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9章 红玫瑰,白玫瑰
    周沫前些日子被盛家和盛南平虐的够呛,真的受够他们的嫌弃了,想着等救了小宝就离开这里。

    今晚盛南平带着她一起出席宴会,喜悦从心底爬了上来,一下子就击溃了前些日子的羞辱,周沫没节操的心再次蠢蠢欲动了。

    她喜欢同盛南平站在一起的感觉,她觉得这是盛南平对她的一种认可,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站在自己最爱的男人身边,接受别人羡慕和敬仰的目光。

    而此刻,周沫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曲清雨巧笑嫣然的邀请盛南平做个小小的互动,盛南平很给面子的答应了。

    盛南平抽取了本场晚会的几名幸运嘉宾,并且宣布由盛东跃上台为嘉宾们颁奖。

    在下面抓耳挠腮等了半天的盛东跃,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欢天喜地的上了台,非常活泛的同嘉宾们互动着,颁发奖品。

    曲清雨把舞台交给了盛东跃,她和盛南平一起走下了台。

    盛南平到哪里都是焦点人物,走下台后就被两个政要围住了,同盛南平在僻静的地方谈着事情。

    周沫在这个时候要懂事,不能去打扰盛南平,自己在一旁站着。

    上流社会的圈子是个非常难以融合进去的地方,这些人都自恃清高,圆滑精明,见风使舵。

    他们由刚才台上一幕,看出盛南平对曲清雨的特别情意,而曲清雨平日很会做人,将这些闺秀名媛维护的很好。

    大家心里清楚曲清雨和周沫的敌对关系,谁也不愿意因为周沫得罪曲清雨,都不同周沫说话。

    安兰馨和两个女人一起迎上曲清雨,几个女人凑在一起亲昵的交谈着,耀武扬威的看着孤零零站在一旁的周沫。

    曲清雨则熟络自然的同周围的人攀谈着,很有女主人风范的,她还时不时得意的看着周沫,好似在说,怎么样,盛南平还是我的,这里还是我的底盘!

    死女人,嘚瑟个屁啊!

    周沫压制着心中的烦躁和愤怒,神色自若的走到一旁去拿东西喝。

    正在这时,有个女人由宴会厅门口走了进来,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这个女人绝对是个真正美人。

    她穿着火红抹的胸礼服,露出线条柔美,白皙如玉的香肩,一头波浪长发随意的散在肩头,闲庭碎步,似笑非笑地走了过来。

    明眸如水,红唇似火,这个女人美的明艳张扬,眼角眉梢尽是娇媚的光华流转,举手投足间带着风情万种,好似传说中慑人心魄的海妖。

    她一出现,立即压过宴会厅里所有明星名媛的风头,这里大部分男人的目光都被这个女人吸引去了,都用神魂颠倒的眼神看着她。

    看见这么多男人痴痴的看着那个女人,安兰馨嫉恨的冷哼一声,“这么高大上的场面,怎么放这只骚狐狸进来了!走到哪里都勾引男人!”

    曲清雨的脸上也很不好看,冷哼一声,“周广东的基因真的有问题,生出的两个女儿都不是好东西!”

    安兰馨这才想起来,眼起这个周程程同盛南平的妻子周沫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不由的更气了,“周家的两个女人都是心术不正的人,她们同那些出来卖的女人差不多!”

    曲清雨看看妖艳似火的周程程,再看看静美如花的周沫,这周家的两个女人可比出来卖是女人档次高太多。

    她们一个如同红玫瑰,一个如同白玫瑰,就这样俏生生的绽放在京都的上流圈子里,把她这处于中间地点的粉玫瑰给碾压零碎了。

    周沫自然也看见了周程程。

    周程程这件红色的裙子设计特别,前面的中间处是全透明的的薄纱,若隐若现的露着里面的白皙双峰,看着性感又不低俗。

    她的裙子是开叉的,虽然不是太高,巧妙的露出雪白均匀的长腿,引得许多男人意乱情迷的围着她转。

    周程程对着身边一个富商笑着,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如樱桃般妖艳的唇先抿着,直到最后含不住了,才扑哧一下笑了。

    她的笑不是无知少女的傻笑,而是韵味悠长的笑,任何人看着她这个笑容,都会飘飘忽忽的,如同被勾去了魂魄。

    那个富商好像已经情不自禁了,将咸猪手伸向周程程白皙纤长的手臂,周程程好似不经意般抬手撩撩长发,躲开了富商的魔爪......

    周沫看着跟狐狸猸子一样卖弄风情的周程程,觉得很心烦,见盛南平还被人围着说话,她走向了卫生间。

    顶级酒店的卫生间都如豪华包房一般,插着盛开的鲜花,铺着红色的地毯。

    周沫站在镜子前心不在焉的补妆,没过多久,看见镜子中出现穿着红色性感礼服的妖媚女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皱皱眉头,将手里的口红放进包里,转身就走。

    周程程一挑眉,笑着问,“沫沫,在盛家过的好吗?”

    “你们那么陷害我,你觉得我能过的好吗!”周沫气哼哼的说,当初盛家要她去救小宝,是周广东,寇静和周程程商量后,向盛南平要了一个亿的。

    周程程也不在意周沫的恶劣态度,依然云淡风轻的笑着:“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们是周家的女儿,你算是幸运的了,可以嫁给盛南平这样的大财主,不费什么力气的弄到一个亿,我还得四处卖笑想办法弄钱!”

    周沫倏然抬头,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嘲的周程程。

    她自幼生长在南方,同周程程的接触并不多,原来她以为周程程就是放荡,轻佻,虚荣的女人,但却从周程程的话语里听出丝无奈和苦涩。

    平心而论,周程程对周沫这个小三生的女儿算是友善的,周程程并没有像许多狗血剧里正室的女儿,视小三生的女儿为眼中钉,打着正义的旗号来声讨周沫,打压周沫。

    周沫对周程程的态度稍稍缓和了些,低声的问:“盛安平给的三千万还是不够度过难关吗?爸爸说还需要五千万!”

    周程程皱了皱眉头,“爸爸给你打电话了!”

    “恩。”周沫点点头。

    周程程抬手为周沫理顺稍稍凌乱的发丝,“家里的事情你不要管了,遇到一个盛南平不容易,你要好好把握,钱的问题我来想办法解决!”

    周沫懊恼的瞪眼睛,“你怎么想办法解决啊?靠到处勾引男人,你知不知道你的名声有多烂啊!”

    周程程耸耸肩,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