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 打脸啪啪的
    曲清雨没想到盛南平会把周沫带来参加宴会,她这张脸啊,被打的啪啪的!

    她尴尬的站在原地,一张俏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安兰馨还算机灵,及时的走过来,挽去曲清雨的胳膊,假装同曲清雨说笑着,曲清雨才慢慢缓和了神色。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盛东跃,暗暗咂舌,他哥果然够狠啊,对待耍心机的女人真是太残暴了,而小沫沫也是很厉害尼,实力碾压现场所有女人。

    周沫今晚的表现,真的是可圈可点。

    她一直得体乖巧的站在盛南平的身边,有人跟她交谈时,她会非常从容的回答,没有同她说话时,就保持一个恬静的笑容。

    在旁边冷眼看着周沫的曲清雨,都有些纳闷了,这个小丫头好像是从南边的乡下回到周家的,没见过什么大场面,今晚怎么表现的这么从容优雅呢。

    周沫也看见了曲清雨,从曲清雨疑惑的目光中读懂一切。

    她心中轻哼,死女人,自以为当了几天主持人就了不起啊,敢瞧不起她!

    周沫在十四五岁时就陪着段鸿飞参加各种高大上的宴会了,泰王住的宫殿她都去过,就这样一个周年庆典,能难得了谁啊!

    曲清雨的好朋友燕妮嫁给本市一个富二代,自负身份高些,带着丈夫转到盛南平和周沫面前,过来替曲清雨打抱不平。

    燕妮趁着丈夫同盛南平寒暄时,一双眼睛盯着周沫使劲看,小声的说:“你别得意,大家都知道你是凭什么嫁进盛家的,等你生了孩子后,马上就得滚蛋!”

    周沫最讨厌别人同她提这件事情,她马上反唇相讥,“你也别得意,大家也都知道你是怎么嫁给有钱男人的,等你的脸恢复本来面目,也得马上滚蛋!”

    燕妮的腮帮子都要磨没了,锥子下巴可以当锥子用,鼻子异军突起的高,一看就是整容了。

    听周沫这样说,燕妮如同被踩到尾巴,马上变了脸色,厉声的问:“你......你什么意思?”

    她突然拔高的声音惊动了她们旁边的两个男人,都扭头看向自己的女伴。

    周沫优雅的一笑,“我什么意思你回家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燕妮气的杏眼圆睁,“你......”

    她的丈夫立即呵斥她,“闭嘴,没有教养的东西,竟然敢惹盛夫人生气,还不给盛夫人道歉!”

    男人被吓坏了,他这个新婚妻子太不懂事了,竟然敢在盛南平面前发脾气,她是想害死他啊!

    燕妮平日被丈夫宠惯了,此时见丈夫为了周沫呵斥她,她又恼又羞,但见丈夫横眉立目真好像生气了,她不敢再同周沫吵了,但也没有向周沫道歉。

    她自持同曲清雨关系好,而曲清雨又是盛南平的最爱,她想盛南平怎么样都会卖她些面子的。

    燕妮眼神幽幽的看向盛南平。

    盛南平面容冷淡,如同不认识她一样。

    男人见燕妮不肯向周沫道歉,在这样的场合他也不好动粗,只能连连点头哈腰的向盛南平和周沫道歉:“盛总,盛夫人,对不起啊,这女人性子粗野,给你们添堵了,我回去后会好好教训她!”

    盛南平沉默着,很淡定地看着男人对他一再鞠躬认错。

    曲清雨一直在不远处看着盛南平和周沫呢,见到这一幕,就知道燕妮是为了替她出头去招惹周沫的,如果盛南平真对燕妮的丈夫不依不饶,燕妮定然会被夫家扫地出门的。

    她连忙走到盛南平的身边,仿若毫无芥蒂的笑着:“南平,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是不是要上去讲话啊?”

    盛南平洞悉世事,自然明白曲清雨的想法,这个人情他还是要卖给曲清雨的,不再理睬燕妮夫妻,转头去同曲清雨说话。

    燕妮丈夫终于脱离了盛南平的高压眼光,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恨恨的看了燕妮一眼,转头就走。

    看着丈夫彻底恼了,燕妮知道怕了,灰溜溜的跟着丈夫走了。

    盛南平同曲清雨说着话,瞄了眼周沫,见小丫头一双清亮的眸子隐隐含笑,花瓣般的小嘴微微嘟着,很是开心的样子。

    他突然想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曲清雨同盛南平说了几句话,见盛南平对她微微笑了笑,她又找回了些自信,扭着纤细的腰肢到抬手主持周年庆典了。

    音乐声响起,曲清雨仪态大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声音清脆,语速流畅的做着开场白。

    曲清雨台风端庄大气,声音充满感情,渲染力极强,周沫也不得不佩服,曲清雨真是名合格的主持人。

    随后,盛南平被请到台上讲话,喧哗的音乐声,人声就象海潮一般退去,整个宴会大厅里寂静如子夜。

    所有人都仰慕的看着台上聚光灯下的盛南平和曲清雨。

    曲清雨递给盛南平一个话筒,随后一个俏丽的转身,如小鸟依人般站在了高大挺拔的盛南平身边。

    盛南平礼拿起话筒,一惯的淡定从容,“今天,是我们盛世娱乐的三周年纪念日,非常感谢诸位的到来……”

    他深谛讲话之道,简短有力,没人喜欢又臭又长的絮叨。

    在盛南平讲话结束后,曲清雨又代表大家问了盛南平几个问题,她看着盛南平美目流盼,每次问话用词都很妥帖含蓄。

    盛南平回答的也是恰到好处,两人在台上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把彼此映衬的越发出色。

    “听说这个女人同盛总关系很好呢,好像是情人关系!”

    “那还用听说吗,看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神,含情脉脉的,听他们的对答,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定然是有一腿的!”

    “哦,那盛总今天还带妻子来的啊,想看二女争宠啊!”

    “现在的妻子算什么啊, 只是摆设,听说曲清雨都住进了盛家,他妻子也不敢说话的!”

    “矮油,这个女人也够可悲的,都被人轻视成这样了,还装成一副很幸福的样子,陪着盛总出现宴会呢!”

    “她那是活该啊,这就是爱慕虚荣嫁给有钱男人的下场!”

    ......

    周沫站在几个八卦女人后面,听着她们悄悄的议论,之前升起的那些幸福甜蜜都荡然无存了。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