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章 凭什么冤枉我
    华玉清绷着脸,不悦的撇了盛乐一眼。

    盛乐快步走到华玉清的身边,低声说着:“妈,我们还指望她快点怀孕来救小宝,如果把她打伤了,她不能跟南平同房,又怎么能有孩子呢?”

    “那我们就要姑息养奸吗!”华玉清气恼的拔高声音,“她推到清雨,想谋害我们盛家的嫡孙呢!”

    “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惩罚她啊!”盛乐低声商量着华玉清。

    盛乐和周沫都是华玉清极其讨厌的人,此时盛乐为周沫求情,无异于火上浇油。

    华玉清平日不能光明正大的骂盛乐,今天终于抓住了由头,冷哼一声,“这个小三生出来的女儿粗野无礼,如果用别的方式惩罚她,只怕她不长记性!”

    盛乐也是私生女,她的身份也等同于小三的女儿,华玉清这句话一语双关,盛乐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握紧,羞恼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华玉清看着盛乐的样子觉得很爽,吆喝着那个粗壮的佣人,“唐姐,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的抽这个下贱女人,让她好好长些记性!”

    周沫看着那高高举起的藤条,惊骇的瞪大眼睛,刚刚藤条打在背上的痛让她心有余悸。

    就在藤条要落下时,门口传来一道威严沉稳的声音,“住手!”

    唐姐手一抖,藤条软软的落了下来。

    坐在主位上的华玉清也立即站起了身,快步往内堂门口走起,“妈,您过来了!”

    周沫连忙回头,见一个耳鬓银白面色严谨的老太太在几个人簇拥下站在门口,老太太衣着得体,富态的面相上有着两道代表着岁月沧桑的法令纹,微微眯着的眼睛深邃晦暗。

    不作他想,这个老太太定然是盛南平的奶奶。

    周沫一看到老太太,更加紧张起来,三年前,因为她和她爸爸,盛家老爷子气急攻心,心梗而死。

    她担心老太太和华玉清联手惩治她。

    老太太迈步走进内堂,看着周沫后背上鲜红的血印子,还有血肉模糊的膝盖,皱起眉头,“玉清,我们盛家是旧社会的恶霸地主吗?”

    华玉清脸色难看的低下头,轻声解释着,“这个女人想害我们盛家的嫡孙......”

    老太太嘴角微抿,法令纹又加深了几分,看着更加严苛,“盛家的嫡孙现在只有小宝一个,你又从哪里弄出个盛家嫡孙!”

    华玉清低垂着头,咬了咬嘴唇,不敢再说话了。

    老太太不想让华玉清在佣人面前太丢脸,不再理睬华玉清,转头对盛乐说:“乐丫头,你带这孩子回房,叫医生过去给她处置一下伤口。”

    “是。”盛乐答应一声,过来搀扶周沫。

    周沫万分感激老太太出手相助,路过老太太身边时,很真诚的说了一句,“谢谢奶奶!”

    老太太没有说话,目光沉沉的落在周沫身上,似乎不是很愉快的心情。

    盛乐扶着周沫走出内堂,轻声提点着周沫,“你身上有伤,慢点走。”

    周沫鼻子发酸,哽咽的说:“谢谢大姐。”

    盛乐轻叹一口气,还没等她说话,姜安迪从一旁跳了出来,嬉笑的说:“你不应该谢我妈,你应该谢谢我!”

    周沫不解的看了眼姜安迪。

    “我发现外婆把你带进内堂了,就急忙找我妈去救你,我又怕妈妈拦不住霸道的外婆,又到太姥姥的佛堂,把闭门诵经的太姥姥请出来了。”姜安迪挑眉看着周沫,“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机智啊!”

    周沫此时已经被疼的冷汗直冒,嘶呵着的对姜安迪说:“谢谢你,以后我再报答你啊......”

    姜安迪看着周沫疼得小脸皱巴起来,凑到周沫面前,“来吧,我背你回去吧!”

    “不行!”周沫没有说话,盛乐断然阻止了姜安迪,面色严肃的说:“你别在这里上蹿下跳的了,马上回房去。”

    “为什么啊?”姜安迪明显不怕盛乐,摸摸头顶的黄毛不肯走。

    “因为她是你舅妈。”盛乐毕竟年纪大些,懂得避嫌。

    “舅妈怎么了?一人有事三人帮,世界需要热心肠!”姜安迪不忿的嚷嚷。

    盛乐懒得同姜安迪胡搅,淡淡的说:“你舅舅马上要回来了!”

    这句话好用,姜安迪仿佛听见了催命魔音,不再磨叽,没有半刻迟疑的跑掉了。

    盛乐把周沫搀扶回她的别墅,家庭医生已经等在这里,看着周沫身上的伤稍稍皱了下眉头,然后快速为她处置。

    医生拿出碘酒,倒在棉球上,给周沫血肉模糊的膝盖消毒,碘酒淋到伤口上,钻心的痛让周沫大汗淋漓,连声惨呼。

    痛不欲生的消毒过程终于完成了,当医生给周沫缠好绷带时,盛南平走了进来。

    盛南平只是扫了一眼周沫,就转头看向了盛乐,“辛苦了,大姐。”

    盛乐好像也很不习惯同盛南平相处,说了两句客气的话就走了。

    盛南平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周沫,因为周沫是平躺着,他并没有发现周沫后背上那道伤。

    他好看的剑眉微微皱着,语气清冽如冰,“我跟你说过了,不要把你爸爸那套卑鄙的手段用到盛家来!”

    “我什么时候把我爸爸的手段用到盛家了?明明是曲清雨故意跌倒的,她想陷害我啊,你们一个两个都是瞎子吗?凭什么这样冤枉我!”

    周沫已经被华玉清折磨的精疲力竭了,现在盛南平又来诬陷她,她再好的耐性也用完了,她鼓起勇气,将压在心底的委屈叫出来。

    盛南平眼中寒光一闪,修长的手指倏地捏住周沫纤细的脖颈,“你在跟谁说话呢?你在骂谁是瞎子呢?”

    周沫很怕盛南平这样靠近时带来的压迫感,她清楚的看见盛南平黑眸中闪烁的凌厉怒意,但她今天真是被盛家人欺负狠了,豁出一切般叫着,“你是瞎子,你们家里人都是瞎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盛南平一下子就将她的脖子掐住,目光凶恶。

    周沫被掐的脸色涨红,双目直翻白眼,她举手用力的掰着盛南平的手腕,“你放……手......”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