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 妖孽来了
    周沫收拾书包的时候,想到了自己安静了许久的手机,她把电话翻找出来,发现手机早就没电了,她没有时间等手机充电,将手机和充电宝都扔到书包里,到学校再说吧。

    别看周沫在盛家受人嫌弃,在学校可是非常非常受欢迎的,她就读的科技大学是纯粹的理工科大学,一直是女少男多,她的计算机工程学院女生更是寥寥无几。

    而周沫又是个标准的靓女,性子开朗活泼,在学校拥有一大群的追求者。

    周沫一走进阶梯教室,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随后有男同学向她问好,有人走到她身边搭讪,还有人在一旁吹口哨......

    对这样的情景周沫已经习惯了,她很随和的对大家笑着,抬头看见好朋友欧灿灿坐在中间的位置兴奋的向她招手,周沫小跑的来到欧灿灿身边。

    “哇,你的脸白的像鬼一样,看来这次真是病的不轻啊!”欧灿灿上下打量着周沫,随后从包里拿出香酥鸡排,“看你病怏怏的,这个给你吃了,补一下!”

    “我就知道你对我绝壁是真爱啊!”周沫欢喜的吃着香酥鸡排,问询欧灿灿学校里这些日子的情况。

    欧灿灿刚说了几句话,两人听见教室门口有一阵骚动和喧哗,周沫以为是教授来了,急忙把香酥鸡排放到书桌里。

    周沫抹了抹嘴,抬头往教室门口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教室门口站着几个人,为首的男人顶着一头嚣张惹眼的白发,戴着酷酷的墨镜,但依然遮挡不住他风华绝代的妖孽脸。

    如果是普通人顶着这样一头白毛,都能把人雷死,但这人看起来却毫无违和感,银发黑超,帅气时尚。

    只是这个盛世美颜的男人身上流转着一种邪气危险的味道,好似罂粟,让人只敢远远的看着他,却没人敢接近他。

    尼玛,段鸿飞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竟然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帝都这样公开的场合,而且对他的外貌没有做任何的掩饰,只是戴了一副墨镜!

    周沫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但段鸿飞那个妖孽,还不知死活的摆了一个极其酷帅的姿势站在教室门口,没有开口叫周沫出去,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周沫就知道这个坏小子又起了花花心思,想让她为他担惊受怕呢!

    教室里所有人都看向段鸿飞,女生们的眼神都痴痴地,有几个男生好像也被掰弯了……

    “这个人是谁啊?”

    “哇……好帅啊!好酷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应该不是咱们学校的,是不是哪个大明星啊!”

    ……

    嗡嗡嗡的窃窃私语中,周沫硬着头皮快速走出去,然后拉着段鸿飞迅速的走掉。

    “你走那么快干嘛啊?我给你丢人了!”段鸿飞跟在周沫身后,故意走的磨磨蹭蹭。

    周沫一直把段鸿飞拉倒教学楼外僻静的角落,才放开段鸿飞的手,气急败坏的问:“你怎么来了?”

    段鸿飞轻哼一声,讥诮的说:“这里是天堂啊?我还来不得了!”

    周沫焦躁担忧的搅动着手指,“你来干嘛啊!”

    段鸿飞见周沫一脸嫌弃自己的样子,傲娇的自尊心受挫了,潋滟的凤眼阴冷下来,“我来看你啊,怎么了?不行啊!”

    周沫见段鸿飞要发飙,只能缓和了些语气,“就算你要过来,能不能先给我打个电话啊,我可以过去酒店看你,你不要到学校这种公开场合来啊!”

    “我怎么没给你打电话啊,我这几天给你打电话你要么不接听,要么就关机,我就只能到学校来逮你了!”段鸿飞没好气的说。

    周沫苦笑,她这两天差点被盛南平折磨死,哪里有时间接听段鸿飞的电话,“我电话坏了,没有及时去修。”

    “前些日子你说要接活,我就想你遇到了难事,这几天给你打电话又不接,我怕你出什么事情,就来看你了。”段鸿飞一双凤眼情意幽幽的盯着周沫,异样妖异。

    在东南亚,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段鸿飞这一深情眼神迷去魂魄,从此思他朝与暮了!

    但周沫对段鸿飞早就免疫了,她轻叹口气,“我没什么事情的,这个地方不适合你来,你又那么忙,千里迢迢的真不应该来,如果被姑姑知道你为了我跑到这里来,她一定会重重的罚你的。”

    “小白眼狼,知道我千里迢迢来一次不容易,看见我还冷言冷语,一脸嫌弃。”段鸿飞幽怨的语气,好像怨妇。

    “别不识好歹,我是怕你来这里有危险啊。”周沫瞪段鸿飞。

    段鸿飞靠近周沫一步,伸手揉揉周沫的头发,“放心吧,姑姑早就把的身份洗白了,我现在是正当商人,没人敢动我的。”

    周沫稍稍松了口气,随后又紧张起来,“那你也不能随便出来啊,你的仇家那么多,万一被他们发现了你,暗地里......”

    一想到这个,周沫就紧张害怕,她跟段鸿飞相交多年,太清楚这小子的心狠手辣,冷酷无情,惹的仇家遍天下。

    “你别担心了,我带了好多人过来呢。”段鸿飞凤眼示意了一下四周,然后有些感动的拍拍周沫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惦记我的,但这里是帝都,天子脚下,谁敢撒野!”

    周沫还是惴惴不安,搅动着手指,“你也看过我了,还是快点回去吧!”

    段鸿飞站在周沫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可以看见她光洁额头上红紫的痕迹,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下青黑的眼圈,花瓣一样粉唇上的伤痕。

    他心里不由的一疼,眯了眯眼睛,抓住周沫的手腕,“你跟我回去吧,我们现在就走!”

    “不行。”周沫连忙摇摇头,想摆脱段鸿飞的束缚,但段鸿飞的爪子就像铁做的一样,她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

    “为什么?”

    “孩子的病很重,我必须救他。”

    “盛家富可敌国,会有办法救孩子,不是非你不可。”

    “我是孩子的妈妈,这是我的责任。”

    段鸿飞见劝不动周沫,懊恼的轻哼一声,“你什么时候还长心了呢?知道什么叫责任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盛南平,你十七岁时见到他,就爱上他了!”

    不得不承认,这世上最了解周沫的人就是段鸿飞。

    但周沫死鸭子嘴硬,“什么爱不爱的,我就是为了孩子。”

    段鸿飞好像听见了最好笑的笑话,“你以为我是瞎子啊,看不见你望着盛南平时含情脉脉的眼神啊!”

    周沫有些羞窘了,干脆挑眉斜睨段鸿飞,“我乐意!”

    段鸿飞被噎得够呛,用力磨牙,“当年是谁口口声声说这一生要放浪不羁爱自由了,我是个实在人,信以为真了,都准备好跟你浪荡天涯,四海为家了!

    谁知你现在又要在盛南平这一棵歪脖树上吊着,我提醒你,盛南平不是我这么好摆布的男人,想让他爱上你很难的!”

    “我呸!”周沫轻啐了段鸿飞一口,“你这诡计多端,浑身是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主还是实在人!还好摆布呢!”

    “哼!”段鸿飞抱着臂冷笑,“我再不好,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受家法藤条!也不会在外面找小三!也不会把妻子关到内堂里吓得狼哭鬼嚎!”

    周沫知道段鸿飞有这个能力,可以将自己在盛家的一举一动调查个清楚,但突然被段鸿飞揭穿这些秘密,她狼狈又羞愤。

    她死死的瞪了一会儿段鸿飞,眉宇间一片森寒,随后转身就要走。

    段鸿飞一见惹恼了周沫,立即嬉皮笑脸起来,“别生气,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不能把我扔在这里就走啊,我会迷路的!”

    周沫拂了拂头发,“你丫的连句人话都不会说,活该被仍在这里!”

    段鸿飞没记性的又嘟囔了一句,“我说的如果不是人话,盛南平做的就不是人事!”

    周沫气的抬手就打段鸿飞。

    两人正吵吵闹闹的功夫,第一节下课铃声响了,有学生从教学楼里走出。

    周沫警告地撇了段鸿飞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拉着段鸿飞的手悄悄的从小路往学校外面溜。

    段鸿飞很喜欢被周沫拉着走的感觉,握着周沫柔软的小手,看着周沫窈窕的背影,段鸿飞好像回到了从前,两人拉着手一起穿越丛林,翻过高山......

    “好了,我就送你到这里了!”周沫一句话惊喜了段鸿飞的美梦,“我要回去上课了。”

    段鸿飞哪里肯轻易放过周沫,死死的握住周沫的手,可怜兮兮的说:“我千里迢迢的来看你,你不能就这样把我甩了,我第一次来帝都,我要吃烤鸭,我要去爬长城,爬故宫,爬香山......”

    “打住,别爬了!”周沫连忙叫停段鸿飞,按照他这个到处爬的玩法,大概要在这里爬半个月。

    “你现在就定晚上返航的机票,我保证陪你玩一天,咱们去吃烤鸭,去长城,回来我送你去飞机场。”周沫必须亲眼看着段鸿飞上飞机才能放心。

    “好,成交。”段鸿飞爽快的答应着。

    周沫隐约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段鸿飞来的时间就已经定了今晚返程的机票,就算周沫不肯陪他游玩,今天他也是要回去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