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章 黑心的女人
    姜安迪双臂抱胸,蔑视的看着猥琐男,“是谁让你做这样的事情?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猥琐男一惊,狡辩着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快点离开,不然我报警了!”

    “好,你报警吧,床上的女孩是我女朋友,你光天化日迷醉我女朋友,意图用强,看看警察抓谁!”姜安迪蛮不在乎的笑着。

    猥琐男做贼心虚,开始慌了,眼睛贼溜溜的看着门口。

    “你告诉我是谁指示你做这件事情的,不然我就报警抓你!”姜安迪收敛了笑意,狠盯着猥琐男。

    猥琐男露出恐惧的神色,喃喃的说:“小爷饶命啊,我也是迫不得已,是他们强迫我做的......”

    他边说边往门口挪动,趁着姜安迪防范松懈之际,“蹭”的一下跑到门口,打开房门就往外面跑。

    姜安迪快步追了过去,但猥琐男已经跑了出去,姜安迪担心床上的周沫,没有继续追赶。

    他走回房间,看着床上的周沫。

    周沫睡的很沉,浓密的睫毛静静的垂着,白皙光洁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莹莹如玉的光泽。

    姜安迪只觉得一阵心跳急促,连忙走过去将窗帘打开,又弄了条湿毛巾,给周沫擦脸,想让周沫快点醒过来。

    周沫被湿毛巾一激,清醒了些,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年轻俊秀的脸,慢慢的皱起眉头,“你......你怎么在这里啊?”

    姜安迪对着周沫一挑眉,“我说了我们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周沫中了*,头有些疼,身上也没有力气,她扶着脑袋,快速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大概想出些眉目,羞愤的质问姜安迪,“你在我食物中放了*,把我掠到酒店房间的?”

    姜安迪做出万分痛苦状,“难怪说好人当不得,转眼就被讹啊!小姐,是我救了你,你着了人家的道,差点被人强了,还要给你录像呢!”

    周沫半信半疑的看着姜安迪。

    姜安迪扯过柜子上的摄像头,将里面的东西回放给周沫看看,“你自己看看,不要冤枉好人啊!”

    周沫看着里面的内容,心里又惊又怕。

    她知道自己冤枉了姜安迪,很是歉意,“对不起啊,是我误会你了,我还要谢谢你救了我,不然我......”她都不敢想象下去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恨她,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陷害她。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姜安迪吊儿郎当的笑着,然后关切的问周沫,“需不需要我帮你联系家人啊?”

    “不需要!”周沫立即摇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盛家人知道。

    “那你有没有不舒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姜安迪见周沫总是揉太阳穴,猜到她是头疼了。

    “不用了,谢谢你,我洗个脸就好了。”周沫的头还很晕,但她支撑着起床,去洗了脸。

    洗了脸,周沫的头不那么晕了,人也清醒了不少,她随便的擦擦脸就走了出来。

    酒店这种地方太暧昧,她得快点离开。

    “先生,今天的事情非常谢谢你,我下面还有朋友,我得走了。”周沫客气的对姜安迪说。

    姜安迪看着周沫还带着水珠的苍白脸庞,仿佛一枝静立在江南池畔的初生睡莲,伴着淅沥的雨滴声,带着种莫名的美丽和柔弱。

    他忽然想到周沫的身份,急令自己收住心猿意马,点点头,就让周沫离开了。

    周沫快速离开这间充满屈辱的房间。

    她没有心情再去参加苏月的生日宴会了,直接走出酒店,呼吸着外面的清新空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到底是谁想害她?

    周沫皱着眉想。

    可疑的人只有一个,曲清雨。

    这个黑心的女人!

    周沫气的要死,却苦于没有证据,只能自认倒霉了。

    这时,周沫的电话响了,是盛南平打来的。

    周沫看见盛南平的名字,没来由的一阵委屈,她的眼睛甚至都起了雾气。

    她多想告诉盛南平刚刚发生的惊险事情,她多想盛南平可以安慰一下她慌乱的心!

    周沫有些激动的接起电话,“喂!”

    “你在哪里呢?”低沉的声音,音质华贵,只是偏冷,带着不容人忽视的威仪。

    周沫一下就清醒过来了,打消之前不切实际的想法,手指揪紧了衣服,让自己镇定下来,“我来参加同学的生日宴了。”

    “大姐的儿子由国外回来,晚上老宅有家宴,你五点之前必须到家。”

    “哦,我会的。”

    盛南平那边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周沫黯然失落的站在大街上。

    她那么爱的盛南平啊,她最亲密的丈夫啊,她多想跟他说说话,多想告诉他在这里受的屈辱和伤害,多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丝慰藉。

    可是她的丈夫,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只是一个冷冰冰的遥不可及的人。

    周沫所处的地方不好打车,她费了点时间才打到车,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

    她还没等走进家门,就听见别墅里面传来欢声笑语,还有孩子的声音。

    小宝在这里!

    周沫一激动,快步走进别墅,里面的欢声笑语嘎然而止。

    璀璨的斯华洛世奇水晶吊灯底下,盛南平坐在沙发主位上,在他的左侧坐着身穿dior经典长裙,娴静优雅的曲清雨。

    他的右侧坐着位雍容妇人盛南平的妈妈华玉清。年过五十的华玉清精心保养的脸看起来很年轻,头发挽成个发髻,斜插着一支很复古的头钗。

    因为丈夫沾花惹草,华玉清的表情常年是阴郁的,难得今天这么开心。

    小宝站在他们的中间,摆弄着一个玩具,此时略带诧异的转头看着周沫。

    周沫礼貌的同华玉清打招呼,“妈,下午好!”又看向曲清雨,“曲小姐好。”

    华玉清用鼻子哼了一声。

    曲清雨细致描画过的脸上都是温婉,大方的对周沫笑了笑,“周小姐好。”

    周沫不理会曲清雨的小伎俩,欣喜的向她的儿子走去。

    在周沫离小宝还有两米距离时,华玉清蹙眉,睥睨周沫的姿态尽显盛家主母一贯的风范,“你别再往前走了,小宝身体不好,免疫力低,你刚刚从外面回来,不适合接近他。”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