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跟我走
    为了不引起路人的围观,周沫在校门口的饰品店为段鸿飞买了顶渔夫帽,垫起脚,强行扣在段鸿飞的白毛上。

    “卧槽,这帽子丑到没朋友,我不戴!”段鸿飞摇头抗议着。

    周沫凶巴巴的说:“不戴帽子我马上送你去机场。”

    段鸿飞:“......”

    无奈的段鸿飞寻找到饰品店的镜子,照了照,发现戴上帽子的他依然很帅,饰品店的小姑娘看着他眼睛都直了。

    段鸿飞又来了好心情,对着周沫挑挑眉,“就小爷这模样,戴什么都好看,就算披条麻袋也能引领时尚!”

    “自恋狂!”周沫轻哼一声,看看腕上的手表,提议:“我们先去长城,回来去吃烤鸭,如果时间来得及,再到附近转转,然后我送你去机场。”

    “一切听你的安排。”段鸿飞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你身边跟了多少人来,我们一起打车走啊?”周沫眨着明眸问段鸿飞。

    “我带车来了。”段鸿飞向不远处一指,周沫看见了道边停了一溜的路虎揽胜,很是嚣张。

    周沫气的一皱眉,“真不够你得瑟了,千里迢迢还带这么多车过来!”

    “我没嘚瑟,是一个朋友知道我来了,一定要给我提供个车队。”段鸿飞潋滟的凤眼里都是委屈。

    “那你就不知道收敛点,这里是帝都,你低调点会死啊!”周沫气急败坏的骂段鸿飞,这个惹是生非的死小子,走到哪里都不安生。

    “好了,珍惜我们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吧,快点上车!”段鸿飞把周沫塞到第一辆车的副座上,他转身上了驾驶位,车门一关,踩下了油门。

    周沫再一次被惊到了,“你自己开车啊?”

    “对,怎么了?”段鸿飞若无其事的答着,反光镜与旁边车子只差三厘米的退出车位。

    周沫气的要死,“第一次来帝都就开车,你熟悉这里路况吗?”

    “开几次就熟悉了。”段鸿飞邪气的一笑,压着双实线就把车开走了,随后不管不顾的一调头。

    周沫感觉电子眼光芒一闪,她提醒段鸿飞,“这里不是你家,摄像头特别多!”

    段鸿飞桀傲的眉梢充满风情地对周沫一挑,“那好啊,听说这里的摄像头都是高清的,可以把小爷拍的帅一些!”

    周沫扶着额头泄气的靠在座椅里,“不知道是哪个傻缺把车子借给了你,这车让你开一圈,不知道得扣多少分了。”

    段鸿飞轻松打着方向盘,“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了,安心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吧,咱们好久没有单独在一起了......”

    “享受你妹啊!”周沫差点被段鸿飞气死,脑袋嗡嗡的。

    “你敢骂我!”段鸿飞腾出一只手,扯了周沫的耳朵一下。

    周沫正跟段鸿飞憋着气呢,段鸿飞一撩她,她马上不客气的朝着段鸿飞的侧脸砸了一拳头,疼的段鸿飞“嗷”的一声。

    “小兔崽子,你下手真狠啊!”

    “你丫这嘚瑟样就欠揍!”

    段鸿飞咬牙切齿,“小爷要不开车,非得拆了你骨头!”

    “你敢,我给你剁成秃爪子!”

    ......

    周沫和段鸿飞从小到大就是一对冤家,没事爱往一起凑,凑到一起没过几分钟就会掐起来。

    段鸿飞的姑姑查秀波,是金三角的女霸主,阴狠毒辣,她非常不喜欢段鸿飞和周沫在一起,每次看着他们两个吵架,尤其是吵的不可开交,甚至拳脚相向时,查秀波就暗暗高兴,想着他们可以闹掰了,老死不相往来。

    但她那喜怒无常,睚眦必报的大侄子,对谁都没有个耐性,唯独肯受这个小丫头的气,被小丫头把脸皮都挠烂了,也不肯真的用功夫伤周沫,过不了两天,又没记性的去找周沫了。

    段鸿飞开了导航,一路有惊无险的出了喧闹拥挤的城市,上了高速路。

    车子上了高速路,周沫终于不那么心塞了,看着道路两旁繁花似锦,看着鹅绒般的杨絮飘浮在极蓝的天空下,她的心情慢慢的舒畅起来。

    段鸿飞瞥了周沫一眼,见她脸色好转了,伸手扯扯周沫的头发,“你前些日子为什么要接活啊,是不是你爸爸又向你要钱啊?”

    周沫无力的点点头,“你那边要有活,给我接两个呗!”

    “你不知道那活风险有多大啊,万一出了事情你就惹火烧身了!”

    “没事的,我最近的技能又提升了。”周沫很自信的说。

    “你爸爸那就是个无底洞,你不能一直被他拖累着!”段鸿飞的凤眼微微一眯,恨似烈火,“他以后要再给你添麻烦,我就直接弄死他,一了百了!”

    “你不准乱来啊,他是我爸爸!”周沫被段鸿飞阴毒的眼神吓了一跳,这个死小子任性狂妄,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段鸿飞愤懑的一拍方向盘,响起刺耳的喇叭声,“他没有对你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只知道利用你,伤害你,就该被弄死!”

    “你这样横行霸道,祸国殃民的咋没人把你弄死呢!”周沫说完这句话,觉得很不吉利,轻轻啐了一口。

    段鸿飞立即甜甜的笑了,眼波如水含情的看着周沫,“我就知道,你是在意我的!”

    周沫翻了个白眼,“原来你只是个自恋狂,现在还得了妄想症!”

    段鸿飞:“......”

    周沫陪着段鸿飞四处玩了一天,天完全黑了,段鸿飞才不情不愿的来到机场。

    “快点走吧,等下要耽误登机了!”周沫看看表,已经七点四十五了,她该回盛家了。

    段鸿飞拖拖拉拉的走在后面,重复着嘟囔了一下午的六个字,“你跟我回家吧!”

    周沫耳朵都被磨出茧子了,懒得回答他了,只是推着段鸿飞去过安检。

    段鸿飞见安检在即,潋滟的凤目突然一眯,强行拉着周沫就往里面走,“你跟我走,你必须跟我不回家,我不能再把你一个人仍在这里受苦......”

    周沫大惊失色,奋力挣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

    盛南平今天晚上把应酬都推掉了,下班后就回了家。

    他走进家门,宽敞明亮的豪宅,一片静谧中,只有两个佣人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夫人睡觉了?”盛南平淡淡的问。

    “夫人今天去上学了,还没有回来。”

    盛南平的眉毛微乎其微的皱了一下,点点头,吩咐佣人准备晚餐。

    盛南平是个喜欢安静的人,平日里最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吃东西,但今天他有些心不在焉,外面有一点声音传来,他都要抬头看一下。

    他吃过晚餐,周沫没有回来,他到书房去工作,工作效率一向很高的他,今天有些分神,几份文件用了两个小时才看完。

    两个小时!

    盛南平看看表,已经是晚上九点钟多了,周沫还没有回来。

    他脑子突然闪过一种可能,随后有五秒钟灵魂似乎飞出了身体。

    如果小丫头不辞而别的走了......

    盛南平的手马上摸向桌上的座机,打电话给周沫。

    很快的,有甜美的声音对他说:“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盛南平莫名有些恼火,“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了。

    这个小丫头跑哪里去了?不回家,电话关机,她是想跟他玩失踪吗!

    盛南平眯了眯眼睛,刚要打电话给凌海,他听见楼下传来房门的开合声音,随后是周沫和佣人说话的声音。

    她的声音还略带着些沙哑,但渲染力却极强,轻快的几句话,整个别墅都仿佛充满了生机。

    周沫问过佣人了,盛南平已经回家来了,她尽量放轻脚步,往楼上走。

    都怪段鸿飞那个坏小子,临走前还跟她闹了那么一出,把她吓了个半死,最后又请段鸿飞喝了杯咖啡,才把他哄进了安检。

    周沫一上楼,就看见盛南平身形修长的站在书房门口,因为逆着光,盛南平的五官都隐匿在暗处,看不清表情。

    她抿了抿唇,对盛南平点点头,就走进卧室里。

    无欲则刚,事到如今,周沫已经没有再去取悦盛南平的心思了,也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身后响起盛南平的脚步声,周沫只觉得如芒在背,她一回头,果然看见盛南平森寒慑人的眼神。

    “你父母没有教育过你,晚归是需要通知家里一声的吗!”

    周沫是不敢与盛南平锋锐的目光对视,她低下头自嘲的说:“我爸爸卑鄙无耻,每天都想着算计别人,哪里有空教育我啊,我妈妈在很早就走了,我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盛南平被噎了一下,他的脸青白的骇人,“那我现在告诉你,在这个家里,晚归是需要通知家里的。”

    “哦,我知道了。”周沫答应一声,走进衣帽间去换衣服了。

    看着若无其事的周沫,盛南平感觉很光火,很郁闷,就象用尽了全身力气终于挥出了一拳,却扑了个空。

    他直恨得咬牙切齿,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把周沫撕碎了,再生咽下去。

    拿着睡衣往衣帽间走的周沫,被一只强硬的大手抓住,她觉得腕骨一阵生疼,随后是衣服帛裂开的声音。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