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章 我接你回家
    周沫知道爸爸嘴里说的这个野女人就是曲清雨,想到曲清雨肚子里面的孩子,想到盛南平对曲清雨的种种维护,周沫心尖的苦涩越发扩大。

    周广东还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的说着:“沫沫啊,你知不知道,盛南平为了让曲清雨当上金牌主播,豪掷几千万的广告投给电视台,他还送给曲清雨豪宅,名车,你可是盛南平法律上认可的妻子,怎么就弄不到五千万呢!”

    五千万,对于盛南平来说也许只是动动笔的事情,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却是拼命干一辈子也赚不到的天文数字。

    周沫抚额苦笑,她爸爸真是忘记了盛南平对他们父女两个大海般深沉的恨意,忘记盛南平是因为什么娶的她,怎么会轻易再给他们五千万!

    寇静听周沫沉默不语,又在电话那边冷笑着开口了,“依我看啊,你女儿这个盛家正室夫人的位置也坐不了多久了,盛南平肯为那个女主播砸那么多钱,足以证明那个女主播在盛南平心里的重要地位,你女儿跟人家根本没办法比的!”

    周沫的心好像被人重重的捅了一刀,痛彻心扉。

    寇静还在冷嘲热讽,“现在盛家孩子病了需要你女儿,等孩子的病一好,你女儿马上就会被盛家扫地出门的,哼哼,到时候你可别指望着我再收留她啊,你不要跟我哭求哀告的......”

    周沫听寇静如此挤兑爸爸,又是气又是难过,勉力撑着一口气对周广东说:“爸爸,盛南平不给你钱,但我会努力凑钱给你的,我虽然不能一次给你五千万,总归会给你一部分钱的。”

    周广东视财如命,他们夫妻这样使双簧让周沫向盛南平要钱,也是想着能挤出点钱是点。

    他听周沫这样说,仿佛又看见了希望,连连的说:“我就知道沫沫最懂事了,最心疼爸爸了,好,那爸爸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周沫放下电话,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拨出去一个电话。

    那边的人很快就将电话接听起来,但语气嘲弄,“矮油,你这是抽的什么风啊,怎么还把我想起来了?”

    周沫早就预料到段鸿飞会是这个死样子,她也不在意,和气的问,“你可不可以给我介绍两个活啊?”

    “你现在还需要做活吗?你不是到京城做盛夫人了吗?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还辛辛苦苦做什么活啊!”段鸿飞怪腔怪调的说。

    周沫告诫自己,她有求于人,不能跟妖孽一般见识,她忍着气,继续语气柔和的说:“我遇见了点难事,急需要些钱,你给我介绍两个活吧!”

    “大树底下好乘凉,你都已经是盛夫人了,还能遇见什么难事啊?再说了,你有盛南平那么有钱有势的老公,你还会需要钱吗.....”

    “段鸿飞,你还想不想愉快的玩耍了!”周沫终于忍不住了,粗暴的声音与刚才的柔和温婉简直就是两个人。

    “不想了,我早就不想了!”段鸿飞的声音猛的拔高,在电话那边炸毛了,“你还把我当朋友吗,你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就跑到京城嫁给了盛南平,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吗?

    你像甩大鼻涕一样,随便就把我甩了,现在遇见难事情了,又回来找我了,你把我当什么啊,癞皮狗啊,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周沫皱眉,段鸿飞这个人真够恶心的,竟然把绝代风华的他比做大鼻涕,比做癞皮狗。

    这没素质的流氓太可怕啊!

    她听出段鸿飞情绪异常激动,自己在这个时候越哄他他会越来劲的,索性把电话一挂,不理段鸿飞了。

    周沫的电话一挂,段鸿飞那边马上打了过来,周沫想着有求于段鸿飞,无奈的把电话接听起来。

    “周沫沫,你竟然敢挂我的电话,你的胆子越来越肥了!你这个没有良心,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忘了,你小时候被狗追,是谁救了你;你吃不上饭的时候,是谁给你送吃的;你掉进了山沟里, 是谁舍生忘死的把你救上来......”

    尼玛,这个段鸿飞又开始翻小肠了!

    周沫痛苦的把手机扔到一边,让段鸿飞自己在电话那边翻扯去。

    这些年,只要她一惹到段鸿飞,段鸿飞就会翻出过去所有对周沫有恩的事情,周沫都佩服段鸿飞绝佳的记忆力,芝麻粒那么大的小事情也不会忘记的。

    周沫估算着时间,约莫段鸿飞把旧事都数落完了,把电话拿过来。

    果然,段鸿飞高亢的声音平缓了一些,“你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啊?怎么还会缺钱呢?是不是你那吸血鬼的爸爸又向你要钱了......”

    这个段鸿飞,果然是了解她啊

    “周沫沫,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没反应啊,你睡着了吧......”段鸿飞又要炸毛。

    “没睡着,听着呢!”周沫软声应答。

    段鸿飞一听周沫柔软的声音,他的声音也软了下来,“盛南平不是善类,盛家也不是好地方,你一个人在那边定然过的艰难,明天我去接你回来吧,到什么时候这里才是你的家.....”

    周沫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她勉强的笑笑,“我在这里过的挺好的,暂时不能回去,我要等小宝的病好了才能走,你那么忙,不用惦记我的。”

    段鸿飞轻哼一声,“我知道,你到什么时候也不会听我话的,你要多少钱,说吧,我打给你!”

    “我不要你的钱,你给我介绍两个活就行了。”

    段鸿飞喜怒无常,马上又翻脸了,“你要我的钱怎么了?你是不是怕要了我的钱,我就会叫你以身相许啊!”

    周沫伤口疼,心里烦躁,听段鸿飞这样反复无常的同她闹,她伤口更疼了,“好了,不用你介绍活给我了,你多保重吧!”

    “周沫,你敢挂我电话......”

    周沫没等段鸿飞把威胁的话说完,她就将电话挂断了。

    在东南亚,也许人人都忌惮毒辣,凶残,嗜血的段鸿飞,但周沫是不怕他的。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