是不是怕我坏了你的好事啊!”

    陆侯俊脸微红,“乐盛,你不要取笑我,我哪里有什么秘密,我和周小姐也是最近才认识的。”

    周程程立即娇声解释着:“陆先生曾经仗义出手为我解围,可以算是我的恩人呢!”她这句话尾音拖得极长,缠缠绕绕的。

    陆侯情不自禁的往她这边扫了一眼,快速的又移开了。

    那个叫乐盛的男子笑了,“原来是这样啊,那两位小姐可不可以赏个脸,给我个机会请你们吃饭啊!”

    周程程等的就是这句话,明艳照人的脸上笑意盈盈,“陆先生是我的恩人,应该我请两位公子才是呢!”

    “哪里有女士请客的道理,两位小姐请移步到我们订的包房吧!”乐盛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周程程面色犹豫的看向陆侯,小女人味十足。

    陆侯看着周程程嘴角含笑,仿若抹着星辉,“两位小姐,请吧!”

    周程程不再客气了,对周沫使了个眼神,招呼着周沫一起进包房。

    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插上话的周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神一样的发展。

    这……这就勾搭上了?!

    虽然她有些懊恼周程程利用她,但事已至此,她只能随着几个人走进包房。

    陆侯和乐盛都是贵公子,定的包房是此会馆最豪华的包房,只要包房门一开,最低消费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

    包房居中一张精致的圆桌,华丽的餐布缀满漂亮的流苏,欧式宫廷椅后面打着如意结,桌上整齐摆着骨瓷餐具,酒杯中金色的餐巾摺成繁花。

    周沫虽然不看好周程程的捕猎行动,但此时周程程的战斗已经打响,她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周程程。

    她自然的回避了陆侯身边的位置,让周程程坐到陆侯的身边去,这样她就只能坐在周程程和乐盛中间了。

    乐盛一副富家公子的绅士做派,亲自为周沫拉开椅子,并且将两份菜单递给了周程程和周沫。

    周程程扫了眼菜单,抚了抚波浪秀发,妩媚又慵懒的笑着:“我吃的清淡,给我来份红酒雪梨就好。”

    周沫为了衬托姐姐的超凡脱俗,她指点着菜单:“酱香小龙虾,香辣蟹,蒜蓉扇贝......”摆出一副我是吃货的架势。

    周程程看着周沫很是欣慰,不愧是有血缘的妹妹,遇到事的时候真能豁出自己啊!

    乐盛看着周沫认真盯着菜单的小模样,饶有兴趣的微微一笑。

    “陆先生一直在国外生活,吃腻了西餐吧!”周程程一双明眸潋滟生情地看着陆侯,笑容甜美得像快要融化的巧克力。

    “是啊,我现在只喜欢吃中餐,西餐绝不入口的。”

    “我也喜欢吃中餐,闲着的时候喜欢在家里自己做菜吃。”周程程不经意间向前倾身,两臂微微一拢,将原本就很丰满的地方挤的更加诱人了。

    周沫清楚的看到,陆侯的眼光在周程程的胸部多停留了半秒钟。

    乐盛坐在旁边冷眼旁观,他已经知道周程程要打什么主意了。

    这个女人要勾引陆侯,他在周程程和陆侯眼里分别看见了**。

    “不知道谁这么幸运,可以吃到周小姐做的菜肴啊!”陆侯笑看着周程程微微挑眉,黑眸中蕴着说不出的意态风流。

    周沫暗暗吃惊,原本她以为是周程程要单方面碾压陆侯,现在看来陆侯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周程程极其欢快的笑了,“如果陆先生和乐先生肯赏光,你们就是那个幸运的人啊!”

    在回家的路上,周沫忍不住问周程程,“你会做饭吗,就随便约他们到你家里吃饭!”

    周程程傲娇的轻哼一声,“你以为勾搭男人只靠胸脯上多出的二两肉吗,也要有些真本事的!你没说过吗,只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就能抓住男人的心!”

    “哦!”周沫点点头,不由自主的想,她要不要去恶补一下厨艺啊!

    周程程用镶着碎钻的手指甲轻点周沫的额头,“傻丫头,不要傻气的去学厨艺了,找吃饭秀厨艺只是一种手段,脐下三寸才是重点!”

    周沫翻了个白眼,“你就没有一点儿纯洁的思想。”

    周程程扑哧一笑,“现在的人还有纯洁的吗,那个乐盛肯主动招呼我们吃饭,明显是冲着你来的!”

    周沫:“......”

    她不傻,当然看出乐盛望着她的似笑非笑,含情脉脉。

    但她觉得乐盛的脸上似乎蒙着一层纱,在他英俊儒雅的五官里,偶尔会有某种狡诈阴暗的气息闪现。

    周沫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错觉。

    周程程开车把周沫送到盛家门口,看着周沫走进盛家别墅大门,她才开着招摇的跑车离开。

    周沫今晚的心情还算不错,哼着小曲走回到自己的小房间,一把推开门,她怔住了。

    盛南平慵懒的靠在她的床头,手中反复折叠着他的领带,好像已经呆在这里很久了。

    壁灯晕黄的光落在盛南平绝世的冷颜上,恣意的眉宇微微的皱着。

    周沫的四肢和表情同时僵住了,定定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后背不由自主的都绷紧了。

    她感觉到来自盛南平身上危险的气息。

    盛南平双眸微眯,嘴角溢出一丝冷意,“周沫,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周沫嘴巴张了张,“我......我怎么了?”她已经成功怀孕了,她已经在竭力的躲着盛南平和曲清雨了,她又怎么大胆了?

    盛南平忽的站起身,不容忽视的强大气场死神一般压下来,“你这么晚去了哪里?谁容许你出去鬼混的!”

    大哥,你这话说的太难听了吧!

    周沫一梗脖子,“我就是跟我姐姐出去吃个饭,怎么能算是鬼混呢!”

    “你姐姐!”盛南平不屑的冷哼,“周程程那个公交汽车,你跟她一起出去能有什么好事,你们周家的女儿果然是蛇鼠一窝,没有一个好东西!”

    周沫可以忍受盛南平的冷嘲热讽,但却受不了盛南平侮辱周程程,尽管周程程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许你这样说我姐姐,我姐姐......”

    周沫的话还没有说完,盛南平嗜血的眸子瞬间卷起滔天怒意,铁钳般的大手死死掐住她的下颌,用力一捏!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