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5 有主之物
    雅朱更是目瞪口呆,却也是顿时跪地,痛心疾首:“求王上不要相信这龙胤王爷的甜言蜜语,将小公主送入火坑。”

    百里聂心里叹了口气,成见,这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云彩此举,本来就是算计自己。

    可是这雅朱统领,反而便误会自己这样儿老实人,有心算计——

    算计那个五岁的桃子。

    他纵然自认自己并非一个极好的人,尚无如此癖好。

    云彩已然压下去方才那么一股子因极尴尬而升腾起的一抹红晕。

    “殿下身份尊贵,容貌出色,又是那等满腹锦绣,人品高洁之人。桃子也十分喜爱他,当娘亲的,为她挑了一门绝好的亲事,又为何不可?”

    雅朱素来是带云桃的,情分一向都是不浅。

    桃子才五岁,又懂什么?

    雅朱急得眼珠子都是禁不住泛起了泪光,一时之间,却也是禁不住泪水盈盈。

    她是下属,又素来敬重王上,纵然不大理解云彩所为,却绝不肯去质疑云彩。

    就好似后宅争宠,那妻妾通常不去恨男主人,而将注意力放在相互竞争的女人身上也似。

    雅朱那杀人般的目光,顿时也是恶狠狠的落在了百里聂的身上。

    是他,一切都是百里聂的错。

    顶着那么一张极出挑的面容,兴风作浪,委实可恨。

    那一双眸子,蕴含了浓郁的杀意,盯得百里聂都禁不住有些心疼自己个儿了。

    龙云更禁不住脱口而出:“王上欲图将桃子许给他?”

    黝黑的脸颊,却禁不住涨红,却是打心眼里面不乐意。

    桃子这个女儿,如此可爱,他自然如雅朱一样,可谓是极舍不得了。

    云彩那冷锐的目光,却顿时落在了自己夫君脸上,那眼中流转了森森寒意,蕴含了浓郁的恼怒。

    就是他,刚才丢人现眼。平时龙云还算懂事的,她这个当妻子的,哪里知道龙云心里面那么些个弯弯道道。

    这咬人的狗不叫,龙云平时沉默寡言,没想到那心里面倒有那么多的想法。这些日子,自己接见百里聂,他居然都想歪了去了。

    刚才可还真落了自己脸面!

    这可真瞧不出来啊。

    那龙胤王爷自以为是也还罢了,谁能想自己这夫君居然也都信了。

    想到了这儿,云彩笑容更是冷了几分:“王夫可有什么意见。”

    龙云自是一时词穷了,毕竟平素,怕老婆也是习惯了。

    方才他以为云彩打别的男人主意,自然极为气愤。如今知道自己搞错,那所谓的勇气早就不知晓丢到哪里去了。

    只不过饶是如此,龙云还是不甘愿。

    “是有些不合适,毕竟老了点。”

    他嗓音不大,言语却是那样子的尖锐和恶毒。

    恶毒得百里聂唇角,都是轻轻抽搐。

    雅朱更好似抓住了落水的浮木,毫不客气的狠狠的踩上一脚:“不错,待阿桃公主亭亭玉立时候,他,他都年过半百了。求王上,为了公主的幸福三思啊。”

    百里聂不自禁无奈的轻品酒水,你们苗人说话儿真直接啊,真不懂委婉含蓄啊。

    云彩却充耳不闻,淡黄色的面颊之上,犹自浮着浅浅笑容:“这男人年纪大一点,又有什么不好?年纪大,就会疼人。桃子是我们苗族公主,挑婚事,自然也是要挑个能够对她千宠万宠,极爱惜她的。”

    雅朱无可奈何,气得眼泪都出来,心中充满了对百里聂的恼恨。

    百里聂,百里聂!他到底给自家王上下了什么样子的迷药,居然是让王上如此的糊涂。

    她心疼啊!

    百里聂也心里冷笑两三声,云彩糊涂?那才见鬼了。

    这女人只怕是整个苗族最有心机的人。

    桃子才五岁,什么都不算。纵然联姻,也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

    就好似雅朱所言,等桃子长大,也还有十多年。

    整整十多年,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等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自己这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只怕也是会被无情踹飞。

    如今,他百里聂可利用的地方可就多了去了。

    定州苗族多年来已然是跟睿王府和李玄真不和,早便接下血海深仇。借着联姻,至少可以缓和与龙胤的关系。如果情势有变,还可以将自己拿去送人头,对东海表忠心。

    连苗族的驸马爷都舍得送,难道还不能表达人家诚意?

    当然,可能云彩还不至于如此贱卖自己。

    她欣赏自己的才能,盼望自己教导苗民,提升苗族整体实力,将自己描绘的种种美好前景就此落实。利用中原的文明,提升苗族实力。不得不说,还是有几分远见。

    不过无论云彩是什么打算,终归便是要利用自己的。

    至于那位尊贵纯洁兼美貌的苗族小公主,云彩吹得天花乱坠如此诱人,只怕到头来,自己连人家一根手指头都摸不到。

    谁说定州的蛮夷没脑子的?

    不过说来,百里聂竟似有几分坦然与习惯。

    皇族的婚姻,本来就夹杂着缕缕不单纯。

    拒绝起来,似乎也是轻车熟路。

    他的眼前,仿佛又浮起了青麟那英姿飒爽,又艳丽动人的身影。

    他心里默默念叨,阿麟,阿麟,现在我可能又要借你用用了。

    他想,自己毕竟是有主的,这样子的感觉真好。

    百里聂面颊之上,却也是透出了极虚伪的抱歉之色:“王上如此厚爱,实在是让阿聂受宠若惊。只是,我早便有了心上之人,更有那未婚的妻子。只怕,女王那一番好意,我便是不能够领受了。若我负情,以后又如何能真心待桃子公主。”

    云彩却不以为意:“殿下是中原人,和我们苗族的习俗自然是不一样的。我们苗人,虽然是一夫一妻,可是听说你们汉人,却是三妻四妾。殿下身为皇族,身份尊贵,自然也是不一样。妾身也不是那样儿,不通情理的人。那个阿麟,就做个妾。要是她嫌委屈,便做个平妻,和桃子平起平坐,桃子是个大度的人,定然也是容得下。”

    云彩如此夸赞自己五岁的女儿,铁了心,非得要做百里聂的岳母。

    百里聂心里默默想,只怕阿麟没你五岁的女儿大度。

    他唇角又浮起了那寻常常有的动人心魄的迷人笑容,言语更是动人悦耳:“我心匪石,不可改也。这世上总有许多男子,三妻四妾,有很多个女人。然而我,却只盼望一生一世一双人。只要有一个心爱之人,便是余愿足矣。只怕,此生也是绝对没法子,再对第二个女人好了。”

    雅朱却好似受了天大的羞辱,极为恼怒说道:“大胆,我苗族公主这般尊贵,你居然如此轻慢。”

    百里聂轻轻的眨了眨眼睛,却任由那清风轻轻的拂过了自己的脸颊。

    人性,复杂的人性啊,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

    雅朱不是一直极厌恶自己,不乐意让自己娶了桃子公主。

    怎么现在,倒是生气起来,一副极为气恼的样儿。

    雅朱不屑的扫过了百里聂,心中自是郁色不平。

    不错,这龙胤皇子,哪里配得上桃子公主?

    只不过要拒,也得桃子公主拒绝,哪里轮的上百里聂。

    说得好似他瞧不上云桃也似。

    云彩一瞬间,淡黄色的面颊之上,一双眸子却透出了冷锐凶狠。

    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言语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有着一股子说不出惋惜味道:“殿下应该知晓,我们这些苗民,性子直接,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妾身可以不计较,你拒绝公主,让阿桃遭辱。妾身虽然心疼女儿,可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阿桃,王爷哥哥,他不肯要你的。”

    别的话儿,云桃也听不大懂,只是那句不肯要你,她总归是听懂的。

    女娃儿那双眸子,瞬间凝聚了泪水,煞是可怜。

    云彩心里面叹气,瞧瞧,百里聂这心肠狠的,让孩子多伤心。

    “妾身也为桃子伤心,可到底知晓,婚姻之事不可勉强。但殿下亲口允了,说会送石玄之人头做苗民之礼。妾身纵然爱惜殿下才华,可是,也不得不说话作数,留不得殿下——”

    百里聂盯着眼前自称单纯的苗女,怎么就觉得云彩是那么样儿无耻呢?

    这言下之意,可不就是指,要是百里聂不肯应,她就要斩了百里聂的头?

    这心肠,果真是极狠辣的样儿。

    苏颖不过是想逼死阿麟,洛缨是想天下陪葬,倒是这女王云彩,竟似这般的干脆利落。

    你不肯应,便斩了你脑袋。

    百里聂目光却也是不觉落在了桃子身上,好一番感慨。可怜的孩子,长大后可别像你亲妈。

    他不动气,却也是微笑反问:“王上又怎知,我会食言而肥?”

    云彩不动声色的瞧着眼前这容貌极出色的男子,若是寻常女郎,只怕也是极难抵御眼前男子浅浅笑容,动人姿色。

    可她到底并非是那等寻常女子了。

    这世间若有一件东西能抵御男女之欲,那便是权力。

    好似云彩这样儿打小便长于这算计之中的苗族女王,自然不会为百里聂这绝色姿容所动。

    那双看似老实的面容之下,竟似隐匿了一股子说不出的狡黠,一股子近乎朴实的狠辣。

    云彩眼底水痕流转,一双眸子之中,竟似透出了那么一缕若有若无的试探之意。

    不错,她是咄咄逼人,百里聂肯应了这门婚事自是极好,若然不肯,这样子逼迫之下,也能从这位长留王殿下口中,掏出那么几句实话。

    如今东海的局面,是如此的微妙,各方势力可谓是错综复杂。

    既然是如此,这位长留王殿下,何至于来定州。

    这些日子,言语交锋,百里聂就好似深不可测的深潭,让人也是瞧不见底,更不知晓深浅。

    就算是现在,百里聂也只是微微苦笑,好似在看一场说不出可笑的闹剧。

    鬼使神差,竟似让云彩内心忽而浮起了一个念头,要不要,真将百里聂给宰了。

    眼前绝美的男子,眼中光彩摇曳,如此深不可测,令云彩心中竟似涌起了一股子极为浓郁的警惕之意。

    云彩心里面这般盘算着,唇角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那么一缕和煦的笑容:“并非我不信殿下,只不过青州如今已然是流言纷纷,只说那定远侯苏定城,纳了前朝逆贼之女,已然是决意背叛朝廷,有心投靠东海。如今情势,可是与龙胤极大不利。殿下又决意怎么样,除掉石玄,又用哪里的兵马?”

    这还是云彩,第一次直接逼问百里聂。

    她觉得自己还算是沉得住气了,不动声色,可没想到百里聂比自己更沉得住气,更是能忍。

    事到如今,云彩自然也是不免挑破这个话头,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深邃。

    “哀兵可用啊,想来王上也是听闻过石玄之屠城之事。本来以前的任知州忠心于朝廷,不肯顺从逆贼。可是没想到,却被叛徒出卖。而这些东海的逆贼攻破了燕州城中,不但灭了任知州一家,还屠杀了燕州三分之一人口!那可是尸山血海!而这样子的仇恨,更绝对能让当地百姓恨透了东海的逆贼。不错,石玄之麾下有五万精兵,可是如今燕州还有三十万人口!如果有人,点燃了这些燕州百姓内心之中的怒火,那绝对不可小觑。”

    燕州城中,一系漆黑的披风,轻轻的遮掩住那么一道婀娜身影。

    一双修长的手掌,轻轻的拢开了披风,露出了那么一张极可人的面容。

    那张俊秀的容貌,一双眸子盈盈生辉,流转了坚毅的华彩。

    这是短短时间内,青麟第二次潜入了燕州城了。

    上一次,她作为杀手前来,斩杀了叛徒,包括李知州的那个爱妾。

    然而这一次来,自己的到来,却也是并不是为了区区刺杀!

    她极俊美的面容,却也是蕴含了一缕冷冰冰的杀意,一双眸子之中,更是泛起了寒光凛凛的杀伐光芒。

    上次虽然安全的离开,可是青麟离开时候,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屈辱。

    明明知晓叛军肆虐,明明知晓对方屠杀百姓,双手染血。可是自己除了刺杀了一个叛徒,其他的居然是什么都不能做。一想到了这儿,青麟内心之中,顿时也是布满了极为浓郁的怒火。

    这一次,自己的到来,也绝对不是区区的刺杀。

    她的到来,是为了在燕州城中点燃了熊熊的烈火。

    她已然是整整两天没合眼,可是犹自说不出的亢奋。

    只因为这些日子的准备,便是为了今日的反杀!

    在燕州发动一场反抗,将东海逆贼逐走,将石玄之的头颅斩下!

    湘染亦如影子一般跟随于青麟身边,眼中渐渐流转了一缕坚决。

    他们这些杀手精锐,只不过是百余人,虽然可能是极为厉害的刺客,可是再精锐的刺客,面对庞大的军队,其实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也没什么用处的。

    可是,至少能护住青麟的安危。

    她那一双眸子落在了一旁的副将王坎身上,王坎本来是燕州将领,只不过关键时候居然投敌,归顺叛徒。料不到,对方只不过是权宜之计。饶是如此,其实于青麟而言,对于这个人,她原本是不可能轻易去相信的。而她之所以愿意相信,只因为临行之前,百里聂的嘱咐。百里聂告诉青麟,此人可信。

    既然百里聂这么说,青麟也便相信了。

    她知道自己是一柄锋锐的剑,一把尖锐的刀。

    作为别人手中的剑,那便不应该有太多属于自己的情愫。

    她要学会相信,接受百里聂的判断。

    而以青麟的心性,让她相信别的人,可是极为困难的。这不仅仅因为青麟警惕,还因为青麟那极为高傲的心性。

    以她那极为高傲的心性,又怎么会轻轻巧巧,对别人低下了那高傲的头颅,然后被人随意差遣?一个极聪明的人,是很少能毫无保留的相信另外一个人的。

    饶是如此,可这天底下,却反而当真有那么一个人,能让青麟相信,不自禁的柔顺依从。

    那可是全副身心的信任,是绝对没有糅合任何杂质的。

    既然百里聂说王坎是自己人,那么青麟也相信他是自己人。

    既然如此,情势也是有极为有利之处。

    正因为王坎取得了石玄之的信任,所以那些原燕州兵马,其中有五千,被王坎统领。而这五千人,王坎有着绝对的控制权。

    而青麟都是有些佩服,百里聂这嘴果真是好严密的,当真是没有透出半个字。

    他在苗民跟前,说得好似要青麟一个人跑去收复燕州一样。

    而谁又能知晓,百里聂手中居然能有这样子的一副好牌呢?

    而此刻,苗族的将军兰且,也不动声色的暗中打量青麟。

    虽临行之前,女王也是已然提点过,说这个飞将军青麟不俗。

    不过再怎么瞧,对方也不过是个女流之辈,姿容又十分出色。

    别人都说,青麟是长留王身边的情人。

    而那个长留王殿下,姿容太美,脱俗得宛如神仙中人。瞧着,也是那等智谋更胜于武功的老狐狸。

    他觉得这个女人,可能心眼也很多,可是未必会很厉害。

    不过这段日子相处久了,兰且倒是当真有些个货真价实的佩服。

    至少对方那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确实也不因青麟女儿身而减色。

    而她每一步指挥,均是极为沉稳,果真是极为出色的将才。

    云彩女王也提点于他,关键时候,若有危险,也是可先行离去,自保为是。

    可是事到如今,兰且反而不太想走了。

    因为他看到了希望,向着石玄之报仇的希望!

    这东海的睿王府,对他们定州的苗族可谓是极为狠毒,兰且对这个石玄之更是充满了仇恨。

    他原本有一个小自己五岁,乖巧可人的妹妹,然而却因为被石玄之引诱,沾染了鸦片。

    石玄之是个好色之徒,他自然轻易便占了兰且妹妹的身子,而且丝毫没真正放在心上。

    这骗身之辱也还罢了,最后她妹妹因为没有鸦片,纵然是被关起来了,居然也用一根竹筷子扎破了咽喉寻死。

    兰且到现在,都是还记得自己亲妹妹死时候的可怕模样,内心之中也仍然流转了了那极为浓郁的伤痛。

    石玄之这个畜生,应该会去死了!

    如今,这燕州的形势也让兰且看到了希望,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几许的期待之色。

    不单单是这个汉人的将领,青麟因为是东海龙家女儿,更具有一定影响力。

    那些东海的部旧,在龙轻梅去世后不久,便是死心塌地的跟随了青麟。

    就连石玄之麾下的军队,其中也占据一定比例。

    甚至,两天前,青麟亦还耍弄一个小小的花招。

    距离燕州不远处的蓝山采石场,如今传来了暴乱的消息。

    也正因为这个样儿,石玄之居然派出了五千兵马,前去镇压。

    区区一个采石场,那些工人的暴乱,原本也是无需让石玄之如此多的人马平乱。

    可谁让这个采石场,是难得一见的翡翠矿。

    翡翠,那可是暴利。

    石玄之是个贪婪的人,内心盘算,便是叛乱之后,顺便将那翡翠矿据为己有,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

    纵然是睿王府内部,何尝也不是争斗不休。

    如此一来,石玄之失去了警惕心,却也是进一步削弱了自己个儿的实力。

    至始至终,青麟的每一步,都是沉稳、镇定。

    兰且佩服之余,甚至都是有些为了青麟可惜。

    瞧瞧,青麟将军什么都好,只不过这挑男人的眼光却不怎么样。

    那个长留王百里聂,一看就是自私自利,自己点尘不染,却让青麟为他浴血奋战,并且还死心塌地。

    其实青麟既然是这样儿有本事,也该学他们苗族女王一样。

    那个长留王,一看都是满身都是心眼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兰且也是想不到,为什么这些汉人,一多半,都是对百里聂可谓是死心塌地,可谓是极上心的。

    除了五岁的阿桃公主,百里聂仿佛便是天生不讨苗民喜欢的。

    青麟却不知道兰且的心思,她唇瓣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其实她已然整整四年没有领兵打战,为了复仇,化身为元月砂,潜入了京城。

    可她到底还是将军青麟,仿若回到了曾经的岁月。

    此消彼长,如今她手中有约近两万精锐,而石玄之手中兵力却是稍强。

    燕州的百姓,固然是极为仇恨石玄之的,可是却是并没有太多的用。

    毕竟寻常未曾经过系统训练的百姓,纵然是有那血气之勇,可更那样子真正精锐的东海精兵比起来,也是要差得老远了些。

    更何况,这些年来,东海睿王处心积虑,费尽心思。

    石诫手下兵,均是精锐,铁甲坚硬,甚至连马也配上铁甲。

    再配合平时操练,简直可以以一当百,无比的精锐!

    青麟没有摆弄她用于暗杀的天蚕丝,却轻轻的擦着自己个儿那无比锋锐的刀。

    那森森雪刃,不自禁的透出了那么一股子令人心悸的味道。

    所以这一次,她并不想将这场战争拖延得太久。

    倘若拖延得太久,那么这场战争的损失也是会越大。

    而这么一场战争,她需要的是积攒实力。

    而百里聂要的,同样也是积攒实力。

    那雪亮的剑锋,映衬着青麟的眉眼,不觉耀耀生辉,竟似焕发了一股子说不出的奇妙韵味。

    定州苗寨,云彩已然是收敛了做丈母娘的嘴脸,一双眸子亦不自禁的流转了那几许的思索之色。

    眼前的男子,始终带着蛊惑人心的浅浅笑容,却仿佛冷眼旁观着天下的局势,要将天下之局,都这样子尽数纳入他的掌控之中。

    从第一次看刀这位龙胤王爷时候,云彩已然是窥测到了百里聂的不俗。

    对方身上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气质,看似一身锦绣的皮囊,可是内心却隐藏着腹黑的心机,凶狠的手腕。

    他总是笑着,明明独身一人,在这虎狼窝,整个苗寨想要他去死的人多了去了。

    可是至始至终,百里聂那好看的眉毛,也是没有真正的跳动一下。

    云彩沉声:“东海之事,本来就牵一发而动全身。不错,石玄之麾下是只有五万精兵,可是一旦燕州被攻击,附近的李玄真,乃至于东海兵马,会立刻加以增援。不到一天,便是会有二十多万人马。那可是精兵,绝对不是那么些个没有受过训练的普通百姓可以抵御的。”

    她知晓,以百里聂布局,加上燕州之前所遭受的屠杀,百里聂引导一场骚乱,甚至暂时占领上风,那也是并不奇怪。

    可是东海别处的兵马,甚至李玄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只要援兵到达,那么燕州又会再次落入东海之手,那么说不定燕州百姓,会遭受第二次的屠杀。

    石玄之,那也是定然不会甘心就戮。

    百里聂筷子轻轻的点着碟子里面的三个桔子:“第一桔子,苏定城。他原本是龙胤侯爷,纵然有不臣之心,可是却是随风摇摆,绝不会折损实力,为了东海安危,主动跟朝廷开战。他志向也不过如此,既没有吞并天下的野心,也没这个本事。苏定城想要的是裂土为王,霸道一方,做他的土皇帝。这样子的人,不过是想乱世之中,左右逢源,火中取栗,尽力保持自己的实力。他不会为了石玄之,在这场大战开始前夕,就折损自己的实力。所以,苏定城是不会出手的。”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一双眸子泛起了碧波一般的水光,这样子的看着云彩:“定州苗族,因该也是如此心意,王上应该理解他的。”

    云彩听着百里聂这样子说话儿,内心之中却也是有着一股子淡淡的不忿。

    她当然会不忿的。

    毕竟云彩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既然是聪明人,就不大乐意别人看透自己的心。

    可是百里聂的话儿,偏生是说对了。

    那就是,自己确确实实,无意相帮任何一方。

    定州苗族,本身的力量是这样子的柔弱,在东海和龙胤面前,可能都不算什么。只不过,依仗着熟悉定州的山林,安寨在这儿。

    说到底,他们据险而守,是绝不会贸然离开。

    所以可能百里聂的心中已然是笃定,实则自己终究不会当真杀了他的。

    “第二个桔子,是李玄真。其实李玄真归顺于朝廷时候,燕州是他名下郡县。他占据了燕州的税收、财富。他满心以为,自己迎合了睿王,可以得到更多。却没想到,任知州居然忠心朝廷,让燕州摆脱了李玄真的掌控之下。之后东海的石玄之,攻破燕州,在燕州大肆屠杀。靠着血腥的手腕,石玄之将燕州掌控于股掌之中。王上应该也是知晓,这狼一旦咬住了口,又几个时候会松口?石玄之占领了燕州之后,并没有想要将燕州还给李玄真。当然,睿王石诫也是从来没有这样子的打算。李玄真吃了哑巴亏,心里苦,可是也没处说理。毕竟,是龙胤朝廷先夺走了燕州,之后才被石玄之占领,并不是睿王府直接攻占了燕州。”

    “开弓没有回头箭,李玄真今天也快七十岁了吧,他毕竟已经老了。他就算背叛朝廷,也是因为他怕被朝廷清算。如今燕州被夺,他已然没有魄力,跟睿王动手,夺回燕州。这个哑巴亏,只能硬生生的吞了下去了。”

    “所以在朝廷和石玄之开战时候,李玄真是不会出兵的。他只会袖手旁观,甚至存着,等两败俱伤,好捡便宜的心思。胜负未分时候,李玄真是绝不会出兵。就算接到了石玄之的请援,他也是会充耳不闻,假装什么都是没有听到。”

    “最后一个桔子,是东海睿王。想来王上也听说过,睿王府内部,其实并不如何的和睦。”

    云彩微笑:“妾身自然是有所耳闻,可是纵然他们平素有些不和睦,这个时候,也绝不会见死不救。纵然不是为了什么情谊,如今东海睿王府,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盯着百里聂最后一颗桔子,却知道这颗桔子是最苦涩,最难啃的。

    睿王府相互不和,难道你们龙胤皇族,就是和和气气,大家同心协力。

    如果百里聂和百里炎一条心,可能她还相信,龙胤能夺回燕州。

    可是如今不是!

    百里聂和百里炎,何尝不是斗得厉害。

    最重要的是,百里聂虽然极聪慧,却根本没有真正的兵权。

    一个没有真正兵权的王爷,究竟还能有什么翻云覆雨的本领?

    她就是猜不透,所以步步试探,连自己五岁的女儿都抬出来。

    身为苗族王族,本来就要学会牺牲。更何况桃子岁数还小,日子还很长久。要是这门姻亲是负担,桃子都不用长大,就可以摆脱百里聂。

    可别说她这个亲妈,不疼自己的女儿。

    “若在平时,甚至若在一个月前,如果燕州生出了骚乱,那么东海睿王府的兵马是一定会来襄助的。可是如今。他们一定不会。王上今日逼问,一定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百里聂轻轻的笑了笑,看着风轻云淡,说的话儿,却也是令人震惊!

    “因为睿王石诫,已经是不在东海。他带走东海精锐十万,跋山涉水,离开已经大半个月。”

    咚的一下,云彩手中的杯子洒落,酒水却也是顿时污了彩色的罗裙。

    她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不可置信。

    她并不是真的深居山林,不闻外边的事。暗中,云彩也是遍布暗探,探寻东海的各处形势。

    故而云彩方才对东海境况了如指掌。

    可是,睿王石诫如今居然已经离开了东海了?

    这可当真是一件令人无比震惊的事情,令云彩双眸也是不自禁的流转缕缕光芒。

    在场的苗民,个个也是十分惊讶。

    云彩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也是顾不得那么多了,极为急切的问道:“既是如此,此时此刻,睿王石诫已然是到了何处。”

    而百里聂却也是自然极好说话,有问必答。

    “算来,今日已经到了龙胤京城,兵临城下吧!”

    152777628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