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7章 作茧自缚
    盛南平好似身经百战的神将,灵敏和狠辣,长臂一身,精准的扼住最先近身一人的手腕子,手指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惨叫声响起,这个人的腕骨碎了。

    同时盛南平踢出右腿,踹中侧方偷袭人的小肚子,这一脚不知道用了多少力气,膀大腰圆的壮汉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踢了出去,摔在地,发出重重的‘砰’一声响。

    整个过程只是眨眼之间。

    几个亡命徒一见自己的人屡次吃亏,都急了,身体里涌起凶野的亢奋,如同疯狂的恶狗一样猛功盛南平。

    盛南平被他们这样纠缠的不耐烦了,深邃的眼中露出狠戾的光,身形转动,一把抓住身边一壮汉的后脖颈,随手就将对方提了起来。

    这个男人庞大的身躯在盛南平手里如同一个小玩偶,被盛南平当做武器挥动起来,呼呼生风。

    沉重的身躯横扫过其他几个悍匪,那些人反应较慢的,将手里的凶器扎向自己的兄弟的身体,反应快点的撤回了武器,却被自己兄弟的身体扫倒在地。

    这些人刀头舔血的亡命徒都被盛南平这招吓傻了,盛南平一下就将一百六七十斤的魁梧壮汉提了起来,下手奇快,动作简洁,轻松自如,足见这个男人的强悍凶猛。

    他们都看出来了,这个男人真要放了大招,分分钟可以要他们的命。

    盛南平突然一放手,魁梧男人的身体直飞向这几个人中的领头,惯性的撞击之下,那个领头人肋骨当时断了两根,惨叫一声跌坐在地上。

    这些亡命徒彻底的怕了,没想到盛南平如此敏锐,这么快就发现他们的头目是谁了,他们聚拢在一起,心惊胆战的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没有再理睬那些人,转头看向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周沫,声音低沉的问,“你家在哪里?”

    “在......在前面。”周沫完全被吓傻了,小脸惨白,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都是恐惧。

    “走。”盛南平简洁的声音里带着不容人反驳的霸气。

    惶惶然的周沫很害怕这样狠辣阴冷的盛南平,立即大步跑的奔向段鸿飞家的方向。

    她的心脏狂跳,一边跑一边想着刚刚惊心动魄的情景,想着盛南平。

    眼见到了段鸿飞的地盘,周沫远远看见段鸿飞那厮穿着骚包的白衣白裤,仰着风华绝代的脸在训人,她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周沫喘息着,忍不住回头向来路张望。

    她一回头,竟然看见盛南平正遥遥的跟着自己,距离不远不近,步履不急不缓。

    周沫心中顿时一暖。

    盛南平见周沫回头,他站住了脚步,对周沫点了点头,

    彼时,夏热正浓,蝉在聒噪,夕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流光飞舞,就在这一瞬间,周遭突然安静下来,天地无声,周沫的眼里心里,只有眼前这个英姿挺拔傲然而立的盛南平......

    周沫在床上翻了个身。

    朱德庸说:爱情是一种梦境,婚姻是一种困境。

    她为了她的梦境,作茧自缚的投入到婚姻的困境里来, 不知道她会不会足够幸运,可以破茧成蝶飞上天。

    周沫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儿多了,她必须睡觉了,盛南平答应她,除了上学期间,都可以同小宝在一起的。

    明天周末休息,她可以去找小宝玩了,她必须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去见小宝。

    周沫睡的晚了,这一觉到日上三竿才醒,想着今天可以同小宝一起玩了,她连忙起床,洗漱。

    她在楼下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到大宅那边去找小宝。

    刚刚一走进大宅的门,就听见大厅处传来欢声笑语。

    华玉清和曲清雨坐在沙发中央,同曲清雨交好的盛美坐在旁边,三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都是一副非常开心的样子。

    看见周沫走进了,华玉清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冷冷的问:“谁容许你到这边来的?”

    周沫忍着气,平静的说:“盛南平说了,我不上学的时候可以同小宝在一起,我是来接小宝的。”

    华玉清立即变了脸,蔑视的看着周沫,“你这个女人心术不正,不能接小宝走。”

    周沫坚持的重复着:“盛南平答应过我了,我可以带小宝走。”

    “你......”华玉清还要发作,旁边的盛美扯扯她的衣袖,小声的说:“妈,哥哥早晨时说过了,小宝可以跟她一起的。”

    盛南平是整个盛氏家族的掌门人,极具威严,他的话向来说一不二,没人敢违抗。

    华玉清对性子冷沉的儿子也是畏惧的,听盛美这样说,重重的哼了一声,不再对周沫冷嘲热讽了,但依然不肯把小宝叫出来交给周沫。

    盛美看着曲清雨,眼珠一转,哄着华玉清说:“妈,嫂子已经怀孕了,马上就会给你生个血脉高贵的嫡孙,你还跟这个野女人争小宝干什么啊!”

    曲清雨被盛美说的粉面含笑,抿着嘴半垂下头,娴静端庄。

    华玉清晦暗的脸色立即缓和了,拉过曲清雨的手,“我的好孩子啊, 多亏有你在妈身边,不然我都得被气死。”

    “妈,烦恼只是暂时的,等小宝的病好了,我们一家人照样可以欢欢喜喜在一起的。”曲清雨娇声慢语的安慰着华玉清。

    周沫冷眼看着这三个矫情的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小宝,不是为了盛南平,谁稀罕呆在你们盛家!

    华玉清被曲清雨说的心花怒放,终于肯让佣人把小宝抱出来了。

    周沫看着呆萌可爱的小宝,所有的郁闷烦恼一扫而光,她欢喜的跟小宝打着招呼,“小宝,我带你出去玩啊!”

    小宝绷着酷酷的小脸,不理睬周沫。

    周沫半蹲到小宝面前,温柔的哄劝,“小帅哥,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啊!”

    小宝脸冷着,依然没有反应。

    “小宝啊,我们去买新玩具啊!”

    ......

    无论周沫怎么利诱,哄劝小宝,小宝都是神色冷冷的看着周沫,不肯让周沫靠近他半步。

    华玉清和曲清雨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已经发出嘲弄的笑声了。

    “我们小宝火眼金睛,不屑与贱人为伍!”盛美恶毒的说笑着。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还想做我们小宝的妈妈!”华玉清冷哼。

    “小宝这孩子,真的很像南平啊!”曲清雨不紧不慢的说。

    ......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