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章 让你滚出去
    周沫推开门,冷冷的对曲清雨说,“你以后要再欺负小宝,我就让你从这里滚出去!”

    曲清雨气恼的从贵妃榻上站起身,蔑视的看着周沫,“你跟我说话客气点,你有什么权利对我这么说话?”

    周沫嫣然一笑,“因为我为盛家生出了一个儿子,我肚子里又怀了一个,如果我我现在对盛南平说,你不滚出去,我就不救小宝了,你猜盛南平会不会为了你肚子里面素未谋面的孩子舍弃小宝!”

    曲清雨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孩子是盛南平花一个亿买的,你不敢不生的!”

    “错!”周沫目光灼灼的看着曲清雨,“盛南平的一个亿给了我爸爸,我来这里忍气吞声委屈求全是为了小宝,如果不是因为小宝生病,就算给我十个亿我也不屑看你们这恶心的嘴脸!

    我告诉你,不要低估一个妈妈对孩子的爱,如果你再敢窝藏祸心欺负我儿子,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滚出去!”

    曲清雨被周沫眼中的寒意吓到了,嘎巴了两下嘴,说不出话来。

    周沫见曲清雨没有再同她对吵,她的语气也缓和了几分,“既然我们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很久,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点,不要招惹我和我儿子!我,小宝,加上我肚子里的孩子,与你是三比二,如果我们打起来,你不见得会得便宜!”

    曲清雨轻哼一声,“好像谁愿意搭理你似得!”

    “正好,我也不愿意搭理你!”周沫转身到试听室去找小宝,猝不及防看见盛南平站在楼梯口的地方,目光审视的看着她。

    盛南平不动声色间,威压已经铺天盖地。

    周沫被吓得一激灵,想起之前盛南平对她的警告,她不由害怕。

    word天啊,又被盛南平逮到她在家里撒野了!

    周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跑去视听室,找她的小宝贝,小护身符去了。

    周沫进到视听室里,反手就将视听室的门锁上了,紧紧抱住沙发里小宝。

    “姐姐,你怎么了?”小宝眨巴着大眼睛疑惑的看周沫。

    “盛名同学,姐姐点怕冷,你借给姐姐一点儿温暖吧!”

    “好。”小宝自然是非常愿意了,开开心心地给周沫一个小拥抱。

    周沫陪着小宝看了一个动画片,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视听室的门,整个二楼静悄悄的,盛南平和曲清雨好像都不在。

    她带着小宝下楼,来到她的房间。

    虽然她的房间小,但空气很好,房间旁边就是花房,风景如画,阳光充足。

    小宝出生以后一直住宽敞舒适的大房间,看着周沫的小房间很是诧异,也很不习惯,他小眉头微微皱着:“姐姐,你怎么住在这里啊?”

    “姐姐喜欢这里啊!”周沫很快乐的笑着,“这个房间小,感觉会很温暖,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归姐姐支配......”

    周沫四处看看,见这屋内空空如也,也没有什么可供她支配的东西,她索性指指乳白色的墙壁,“比如这么墙,我们可以在上面涂鸦的!”

    “可以在这里画画吗?”小宝的大眼睛立即亮了。

    宝啊,你啥意思啊,真想涂啊!

    周沫看着小宝兴奋向往的样子,豁出去被盛南平罚跪内堂了,用力的点点头,“真的!”

    小宝立即欢跳着去取他纯天然的画笔了,同周沫一起涂鸦。

    周沫想,在墙上涂一笔也是涂,涂一墙也是涂,干脆同小宝畅快的在墙上画了起来。

    小宝从出生后就享受锦衣玉食,但总是被要求学习这个,谨记那个,从来没有这样畅快淋漓,无拘无束的玩过,开心的不住笑着,叫着。

    盛南平由健身房出来,就听见儿子脆生生的笑,心里不由一动,自从把这个孩子抱回家,他从来没听见孩子笑的这样大声,这样欢快过。

    想起之前周沫和曲清雨的争吵,盛南平不得不承认,世间的亲妈真是比后妈好,周沫那股护犊子劲,让他有些相信,周沫回到这个家里是为了小宝。

    盛南平很好奇周沫和小宝在房间里玩什么,笑声不断,他们两个的午餐都是叫佣人送到屋内去吃的。

    他坐在沙发上看了半晌的财经新闻,见小宝还没有走出周沫的房间,而房间里的笑声消失了,变得无声无息的。

    盛南平心中疑惑担心,起身走向周沫的小房间。

    房间的门虚掩着,盛南平轻轻一推就开了。

    他一抬头,就被满墙的花花绿绿给震惊到了,原来令这母子两欢笑的奥秘在这里。

    墙壁的上面显然是周沫画的,大片美丽的森林,树木茂密,颜色由浅变深,非常有层次感,看来周沫画工不错。

    下面画着漂亮的别墅,别墅前面有个年轻的女人,怀里依偎着一个大眼睛的男孩,两人脸上都是甜甜的笑意。

    看着稚嫩的笔迹,就是出自小宝的手,可以想象出来,小宝在画的时候心里满满是爱的。

    盛南平低头看着床上一大一小两个人,下午的阳光给他俩的身上镀了一层温柔静谧的光芒,让盛南平的心变得无比柔软。

    周沫抱着小宝,睡得格外香甜,不施粉黛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看上去有些孩子气的稚嫩。

    是啊,她今年也不过是二十岁,大学还没毕业的年纪,在任何正常的人家,她都应该是被父母宠爱的孩子呢!

    当年她怀小宝的时候,才十七岁,当时她自己也不过才是个孩子,就要被亲生爸爸利用,被他重重的责难......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面对的,更别提后来的怀孕,失去孩子,还有最近发生的一桩桩,一件件......

    换个心智稍微不够强大的女孩子,不是彻底崩溃了,便是胆小怯懦失去自我了,但她却要伸出稚嫩的翅膀,保护她年幼的儿子。

    盛南平坐在床边,看着周沫久久出神。

    周沫带小宝睡醒觉,又领着孩子到花园里走一走,小宝身体不好,需要锻炼增加免疫力。

    她领着小宝玩了一阵子,看看要吃晚饭了,就把孩子送回大宅那边,小宝这几天晚上开始吃专家给配的药膳了。

    周沫往回走时,远远的看见曲清雨的车子开进来,一身浓妆的曲清雨走下车,看样子好像是去电视台录制节目了,连妆都没有卸,就急着赶回来了。

    盛南平从别墅里面迎出来,一张完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庞,迎着夕阳的光耀眼夺目。

    “南平!”曲清雨欢喜的扑进盛南平的怀里,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回来了,累不累啊!”盛南平漫不经心的伸出手,轻轻搭在曲清雨的肩膀上,一米七十的曲清雨,在他面前也显得娇小玲珑。

    “累啊,原本想在电台歇歇的,但想你今天休息在家,就赶了回来陪你了!”

    “噢,这样辛苦呢,晚上想吃什么,我吩咐厨房给你做......”盛南平搂着曲清雨的肩膀,亲昵的走进别墅里面。

    周沫一个人站在晚风中,看着他们的背影怔怔出神。

    忽然之间,周沫只觉得疲惫不已,迈着沉重的腿绕过花房,从侧门往自己的小房间走。

    她不想再被刺激伤害,干脆避开别墅的正门,避开曲清雨和盛南平。

    周沫刚回到自己的房间,电话响了,是周程程打给她的,周沫正想找人说说话呢,将电话接听起来。

    “沫沫,你在哪里呢?干嘛呢?”周程程声音娇媚软糯,似乎心情极好。

    “我在家呢,没做什么。”周沫的声音有些无精打采的了。

    “出来啊,我请你吃饭!”

    “怎么这样高兴?你搞定陆侯了?”

    周程程轻哼一声,“陆侯我志在必得,不把他搞到手我誓不为人!”

    周沫一听周程程的这番狠话,笑了,“这么说你的a计划失败了!”

    周程程也不在乎周沫的隐约讽刺,娇笑道:“是呀,这个陆侯一点儿风情都不懂,我打电话给他送衬衫,他竟然要秘书下楼来取的衬衫,我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呢!”

    周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极尽揶揄,“周程程,我姥姥过马路我都不扶,我就服你!是不是一切都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人家陆侯那边根本不记得你是谁啊!”

    “你这个丫头,倒是会打击人啊!”周程程也不生气,“听说你成功怀孕了,给爸爸转过来三千万,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请你吃饭,二十分钟后到盛家的大门口接你啊!”

    “我......”周沫还没说出我不想去,周程程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周沫坐在床上想了想,觉得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无聊,不如跟周程程出去吃饭,于是就开始为外出做准备。

    她按照约定的时间走出盛家别墅,周程程红色敞篷跑车已经停在外面。

    驾驶座里的周程程化着精致的妆容,明眸善睐,手肘搭在车窗上,手指随着车内的音乐节奏轻叩着方向盘。

    周沫看着周程程招摇的跑车皱皱眉,这样的车子在交通如此拥堵的城市根本跑不起速度,开着它无异于是种嚣张的炫耀。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