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不好意思,我也怀孕了
    盛南平见周沫看着自己手边的空碗努努嘴,带着少女孩特有的俏皮,他嘴角不自觉的翘起。

    周沫再看向盛南平,见他正专注地看着她,用很深的眼神。

    她被这样的目光猝不及防地烫了一下,心神一荡。

    这时,盛南平放在桌上的电话响了,周沫仗着距离优势,快速的扫了眼,电话是曲清雨打来的。

    盛南平做事情向来霸道随性,也不回避周沫,坦然的接听电话。

    “南平,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曲清雨声音温婉。

    “我等下就回去。”盛南平靠进座椅里,姿态闲适舒展,声音里多了些情意。

    “那你快点回来噢,人家都想你了!”曲清雨的声音软软糯糯,很是勾人。

    盛南平笑了,眉目舒展。

    ......

    周沫刚刚回暖的心,瞬间又变得冰冷一片。

    盛南平同曲清雨讲了许久的电话,他放下电话时,周沫已经吃完饭了,在小口的喝着水。

    “吃饱了?”盛南平望着周沫,眉眼微动。

    “恩。”周沫把茶杯放到桌上,双肘撑在桌面上,这样可以给她增加几分勇气,“我怀孕了,你应该履行合约,马上给我爸爸打过去三千万。”

    她的话音刚落,盛南平北风呼啸般的一眼扫了过来。

    周沫抿紧嘴唇,无畏地迎视着。

    盛南平忽得起身,高大颀长的身影宛若神祗般站在周沫面前,散发出无声的威严和怒意。

    下一刻,盛南平就拿起手机拨给助理,言简意赅,“马上给周广东打过去三千万。”

    随后撇了周沫一眼,“等下司机会送你回家。”说完,大步离开了。

    周沫提着的一口气,好像一下子泄了,窝在椅子里坐了很久,才走出私房菜馆,叫司机送她回家。

    她回到家里,曲清雨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两个佣人都围着她转呢,一个给她捏腿,一个给她捶背。

    看见周沫走进别墅,曲清雨越发得意起来,声音微微拔高,“李姐,告诉厨房,今天的晚餐要清淡些,我孕吐不能吃油腻,南平经常应酬,也不能吃油腻。”

    “是,少夫人。”李姐笑容可掬的逢迎着曲清雨。

    曲清雨做人圆滑,一进盛家的门,就给了两个女佣贵重礼物,将两个佣人收买下来。

    “客厅的这块地毯被人踩的太脏了,明天换掉!”

    “是,少夫人!”

    ......

    周沫见曲清雨女主人姿态端的十足,不由好笑,看都不看曲清雨,穿过客厅往自己的小房间走。

    曲清雨不屑的撇了一眼周沫,声音不大不小的说:“死皮赖脸的女人!”

    周沫没搭理她,她现在没心情跟曲清雨斗嘴。

    她回到自己的小屋中,倒头就躺在床上,她累了,想睡一觉。

    周沫刚躺倒床上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传来高跟鞋踩着地面清脆的响声,然后是曲清雨稍高的声音:“李姐,花房里那盆君子兰开了,很漂亮呢,帮我搬到卧室的阳台去。”

    “是。”女佣人答应着,一阵啪啪的脚步声响。

    “在把那盆金钱树放到南平的书房去,给他的书房增添点新鲜气!”

    “是。”佣人答应着,又“噗通噗通”的搬挪着。

    曲清雨穿着高跟鞋在周沫的房门外走来走去,一会选中这盆花,一会看中那盆花,使唤着佣人往楼上搬,又把楼上的花搬下来,在周沫的房门外乒乒乓乓的折腾着。

    周沫知道曲清雨是故意的,她也不气,将手机拿出来,挂上耳机看电影,曲清雨不怕折腾流产,随便她折腾去!

    她看了半个电影,听见外面终于没什么动静了,她的眼睛也涩了,闭上眼睛再次准备睡觉。

    谁知没过几分钟,曲清雨高跟鞋声又响了起来,嘴里叫着:“宝贝豆豆,看看咱们的新家漂亮吗!”

    随后传来两声狗叫,好像在回应曲清雨。

    “豆豆啊,你喜欢哪个房间啊,自己选选看,给你做新家啊!”

    很快的,有狗爪子“嘎吱嘎吱”的挠周沫的房门。

    “喲,我的小豆豆喜欢这个房间啊,好,咱们就住这个房间!”曲清雨抬手打开周沫房间的门。

    小泰迪狗率先冲了进来,看着床上的周沫眼睛亮晶晶的,摇头摆尾。

    曲清雨看见周沫躺在床上,又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喲,周小姐,原来你住在这间房子里啊,对不起啊,我以为这是没人住的佣人房,想给豆豆做狗窝呢!”

    周沫真心被吵烦了,抓起床上的充电宝,对着曲清雨就砸过去,“带着你的狗崽子,马上给我滚!”

    “啊!”曲清雨没想到周沫会拿东西打她,吓得惊叫一声,连忙往后面躲。

    “你这个粗野的女人,你竟敢打我,我要告诉南平,你伤了我们的孩子......”

    周沫忽的从床上坐起来,“你现在就去告诉盛南平吧,去找他来吧......”

    “我来了,找我有事?”盛南平阴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周沫和曲清雨惧是一惊,齐齐看向门口高大挺拔的盛南平。

    盛南平俊脸冷凝,“你们又在吵什么?”

    曲清雨眼圈立即红了,瘪了瘪嘴,指指落在地上的厚重充电宝,“南平,周沫嫉妒我怀了你的孩子,她总想害我们的孩子,她用这个打我的肚子!”

    盛南平看了看现场的情况,薄如刀锋的唇上扬,“周沫,你有什么权利对清雨动手?你以为你是谁?”

    周沫见盛南平不问青红皂白就维护曲清雨,胸口一阵酸痛,心沉沉的往下坠。

    她对着盛南平嗤嗤冷笑一声,“是她自己犯贱,愿意跑进来找打的!”

    很少有人敢这样对怂盛南平,盛南平的眸子瞬间零下三十度,怒气冲冲的大步往屋内走来。

    周沫不慌不忙的从床上站起来,看着逼近自己身边的盛南平,摸摸小腹,“我现在可是怀孕的人。”

    盛南平伸出去的手,瞬间停在周沫面前。

    曲清雨神色惊骇的看着周沫,“你......你说什么?”

    周沫对着曲清雨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我也怀孕了!”

    曲清雨脸色灰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周沫摸着肚子,看着地下摇头晃脑的小泰迪,不紧不慢的说:“曲小姐说了,她的豆豆喜欢我这间房,要用来做狗窝,我就不能住在这里了。”

    盛南平眯眼看着小泰迪,俊颜上罩着几分寒霜。

    曲清雨一见盛南平这个神情,连忙打起精神,娇声对盛南平说:“亲爱的,这是朋友送的狗,纯种泰迪,很可爱很懂事的。”

    盛南平声音凛冽如刀,“小宝身体不好,免疫力特别低,家里不能养任何小动物。”

    曲清雨立即尴尬了,抽抽嘴角,“我忘记了,我这就叫人把狗送走。”说完,叫着小泰迪,灰溜溜的走掉了。

    盛南平转头看了眼周沫,突然一把扣住她的后颈,周沫被迫仰起头来,眼底的倔强与不甘他尽收眼底。

    怒极的盛南平声音冷得如淬浮冰,一字一句地说:“你别以为怀了孩子就可以母凭子贵,就可以耀武扬威了!这个孩子是我花了一个亿换来的,你的肚子只是我孩子的容器!

    你记住了,这里是盛家,不是你撒野放刁的地方,如果再让我看见你耍蛮横,我有一百种办法废了你的手脚,断手断脚也不影响生孩子。

    这是你自己选的房间,就算是狗窝,也要住下去!你还要好好保护肚子里面的孩子,如果孩子没有了,我就拆了周广东的骨头还我六千万!”

    周沫看着盛南平凶狠的目光,心里一阵阵的发寒,她相信,盛南平会为了曲清雨把她弄残废的。

    她的眼中慢慢升起水雾,她斗不过盛南平,也感动不了盛南平,只是凭着一股子孤勇,不肯输的太难看罢了。

    曲清雨出去送泰迪狗了,盛南平回了书房,助理凌海紧跟在他的后面。

    书房里,一室渗人的寒意。

    盛南平坐在办公桌后,斜飞如鬓的剑眉皱着,“曲家和关家那边还没有什么举动吗?”

    凌海微微躬着身,摇摇头,“他们还没有动静,曲家老爷子很狡猾的。”

    盛南平修长的手指轻轻叩击在黑檀木桌面上,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曲家老爷子是不见兔子不放鹰了,只能先纵容着曲清雨了,你明天选两个人进门当佣人,盯着点曲清雨,也照看着周沫。”

    “是。”凌海点头。

    盛南平撇了凌海一眼,好似解释一样说:“小宝的病需要周沫,所以她不能有闪失,也不能让她意气用事伤了曲清雨,不然曲家人绝对不会饶她的。”

    “是。”凌海明白。

    周沫成功怀孕了,从这个晚上开始,她不用再同盛南平在一起了。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在觉得轻松之余,还隐约有些孤单,她不由的想盛南平现在在做什么。

    周沫刚刚起床去厨房喝水时,看见曲清雨穿着性感的蕾丝睡裙往盛南平的书房走去,身上毒药香水的味道,她在楼下都能闻到。

    通过这段时间接触,周沫知道盛南平在某些方面是非常强悍的,而他的需求好似也很无度,今晚他不到自己的房间来,会到曲清雨的房间去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