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4 逼婚百里聂
    百里聂手指头轻轻一捻青叶,任由那曲子轻盈的流淌在空气之中。

    雅朱却不懂那么些个音律,更难有什么闲情逸致。她狐疑的盯着百里聂,内心之中升起了一股子的疑虑之意。

    百里聂看着虽然风轻云淡,仿佛很是了不起的样儿,只不过事到如今,莫不是心中怕了吧。

    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些个龙胤皇族,姿容虽然可谓是极俊美的,可是那也不过是花架子。

    事到临头,肯定也是怕死的。

    只怕是觉得,自己舌灿莲花,能够说动咱们苗族女王。

    料不到,咱们苗女耿直,根本不吃这么一套。

    只怕这龙胤大尾巴狐狸,现在也是有些心慌了些。

    莫非这次女王召见,准备动手,宰了百里聂?

    一想到了这儿,雅朱内心顿时充满了期待。

    她心情不自禁的愉悦了几分,唇角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扬起。

    “殿下真是有雅兴,只是女王还在等候。只怕,女王会等得心焦。”

    百里聂轻轻的嗯了一声,收敛了眼睛里面那一缕悲伤之上,又透出了那无可挑剔的含笑模样。

    他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那么一片青叶,轻轻的飞上了半空,轻盈的飞扬起舞。

    他温和含笑:“雅朱统领,带路吧。”

    踏入厅中,百里聂就顿时嗅到了酸汤的味道。

    火锅以酸汤熬了干鱼,还有腊味,甜米饭和水果。

    虽然谈不上十分奢华,却也是风味可口。

    苗族女王云彩身材娇小,面目清秀,皮肤微微有些蜡黄,样儿可亲,别有一番风韵。

    她那头发以头部轻盘,和别的苗族女郎一样,缠着一块花纹灿烂的锦绣腰帕,领口手腕都是戴着金银环佩,动起来时候发出了叮叮咚咚的声音。

    百里聂亦一如平素的一般温文尔雅,秀润客气,与之见礼。

    他轻轻的从竹筒里面倒了甜甜的米酒,轻轻的喝了一点。

    “这些日子,女王如此招待,这般殷切,当真令我受宠若惊。”

    云彩容貌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英气,轻轻的含笑:“殿下无论才学、胸襟、见识,足以让妾身如此的礼遇。苗族能招待殿下这样子的贵客,云彩心中也是十分荣幸。咱们苗人,可是最重信诺。只可惜,殿下亲口允诺,说若不能摘下石玄之的头颅,就甘愿死在这儿。这让妾身心中,只觉得好生可惜。”

    云彩容貌是温婉可亲的,可是百里聂却从她那一双眸子之中,隐隐约约,瞧出了一缕说不出的狡黠之色。

    中原之人,只怕都会轻视蛮夷,觉得他们并没有什么智慧。

    然而百里聂却也是并不这样子看待。

    云彩瞧着可谓是温和可亲,可是这个苗族女王能以一介女流之躯,成为苗族女王,甚至亲自斩杀了自己的亲哥哥。这样子的女子,至少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百里聂这样子想着,一双眸子浮起了潋滟的光辉,温声言语:“那就请苗族女王拭目以待,我这位龙胤的殿下,可是能言出必行。”

    “若今日在这儿的,是豫王百里炎,妾身可能还会相信,他能轻取石玄之的性命。可是这个人若是换成了长留王殿下,却只能让人觉得十分的惋惜。殿下纵然是有惊世之才,如此的惊才绝艳。可惜龙胤,却并没有珍惜殿下的才华。殿下在龙胤,并无实权。豫王百里炎,素来和你不和,锦州上下看似顺从殿下,其实别有居心。甚至你们那个定远侯苏定城,他明着说是平乱,其实也对龙胤有了异心。”

    “殿下可能有养杀手,却没有军队。你身边有那么一个海陵青麟,容貌绝世,姿容可人。可是除了她以外,殿下还有什么呢?”

    雅朱听到了这儿,眼珠子渐渐瞪大了。

    她不可置信的盯着百里聂,想不到百里聂空有那么一副绝好的皮囊,结果根本就是虚有其表。

    这个男人,什么都没有,却假装什么都有,侃侃而谈,想将苗族拉入龙胤内乱。

    无耻!下贱!这种空手套白狼的事情都是做得出来。

    他们这些苗民一向都是久居深山,不大乐意跟外人相处。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样子,其实雅朱对外边得世界,知晓的也是并没有那么多。如今雅朱听到了这儿,可当真禁不住深深的吃惊。

    亏得女王聪慧,什么都知晓,却也是免得被百里聂所欺。

    百里聂却脸都没有红一下,只轻轻拍手,极为温和的说道:“苗族女王真是厉害,纵然是久居深山,却没想到对如今局势,可谓是了如指掌。”

    云彩蜡黄色的脸颊之上,一双黑漆漆的眸子盯着百里聂:“殿下可知,当我知晓这一切,对你是何感觉?”

    百里聂微笑:“莫非觉得本王有意相欺?”

    云彩轻轻的摇头:“不知道这些之前,云彩只是佩服殿下的见识、才学,可是当我知道这一切,更佩服你的口才,还有你的胆识。想不到,龙胤皇族居然是有殿下这样子的人才。可惜,上天并不体恤咱们这些定州的苗民,没有让我们这些苗民之中,有殿下这样儿的人物。云彩自认是苗族女王,却时常感慨,自己才智不足,不能让族民日子过得好些。”

    她盯着百里聂:“咱们苗民说话,可是不像你们那些个汉人,说话弯弯道道,花花肠子。殿下虽然许诺,若要不来石玄之的人头,就一定是会偿命。不过,妾身却有不同的看法。以后天下大乱,只怕殿下在龙胤也没有立足之地,不如留在定州,为咱们苗民做事。到时候,不但将你奉为上宾,而且还让殿下手握大权,决不食言。”

    雅朱原本愤怒的心情,顿时泼了一桶冷水,浑身凉到脚了。

    她都不大明白,女王为何如此。

    云彩既然知晓百里聂满口谎话,为什么居然一点儿不在意,还决意饶了百里聂,还许了如此优渥条件。

    难道女王当真被百里聂这个男狐狸给迷住了,居然是这样儿的上心。

    这可是万万不能的啊。

    雅朱顿时单膝跪地,急切无比的说道:“王上,不可啊,咱们苗民,什么时候能让外人做主?”

    云彩不动声色,微笑说道:“不过殿下,你也瞧见了,咱们苗民一向不习惯外人插手。殿下留在这儿,若要做什么事情,除非做了咱们自己人。”

    百里聂顿时眉头挑了一挑,只感觉一股子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却是勇于面对:“本王愚钝,不知道怎么样儿成为自己人。”

    云彩忍不住笑起来:“怎么成为自己人,你们中原的男人,不是很懂的吗?最直接又快速的法子,当然便是联姻。放心,妾身自是不会委屈了殿下,和殿下婚配之人,必定是咱们苗人的王族,身份尊贵,血脉也是不俗。”

    百里聂唇角轻轻的抽搐,不应该啊。

    虽然这种感慨,可能很欠打,很自恋,可是他当真没想过自己能有这么大的魅力。

    不错,这些日子,自己也算是和这苗族女王侃侃而谈,竭力游说。

    他确定自己并无刻意引诱,更无半点暧昧。

    云彩聪慧刚毅,心机颇深。纵然自己这张脸好看,然而应该不会让云彩这样子掌控权力的人有这方面心思。

    “本王虽然知晓苗女素来多情,只是王上好似已然有了夫婿。苗族虽向来不讲究婚前守贞,却似乎未曾听闻,王上可有两个夫婿。”

    废话,要是没有夫婿,这云桃小公主怎么来的。

    他都有些佩服云彩的毫无顾忌,毕竟如今,云彩夫婿龙英也在席上。

    龙英是苗族勇士,结实彪悍,话却不多。

    他本来一直列席,却没说什么话。

    如今却终于忍不住站起来,面颊之上不自禁流转了愤怒之色:“王上,我便知道会如此。你时时刻刻,便与这中原的男人在一起。什么龙胤王爷,他能说会道,甜言蜜语。你口口声声说佩服他的见识,果真是懂了心。你要和他相好,不如先将我去死。”

    雅朱更狠狠的剐了百里聂一眼,这妖孽就是个祸害。

    女王夫妻,一向恩爱,只不过自打百里聂来了,反而是生出了几许嫌隙,更时时有些争执。

    她眼中甚至不觉涌动了一缕杀意,恨不得将这狐狸精给生生的宰了。

    雅朱甚至后悔,后悔自己早些时候没有下手。

    乃至于,闹腾成现在这个样子。

    百里聂内心也是不由得觉得冤枉得紧,闹成这副德性,绝对并非自己所愿。

    云彩却气得双颊通红:“好了龙英,你在胡说什么,说够了没有,我什么时候说了,自己要跟他好。”

    龙英也是不觉一怔。他只觉得云彩言下之意,不就是这个意思?

    毕竟苗族王族,所剩也是寥寥无几,云彩又怎么可能让别的王族血脉,跟百里聂联姻,威胁她的地位。

    云彩沉声呵斥:“丢人现眼,还不坐下。”

    老婆积威之下,龙英暂且坐下。

    “殿下误会了,殿下本该知道,我待你也不过是那等欣赏之情,绝无什么非分之想。更何况我知晓你们中原人,不似我们苗民开放,也很讲究。妾身既然已为人妇,怎么会有这种非分想法。如今有一位尊贵的苗族王族血脉,纯真善良,也是与殿下相处甚是融洽,向来殿下,定然是会无比的满意的。”

    百里聂瞧见了云彩眼底一缕嘲讽,以他厚脸皮,也是禁不住脸颊热一热,略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自从青麟离去之后,他也从无跟什么纯真善良的美丽苗女相处融洽——

    他忽而想到了什么,云彩已然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只见云彩已然指着自己五岁的女儿云桃:“桃子这些日子,和殿下相处融洽,我觉得这当真是天作之合。”

    百里聂难得好似被雷劈了一样,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维持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云桃懵懵懂懂的,咬着面前的甜糕,不明所以。

    而云彩顿时也是露出了慈母的微笑,轻轻的说道:“桃子,以后让你跟漂亮的王爷哥哥,一直在一起,桃子可是愿意。”

    “我愿意!”

    小女孩儿的嗓音奶声奶气,童真可爱。

    云彩迅速扭过头,盯住了百里聂:“殿下果真是魅力非凡,我们苗女多情,连我女儿一颗心已经是属于你。看来,这是天赐的缘分,一定不能错过。”

    云彩显得非常的无耻。

    152769323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