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 一阵恶寒
    周沫这样想着,不觉脸上发烧,她连忙甩甩脑袋,她想这些做什么啊?

    可她一闭上眼睛,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就会自动跑到她的脑海里来,滚在床上的人就是盛南平和曲清雨......

    想这些事情干嘛呢,她不过是个挂名的盛太太,怀孕后她的任务就完成了,盛南平要睡在哪个女人身边,与她何干啊?

    周沫闭着眼睛,想着盛南平对自己的那些冷漠凶残,努力忘记盛南平。

    曲清雨穿着性感的睡裙,胸前白皙的沟壑若隐若现,长发风情万种的散在白皙的肩膀上。

    她端着一杯牛奶和两块精致的蛋糕去敲盛南平书房的门。

    “进。”盛南平声音淡淡的。

    “南平!”曲清雨伴着一阵香风走向盛南平,体贴的将牛奶放到盛南平的办公桌上,“你工作一定很辛苦吧,来,喝杯牛奶吧!”

    “还是清雨心疼我啊!”盛南平欣慰的笑了笑,将牛奶端起来喝了。

    曲清雨伸出双手搂住盛南平的脖子,将胸脯多出的二两肉贴到盛南平的身上,娇声说:“我今天刚刚换到这里来住,有些不习惯,你可不可以陪我睡啊!”

    盛南平伸手玩弄着曲清雨散落在肩头的长发,“我哪里敢陪你睡啊,万一我控制不住自己,伤了孩子就糟了!”

    曲清雨含羞一笑,低低的说:“医生说了,我的胎位很正的,就算做了也没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不能拿孩子开玩笑。”盛南平抚摸一下曲清雨的脸,“咱们再等一段时间啊!”

    曲清雨的脸与盛南平离得很近,她清楚的看见盛南平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盛南平虽然是笑着的,可眼睛里并没有多少温柔的情意。

    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样的,他的心坚硬如钢铁,而且很少会把真实的情绪外露出来,从她认识他到现在,他一直是这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但她偏偏就喜欢他这个调调。

    曲清雨的爸爸做事低调,曲家绝对是本市的隐形富豪,将全部资产展示出来,不会比盛家差,曲家只有曲清雨这一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

    而曲清雨又高贵貌美,是全国知名的主持人,追求她的人如过江之鲫,但她偏偏就恋上了盛南平。

    即便盛南平为了救小宝同周沫结婚了,她宁愿顶着小三的名声也要跟盛南平在一起,因为这件事情,曲家老爷子气的暴跳如雷。

    曲清雨见盛南平没有一点儿要去她房间的意思,也不敢纠缠盛南平了,扬起脸来吻了吻盛南平的唇,幽怨的说:“都没有一个晚安吻吗?”

    盛南平低下头来,吻了曲清雨一下,不过轻轻碰碰她的唇就放开了。

    曲清雨的脸色马上不好看了,盛南平站起身,摸摸她的头发,“我送你回房。”

    “好啊!”曲清雨不由得面色一红,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

    盛南平送曲清雨回到隔壁卧室,看着宽大的双人床微微有些恍惚,昨晚,周沫还睡在这里。

    “南平啊,你陪我躺一下好不好,就躺一会儿。”曲清雨搂住盛南平结实的腰,柔声撒着娇。

    盛南平笑笑,打横将曲清雨抱起,曲清雨兴奋欢喜的大叫一声,紧紧搂住盛南平的脖子。

    “小心点儿!”盛南平轻轻的将曲清雨放到床上。

    曲清雨笑的眉眼都弯起来,顺势扳过盛南平的脸亲了起来。

    两人此时姿势非常暧昧,盛南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曲清雨的曼妙起伏,

    曲清雨的皮肤非常好,仿佛玉脂一般光滑细腻。

    她紧紧搂住盛南平,水蛇一样开始缠绕摩挲着盛南平的身前,空气之中弥漫着低迷的暧昧。

    盛南平用手轻轻抚摸着曲清雨吹弹可破的小脸,目光迷离……

    就在这时,盛南平放在裤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曲清雨已经稍稍开始的喘息声。

    盛南平很是歉意的亲亲曲清雨的脸,“我一直在等这个电话呢!”

    曲清雨又羞又囧又委屈,扯过被子蒙上头,躺到了床上。

    “喂,好,我等下在电脑上转给你……”盛南平接听着电话,好像有什么急事需要他处理,他隔着被子拍拍曲清雨的头,然后就走出了曲清雨的卧室。

    盛南平走回到自己的书房,将房门关上,提着的声音放松下来,“好了,我出来了!”

    “老大,我这次表现的够及时吧!”电话那边是盛南平的贴身保镖李羿。

    “你这个电话再不打来,我明天就叫你滚蛋!”盛南平闻着身上浓重的香水味,皱了皱眉头。

    李羿笑嘻嘻的挂断了电话。

    周沫第一天搬到小屋睡,也是很不习惯,几乎一夜没有睡,第二天早晨起床很无精打采的。

    她洗漱之后,想到餐厅吃早饭,一打开房间的门,就闻到一阵清粥小菜的香味,她的味蕾大开,深吸一口气。

    周沫刚要走向餐厅,听见了曲清雨软软糯糯的声音,“南平啊,这个皮蛋瘦肉粥我很喜欢喝,比我家厨师做的好!”

    “你喜欢吃就好,就怕不合你的胃口呢!”

    “怎么会不合我的胃口呢,这个厨师是你特意从香港为我请的孕期营养大师,做出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南平,你对我真好!”

    ......

    周沫只觉得一阵恶寒,差点把昨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她不愿意出去看他们秀恩爱,关上门,今天是周六,不用去上学,她也暂时不急着出去吃饭,躺在床上看书。

    周沫看看会书,听见外面汽车引擎声响,估计是盛南平走了,她才从小屋里走出来。

    吃过早餐的曲清雨坐在沙发上,面前站着一个戴着白色帽子的厨师,原来的两个佣人,还有两个新来的女佣人,几个保镖和司机。

    曲清雨腰板笔直的坐在沙发上,脸微微仰着,很是高贵冷艳,“你们进了盛家的门,就要守盛家的规矩,我怀孕了,没有那么多精力管家里的事情,以后李姐就是这里的管家,你们的工作就由她来分配......”

    周沫轻轻撇撇嘴,这屁让你装的,真是没谁了!

    她旁若无人的穿过客厅,到餐厅去吃早餐。

    曲清雨撇了周沫的背影一眼,眯了眯眼睛。

    周沫刚刚嫁给盛南平的时候,曲清雨一门心思认准周沫是个软柿子,应该好拿捏的,却不曾想几次交锋下来,她没有占到半分的便宜,没有把周沫撵出盛家,周沫反倒怀孕了。

    她暗暗咬牙,一定要把周沫肚子里的孩子弄流产,这样小宝的病也没得救了,周沫和小宝都会从盛南平的生活里消失,盛南平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周沫吃过早饭,想去接小宝过来玩,但想到曲清雨昨天领着狗进门了,她想等屋内的细菌再散散,再去接小宝来玩。

    她回到房间里看了会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睡梦中,周沫好像听见小宝的叫声,她忽的一下就睁开了眼睛,侧耳一听,果然是小宝的叫喊声。

    她心中一急,光着脚就跑了出去。

    二楼的大卧室门口,小宝声嘶力竭的喊着:“姐姐,我要姐姐!”

    “小宝啊,阿姨以后陪着你玩,好不好啊?”曲清雨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哄着小宝。

    “不,我就要姐姐!”小宝激动得了脸色潮红,黑亮亮的眼睛里都是愤怒,“你把姐姐藏到哪里去了,这是姐姐的房间!”

    “小宝,你不要一味的胡闹了,姐姐现在住楼下的房间,我现在住这里了。”曲清雨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悦,她被小宝缠得不耐烦了,没有盛南平和华玉清在旁边,她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对小宝了。

    “为什么姐姐要住楼下?”小宝虽然小,但他也知道,楼下的地方都是给家里佣人住的。

    “因为她不配住在......”

    “曲清雨!”周沫急匆匆的奔上楼,厉声呵斥曲清雨。

    小宝转头看见周沫,神情呆了一呆,接着大眼睛发红,一头扎进周沫的怀里,抱着周沫再也不放手。

    看着又萌又软的小宝此刻眼眸里都是委屈和难受,周沫心疼的不行,紧紧的抱着孩子,“小宝不怕啊,姐姐永远在这里,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曲清雨在旁边冷冷的轻哼一声,“自说自话,不自量力,这个家哪里有你的位置,你早晚要走人的!”

    小宝一听曲清雨的话,瞪着惶然的大眼睛看看曲清雨,看看周沫,“姐姐,曲阿姨说的是真的吗?”

    周沫觉得她的宝太给力了,笑着亲亲小宝的脸,“曲阿姨在开玩笑呢,姐姐是不会离开的。”

    曲清雨一听这对母子的话,气的脸都白了,小宝叫周沫姐姐,叫她阿姨,她有那么老吗!

    周沫把小宝带到隔壁的视听室,把小宝哄到开心,找个动画片给小宝看,然后关好门,走了出来。

    曲清雨此时已经回到大卧室里,躺在贵妃榻上,看着她下午要录制节目的稿子。

    上午的光线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将曲清雨笼至其中,温暖又舒服。

    这个房间的位置果然很好。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