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谁坏劳资的好事
    周沫睁开眼睛时,外面已经艳阳高照,她从床上坐起来,小腰发出‘咯吱’一声响。

    尼玛,她才二十岁啊,她的小腰柔软性多强啊,愣是被盛南平折腾成这样了,就算他花钱了,也不能往死了里操练她啊!

    周沫在心里嘀咕着,扶着腰起床洗漱。

    盛南平早就上班走了,穿着黑裤白衫的佣人为周沫准备好了早晨,看见周沫下楼,礼貌的低头,“少夫人,早上好。”

    盛家的佣人和他们的主人一样,表明上都是矜持有礼的,对待身份尴尬的周沫很客气。

    周沫知道这里的人都瞧不起她。

    她有个声名狼藉的爸爸,有个做小三的妈妈,她以未婚的身份为盛南平生下第一个孩子,现在又为了钱,嫁给了盛南平,再为盛南平生孩子。

    尽管这里的人都看不起她,周沫还是愿意留下来。

    因为十七岁时一见倾心的盛南平,因为他们的儿子。

    周沫吃过早餐后,到大花园里散步,她今天没有课,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在花园里遇见儿子。

    盛家的大花园如同皇家园林一般漂亮,名贵的花朵在阳光下相依相偎,清新的香气无处不在,直浸到人的每一个毛孔里去。

    周沫在花园里四处看着,很幸运,她看见佣人带着小宝在前面玩。

    三岁的小宝长的粉雕玉琢,只是略微瘦弱,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看得周沫心疼又心酸。

    宝宝啊,你别怕,妈妈一定能救你的!

    小宝不太爱说话,无论佣人怎么哄他,逗他,他的小脸总是酷酷的绷着,很像他那森寒冷漠的爸爸。

    难得看见儿子,周沫激动万分,小心翼翼的往儿子身边走去。

    她趁着佣人不注意,凑到小宝身边,低声叫着:“小帅哥!”她伸出手,想摸摸孩子的手。

    小宝无比机敏,身子迅速躲开,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防备和警惕。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周沫还想再往小宝身边凑,佣人发现了她。

    “小宝,快点儿过来!”佣人看见周沫像看见了外星人一样,一脸惊慌的抱起小宝,一路小跑的回了大宅。

    看着儿子被佣人抱远了,周沫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她知道盛家人都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怪她,但她也是被陷害的啊,如果不是她爸为了攀上盛南平,她也不会被灌醉推进盛南平的房中,也不会十七岁就生孩子啊!

    说来说去,都怪她有个贪得无厌的爸爸,害的她们母子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

    周沫垂头丧气的走回别墅,准备礼物,下午要去参加同学苏月的生日会。

    苏月的生日宴会厅布置的非常漂亮,重重叠叠的香槟酒塔散发着阵阵香气,悬空的霓灯闪闪烁烁,四周一圈自助餐桌,摆放着各色精致的食物。

    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的人,周沫先见过苏月,对苏月说了生日快乐,将礼物交给苏月后,就往没有几个人的自助餐区走,琢磨着拿点好吃的。

    “我推荐你吃牛排,这里的牛排很棒的!”

    周沫一转头,看见一个穿的很嘻哈的男生站在他面前,这个男生长的俊秀精致,漂染了一撮黄头发,笑的阳光又痞气。

    “谢谢。”周沫端起一杯果汁,往旁边走。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长的清丽动人,很是可爱。”嘻哈男生紧随周沫身后,很认真的说。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这种搭讪方法很老土!”周沫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

    嘻哈男追着周沫,目光灼灼的上下打量她,“我说的都是实话,你长的真的很漂亮。”

    周沫干脆站下了,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从容地任他打量,“我是已婚人士,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了!”

    嘻哈男有一倏赧然了,他薄唇轻掀,笑笑,“我叫姜安迪,咱们是有缘人,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有缘你妹啊!

    周沫轻撇撇嘴,往宴会厅边上的休息室走去了。

    姜安迪饶有兴致的盯着周沫窈窕的背影。

    周沫不想再被嘻哈男纠缠,走到最远的休息室里喝果汁。

    其他人都忙着在宴会厅里争奇斗艳,这里只有周沫一个人。

    一个穿制服的服务生端着一餐盘的美食走过来,彬彬有礼的问:“你是苏月小姐的客人吧?”

    “对。”周沫点点头。

    “小姐,请慢用。”服务生放下餐盘,离开了。

    这服务,真是周到的没谁了!

    周沫乐得一个人在这里享受美食,牛排鲜嫩多汁,北极虾晶莹剔透,每一样东西都很好吃,周沫不由大快朵颐。

    吃饱了东西,周沫就觉得困了,她想站起来回家睡觉,但睡意上涌,她眼皮发沉,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有两个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早就等在了休息室的外面,看见周沫睡着了,快速的闪身进来,将周沫拦腰抱起,趁着四周没人,疾步往楼上预定的房间走去。

    楼上房间里等着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一脸的猥琐,见人把周沫抱来,伸手把周沫接了过去。

    猥琐男看着青春貌美的周沫,双眼放光,“我真的可以做吗,随便做?”

    “当然可以,但我们要录像,还要照片,而且要近照的,还要把你的东西留在她那里面。”穿着酒店制服的男人小声吩咐着。

    “我做事情你放心。”猥琐男已经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将周沫剥光。

    “抓紧时间,一个小时候给我们照片,不要坏了事情。”高大男人嘱咐一句,关上房门走了,他没有注意走廊尽头,一道挺拔的身影。

    猥琐男把周沫放到床上,把摄像头摆正位置,然后欢喜的搓了搓双手,“小美人,我来了!”

    他猴急的扑向床上的周沫,还没等得手,就被一直手抓住后脖领子扔了出去。

    “嗷!”猥琐男被摔的痛呼,“妈蛋的,谁敢坏劳资的好事!”他愤怒的转头看向来人。

    面前的男人十分年轻,穿着嘻哈,染着一撮黄头发,痞气十足。

    “你什么人?谁让你随便进来的?”猥琐男人见来人年轻,他镇定了下来,从地上爬了起来,气势汹汹。盛少,情深不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