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滚出盛家
    周沫不想公然同婆婆发生争执,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这个屋里唯一和她关系亲密的盛南平。

    盛南峻冷的脸毫无波澜,黑眸无动于衷,明显是不想帮她的。

    周沫咬咬嘴唇,很想掉头上楼,但又不愿意错过接近孩子的机会,忍气吞声的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宝宝,过来,让阿姨抱抱!”曲清雨亲切的叫着小宝。

    小宝好像同曲清雨很熟的,听见曲清雨叫他,稍稍迟疑一下,还是走向了曲清雨。

    “真是我的好宝宝!”曲清雨探下身,把小宝抱在怀里,亲昵的吻着小宝的额头。

    “小宝跟清雨就是投缘,一天看不见清雨,就会念叨想清雨阿姨了!”华玉清笑盈盈的看着曲清雨,对曲清雨无比中意。

    “那以后我就天天来陪小宝,宝贝,你说好不好啊!”曲清雨把一个最新款的玩具手枪塞到小宝手里。

    小宝看见喜欢的玩具,很感兴趣的摆弄着,在曲清雨的再三追问下,点点头。

    “看看,小宝最喜欢清雨了,清雨乖巧懂事,我也很喜欢,哎,要不是当初……”华玉清说着话,瞟了眼周沫,“也不会搞成现在这样了,有些人啊,本就不该出现的!”

    “伯母,现在这样也很好,我们拥有小宝了,世界上最好的小宝!”曲清雨无比圆滑的接过这句话。

    “对啊,我们有小宝了,难得清雨又喜欢小宝,以后我们还是欢欢喜喜的一家人!”华玉清这话说的非常露骨了。

    周沫看着自己的儿子坐在阴险腹黑的曲清雨怀里,心剧烈的疼着,好像被利刃生生的劈开。

    曲清雨有可能就是今天害她的人,但是她的儿子却坐在曲清雨的怀里,搂着曲清雨亲昵的笑着。

    不久的将来,小宝可能会认贼做母,而曲清雨呢,定然会不择手段的迫害小宝!

    周沫越想越怕,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儿子落到曲清雨的手里。

    她看向盛南平,见盛南平姿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目光欣慰的看着曲清雨和孩子,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感受。

    周沫想了想,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华玉清立即冷冷的看着她,“你要干什么?”

    “妈,我该怎么做,你们才能让我看看孩子?”

    华玉清轻哼一声,“怎么做都不可以,你们周家人心术不正,我怕你教坏了孩子。”

    周沫水眸霍地瞪大,满腔的愤懑差点就压抑不住。

    此时,盛南平森冷的目光扫向周沫,“你别忘了我们的协议,你爸爸是拿了我一亿元的!你在我们盛家,就是个生孩子的工具,别想其他。”

    周沫仿佛一下被击中软肋,粉拳攥紧,眸底的怒意变成了无奈的悲凉。

    大宅那边过来人请华玉清和盛南平,晚宴已经准备好了。

    华玉清和盛南平带着孩子走在前面。

    曲清雨故意落后几步,她看着周沫苍白的小脸,得意的笑了,“看看你现在的惨样,还在我面前张狂什么啊?你只担了一个盛夫人的虚名,别真把自己当成了盛夫人,在盛家,你什么都不是!”

    周沫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蔑视的看着曲清雨,“如果你真觉得我什么都不是,就不会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来害我!”

    曲清雨一惊,温婉端庄的神情龟裂了,“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明白!”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曲清雨眯了眯眼睛,目光中露出恶毒,“是又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家里的背景,你要识相的,马上滚出盛家,不然,我早晚整死你。”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啊!”周沫对曲清雨轻笑一下,“你别忘了,我是小宝的妈妈,小宝就是我的护身符,如果你敢伤了我,盛南平第一个饶不了你!”

    曲清雨神色不由一窒。

    周沫轻哼一声,仰着头往外面走去。

    大宅明亮的大厅里,水磨大理石地板与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遥相呼应,墙壁上的镜反光折射出宫殿一般的流光溢彩。

    这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周沫站在大厅一角看着众人寒暄。

    她无意中一抬头,竟然在人群中看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在酒店救了她的黄毛!

    周沫脑袋“嗡”的一声,紧张,惶然,羞耻.....

    如果这个黄毛在这里说出酒店的事情就糟了。

    周沫集中精力看向黄毛,听他与周围的人说话,才知道他就是盛南平大姐家的孩子。

    word天啊!

    周沫都想土遁了。

    正在周沫不知所措的时候,黄毛三晃两晃来到她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依然保持一贯的痞气,“我都说了,咱们两个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周沫感觉到黄毛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她极力镇定下来,对黄毛笑笑,“是很有缘,你得叫我大舅妈!”

    “大舅……妈……”姜安迪成功被“舅妈”两个字雷的痛不欲生。

    “哎!”周沫脆生生的答应着,对姜安迪眨眨眼睛,“你要乖啊,我会给你发红包的。”

    姜安迪低声的问,“这算是封口费吗?”

    “聪明!”周沫的心里不由一松。

    他们两个正在这里嘀嘀咕咕的说话,那边有人招呼开饭了,大家入席。

    今天的家宴人并不全,盛家老太太闭门修佛,没有下楼,盛南平的爸爸盛华庭在国外旅游未归,盛南平的弟弟盛东临出差去了外地。

    盛南平和周沫是夫妻,自然要挨着坐,周沫坐在盛南平的右手边,曲清雨则坐在盛南平的左手边,好像盛南平有两个妻子一样。

    吃饭的时候,盛家人都在积极的给曲清雨夹菜,同曲清雨说话。

    周沫则被人明显的冷落在一旁。

    “这个鱼很好吃啊,还没有什么刺呢!”曲清雨语气娇柔的对盛南平说。

    “我知道你不喜欢吃带刺的鱼,特别叫人养殖了这个鱼,鱼刺少,鱼肉容易分离。”盛南平看向曲清雨,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展着。

    “谁说我们南平只知道工作,高冷难接近,看看,多知道疼老婆啊!”华玉清故意加重老婆两个字。

    桌上众人都跟着附和着。

    曲清雨幸福的笑了,瞟了眼周沫。

    周沫吃着她最爱的香辣虾,如同嚼蜡。

    曲清雨低头又吃了一口鱼,突然干呕起来,然后捂着嘴跑进了卫生间,吐了起来。

    盛南平的姐姐盛乐和妹妹盛美急忙跟了过去,盛南平则停止吃饭,凝眉看着卫生间的方向。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