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 英雄救美
    盛南平本想控制着点自己,但闻着周沫身上香甜的少女气息,看着她的曲线春光,脑子中只有一种想法了。

    周沫正气恼的挣扎着,忽然感觉到盛南平下面硬了,她惊慌失措的扭动着,推拒着身上的人,却不能撼动其分毫,反倒让他压制得更紧密。

    “不行.......你还没有答应我呢,我要见我儿子........啊......”

    完了,盛南平用行动代替了回答,被他进去了。

    周沫想着小宝,想着身怀有孕的曲清雨,屈辱又委屈的眼泪终究落了下来。

    她很不喜欢盛南平这样对待自己,此时的盛南平就像个野生动物,根本不顾她的感受,举起棒子就当土匪......

    盛南平在极致的满足之后,才听见周沫的哭泣,他低头看见周沫委屈的小脸,凄楚的眼神,还有身上的青青紫紫。

    周沫皮肤白皙新嫩,这些印子看起来特别的触目惊心。

    盛南平这才意识到自己今天失控了,他知道周沫年纪还小,一直以来,尽量把动作和力度控制在周沫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今天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吧,竟然有些失控了。

    他的眉头轻轻跳了跳,下床去洗澡。

    周沫趴在大床上,又累又疼又委屈,如果不是因为小宝的病,她一定跳下床马上就走了。

    盛南平很快就冲澡出来,他好像有事情要出去,背对着周沫开始穿衣服。

    周沫的目光忍不住落在盛南平的背影上,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宽肩窄臀,流畅结实的肌肉线条,深陷的椎骨没入低低的裤腰里,靠!真是性感的没谁了!

    她正盯着盛南平看得入神,盛南平突然转过身来,正对上周沫放亮的眼睛。

    周沫急忙垂下眼,脸红了……这下真是太丢人了……

    盛南平华贵偏冷的声音传来,“明天你放学的时候可以带小宝玩,但晚上小宝不能睡在这边,小宝不能叫你妈妈。”

    “真的啊?”周沫激动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只要可以接近小宝,她不在乎小宝是不是叫她妈妈。

    盛南平深邃的目光向她这边看过来,眼神微微一变,又迅速的看向别处。

    周沫这才意识自己没穿衣服,连忙去扯被子,她还没等将自己遮盖严实,盛南平已经打开卧室的门出去了。

    盛南平去哪里了?去曲清雨那边了吗?

    周沫刚刚升起的一点欢喜,瞬间化为乌有。

    嫉妒侵蚀着周沫的睡眠,让她疲惫不堪,却又停不下来,无法入睡。

    她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想着自己为什么甘心情愿委屈自己,舍弃自尊来到盛家.....

    周沫在十七岁的时候,还生活在处于亚热带气候的南方小镇,因为她的妈妈是小三,作为私生女的她不能进周家的门,自幼就生活在外婆家里。

    距离这个小镇不远的地方就是另外一个国家了,这里有秀丽的山水,廉价的劳动力,多汁的水果,艳丽有毒的花朵。

    从小生长在这里的周沫会讲汉语,缅语,越南语,熟悉这里的每一条道路,但她却不喜欢这个美丽又邪恶的地方,一心一意想离开。

    那一天,对周沫来说是非常特别的,她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再过一个多月她就可以离开这里,到祖国的心脏去读书了。

    她揣着通知书,兴冲冲去找死党段鸿飞,段鸿飞答应过她,考上大学要送她一份厚礼的。

    周沫那天兴奋的晕了头,为了快点见到段鸿飞,通过一条极为僻静的小路,往边境线那边的国家迅速的跑去。

    这条路段鸿飞带周沫走过无数次,她自己走还是第一次走,正在她快要接近段鸿飞的地盘时,听见一阵嘈杂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是男人,而且是几个男人!

    在这种地方遇见的男人,十个有八个是邪恶狠毒之辈。

    周沫迅速的转身,想往旁边的树林里跑,但那几个男人已经转过前面的小弯,发现了周沫。

    这几个男人各个身形高大,面容凶恶,步伐矫健,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卧槽,这里还有个小美女啊!”一个男人看见周沫,眼睛里立即变得色眯眯的。

    “哈哈哈,没想到今天还有意外收获啊!”另外一个男人也不怀好意的开始摩拳擦掌。

    “妈蛋的,劳资们渴了三个多月了,今天终于能开开荤了!”几个男人竟然想法一致,从各个方位向周沫包抄过来。

    这里偏僻幽静,很少有人从这里走过,周沫知道大事不好,拔腿就跑。

    可这个几个男人动作迅猛,几步就追上了周沫,一个高大健硕的男人一把抓住周沫的胳膊,将周沫拉近他的怀里。

    “来人啊,救命啊,救命啊......”周沫立即放声大叫。

    “小美人,你还是省点力气,等会再叫吧!”男人抬手捂住周沫的嘴巴,猥琐的笑着,并且探过臭嘴想来亲吻周沫。

    周沫正觉得万分羞辱,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身影在她眼前一晃,身边男人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同时,她也从那个男子的魔爪下脱离出来。

    那几个凶恶男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悍匪,一见有人来救周沫了,毫不迟疑的扑向来人。

    但那个男人动作异常灵活狠辣,每一击都带着雷霆万钧般的力度,每一下都直击对方的要害,速度更是快的惊人,只腾转了两次,就打倒了对方两个人。

    惊魂未定的周沫躲在一旁,偷眼看向解救自己的男人。

    目光如炬,薄唇微抿,夕阳的余晖落在他线条锐利的峻冷脸庞上,泛着金色的光,英伟如天神下界,气势逼人!

    这个人就是盛南平。

    刚刚抓着周沫的猥琐男人,勉强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痛恨的啐出一口血沫子,咬着牙根说:“哥几个,亮家伙吧,今天碰见狠茬了,他一脚就把我肋骨踹折了!”

    其余几个人也看出眼前的男人不是普通人了,他们几个人拿出战靴中锋利的匕首,配合默契,拳头和匕同时从四面向盛南平袭来。

    周沫站在旁边暗暗替盛南平捏了把汗。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