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睡出矫情来了
    周沫真不愿意开口向盛南平要钱,好像她是出来卖的,她皱眉问周广东,“那三千万呢,半个月就没有了?”

    “不是没有了,是被爸爸投资了,现在急需追加五千万,不然那三千万就打了水漂了,沫沫啊,爸爸现在真是急着用钱,你对盛南平吹吹枕边风......”

    枕边风!

    盛南平只当她做生孩子工具,每天做完就走,她哪里有机会在他枕边吹风啊!

    “沫沫,你一定要跟姑爷说说,我这边急等用钱,最好明天早晨就把钱打到我账户上!”

    周沫苦涩的笑笑,五千万不是小数目,她张嘴要盛南平就会给啊,就算她嫁了一部自动取款机,每天取款也是有限定的啊!

    显然,周广东不是这样想的,还在电话那边喋喋不休的说着他的困境,催促周沫去向盛南平要钱,完全不顾及周沫的为难和苦楚。

    “好了,爸,我会去跟他说的。”周沫架不住周广东的碎碎念,只能答应下来。

    周沫放下电话,发现小宝已经醒了,非常安静的躺在她身边,没有打扰她讲电话。

    “盛名,下午好!”周沫打起精神,对小宝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小宝受周沫情绪的影响,也微微的笑了一下,“姐姐,下午好。”

    周沫带着小宝起床,先洗了个脸,吃了点水果。

    小宝要去看视听室看动画片,路过书房时,周沫发现盛南平竟然在家。

    她想起了爸爸那个电话,把小宝送到视听室后,转回到书房来找盛南平。

    周沫在书房门口站了好半天,才抬手敲了敲门。

    “进。”盛南平的声音简短有力。

    周沫推开门,慢慢的走了进去。

    一室的静谧,周沫不知所措地站在离盛南平书桌两米多远的地方,小心脏砰砰急跳。

    盛南平坐在书桌后,靠着椅背,深不可测的黑眸漫不经心地看着周沫,薄唇微启,“找我有事?”

    明明盛南平什么都没有做,周沫却觉得自己被一股强大阴冷的气息笼罩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

    周沫有些后悔了,想要掉头就跑,但想想爸爸的难处,她咬咬牙,盯着强烈的惧意鼓起勇气说:“你可不可以再帮帮我爸爸?”

    盛南平眼睛眯了眯,饶有兴致地问:“你还想让我怎么帮你爸爸?”

    周沫已经不敢再同盛南平凌厉的黑眸对视,窘迫的小脸低了下去。

    她平日倒不是胆小的女人,可是今天她的要求是不正当的,她自己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周沫为难的咬了咬唇瓣,硬着头皮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我爸爸需要五千万......”

    “五千万?”盛南平鹰隼般的目光直射过来,“你们父女两还真是够贪得无厌啊!先是一个亿,现在又是五千万!你也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把你自己当成什么?天仙吗?”

    周沫如同被人狠狠打了一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窘迫的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时间好似暂停,室内气压突降。

    “周沫,我警告过你,不要把你爸爸那套下作的把戏带进盛家!”盛南平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周广东,一提起这个人,他就忍不住怒火上涌。

    周沫感觉到盛南平身上散发出的危险煞气,恐惧的向后慢慢退着,想逃离这里。

    蓦地,盛南平从办公椅上站起了身,撩开长腿几步走到周沫面前,伸手捏住周沫的下颌,将周沫按制在冰冷的墙壁上。

    周沫只穿着单薄的t恤衫,本就觉得很冷了,后背贴在冰冷的墙上,寒气蹭地从脊椎骨窜遍了全身。

    盛南平凌厉的目光仿佛淬了火焰,在周沫的脸上熊熊燃烧,“我是不是把你睡出矫情来了,如果不是为了小宝,就算你倒给我一个亿,你也休想做我的妻子!”

    两个人的身体离的极近,盛南平身上散发的强悍凶狠气息,压得周沫喘不过气来,她的下颌被盛南平捏的极疼,好像要碎了一样。

    周沫很害怕,她觉得盛南平下一刻就会掐死她,她急急的说:“盛先生,我,我错了,我再不向你要钱了……”

    盛南平看着周沫星星湖般的大眼睛湿漉漉地,眼神十分无辜,像极了某种楚楚可怜的小动物。

    他厌恶的一把推开周沫,“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出去!”

    周沫如受大赦,转头跌跌撞撞的跑出盛南平的书房。

    她一直跑回自己的卧室,心还在砰砰乱跳着,刚刚那一瞬间,她真觉得盛南平会杀了她。

    周沫瑟缩在沙发里,不知道是因为屈辱,还是害怕,身体在不断的发抖。

    她坐在沙发里哭了一会儿,忽然想到视听室里的小宝,连忙胡乱的抹抹眼泪,往视听室跑去。

    还好,小宝习惯了安静独处,此时依然乖乖的坐在沙发里看着动画片。

    看见周沫回来了,小宝转头对她一笑,“姐姐!”

    周沫鼻子一酸,强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孩子,她真的没有办法在这里呆下去了。

    “姐姐,你哭了?”小宝很敏感,疑惑又担心的看着周沫。

    “没事,我刚刚剥洋葱了,眼睛被辣到了。”

    “洋葱是什么东西?”小宝皱着小眉头困惑的问,想知道是谁害的姐姐哭了。

    “是个没有心的东西。”周沫抱起小宝,心中无比苦涩。

    晚上的时候,周沫送小宝回了大宅,在她往回走的时候,看见穿着宽松裙子平底凉鞋的曲清雨和盛美在花园里散步。

    这个女人真是够矫情的,明明只怀孕一个多月,弄的好像快要生了似得。

    曲清雨看见了周沫,故意停下脚步,温婉的对周沫笑着,“周小姐啊,我这身体不方便,让你照顾了小宝一天,多受累了!”

    周沫冷冷的看着她,“这是我和小宝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曲清雨往周沫身边走了两步,用只有周沫能听见的声音说:“你这个盛夫人是做不了几天的,将来我一定要做小宝的后妈,如果你现在对我态度好些,我自然会对小宝好些,不然,哼哼.....”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