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章 求求你,放过我
    “来人!”盛南平声音威严的叫着。

    “先生。”很快的,有两个高大的保镖形如鬼魅般出现在卧室的门口,低眉敛目。

    周沫很是诧异,这两个人来的这么快,他们之前呆在什么地方啊?一直守在他们的卧室附近吗?那她和盛南平每日的翻云覆雨,岂不是都被他们听去了......

    她还在这里想着不靠谱的东西,那边盛南平已经冷冷的发了话,“带着夫人去内堂,让她跪在那里好好冷静一个晚上!”

    “我不去啊!”周沫一想到内堂里摆放的死人排位,后脊梁骨都冒寒气,她疯狂的摇着头,“我宁可死也不去内堂跪着!”

    盛南平阴沉着脸不说话,两个保镖只听命于盛南平的,走进来,一边一个的抓起周沫的肩膀,将周沫拎了出去。

    周沫此时什么骨气都没有了,连声大叫着:“盛南平,我错了,我再也不跟你犟嘴了,你原谅我吧,我求求你,我不要去内堂......”

    “盛南平,我求求你了,饶了我吧!”

    “我害怕,我不敢去内堂,你让我在这里跪着吧,你怎么惩罚我都行!”

    “盛南平,我错了,对不起,我以后都听你的!”

    ......

    周沫哭着,无比可怜的苦苦哀求着,楼上的盛南平无声无息,保镖的脚步丝毫不敢停滞。

    周沫哭号着,被两个保镖强行扔进内堂,砰的一声,反手将门关上了。

    偌大的内堂空荡荡,静悄悄的,亮着几盏晕黄的壁灯,盛家祖先的灵牌阴森的矗立在内堂里面的高桌上,周围摆放着无数贡品,看着就渗人可怖。

    一阵寒意遍布周沫全身,她瑟瑟发抖的紧紧靠在大门上面,实木的大门冰冷刺骨,从门缝里嗖嗖的钻进凉冷的夜风。

    只穿着睡衣的周沫被冻的浑身发抖,但她依然不敢往里面挪动一点。

    内宅里供着祖先的灵位,为了屋内通风,这里的门窗闭合并不严密,夜风穿堂而过,吹得一处屋门“吱呀”一声。

    “啊!”周沫吓得惨叫一声,瞪着大眼睛死死的看着声音发出的地方。

    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个灵牌都好像长了眼睛,会挪动了,变成了无数的魑魅魍魉,慢慢的像周沫移来......

    “不要过来,救命啊,救命啊,放我出去!”周沫一边哭叫着,一边用力的拍着大门。

    她见没人给她开门,就用肩膀撞,用头顶,疯了一样想要离开这件阴森恐怖的屋子。

    只是实木门坚厚无比,一旦从外面关上,哪里是周沫能够撞得开的。

    偏偏这个晚上盛东跃没有回家,姜安迪和盛乐也没有住在这里。

    大宅内的盛家老太太耳朵有些聋了,听不见周沫的喊叫声,华玉清和盛美隐约听见了周沫的惨叫呼喊,幸灾乐祸的给曲清雨打电话通风报信,她们期待着盛南平将周沫折磨死才好,哪里会去救周沫!

    第二天晨熹微露,树上的小鸟像往日一样声声啼鸣,盛家的佣人们都已早早的起床,开始在别墅里,花园里忙忙碌碌。

    盛南平的保镖大康打开了内堂的门,要放周沫出来,一低头,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

    周沫闭着眼睛瘫倒在内堂门口,头发凌乱,小脸惨白,满脸是泪痕,额头被磕的肿了起来,带着红紫的血印子,一双嫩白的手也是又红又肿,看着触目惊心。

    大康昨晚就守在内堂门口,知道周沫是怎样大力折腾的撞门,企图破门而出,但没想到周沫把她自己折磨成这样。

    “夫人!”大康没敢随便碰周沫,轻声唤着。

    躺在地上的周沫毫无反应。

    “夫人!”

    大康连喊几声,见周沫依然无声无息的,他皱了皱眉,凑到周沫的身边,想去扶周沫一把。

    他的手一触到周沫的身上,不觉大惊,隔着周沫的睡衣,他都感觉到周沫滚烫的体温。

    大康连忙将周沫抱起来,大步的跑回盛南平的别墅。

    盛南平刚刚晨跑回来,晨光中他的脸色略微憔悴,眼下发黑,明显昨晚没有休息好。

    看见大康抱着周沫疾步跑回来,盛南平眉头微微一动,“怎么了?”

    “夫人发烧了!”

    盛南平看着周沫惨白的脸,奄奄一息的样子,他的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了。

    家庭医生马上过来了,诊断周沫为急性扁桃体炎,高烧三十九度五,最好是打吊针退烧。

    医生记得周沫上次生病是拒绝使用抗生素,他这次先征求盛南平的意见,“盛总,夫人要不要打针?”

    盛南平眉宇间顿时萦绕起一层阴郁,如果给周沫打针,会影响他们生儿育女,影响救治小宝;如果不给周沫打针,这样持续的高烧,只怕周沫吃不消.....

    他正纠结思索着,躺在床上的周沫虚弱的睁开眼睛,星子般的双眼黯淡无光,

    嘶哑着声音喃喃着:“......我不打针,物理降温就可以,我绝不能打针......”

    盛南平想起前些日子,周沫受伤时也隐忍着叫不打针,他的心脏莫名的一缩。

    他语气沉沉的对医生说:“先不打针,叫几个专业的特护来,为她物理降温。”

    “是。”医生答应着,马上行动。

    几个年轻的特护很快到了,在看见盛南平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时,不由都惊慕的瞪大眼睛,心跳加快,但再看见盛南平犀利的眼睛时,都低头麻溜的去干活了。

    医生带着护士为周沫做着物理降温,但物理降温缓慢,周沫依然发着高烧。

    高烧令周沫神志不清,时而呓语,“不要啊,不要过来......”

    “有鬼啊,放我出去,我害怕......”

    “放我出去吧,求求你,放我出去吧......”

    稀里糊涂的周沫蜷缩在床上瑟瑟发抖,满面惊恐,眼角不断流出眼泪来,好像陷入无比可怕的噩梦中。

    盛南平站在床边,眉头紧紧的皱着。

    他真的没想到,在内堂呆一个晚上会把周沫吓成这个样子。

    盛南平是个神鬼不忌的人,以前出任务的时候,他可以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的乱葬岗子里呆一夜,看着忽忽悠悠的萤火吸烟。

    他没想到周沫的胆子会这样小,只是几个祖先的牌位就把她吓得癔症了,他就不明白了,那些个木牌子有什么好怕的啊!

    盛南平看着周沫这个样子只觉得心中郁闷,他想要抽支烟。

    他来到楼下客厅的开放区,刚要把烟点燃,别墅的大门发出声音,盛东跃小心翼翼地探着脑袋钻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姜安迪,小宝。

    盛南平见这三个人鬼鬼祟祟的样子,没有说话,冷眼旁观。

    他们三个人没有看见角落里的盛南平,贼头贼脑的低声商量着什么,然后小宝迈步要往楼上走。

    盛南平怕周沫的病菌传染了小宝,出声阻止,“小宝,你别上楼!”

    大厅内站着的三个人明显一惊,转过头诧异的看着慢慢走过来的盛南平。

    “哥,你怎么没去上班啊?”盛东跃像看见外星人一样看着盛南平,他哥可是出名的工作狂人,时间都是精确到分钟来安排日程的。

    盛南平没有搭理盛东跃的问话,锋锐的眼睛打量着面前的三个人,“你们来干什么?”

    姜安迪很畏惧严苛的盛南平,将对付盛南平的事情扔给他没皮没脸的二舅了,反正盛东跃被盛南平锤炼习惯了。

    盛东跃挠着脑袋,“我们来溜达玩......”

    “说实话!”盛南平峻脸一沉。

    盛东跃挫败的呶呶嘴:“我们来找周沫钓鱼,昨天我们约好的大家一起去。”

    盛南平清冷的眸子突然迸出亮光,目光灼灼地盯着盛东跃,“你昨天说你们两个要去郊游!”

    盛东跃眨巴着眼睛,“钓鱼和郊游差不多一个意思啊!”

    你的语文课是体育老师教的啊,钓鱼和郊游一个意思!

    盛南平突然就觉得怒不可遏,抬腿就踹了盛东跃一脚。

    “嗷!”盛东跃一声痛叫,揉着差点被踢成四瓣的屁股,无辜的看着他亲哥,“怎么了?你踢我干嘛啊!”完全搞不懂他哥在发什么疯。

    盛南平真想再踢他这个不着调的弟弟两脚,“今天不是周末,你不到公司上班,钓什么鱼!”

    你不也没上班吗!

    盛东跃委屈的翻了个白眼,但没敢把声音发出来。

    盛南平心里郁闷,看谁都不顺眼,一指姜安迪,“马上去把你的黄毛染回来,到公司报道,就做我的助理。”

    姜安迪一脸懵逼的看着盛南平,大舅啊,我可是什么都没说啊,至于对我这么凶残吗,让我做你的助理,还不如让我去死!!!

    尽管是一肚子的不情愿,姜安迪依然乖乖的点头,面对霸王龙一样独裁**的盛南平,姜安迪也不敢嘚瑟。

    三个人中唯一没有挨训的人就是小宝了,盛南平走到小宝身边,揉揉他的小脑袋,放软声音,“这两天先不要来找姐姐玩了,叫佣人陪着到花园走走,晒晒太阳。”

    “恩。”小宝乖乖的点头。

    盛东跃一脸不忿的看着小宝,到底是盛南平亲生的儿子,他这个亲弟弟就从未享受过这样温声细语的待遇。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