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5章 小三怀孕了
    华玉清是过来人,听着曲清雨呕吐的声音,眯起了眼睛。

    曲清雨吐了一会儿,脸色惨白的回来了,她非常歉意的对大家点点头,“对不起啊,影响大家的胃口了。”

    “你没事吧!”盛南平剑眉微皱,上下打量着曲清雨。

    “没事。”曲清雨坐下,低头闻到盘子里的鱼味,又干呕了起来,连忙跑向卫生间。

    华玉清一见曲清雨这幅模样,不由喜上眉梢,吩咐佣人马上叫私人医生来。

    盛家富可敌国,家里就有专职的医生,没过两分钟,私人医生赶来了,给曲清雨做了检查。

    初步诊断结果,曲清雨怀孕了。

    曲清雨怀孕了!!!

    周沫觉得一声闷雷炸响在耳边,胸口一阵酸痛,心沉沉的往下坠。

    大厅内一片哗然,曲清雨粉面含羞,甜笑着看着盛南平。

    盛南平薄唇微翘,看着好像有一些笑意,鹰隼般深不可测的目光看着曲清雨平坦的小腹。

    在所有人中,华玉清笑的尤其高亢,“清雨啊,我的好儿媳妇,你怀上我们盛家的孩子了,你可是我们盛家的大功臣啊!”

    曲清雨怀孕这件事情,就像一副无影掌,当着大家的面,啪啪的打周沫的脸。

    众人目光各异的看向周沫,有幸灾乐祸,有讥诮轻蔑,而曲清雨隔空看向周沫的目光,更是耀武扬威。

    姜安迪看了周沫一眼,见她木木的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浮着一层水汽,看着很是楚楚可怜,他不忍的低下了头。

    华玉清把手腕上常年戴着的清朝翠玉手镯摘下来,亲自戴到曲清雨的手腕上,“清雨啊,我们盛家暂时欠你一个仪式,但婆婆送你这个手镯可是家传之宝,只有盛家的长儿媳才可以戴的,等到那个女人......我就亲自为你和南平操持婚礼,绝对不会委屈了你......”

    曲清雨眉眼低垂,乖顺娇羞的说了句,“谢谢妈!”

    “哎,我就知道清雨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华玉清笑出了一脸的褶子。

    周沫一直站在人群的外面,看着笑颜如花的曲清雨,视网膜上好像蒙上了一层灰,很不舒服。

    多么搞笑的一幕!

    小三怀了自己老公的孩子,她却没有一点儿反抗的权利,等曲清雨生下孩子后,

    这个盛家就是曲清雨的天下了......

    想到这里,周沫心里不由一惊。

    如果曲清雨为盛南平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她生病的小宝定会被无情的淘汰掉了。

    在盛家这种藏污纳垢的豪门里,没有亲情可言,只有优胜劣汰。

    周沫想到这里,连忙转头去寻找她的孩子。

    平日里被众人簇拥珍爱的小宝,此时由佣人陪着,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所有人都去取悦新宠曲清雨了。

    周沫心中一酸,疾步的往小宝的身边走,但还没等她走到小宝身边,佣人已经机警的把小宝抱走了。

    这个晚上,曲清雨出尽了风头,大家都把她看成了盛家当家人的准夫人,都围着她,讨好他。

    到最后还是盛南平说了句话,“清雨需要休息,大家也累了,今天就散了吧!”众人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曲清雨。

    在华玉清的安排下,曲清雨在盛家大宅获得一处风景最好的房间,今晚曲清雨就住在这里。

    周沫以为盛南平会留在大宅陪曲清雨,但盛南平却回了他们住的别墅。

    她沉着脸,抿着唇随盛南平回到他们的别墅。

    盛南平如同没有看见周沫的不悦,若无其事的去洗澡。

    每天这个时候,周沫也该去洗花瓣浴,然后喷香的伺候盛爷上床,但今天她没有动。

    盛南平很快出来了,一条一条带着水珠的肌肤壮硕有力,他见周沫还穿着裙子坐在沙发上,眉头一皱,寒气逼人,“你要干什么?”

    周沫是有些畏惧盛南平的,但她今天被曲清雨怀孕的事情刺激到了,豁出去了,她仰头迎向盛南平的目光,“小宝是我的孩子,我要跟他在一起。”

    “当初咱们结婚是有条件的,我给你们钱,你为我再生一个孩子,你,跟小宝无关。”

    周沫不太理直气壮了,盛南平一直当她是个贪得无厌的人,看他神色中流露出的不以为然就知道了。

    但她一想到小宝,一想到黑心的曲清雨,想到曲清雨怀的孩子,她什么勇气都来了,腾的站起身,“我答应再生一个孩子,是为了救小宝,救我儿子,你们都不让我看小宝,我还救他有什么用!”

    盛南平漆黑的眼睛晦暗阴沉,“那你想怎样?”

    “我们的协议到此结束,你把钱给谁了,就向谁要钱去!”周沫负气往外走。

    盛南平迅猛出手,扣住她的肩膀,轻而易举的就将她甩到大床上面,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

    他凌厉的眼睛盯着周沫,“你和谁耍小孩子脾气呢?你和谁大喊大叫呢?我们已经结婚了,你说走就走?”

    盛南平有些后悔,他糊涂啊,竟然跟小自己十多岁反复无常的半大孩子签协议结婚,真是荒唐!

    周沫被盛南平抓的很疼,她又气又委屈,眼中浮起不甘的泪水。

    盛南平看着周沫的大眼睛星星湖般湿漉漉的,她却咬着粉唇,倔强地忍着泪水,勉力的挣扎。

    他冷硬的心好像被什么轻轻触到了开关,生出一股莫名的思绪,他压制着周沫的手稍稍松了些。

    “不准再闹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要见小宝,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算死,也不会再给你生孩子!”周沫含泪的眼中都是决绝。

    “你敢威胁我?”盛南平的逆鳞被触到了,眸光森寒。

    “我不想威胁谁,我回到这里就是为了见我儿子。”周沫奋力的挣扎扭动,想摆脱盛南平的束缚。

    她这一扭动不要紧,磨蹭得盛南平气血上涌,而他的视线下,可以看见周沫白嫩曼妙,曲线起伏。

    盛南平暗骂下半身不靠谱的东西,更厌恶不知不觉就被周沫撩拨的感觉。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