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7章 沫沫威武
    周沫最讨厌这句矫情的‘你猜呢’,她轻哼一声,说:“你和他滚床单了,然后陆侯拜倒在你的双腿间,为奴为仆,供你趋势。”

    “死丫头,盛南平都把你教坏了!”周程程哈哈笑着。

    周沫听周程程笑的声音这样欢畅,想必自己猜对了,谁知周程程随后来了一句,“我们暂时还没进展呢!”

    “啥?”周沫气的皱眉,“那你还说这么热闹,我真以为你敞开胸怀迎接陆侯,马上要成为陆家的当家夫人了呢!”

    “你这个傻妞,对待男人可不能像你那样,傻乎乎的凭着一腔爱情,那样只会被男人吃定你,踩扁你,然后还让你滚蛋的,跟男人相处是要斗智斗勇的!”

    周沫:“......”

    周程程的声音微微压低,含着狡黠:“我已经在陆侯那里留下深刻印象,成功引起他的注意力了,这种情况下我就要暂时冷淡他几天,如果我再主动去找他,他就会觉得我跟那些想勾引他的俗媚女人一样了。”

    “你怎么知道你成功引起陆侯的注意力了?他对你说了?”周沫不服气的轻哼一声。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叫陆侯送我去商场,我自己选了条裙子,我给陆侯选了件衬衫做赔偿,昨天我看见陆侯的时候,他穿的就是我为他选的衬衫。”周程程得意的娇笑着。

    周沫抿抿嘴,“你还真有一套狐媚手段啊!”

    周程程咯咯一笑,完全不在乎周沫语气中的一点嘲弄,“所以啊,这个时候我千万不能去找他,要给他留有足够的想象空间,让他猜不透我的想法。

    而且我还要时不时的在他眼前晃一下,让时刻记得我,而我却不理睬他,你说,这样的女人会不会激起男人的征服念头啊?”

    周沫眨了眨眼睛,“你这不就是以退为进,欲擒故纵吗?”

    “对,孺子可教也!”周程程开心的笑着,“沫沫,姐姐可是专业对付男人十年,有一套独家秘笈的,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可以毫无保留地传给你,保证你家盛南平对你服服帖帖,老老实实的......”

    周沫一听盛南平的名字就心烦,连忙打断姐姐,“你到底能不能搞定陆侯啊,爸爸今天给我发信息了,说没有五千万他就要跳楼了,真的假的?”

    电话那边的周程程突然不笑了,沉默了一下,黯淡的说:“没有五千万,爸爸不至于跳楼,但周氏这艘大船就要翻了。”

    周沫的心情一下也跟着不好了,不管怎么说,周广东都是她的爸爸。

    周程程很快振作了精神,“沫沫,你别为这事上火了,我要马上开启a计划,今晚就搞定陆侯!”

    “a计划!”周沫一头雾水,啥意思?

    “我原本是要等陆侯给我打电话的,现在看来不能等了,我要主动出击,主动打电话给陆侯。”

    “你这样也可以啊,会不会暴露你贪婪的目的啊!”

    周程程开朗的笑着:“放心吧,你姐姐我是有准备的,我和陆侯一起去干洗店洗的衣服,取衣服的票子在我的手里,我可以借着给他送衣服的由头去找他,然后一举拿下!”

    “好吧,那祝你打怪成功。”

    周程程要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嘱咐周沫不要上火,等她的好消息,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周沫盯着电话,出了一会儿神,她没想到在这世态炎凉的帝都,唯一的温暖来自同父异母的姐姐,来自恨她入骨的寇静的女儿。

    她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想到今天还没有吃早饭,就到厨房去找东西吃。

    由周沫这小房间到厨房,是要路过大客厅的。

    曲清雨此时正站在楼梯口,盛气凌人的指挥着家里的两个佣人,“......把卧室里所有东西都清理出来,都扔到垃圾筒,床上用品全部换成新的,要红色的,里里外外仔细擦五遍,所有肮脏的东西都要给我弄干净......”

    看见周沫走过来,曲清雨环着手臂,目光蔑视的说:“鸠占鹊巢,终究是不能长久的!”

    “对,这个巢我还给你了,你尽情的在里面下蛋吧!”周沫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往厨房走去。

    曲清雨气的一瞪眼睛,追在周沫身后说:“你这个女人粗野没素质,真是小三养的,难怪会被请家法,会被南平关到内堂去......”

    周沫最忌讳的事情都被曲清雨说了,如同在拿刀子刮花她的脸,又疼又羞。

    她忽的转过头来,目光凶恶的对着曲清雨挥挥拳头,“你别特么的跟在我后面瞎逼逼,惹恼了我真给你打流产!”

    曲清雨无论怎么恶毒,也骂不出口周沫这些粗话,她先是一愣,随后气的脸色发白,用手指着周沫,“你......你.....”

    “你滚一边去,别影响我的胃口!”周沫把手里的饭碗往餐桌上重重一放,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吓得曲清雨一哆嗦。

    事到如今,周沫已经不打算再赢得盛南平的关注和感情了,她是为了小宝不得不留在这里,但她是不打算做委屈的苦菜花。

    周沫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对曲清雨这种绿茶婊,就是简单粗暴的对砍模式,爱咋地咋地吧!

    周沫坐下来吃饭,曲清雨站在旁边,气的脸上青白,浑身发抖,周沫心里这个爽啊,吃的越发香了。

    正在这时,盛南平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风流倜傥的盛东跃。

    曲清雨立即眼泪汪汪的扑倒盛南平的怀里,委屈的说:“南平,周沫她……我刚进门她就欺负我,呜呜……肚子里的宝宝饿了,我要吃东西,周沫不许我吃饭……”

    意料之中,曲清雨会利用一切机会陷害她,并且一味地强调说是周沫刻薄了她和孩子。

    这种故技重施,周沫都懒得听了。

    盛南平搂着泫然欲泣的曲清雨,目光阴冷的看着周沫:“你敢不让清雨吃饭?”

    周沫无比好笑的看着盛南平,“大总裁,你是聪明人,你觉得曲大小姐是我能管得了的吗?还有,我吃的这个东西曲大小姐能咽得下去吗?”

    她说着话,把自己准备吃的东西往前面一推,半碗已经凉了的清粥,一个馒头,半碟凉拌菜。

    盛南平是认识这些东西的,都是他今天早晨吃剩下的,依照曲清雨精致生活的个性,确实不会吃这些东西的。

    曲清雨看着餐桌上的剩饭剩菜,俏脸上讪讪的。

    周沫站起身,讥诮的看着曲清雨,“曲主播,麻烦你下次演戏前先看看道具,做戏要做全套才够敬业!”

    盛南平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炎热的正午,很是解暑。

    曲清雨是主持人,具备极强的应变能力,她一见盛南平面色郁郁,大颗的眼泪立即落下来,可怜兮兮的看着盛南平,“南平,我怀孕后特别容易饿,看见谁吃什么东西都馋,我刚才真很想吃东西的,我没有说谎做戏......”

    盛南平安抚性的拍拍曲清雨的肩膀,“好了,我马上吩咐人给你做饭啊,都是因为这个孩子,让你受苦了......。”

    “南平,为了我们的孩子,我吃多少苦,受多大的委屈都愿意的!”曲清雨把头靠在盛南平的怀里,一副很乖很柔的样子。

    周沫懒得看他们秀恩爱,扔下吃了一半的馒头往外面走。

    盛东跃见机会来了,立即蹦跶着跟了出来,嬉笑着说:“小沫沫,你刚才好威武犀利啊!”

    威武你妹啊!

    周沫心烦气躁,两手揣兜低着头往前走,不理睬盛东跃。

    盛东跃已经被盛南平锤炼出来了,他想缠着一个人的时候,脸皮特别厚,“小沫沫,我和黄毛钓了鱼回来,在我别墅里炖着呢,我们一起去吃鱼吧!”

    周沫摇摇头,对吃鱼没兴趣。

    “小宝在我那呢,我们......”

    “你怎么不早说!”周沫目光刹那温柔,乱七八糟的心情一瞬间就欢喜起来,一路小跑奔着盛东跃的别墅去了。

    小宝果然在盛东跃的别墅里,一看见周沫来了,像小火箭一样窜了过来,扑倒周沫的怀里,亲昵的叫着:“姐姐!”

    “我的宝!”周沫将小宝软软香香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她在这里忍受屈辱,嫌弃,陷害,都是为了怀里这个小人。

    小宝伸手摸着周沫消瘦的脸,眨巴着大眼睛,“姐姐,你瘦了,你的病都好了吗!”

    周沫眼圈发红,一颗残破的心瞬间就被治愈了,给了小宝一个超级大么么,“我的宝,看见你我什么病都没有了!”

    “那看见我呢!”姜安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出来。

    周沫发现姜安迪一头桀骜的黄毛都已经染黑了,想必被盛南平抓住公司上班了,但身上依然有股吊儿郎当的气息,没有半点白领精英的样子。

    “你怎么能跟我的宝相比!”周沫抱着小宝,又亲了一下。

    小宝很是幸福的窝在周沫的怀里,笑了。

    姜安迪捧着心,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你有了小宝就不喜欢我了!”

    “我原来也没喜欢过你啊!”周沫毫不客气的打击他。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