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章 冰封的心
    盛东跃带着姜安迪和小宝,灰溜溜的出了盛南平的别墅。

    一出门姜安迪就炸毛了,“二舅啊,不带这么玩的,你害我呢!”

    盛东跃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哎呀,我也没想到他会在家啊,不知道小沫沫跑到哪里去了......”

    “咦?”盛东跃的眼睛一眯,八卦雷达开动起来,“我哥和小沫沫定然有事情发生了,黄毛,你要不要跟我回去侦查一下啊?”

    姜安迪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那是找死的节奏,我没有那爱好!”

    盛东跃也不太敢回去招惹盛南平,想着自己需要个帮手抵挡盛南平的暴虐,蛊惑姜安迪,“大外甥啊,你跟着你大舅工作也是无趣,不如到我的公司里来吧,天天看美女,想跟谁搞就跟谁搞......”

    姜安迪真是怕了他二舅的八卦至上精神,很有气质的仰头,“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还是跟着我大舅学些真本事吧!”

    “哎呀,你这个黄毛,你还敢嫌弃我......”盛东跃抬手打向姜安迪。

    盛南平站在窗边吸着烟,看着花园里打打闹闹的盛东跃和姜安迪,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周沫这次在内堂了受了一夜的风寒,又被惊吓过度,烧退的很慢,医护人员忙乎到下午,她的体温才降到三十八度五。

    医生有些担心的问盛南平,“盛总,夫人这样高烧不退很危险的,要不打个肌肉针吧!”肌肉针副作用小,不太影响受孕。

    “不要!”昏昏沉沉的周沫好像受了刺激,只要一听医生说打针,就会清醒过来,高烧令她浑身虚软,嘶哑的声音有气无力,“我不要打针,我一定会没事的,我不能打针的......”

    盛南平看着躺在床上脸如白纸,气息奄奄的周沫,自责又难受。

    他昨晚真是被周沫气狠了,这么多年来,还没人敢用那种下流的手段对付他,他怕自己会失控打周沫,所以才狠心把周沫送到内堂去。

    谁知道这个丫头胆子如此的小。

    在医护人员的努力,到了晚上的时候,周沫终于退了烧,人也稍稍清醒了一些,由特护喂着吃了点清粥,然后又睡着了。

    盛南平叫医护人员都回去休息了,他走进卧室陪着周沫。

    周沫侧躺在床上,头发微微凌乱,白皙的额头上还带着明显的紫痕,娇嫩的嘴唇好像被牙齿咬破了,小模样软弱又可怜。

    盛南平轻轻的坐到周沫的床边,忽然,周沫惊叫一声,“我不去,我害怕,求求你,放过我吧......”她双手胡乱的挥着,神情很是惊怖。

    “周沫,没事了。”盛南平立即抓住周沫挥动的手,周沫长睫抖了斗,没有再动,原来刚刚是在做梦。

    盛南平皱了皱眉,想放开周沫的手,却发现周沫牢牢抓住了他大拇指,攥的紧紧的,生怕他会将她甩开一样。

    他没有办法,只能任凭周沫攥着他的手,坐在床边,定定的看着周沫。

    周沫同小宝长的很像的,尤其这样生病的时候,小脸苦着,密密长长的睫毛下面都是脆弱。

    盛南平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摩挲着周沫的头发,钢铁般冷硬的心不知不觉的柔软下来。

    他在周沫床边坐了很久,见周沫都没有没放开他手的意思,干脆合衣躺在周沫的身边,看着近在咫尺的周沫。

    到底是年轻呀,即使这样折腾了一天一夜,肌肤依然又光又嫩,好像是一捏就会冒出水来,盛南平费了好大的劲,才控制住伸手掐掐的冲动。

    周沫睡的迷迷糊糊,下意识的往身边的热源处靠靠,窝到了盛南平的怀里,她大概觉得安全了,终于肯松开盛南平的手指。

    周沫睡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日上三竿才醒过来,但大病过后的她很虚弱,精神极差。

    她神色恹恹的靠在床上,双眸无光的看着窗外繁花似锦的大花园,见盛南平进来,她会马上翻过身,背对着盛南平闭上眼睛。

    周沫曾经对爱情和盛南平抱有无比大的热情和信心,但只过了一个多月,她的热情就被冰封了。

    经过那无比恐怖的一夜,周沫对盛南平彻底的死心。

    这个男人真的太狠了,她那么哀求她,他依然执意要送她去内堂,而周沫至今也不知道她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不知道她哪里招惹到盛南平了。

    那个晚上对周沫来讲是刻骨铭心,是她这辈子过的最恐惧煎熬的一个晚上,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而那个晚上对周沫的打击也是沉重的,她不再充满自信,甚至开始自卑的怀疑自己,怀疑她一定是非常惹人讨厌的,以至盛南平对她憎恶透顶。

    周沫再看见盛南平就想躲起来,自卑的不想被盛南平嫌弃,被盛南平蔑视。

    晚上的时候,盛南平下班回来,周沫一直躺在床上装睡,直到盛南平躺倒她的身边,清冽的男性气息将她笼罩。

    周沫的身体马上绷了起来,她祈祷着盛南平不要碰她,不要接近她......

    但盛南平略带剥茧的大手已经伸过来,一寸一寸的向下,当来到某个地方时,索求的意味明显起来。

    以往乖顺的周沫有些抗拒,有过内堂罚跪的事情发生,周沫对盛南平充满了怨念。

    但盛南平的强势霸道谁能拒绝得了,更何况还有小宝的病。

    周沫只能咬着牙一动不动,任由盛南平摆布着。

    以往同盛南平做的事情,周沫多少是感觉到快乐的,因为她满心满意的爱着盛南平,即便盛南平动作粗鲁,凶悍,她依然会有种痛并快乐的感情。

    但今晚不一样了,心灰意冷的周沫只是机械的配合着盛南平,干涩的身体在蛮横的进出下火辣辣的痛,但她不肯喊痛,也不肯哀求,只是咬牙忍着,挨着。

    盛南平今天的感觉也不算好,虽然往日周沫也是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但她会随着他的动作急促的喘,低低的吟,柔软的手臂时而攀着他的脖子,时而攥着他的腰。

    往日里,周沫身体娇弱的任盛南平翻来覆去,腰肢软得可以折叠成无比妖娆的姿势,没有底线的任盛南平支配着,小脸上带着痛苦又羞涩的表情,让盛南平有种主宰的快感。

    而现在的周沫不声不响,一动不动,让盛南平找不到那种心神俱颤的感觉了。

    盛南平故意加大力度,将周沫弄痛了,周沫只是轻哼一声,然后就紧紧的咬着嘴唇。

    很痛,但周沫就是不想再叫出来了,既然盛南平没有爱惜她的心,她喊痛也是没有用的。

    反反复复达不到制高点的盛南平,终于恼了,大手用力的捏住周沫的脸,气咻咻的说:“你要再像个死鱼一样没有反应,我就一直做下去,直到你有反应为止!”

    周沫不敢看盛南平眼底的火焰,她觉得无比屈辱,但她知道盛南平的能耐,只要他想做,再来几次都不成问题。

    她真是太疲惫了,太疼了,没有能力同盛南平对抗了。

    周沫慢慢的伸出手,搂上盛南平的脖子,贴身上来,主动亲吻着盛南平的脸颊,一点点移动,找到他的唇,细细的吻着,悲哀痛苦的眼泪从眼角流出,慢慢的渗入黑发里。

    如若是平日,盛南平才不会稀罕这样的曲意温存呢,他这些年的生活极其自律,而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又有无数,他怎么会在意卑劣无耻的周广东的女儿呢!

    但他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就像着了魔一样,一定要在周沫身上找到那种至高无上的快乐。

    周沫的嘴唇不断向下,软软的,凌迟着盛南平的的神经,盛南平舒服的闭上眼睛。

    这个女人真是令人憎恶的小妖精,她想要他生就生,她想要他死就死,他的天堂和地狱,都在她一念之间呢。

    盛南平再次找到了感觉,一下就到达了豁然开朗的奇妙天地,一寸一寸地碾压,充实到不能充实.....

    虽然来路曲折,但去程却令人沉醉,盛南平在其中沉醉又沉醉,真不枉他这一番起伏奔波。

    盛南平这两天晚上都没有睡好,心满意足后躺在周沫身边睡着了。

    周沫白天睡多了,虽然被盛南平折腾的非常疲惫,但她依然睡不着。

    她觉得很痛,很委屈,很憋屈。

    盛南平都以那样残忍暴力的手段对付她了,她应该大嘴巴抽盛南平,她应该大口骂盛南平,但是,她却如此卑微的存在着,还要不顾自己的感受迎合着他!

    周沫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无声地落在了枕巾里......

    她哭泣着祈祷自己能快点受孕,那样她就再不用过这样羞辱煎熬的生活。

    第二天早晨,周沫醒来的时候,旁边的床铺上已经是空的。

    周沫身上传来阵阵的酸痛,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

    自从她上次生病受伤就没有去上学,她今天必须得去上学了。

    爱情指望不上了,她要做个靠自己的女汉子。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