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6章 小三住进家里了
    周沫一转头,清楚的看见盛南平英俊眉宇间的阴郁愤怒,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抗,人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提了起来。

    她猝不及防,也根本抵抗不了,人被甩在了大床上,盛南平的气息,盛载着男人阳刚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

    疼痛,很快便将周沫牢牢地笼罩住。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当初为什么要进我的房间?为什么要生下小宝?”盛南平心中憋着股莫名强悍的怒意,一只大手攥着周沫的下颌,一直捏着周沫的两只手腕,用他所有能施加给周沫疼的方式,重重的。

    周沫觉得疼,火辣辣的疼,她皱起眉头,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我疼,你轻点!”

    “现在知道疼了,那当初还要做那么卑鄙无耻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们都不会陷入这样的境地!”盛南平薄唇如刀锋,像是恨透了周沫,要将周沫弄死才肯罢休。

    每一下都痛的宛若初次,他却毫不怜惜。

    周沫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才不让自己大叫出声,盛南平说的对,这都是她自作自受,她就该受到这种撕裂般的惩罚。

    夜越来越深,盛南平还是一副强悍激烈的样子,周沫被折腾的精疲力竭,死去活来。

    第二天,周沫又醒的迟了,她之前大病一场,身体虚弱,白天陪着段鸿飞在外面溜达了一天,又被盛南平折腾了大半个晚上,浑身像是要散架一样的酸疼,后腰几乎要断了一样。

    她躺在床上,看见窗外猛烈的阳光,才意识可怕的夜晚终于过去了,她现在才算明白,盛南平最初同自己做的时候,真是省着吃了,这个男人发起狂来,能弄死她。

    周沫揉着酸疼的小腰,缓缓的从床上坐起来,忽然听见花园里传来一阵悦耳的笑声。

    她疑惑的皱起眉头,走到窗边向外面看。

    只见盛南平和曲清雨站在楼下的花园里,曲清雨穿着宽松的裙子,长发飘飘,盛南平穿浅色衬衫,袖口随意地挽至手肘,英俊又慵懒,好像一个居家男人。

    曲清雨微微颦着秀气眉头,“南平啊,我这两天开始孕吐了,真的好难受啊!”

    盛南平抬手轻抚曲清雨的长发,声音像水流似得,耐心又温柔,淙淙掠过周沫的耳畔:“辛苦你了,你还是搬到家里来住吧,就住在我这里,这样方便我照顾你!”

    这句话,像一枚足以毁灭世界的核弹,直接轰入周沫的意识,将她已经冰封的心脏炸成齑粉。

    她心底最后那丝信念和支柱顷刻间坍塌如灰。

    周沫站在窗边,定定的看着投入到盛南平怀里的曲清雨,对周围的一切失去了反应。

    她都已经被盛南平折磨成这样了,她都已经如此的委屈求全了,盛南平竟然还要曲清雨住到家里来,住到这幢房子里来!

    “那我今天就搬过来啊,我想和你在一起!”曲清雨笑得无比灿烂。

    日光投在盛南平俊挺的脸上,他专注的看着曲清雨,“好啊,你想住哪个房间啊?”

    周沫下意识向后挪动僵硬的双腿,心口破碎出一个幽冥的黑洞,再也无法弥补。

    她真该同段鸿飞一起离开的,回到属于她的自由天地了,何必在这里受羞辱。

    周沫浑浑噩噩的坐在床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知从哪里传来缥缈的音乐,一遍遍忽紧忽慢,坚持不懈地钻入她的耳朵了,她离窍的魂魄才被拉回来。

    周沫顺着声音找过去,原来是她的手机在响。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把手机拿出来充电了,此时她头疼的厉害,也不愿意细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周沫拿起电话一看,是周广东打给她的,不用想也知道,周广东定然是又向她要钱了。

    她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爸爸知不知道,他的女儿都被人逼上了穷途末路,都已经毫无尊严的活着了,还追着她要钱呢。

    如果当初不是爸爸用阴谋诡计,她真的不会同盛南平在一起,也不会有了小宝。

    也许盛南平会是她今生一个华丽的梦,一个梦中的情人,那也好过这样彼此仇视,恶语相向。

    周沫握着电话流着眼泪,一直没有接听周广东的电话,她现在真的没地方给周广东弄钱去了。

    盛南平不肯给她钱,段鸿飞不肯给她找活,她唯一的身体已经出卖过了,再也压榨不出一分钱了。

    电话连续响了三遍,终于不再响了,周沫刚刚松了口气,有一条短信发了进来。

    周沫把短信打开,是周广东发来的,“你前几天电话关机,今天又不接听我电话,什么意思啊?是想看着我被逼着跳楼啊!沫沫啊,无论如何,你都要再给爸爸弄五千万,不然我真的活不了了!”

    五千万!

    周沫凄然惨笑着把爸爸的短信删除,轻叹口气, 也许她会比爸爸更早被逼跳楼了。

    周沫抹了把眼泪,到里面洗漱,她刚刚洗漱出来,听到楼下传来脚步声,还有曲清雨娇弱的声音,“南平啊,这屋里的一切都是我喜欢的,这个靠垫,这个抱枕......这个小史努比真是可爱极了,么么哒......”

    “这里就是按照你的品味定制的,你当然会喜欢,如果......”盛南平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周沫知道,他要说,如果不是自己这个恶女人出现,现在盛南平和曲清雨就会结婚了,住在这里,过着王子与公主般幸福的生活。

    说到底,还是她鸠占鹊巢了。

    曲清雨非常善解人意,笑着对盛南平说:“现在这样也很好啊,我们这叫好事多磨,苦尽甘来呢!”

    “恩,你说的对。”盛南平的语气带着些宠溺,“你看看想住哪个房间,我叫佣人收拾一下。”

    曲清雨声音一软,“你的书房在楼上,我想住到楼上,这样每天都可以离你近一些。”

    “好。”盛南平好像对曲清雨百依百顺一样,两人的脚步声往楼上传来。

    曲清雨身姿摇曳在二楼走走看看,最后将视线锁定在盛南平和周沫的主卧室上,她笑着用手指指,“这间屋子位置很好,阳光充足,如果我住在这里,可以躺在床上带孩子晒太阳!”

    盛南平深邃的眼睛眯了眯,“只要你喜欢就好。”随手,把房门打开。

    房门一开,曲清雨看见了站在静静站在屋内的周沫,她连忙露出一副诧异的模样,“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周小姐住在这里,我.....我再选其他的房间吧!”

    “曲小姐,不用装白莲花了,你这样楼上楼下的转悠,费尽心机的找借口,不就是奔着这间卧室来的,还谦让什么啊!”周沫眼神嘲弄的看着曲清雨。

    曲清雨委屈着小脸看向盛南平,“南平......”

    盛南平沉着脸呵斥,“周沫,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好,那我走。”周沫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转身拿过一个行李袋和手提电脑。

    盛南平眉梢立即跳了两下,大步走到周沫的身边,疾声问:“你要去哪里?”

    周沫苦笑一下,“我去楼下住,放心,我会救小宝的。”说完,她拎着行李袋和电脑就走。

    属于少女的甜蜜心思和一腔热情,都在残忍,苛刻,淡漠中统统被无情地摧毁了,周沫没有再留下的勇气和厚脸皮了。

    她知道楼下靠近花房的地方有个独立的小房间,房间是给佣人们准备的,可以不用走这间别墅的大门,因为他们这边佣人少,那间房子一直空闲着。

    盛家是豪门,就算给佣人准备的房间也是干净整洁,米黄色的壁纸,奶白色的床,书桌,衣柜,内带卫生间和浴室。

    周沫很喜欢住小房间,就算只有她一个人在,也不会感觉清冷。

    她将简单的衣服放到大衣柜里,把笔记本拿出来,咬着嘴唇,慢慢的摩挲着。

    自从来到盛家,她就打算金盆洗手了,她真的只想做个以夫为天的妻子,做个温婉的妈妈,做个贤淑的儿媳,做个遵纪守法的良民,但是,盛南平不要她这个妻子,盛家容不下她,爸爸紧逼不舍......

    周沫摩挲着笔记本,想着段鸿飞的警告,纠结着,就在她狠下心要打开电脑时,手机响了,她拿过手机一看,是周程程打过来的。

    周沫本来不想接周程程的电话,想到周广东要死要活的短信,她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

    “沫沫,在哪里啊?”

    “在家。”

    “对我这么冷淡干嘛?我知道你把我当姐姐看的,哈哈,别人都说咱们姐妹一个德行,放荡虚荣,我们更要联合起来,抗击外面一切道貌岸然的绿茶婊,白莲花!”周程程嬉皮笑脸的。

    周沫无情的打击她:“你别四处卖弄风情惹是生非了,就不怕名声搞臭了嫁不出去啊!”

    周程程甜蜜蜜的笑了,“谁说我会嫁不出去啊,我最近可是抓到条大鱼!”

    “你是说陆侯!”周沫那天看见陆侯替姐姐解围了。

    “对,就是他。”周程程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你猜呢?”周程程声音娇媚。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