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 母子连心
    盛安平对儿子今天的表现很满意,或许真是母子连心,小宝跟周沫在一起后,竟然改变这样大。

    餐厅那边传来火锅咕噜咕噜的声音,空气里开始弥漫更加浓郁的香味。

    姜安迪和小宝的目光都投向了餐厅。

    周沫只好招呼盛南平,“那个......你要不要一起吃火锅啊?”

    盛南平薄唇微动:“好。”

    周沫:“……”

    她只是随口客气,盛南平答应得这么干脆是闹哪样啊?

    他堂堂一个大总裁,什么珍馐美味没吃过,跑来跟他们吃寒酸的外卖火锅!

    周沫无奈的进了厨房,又添了一副碗筷。

    姜安迪一向畏惧盛南平,见盛南平坐到餐桌旁吃火锅,他不敢再嬉皮笑脸,坐姿规矩得好像小学生。

    只有小宝是高兴的,他坐在爸爸和周沫中间,抿着小巧的唇,露出个浅浅的开心笑容。

    盛南平虽然坐在餐桌旁边,却并不吃什么,大部分时间是在看着小宝吃东西,时不时的为小宝夹菜。

    周沫同盛南平生活了半个月,除了昨天晚宴,这是她第二次同盛南平在一起吃饭,这个男人气场向来强大,她同他坐在一起就会觉得紧张。

    几个人都沉默着吃着火锅,现场的气氛非常诡异。

    就在这时,门铃再次响起,压抑许久的姜安迪主动跳起来,“我去开门!”

    word天啊,可让他出去透透气吧,这种盛式高压真让人受不了。

    姜安迪将房门打开,曲清雨笑容清浅的站在门口,“安迪,你好,南平在这里吗?”

    “在啊,我们大家吃火锅happy呢!”姜安迪不喜欢曲清雨,故意说的很夸张。

    曲清雨的眉头稍稍皱了一下,迈步走进来,一进门就闻到了别墅内浓郁的火锅味道。

    她往餐厅的方向看去,见盛南平,周沫,小宝坐在一起吃着火锅,盛南平唇边噙着少见的笑意,小宝也是很开心的样子。

    好个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曲清雨嫉恨的眯了眯眼睛,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神色,娇艳的脸庞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声音婉转的对盛南平说:“我约了王医生做产检,我们该走了!”

    周沫握着筷子的手不由的一抖,心尖的痛意在慢慢扩张。

    盛南平神情自若的摸摸小宝的脸,“儿子,慢慢吃,爸爸回来后再陪你。”

    小宝不懂曲清雨这个产检意味着什么,乖巧的跟盛安平说了再见。

    姜安迪见盛南平走了,重重的松了口气,“咱们终于可以愉快的吃火锅喽!”

    周沫再没有一点儿吃东西的想法了,看着沸腾的火锅呆呆出神。

    姜安迪自然清楚周沫为什么发愣,大大咧咧的安慰周沫,“你有什么可伤心的啊,跟我舅呆在一起都会得厌食症,谁若喜欢他,就让他去祸害谁去吧!”

    “你要想吃东西就闭上嘴别说话,不想吃马上走人!”周沫心情恶劣,语气很坏。

    “我干嘛要走人啊?”姜安迪也变了脸色,“这可是我取回来的外卖,我必须将火锅吃完。”

    周沫见姜安迪耍赖,烦躁的捏了捏眉心,“好,那你自己......”她刚想说让姜安迪自己吃火锅,一转头看见小宝瞪着惶然的大眼睛看着她。

    很显然,她情绪的变化影响到了小宝。

    她真是该死,只顾着自己难受,竟然把小宝给忘了!

    “盛名,来,我们继续吃火锅!”周沫对着小宝露出大大的笑容,滚她的曲清雨,现在小宝才是最重要的人。

    小宝见周沫笑了,放下了心,在周沫的带动下又开开心心的吃火锅。

    吃完这顿难以下咽的火锅后,周沫就快速的把姜安迪打发走了。

    她原本要带着小宝睡午觉的,闻着自己和小宝身上都是火锅的味道,她先给小宝洗了澡,然后自己又洗了澡。

    洗过澡后,周沫抱着小宝窝在大床上,小宝大概是第一次被女人搂着睡,最开始的时候有些害羞,粉嫩的小脸微微发红,呆萌可爱。

    很快的,小宝适应了周沫身上特有的甜香柔软,小手快乐地揪住周沫睡衣上的钮扣,自然的靠在周沫的怀里。

    这也是周沫第一次搂着小宝睡觉,抱着香喷喷的小宝,周沫兴奋幸福极了,逗着小宝说了好半晌的话才睡觉。

    盛南平从外面回来,发现整个别墅里面静悄悄的。

    莫非周沫同姜安迪出去玩了!

    盛南平微微眯了眯眼睛,迈步走上楼,当他看见卧室床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两个人时,嘴角不由微微上翘。

    他放慢脚步走进卧室,看着躺在床上的周沫和小宝。

    周沫穿着保守的睡衣,年轻的脸上未施粉黛,大概睡的有些热了,凝脂般的肌肤带着微微的红晕。

    小宝很自然的靠在周沫的怀里,小手放在周沫的胸前。

    虽说小宝的轮廓与他相似,但睡着时候,小宝和周沫表情却是一模一样的,两个人有着同样浓密的睫毛,此时都静静的垂着,仿佛两对漂亮的小扇子。

    盛南平看着这对母子,心口仿佛被一股强烈的浪头冲撞着。

    周沫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怕惊扰了睡梦中的小宝,拿起电话迅速的就按下了接听键。

    “沫沫啊!”慈爱的男人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来,“这几天过的好吗,在盛家生活的还习惯吗?”

    周沫一听见爸爸周广东的声音,马上处于高度戒备当中,她这个爸爸是不会平白无故对她嘘寒问暖的。

    “哦,还好。”周沫淡淡的回应着。

    “沫沫啊,是这样的,爸爸的公司资金周转出了些问题,你跟姑爷说说,让他再给我们投些资,也不多,我和你寇静阿姨商量过了,五千万就可以了,我们算他入股,年终盈利了会分红给他的。”

    五千万!还不多!

    周沫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问周广东,“爸,半个月前我来盛家时,他刚给过你一个亿啊!”

    “哎,你是不知道盛南平有多精明,协议上写着一亿要分期给我,你进盛家门时给三千万,你怀孕了给三千万,你生下孩子后再给四千万。”

    周沫闭了闭眼睛,她爸爸和盛南平真是棋逢对手了,都不是省油的灯。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