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7 老聂的价值
    眼前的少女姿容纤弱,年纪尚幼。

    百里炎本来觉得洛缨样儿虽然美丽,到底年纪小,身材也不丰盈,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女人味儿。

    可是此时此刻,眼前的女郎轻轻的抬起了脑袋,脸蛋轻轻一抬,阳光轻轻的落在了洛缨的脸颊之上。那如云的乌发,就这样儿轻轻的堆在了洛缨的脸颊边,衬托得面颊如水,眉宇柔润。

    他心中竟似微微一荡,心忖,不愧是洛家调教出来的美人儿。

    绿薄内心更禁不住浮起了一缕酸意,狐媚子,这档子时候了,居然还在此卖弄风情。

    这娇滴滴的妩媚样儿,也是不知晓给谁看的,当真是十二万分的碍眼。

    绿薄打心眼儿里面觉得不痛快,只觉得好似扎了根刺也似,说不出的难受郁闷。

    这娇滴滴的美人,居然又在这儿卖弄风情,令人不觉打心眼儿里面内心添堵,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不过百里炎此刻心事重重,也不过是心里面这样子的略动了动,并未如何当真的放在心上。

    眼前娇滴滴的美人儿,大夫检查过了,不过是个病秧子。

    她身子骨弱,心脏也染了疾病。

    若然行房,说不定就会死在床上。

    故而洛缨虽然美丽,却并不能碰一碰。

    百里炎也没多介意,说到底,洛缨不过是个洛家传话儿的存在,彰显着自己跟洛家的合作。洛家透过这个小丫头,将种种的消息,这样子的传过来。

    可是实则,洛缨跟那豫王府的一只鹦鹉也是没什么差别。

    他位高权重,犯不着对一个暖床的丫头念念不忘。更何况,洛缨是洛家送来的货色,百里炎的内心之中,原本就是有那么一个疙瘩。洛家送来的女人,他又怎么会轻轻巧巧的去碰?不去沾染,倒也省了好多事情了。

    百里炎内心,不觉如此的寻思着。

    待天下一统,大局平定,以百里炎的心性,是不会允了洛家的存在的。一个商户,又有什么资格,咄咄逼人?简直是可笑之极!

    如今百里炎虽然是对洛家许了数不清的承诺,可是这些承诺,他并不觉得自己会兑现。

    纵然不守信,百里炎内心也是不会有任何愧疚。

    眼前娇美少女那仿佛从内心焕发的真心仰慕,那似水柔情,那娇柔妩媚,却碰上了百里炎的铁石心肠,任由那柔情辜负。

    然而百里炎却没有留意到,他的心腹谋士莫浮南,此时此刻,却是容色微微有些异样。

    那面纱后的俊容,在百里炎注视着洛缨时候,竟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淡淡的慌乱和醋意。

    待百里炎不屑的收回了目光,莫浮南方才打心眼儿里面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他知阿缨是洛家送来给豫王的美妾,他对豫王一向也是十分忠心。百里炎若能有这么一个贤惠聪明的女人,本来也是对百里炎的大业颇有好处。

    可是,不知怎么了,他并不想阿缨成为豫王的女人。

    可能是因为,他已然彻底迷恋上了这个岁数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姑娘。

    洛缨一身娇柔好皮相也还在其次,洛缨的智慧和聪慧的灵魂,已然彻底震撼了莫浮南。

    在他眼里,这个姿容姣好的小姑娘,可谓是世间难求的珍宝,令他不自禁的生出了几许的自私的心思。这样子的珍宝,他居然想要自己拥有,而不是让给豫王百里炎。

    好在,阿缨有这个病。

    想到了这儿,莫浮南的唇瓣,却也是禁不住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就算洛缨从名份上而言,已经是豫王的妾,可只要没有同房,什么话儿都是好说。

    洛缨却不觉垂下头,轻轻的凝望自己雪白如葱根的姣好手指头。

    而她那一双眸子,却禁不住渐渐深邃。

    哼,什么百里炎,由始至终,她都没想过将自己的贞操,交给百里炎这样子的男子。

    百里炎算什么,不过是个可笑的物件儿,没趣的东西。

    她不动声色来到了百里炎身边,宛如一团幽云轻柔的暗影,悄无声息的算计,暗中搅乱那风云水流。而至始至终,她亦不过一团柔云水汽,便算是百里炎,也绝不会察觉自己存在。就如,这明润阳光之下的幽幽暗影。

    那明润的阳光,轻巧的滑落在洛缨的身上,在地上落下了一团影子。

    不错,自己就是影子,不露山不露水的,这样儿的悄无声息消融于那一团烟云水雾之间,柔柔弱弱的。

    百里炎,她怎会真心。更何况这个男人倘若当真一统天下,又怎么会对洛家客客气气,当准履行他那种种允诺?这自也是绝无可能的。

    如今百里炎还是有用,可是他应当在适当的时候,好好的去死。

    不但是为了自己,还为了她最最心爱的,长留王殿下百里聂。

    然而此时此刻,洛缨内心之中忽而又浮起了几许浅浅的柔弱的凉意。

    是,这么些年,自己是已然习惯做一个影子。

    悄无声息,柔润无声,双手染血,却很少有人知晓。

    她之内心,原本也喜欢这个样儿。

    可是如今,洛缨的心口,却也是忽而有着那么一缕说不出的不甘愿。

    她那一双眸子,更不觉盈盈而生辉。

    她也不想再做一个影子,隐匿于暗处,别人也不知晓,根本都看不到。

    至少,自己想要百里聂看到。

    清风轻轻的拂过了洛缨的发丝,她似乎已经嗅到了接下来锦州将要有的腥风血雨味道。

    这样子的血腥味儿,刺激了她的心脏,让洛缨一阵子的亢奋。

    她想,自己是时候真正见一见,这一位长留王殿下了。

    原本洛缨是想用那么一些水磨的功夫,可是如今洛缨已然是改变了主意了。

    她那一双眼珠子灼灼生辉,流转了光芒,如旭日东升,光彩灼灼。

    那个女人,既然比自己所想的更有些分量。

    那么自己,已然不能再隐匿柔弱,看着青麟和百里聂如胶似漆。

    瞧着他们甜蜜如许,这样子腻歪。

    她决计不允,也一定容不下。

    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定得是自己的,别的什么人,无论是谁,都是绝对不能沾染半点。

    夜凉若水,轻纱妙曼,洛缨也不觉轻轻的瞧着自己镜中倒影。

    那镜中女郎,年岁尚幼,却已然是极好看,眉宇楚楚,姣好动人。

    纵然是百里炎,也还不是瞧着她雪白娇嫩的肌肤,竟似心口轻轻的一荡。

    洛缨垂下头,轻轻的抚弄着自己个儿手腕上那么一双羊脂白玉浓玉色的手镯子。这镯子虽然是极好,却掩不住她雪白肌肤。

    月色姣好,洛缨听到了动静,然后就瞧着百里聂与那青麟联袂而来。

    那现身于自己面前的男子,一身素色衣衫,衣衫翩然间,竟似有绝世风华。那淡淡的月光,却也是轻轻的滑落于男子的脸颊之上,那苍白而极俊美的脸蛋,竟好似流转了那万千风华,耀眼得竟似令人移不开眼珠子。

    而跟随着这风华绝代而来男子来的,却是一名明艳而孤傲的美人儿。她俏脸轻寒,眸色如水,凝动间宛若有月华流转。今日的青麟,却换下了大红的衣衫,换了一身素淡的青衣。那双寒水色的眸子流转间,宛如月中桂树,馥郁而孤寒。

    然而两个人这样子盈盈而来时候,竟令人不觉心激,不由得觉得,两个人竟然好似这样子的相配。

    洛缨瞧着眼前的一幕,内心却也是平静无波的。

    这个女人,还是有那么几分的姿色,也是难怪这么多年来,百里聂居然是念念不忘。

    一把来至于海陵,锋锐透骨的剑。

    寒气森森,剑气锋锐,又如此美丽而孤傲。

    确实也是有几分吸引人的地方。

    百里聂,始终是自己看中的男人,眼光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可是青麟只不过是一柄剑而已,不过是一件锋锐的兵器,这又如何能跟自己相比?

    自己才是能与百里聂翻云覆雨,算计天下的执局人,是那高崖上面一株并蒂莲花。

    想到了这儿,洛缨却也是不觉娇声软语:“含舒,撩开帘子吧。”

    那轻纱帘子轻轻的拢开,阁中那道娇柔的身影,顿时也显露了真容。

    少女姣好的容貌,映衬着灯火的光辉,在月色之下,泛起了幽幽的光华,宛如纷乱的雪花,宛如姣好的清冷月光,令人不觉,为之而心动。

    “洛家家主洛缨,见过长留王殿下。”

    她那言语声声的娇嫩,好听而舒畅,令人听到了,只觉得说不出的舒坦。

    一瞬间,洛缨那双眸子更凝动了光华,使得她本来好看的脸蛋,更是动人了几分。

    她是知晓自己所蕴含的魔力的,能轻而易举的俘虏莫浮南,操纵百里炎。

    唯独,唯独这个长留王百里聂,也许可能是自己一生之中,唯一拿捏不到的对象。

    不过却是够刺激,唯独自己琢磨不透的男人,才有资格,这样子站在自己的身边。

    她想,百里聂应该也是会很惊讶的。

    毕竟堂堂的洛家家主,怎么会是这样子一个娇滴滴怯生生的女孩子。

    不错,自己早就和百里聂有过书信来往,甚至熟悉对方印信。

    只不过,这还是百里聂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

    只怕,百里聂也是怎么都是不会相信的。

    故而洛缨也是想要在百里聂面上,看到几许的惊讶。

    然而她却不由得失望了。

    百里聂只是笑了笑:“上次好似见过一次了,是豫王府不知晓家主的身份,慢待你了。”

    洛缨目光逡巡,原本死死的盯着百里聂。

    听到了百里聂这样儿的话,却也是顿时不由得僵了僵!

    饶是洛缨心机深沉,可是上一次靳绿薄当众打了她一巴掌,可谓是奇耻大辱。

    百里聂仿若漫不经心的提及这档子事情,却好像狠狠的一脚,踩在了洛缨的心口。

    一时之中,洛缨的胸口竟似微微一悸。

    百里聂仿若便是在提醒自己个儿,以后无论怎么样,自己有打扮得多美,可能百里聂永远都不会忘记第一眼自己那极狼狈的模样。

    洛缨眼波流转,眼底竟似透出了森森的寒意,

    一时之间,那胸口的一缕缕不快,却也犹如寒水轻轻的泛开。

    可这样儿的寒意,不过片刻,却也已然是烟消云散。

    洛缨容色,又是恢复如常。

    她明眸似水,流转了一股子淡定的漠然。

    百里聂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可是自己个儿,却一定要沉得住气。

    无论百里聂怎么样说话,这些都是不要紧的。

    要紧的,则是以后。

    她嫣然一笑,如花蕊初开,如明珠美玉。

    “青麟姐姐,一路之上,由着你护着我,阿缨可谓是感激不尽。”

    洛缨都是有些后悔了,要早知道青麟这样子的难对付,那么还不如在东海不管不顾的杀死青麟。就算百里聂事后跟自己算账,自己也是有些法子,令百里聂不跟自己生气。

    这海陵青麟,固然是十分动人,又很让百里聂喜爱。

    可是洛缨却是坚信,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是有着那么一个价码。

    洛缨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仿若绽放了涟涟清辉。

    “我隐匿了自己个儿的身份,青麟姐姐,只盼你不要跟我生气。”

    青麟眼前却仿佛浮起了凌洛那血肉模糊的身躯,眼中蓦然凝聚了一层模糊的冷意,不动声色的说道:“阿缨,你当真可会介意?”

    洛缨手指头轻轻一拢乌黑的发丝,笑吟吟的说道:“我当然是会很介意的。将军,其实我一向都是个很真诚的性子,更何况,我对殿下一向都是心存仰慕。”

    百里聂微笑,月光轻轻的落在了他的脸颊之上,焕发了一股子明润透亮的光辉:“我知道的,洛家一向都是对朝廷很忠心。故而,阿缨对龙胤的殿下也都很仰慕、敬重。”

    就好像对百里炎,洛缨也应该很柔顺。

    “是,阿缨本来对豫王殿下很是柔顺崇拜。他英武不凡,手腕也是很厉害。可是,他太让阿缨失望。阿缨今日前来,就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殿下可知,这一次,阿缨前来,不单单是给豫王为妾,更要紧的是,带来一封书信。这份书信,是由定远侯苏定城亲笔所书,送到了东海睿王石诫的手中。这封干系重大的书信,本来可以影响天下的命运,本来阿缨想要看着豫王怎么样的力挽狂澜。可是,他太让我这个柔弱的小姑娘失望了。”

    “丝萝愿托乔木,又有哪个柔弱女子,不想嫁给一个大英雄呢。豫王殿下想到的,不是保护龙胤的百姓,他想到的是逃。任由这里血海滔滔,而他,至少可以拥有半壁江山,当一当做皇帝的瘾。”

    可能百里炎怎么也没想到,洛缨居然是这样子坦然跟百里聂提及此事。

    百里炎疑心病很重,手腕也是很残忍。

    墨夷七秀跟随他多年,他也狠心,将其中不肯听话的人一一剪除掉。

    百里冽一向柔顺,可是百里炎却一点儿都信不过他,逼得百里冽服毒,方才放心。

    可百里炎千防万防,怎么也想不到,他那个娇滴滴,怯生生的小妾,如此柔柔弱弱,风轻云淡,毫不在意的将他的这个秘密给说出来了。

    仿佛,一点儿都不如何的在乎。

    以百里炎如此的心机,他当真没想到洛缨会如此。

    毕竟这个娇滴滴的美丽少女,好似藤蔓一样柔弱,弱不禁风,柔美娇艳。

    就算是冬日的阳光,只怕也是会将她给晒坏了。

    更不必提,洛缨那眼底全心全意的依赖。

    他知晓洛缨正在跟绿薄争宠。

    女人争宠起来,就会千方百计的讨好这个男人,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

    可是百里炎却绝对没想到,洛缨并不是绿薄。

    就好像现在,洛缨好似竹筒倒豆子一样,将那么些个话儿都是纷纷说出来,毫无负担。她甚至在谈及了百里炎时候,口气隐隐有些轻蔑和不屑。

    丝毫没有人前的崇拜和在乎。

    百里炎固然是权势滔天,可一旦成为了洛缨手中的人偶,那洛缨其实就并不怎么看得上她了。

    这个病弱变态的小姑娘,手里面拿着一件件的玩具,却没有哪样玩具,是当真如何的上心。

    她那一双眸子,轻轻的在百里聂面前逡巡,却蓦然笑了。

    “你果然已经知道了。”

    洛缨雪白纤弱的手指,轻轻的拂过了唇瓣,这个动作,可当真有些像百里聂了。

    这也并不如何奇怪的,她本来便是想尽了办法,用尽了心思,这样儿的模仿百里聂。

    “今日豫王说的话,殿下不可能知道。不过,殿下已然是察觉了定远侯苏定城的不妥当。”

    “你也猜得到,如果百里炎知道苏定城有异心,以他自私的秉性,立刻会离开这儿,策马回到京城。”

    “你只是不知道,百里炎什么时候会知道。”

    “当然,洛家的消息一向灵通,你见洛家的小妾抬到了豫王的身边,你也应该猜到几分。”

    一边说着,洛缨脸上一双眸子,渐渐浮起了明亮的光辉,闪闪的发光,亮得竟似有几分的骇人。

    那张好看的面容,却也是浮起了几许娇滴滴的软腻之色:“殿下,你果真是这样子的聪慧,和这世上其他的人绝不一样。”

    那样儿温柔软绵的口气,字字句句,充满了崇拜的味道。

    那如乌云一般的发丝,轻轻的荡漾在洛缨的脸颊边,让她这张脸容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韵味。

    明明是个毒蝎子,却能在别人的面前,装得这样子软腻入骨,十分依赖。

    洛缨手指头一下一下,轻轻的顺着脸边的秀发。

    “殿下定然关心,豫王如今想要做些什么。”

    “我也瞧不上他,自然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不介意告诉百里聂,百里炎那么些个可怕之极的打算。

    谋杀父皇,却嫁祸自己的侄儿,牺牲东海一带成千上万的士兵。

    甚至于,刻意留下百里聂牵制,让百里聂为他争取时间。

    因为,百里炎内心之中笃定,别的人会走,百里聂却也是不会走的。

    当然百里炎也绝不会相信,百里聂会成功。

    根本没有可用之兵,当百里炎也抽兵而去之后,留下的只是那么一些个居心叵测的豺狼。百里聂是智谋出众,聪慧绝伦,可充其量,也不过是各种勾心斗角挑拨离间。

    最后,百里聂自然是死于养蛊所剩下的最后胜利者手中。

    就算百里聂侥幸没有死,那也没关系。

    长留王百里聂,没有阻止东海大乱,导致血流成河,染红了千里土壤。

    所有的罪孽,可都是可以算在了百里聂的身上。

    那么这个男人,便是会成为了所谓的千夫所指的罪人。

    百里炎说出口的打算,洛缨猜得到。

    可是百里炎没说出口的打算,洛缨照样也是心知肚明的。

    而她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莹莹生辉。

    好似小孩子有了一件喜欢的玩具,笑吟吟的捧到了大人面前,只盼能让大人喜爱。

    然后,得到几句夸奖。

    百里聂却手指比在唇边,嘘了一声:“阿缨,我对这些没兴趣的。”

    洛缨微微一愕,目光闪动,猜测百里聂的用意。

    百里聂这样儿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瞧着百里聂缓缓落座,而那个可恨的女人就也盈盈靠在了百里聂身边坐下。

    洛缨可当真是打心眼儿里面觉得不痛快。

    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又凭什么可以坐在这百里聂的身边呢?

    她的心里面,真的是很不服气啊。

    自己是洛家家主,向着龙胤最聪明的皇族男子说话,这样子的巅峰对决,这样子的美妙时刻。可是偏偏,却也是有着一个十分可恨的女人,居然在这儿碍事。

    简直就是个不知道自己身份东西,可恨。

    洛缨气恼的咬着自己个儿的手指头。

    就算百里聂喜欢青麟,可是青麟只不过是百里聂的下属。一个下属而已,也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轻重。

    她的牙齿果真是很锋锐的,咬得自己手指头都咬出了血了。

    百里聂那双温柔的狐狸眼盯着青麟,眼睛里面却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仿若,在跟青麟在解释,自己可当真是坦坦白白的。

    “阿缨备下的茶点,果真是很不错的,当真是个有心的小姑娘。”

    洛缨听着百里聂温厚悦耳的话语,看着百里聂目光轻轻的扫向了青麟,一股子说不出的酸意,顿时也是浮起在自己的心头。

    温柔的爱情,甜蜜的心动,这些原本于她而言是极瞧不上的东西。

    那些个寻常女人才会喜欢的庸俗玩意儿。

    却不料此时此刻,她那内心竟不自禁的涌动了缕缕的翻腾。

    一股子从来没有过的滋味,顿时也是涌上了洛缨心头。

    她原本以为百里聂私底下的感情方面,至少也与别人不同。

    可没料想到,百里聂私底下,却居然是这样儿的俗气的。

    她瞧着百里聂不动声色,将那么一碟莲子糕送到了青麟面前。

    记忆之中,青麟素来是喜爱甜食的。

    可能是小时候挨饿挨得多了,青麟嗜好发甜的食物,甚至是要甜腻透了,那才觉得更加的美味。

    洛家的厨子一向是极为不错的,此刻洛缨就算并未如何的上心,送到她面前的糕点也绝不会差。

    只可惜,洛缨对这些个糕点一向都是不屑一顾的。

    她年纪纵然还轻,可是对这些糕点,一向都是没有什么嗜好。

    她瞧着百里聂微笑着,殷殷切切,从袖中取出一支长长的匣子。

    而那匣子之中打开,竟然是一双犀牛玉的精巧玉筷。

    这般验毒美玉,料想不到百里聂居然用来打造一双筷子。

    而他一举一动,竟并非故意,优雅而动人。

    仿佛这般小意体贴,是自自然然,是天经地义的。

    青麟容色冷若冰霜,狐疑的盯着百里聂。

    入目的,却是百里聂那极为蛊惑人心的笑容。

    她有些无赖,其实用不着当着洛缨面前如此的。

    然而她到底还是接过来筷子,轻轻的夹了那么一块儿,送入了自己的唇中。

    那糕点做得十分细腻,入口即化,使得青麟竟忍不住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了。

    果真是极美味的。

    还是百里聂有见地,洛家的厨子,不是外边能有的。就算是皇宫之中的御厨,只怕也是没这样子的好手艺。更何况,是服侍洛缨这样子喜怒无常,动不动就杀人的主,自然也是会费尽心思。

    倒也不能错过,是要享受一下。

    刹那间,她那娇美的容颜,却也是宛如异花初开,冰雪笑容,原本有些冷冰冰的脸容,竟似绽放一丝真正开心的笑容。

    落入了百里聂的眼中,自然也是极为喜爱的。他喜爱青麟这样子的笑容,是如此的动人,如此的令人喜爱。

    他记得从前在海陵郡,那个狡诈而聪慧的小兽,啃着最粗糙的白糕,却忍不住冉冉一笑,可谓是风姿动人。

    而那样子美好的笑容,就这样儿深深的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纵然是很多年后,也是定不能忘。

    明明是个聪慧而狡诈的人,有时候笑容却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天真和温暖。

    洛缨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心神,唇瓣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她能生气,如果生气了,可能便显得没那么有风度了。

    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风度至少是不可以输掉的。

    更何况,百里聂不可能当真是这般风轻云淡,什么都不在乎。

    如果他当真宛如谪仙,什么事情都是没那么操心。

    那么何至于,会出现在锦州呢?

    这个男人,如果是想要推去这么些个事情,以他的聪明才智,有的是法子,根本不必如何的在意。

    故而洛缨的嗓音,仍是甜蜜而温柔。

    “想不到今天,阿缨说的话儿,殿下并不感兴趣。殿下只对洛家的糕点有兴趣,要是殿下喜爱,阿缨将厨子送给你又如何?”

    此时此刻,洛缨说话仍然是温言细语,十分的客气。

    杀人是一回事情,风度总是需要有的。

    “阿缨错了,我来这儿,当然也有许多的事情,心里面当真是感兴趣。唯独不感兴趣的,是我的那位皇兄百里炎。他怎么想,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自保,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容易猜得到的。这种明明白白的事情,又有什么值得提的呢?”

    洛缨脸蛋浮起了羞红,娇羞的说道:“殿下说的是,是我说话太俗气了。那就不知道殿下,又有什么事情有兴趣。只要阿缨知道的,一定会告诉你。”

    她明明是洛家的家主,可是却好像是百里聂的女奴,卑微柔顺,姿态放得低极了。

    而洛缨这样子的姿态,她心里面竟也是甘之若饴,并不觉得如何的委屈。

    只不过,这天底下能让她这样儿的,只有百里聂一个。

    别的男人,绝对不行!

    百里聂微笑:“有好多的,我慢慢问,不着急的。记得当年,我让萧英来东海挑拨离间,也算是闹得李玄真和石诫水火不容,相互憎恶。随后李玄真归顺了朝廷,然后反而成为朝廷东海的屏障。虽然这个世界之上,没有永远的敌人。然而照我瞧来,李玄真和石诫的和好,可是有洛家暗中撮合。”

    洛缨眼中赞叹之色愈浓了:“是呀,只有长留王殿下,才会猜得出来,这与我有关系。若殿下不嫌弃,那阿缨可将一切告知殿下。”

    “洗耳恭听。”

    “殿下当年以计挑拨,李玄真和石诫相互为仇。他们固然知晓,一旦联手,足以震惊龙胤朝廷。可人总是自私的,这世间总是庸俗的人太多,而聪慧的人太少。阿缨想着怎么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也是绞尽脑汁。殿下可记得,三年前,京城开始时兴翡翠首饰?本来翡翠这样子的玩意儿,并不如何的稀罕,虽然样子好看,价格也没多贵。可是三年前,翡翠一夜之间,便是成为天价,一件水色顶好的翡翠首饰,可谓是价值不菲。这从前不惹眼的翡翠,一时之间,也分了很多品种,要看什么水种,或者是什么成色。”

    “实则翡翠是东海特有的矿石,别处罕有。这样子的玉矿,由睿王府的人开采,原石送入了燕州。然后,再由李玄真的治下,加工之后,名正言顺的送入京城。有了共同的利益,双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撕破这档子极赚钱的好生意。如此一来,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也是融洽了许多。”

    说到了这儿,洛缨轻轻的摇晃自己个儿手指头上那翠玉扳指。

    这翡翠虽美,可从前也并不值钱。然而通过她洛缨的运作,就能让翡翠变得值钱,而且还会一直值钱下去。

    所谓点石成金,也不过是如此。

    她那雪白的手指头轻轻拂过之处,顽石也是价值千金,变得值钱起来。

    而洛缨也是喜爱这样子的感觉,那种将全天下都掌控于自己手上,那等极为美妙的感觉。

    “更何况,这么些年来,李玄真的日子过得并不如何的顺畅。宣德帝尚算对他客客气气,可他日子并不痛快。本来在李玄真的地盘上,他可优先提拔自己心腹,而朝廷科举的官员,一向也争不过。寻常之人,自然也忍了这口气,不与李玄真相斗。可一山还比一山高,龙胤朝廷之中总有硬骨头。豫王百里炎一向自负,就不大乐意看到李玄真逍遥自在。更何况百里炎一向野心勃勃,手伸得长,什么事儿都要去理会,心狠手辣。他性子贪婪,占了江南的财帛还不够,还伸入东海。百里炎安插亲信,甚至还准备插手翡翠生意。李玄真虽然手段狠,也要避忌这位睿王殿下三分。”

    “更不必提他在自己地盘之上作威作福,肆无忌惮。手下犯了事情,却不将龙胤的律令放在心上。两年前,李玄真庶子李通奸污了一个清白女子,惹得人家自缢身亡。李通虽然是庶子,却在李玄真跟前得宠。他不过是侮辱了一个区区的民女,自然无需付出任何代价。然而那时候他运气不好,碰到了风徽征这样子一个铁血的御史,就这样子用御赐的宝剑,一剑斩杀了李通。就算是李玄真,居然也是没法子。当时燕州的百姓,个个都觉得很痛快。”

    “十多年前,李玄真背叛了睿王石诫,投靠了朝廷。那时候宣德帝自然是欣喜若狂,待他也可谓是极为客气。那时候,宣德帝对李玄真有求必应,什么都肯答应。那时候朝廷的殷切,让李玄真觉得自己的背叛也是值得的,他更不愿意回去石诫身边了。可是伴随时光流逝,伴随着东海的安宁,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殷切,渐渐的也是慢待下来,李玄真也是显得没那么重要了。更何况他张狂跋扈,把持兵权,占据财帛,无法无天。无论是朝廷民间,都是怨声载道。而御史台的御史,告状的帖子都好像雪花一样的飞舞。他们都恳请宣德帝,一定要处置李玄真,不能再容他无法无天。”

    “宣德帝老了,性子也比较优柔,他一辈子都是这样子谨慎小心,并没有应允。可他年纪大了,瞧着也活不了多久。比起宣德帝,李玄真还显得很年轻,他今年才五十岁,还身强力壮,去年还纳了一房小妾。不错,李玄真知道,宣德帝还活着时候,自己也许不会如何。可是万一宣德帝死了呢?新任的帝王年富力强,一定不会容忍他。豫王百里炎身体健康,野心勃勃,他一向也不喜欢李玄真,瞧着便是要将天下都掌控于手掌之中。如果李玄真安安分分,等到百里炎上位时候,那么他便是要有灭顶之灾了。可偏偏就是这位身强力壮野心勃勃的豫王殿下,权柄最大,最有可能登基为皇帝。”

    “故而妾身一向都瞧不上豫王殿下,故作张狂,却不合时宜。一个人就算要除掉一个个的敌人,也不要太锋芒毕露。这样子还没有捕捉到猎物,就会被这猎物反咬一口!豫王一向瞧不上当今的陛下,可是妾身却很佩服他。什么优柔寡断,实则却是步步为营。至少这么多年,龙胤总还算是安安稳稳。审时度势,如果百里炎假意和善,那么李玄真可能也下不了这个决心。可惜百里炎太招摇了,他做王爷时候,已经是和李玄真起了冲突。那么李玄真又怎么能奢望,他做了陛下之后,会对自己如何的客气呢?”

    “那么他,也是忍不了了。人总是需要活命的!更何况,李玄真已经和石诫关系缓和了很多,稍稍试探,睿王就宽宏大量的饶恕了李玄真曾经全部的过错。殿下,睿王从前虽然很小气,可是现在可是大度多了。”

    洛缨甜美的笑着。

    “只怕李玄真就算没想到以后被清算,没想到和以前老冤家结盟,也是有人会提点他的。”

    百里聂轻叹。

    洛缨慢慢的在自己一根根娇滴滴的手指头上,轻轻的套了一枚枚指甲套。

    那金属的套子套在了手指上了,在茶几之上,轻轻的划了那么一道痕迹。

    而她那一双眸子,却也是潋滟生辉。

    “青麟姐姐,你说这是不是好生有趣?”

    她瞧着青麟时候,眼睛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挑衅。

    她卖弄了自己的聪明才智,就故意讥讽青麟。

    海陵青麟,也许是个极为出色的女子,可是事到如今,便要让她瞧一瞧,她跟自己的差距。

    她再出色,在自己面前也不过如此。

    星辰固然是在天上耀耀生辉,可是与明月相比,顿时也是黯然失色,再没有什么别的光芒存在了。

    自己便是天上的明月,青麟也不过是区区星辰。

    她的光彩,足以让眼前这个女子,为之自卑,抬都抬不起头来。

    洛缨浅浅的笑着说着:“其实我只不过是个很笨很笨的女孩子,根本也没有才智。说是我算计他们,可这是因为他们心中原本便是有这样儿的**的。而我呢,不过是顺水推舟。”

    青麟和百里聂好甜蜜啊,不过过一阵子,这个女人就一定笑不出来了。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抢走百里聂。

    然后,这个女人脸上的神色一定是会很好看的。

    这个女人,刚才居然胆敢在自己面前炫耀,真是该死。

    青麟盯着眼前的女郎,慢慢的,轻轻的再咬了一口莲子糕。

    她没有如洛缨所预想的那样儿,容色恍然,惴惴不安。

    她反而不觉冉冉一笑,笑容有些变幻不定,竟似有些个如梦似幻的韵味:“可是这还不够对不对。”

    洛缨狠狠的在几上划了一道道的痕迹,笑容之中蕴含了一股子的狠劲儿:“这当然是不够的,绝对不够。李玄真和石诫勾结,虽然能祸乱一时,可是比起整个龙胤朝廷的实力,始终还是逊色一筹。至多,不过是在东海裂土为王,霸占一方,将龙胤的领土削去一块,这当然不够。”

    东海自立,这已经是令龙胤震动了,可是洛缨却说不够。

    这样子的话儿,不知不觉间,已然是有那么几分的惊世骇俗了。

    可确确实实,她要的不是什么僵持之局,而是天下大乱。

    要整个龙胤天下,都是沉浸于大乱之中,要每一寸土地都有染透鲜血,有埋藏森森白骨。

    那每一寸土,都是染着那么一股子腐朽可恶的味道。而在这样子令人作呕的味道上,洛家才能赚取如流水一般的金银财帛。

    而且,财帛根本也不是极重要的。

    “洛家虽然是商户,可是于阿缨而言,早就不在乎区区的财帛。那些财帛,除了多增添几许铜臭气息,又能有什么用呢?只有天下大乱,血染天下,我才能得到一件东西。”

    “那就是,尊严。”

    洛缨嗤笑,言语是那样子的轻柔:“纵然再多财帛,可是还不是任人鱼肉。就如洛家在龙胤,纵有倾国的富贵,还不是被人盯上。就好似那位豫王殿下,一旦天下平定,我们洛家一定是会荡然无存的。好姐姐,我是个无依无靠的小丫头,总要想个法子自保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她说得可怜兮兮,那双娇滴滴的眸子之中,却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寒意。

    百里炎根本瞧不上区区商户,更看不上洛缨。

    她不过是一个摆件儿,就算是百里炎当真知晓她洛家家主的身份,只怕也好不了多少。好似他一个皇族子弟,能讨要洛缨为妾,已经给洛缨天大的福分和恩赐。

    那些官宦人家,正正经经的门户,又有几个肯正经娶那么一个商户之女。

    那些官宦人家的子弟,又有几个,肯让嫡子娶个商女为妾?

    还不是因为这些人瞧不上商户,恣意践踏。

    洛家底蕴颇深,可落在了洛缨手中,已经不想忍气吞声。

    “定远后苏定城,想来姐姐定然是熟悉的。人家原本有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京城第一美人儿苏颖。可惜她容貌好看,心肠却狠辣,手腕更是毒辣。也怪不得青麟姐姐,没有饶了她。苏定城只怕到现在都不知晓,他的那个女儿,是死在将军手中。”

    洛缨言语柔柔,可是嗓音之中,却不自禁的透出了一股子淡淡的讽刺味道。

    在青麟斗着人家女儿时候,她洛缨谋的却是苏定城。

    她觉得青麟根本不配和自己相比。

    “那时候,我便要物色一个,足以左右战局的龙胤叛徒。我盯上了苏定城,因为他原本就不那么安分,因为他还算得宣德帝的信任,而且近年来一直在东南一带任职。宣德帝心机颇深,算计也多。其实他这个皇帝,也算是做得小心谨慎,根本就是处处堤防,小心翼翼。说来,他其实也没有什么真正信任的人。就算是所谓最宠爱的儿子百里聂,只怕殿下这位父皇,也是有意提防吧。”

    百里聂唇角泛起了模糊的笑意,柔和的说道:“可是为君者,也许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小心谨慎,不要轻易信了谁。”

    其实,也许自己比不上父皇。

    毕竟自己一生之中,到底还是有那么一个极为相信的人。

    信如心肝,爱逾性命。

    这并非人君该有,可是百里聂本就不想当这个人君。

    “是呀,陛下可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却总是个谨慎君王。正因为他的谨慎,让我们洛家,不得不多费许多功夫,而且添了好多的麻烦。苏定城看似他的爱将,可是他每一任任期也不过半载,就调任别处。他的妻儿,更留在了京城,享受着荣华富贵。半载时间,又怎么够让苏定城栽培属于自己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心腹?更何况,男人很多虽然无情,多多少少,还是介意家里面的家眷。那么洛家,就应该用一些巧妙的法子,让这位苏侯爷,手中有那么一点儿的权柄。”

    “倘若东海生乱,受到骚扰的将会是锦、徐、青、定四郡。定州居住的多是苗民,他们个个身材矮小,攀山越岭,健步如飞。只不过,定州山路崎岖,总会缺那么一件东西。这样东西,对京城的贵族可能不值得一提,可对这些定州的百姓却颇为重要。他们久居山区,需要食盐,便需要对外购买。其实盐铁之事,都在朝廷掌控之下。可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着。只须买通掌管盐引的官员,他们就无视被抬高的盐价,任由食盐价格被哄抬得很高,趁机谋取暴利。”

    “好在,没有官盐,总归有私盐。当地的苗民,通过贩卖的私盐,虽然也并不便宜,总归还能吃上食盐。可只要我们洛家,想法子抬高盐价,斩断私盐。那么当地的苗民,就一定是吃不上盐了。没有盐吃,他们就会身躯浮肿,连路都不能走,还会得病。这可怎么办呢?到最后,可能是被一些有心人挑拨吧,他们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朝廷身上。这些苗民,顿时就起兵作乱。”

    “而这就近平乱之人,自然也是征战多年,精于战事的定远侯苏定城。这些年,挑动苗民,让这些个苗民时不时生出乱子。就算苏定城想走,只怕朝廷也是不能放心得下了。然后半年一调的苏定城,就终于在青州城扎了根。这一呆,就是好几年了。其实苏定城的背叛,并不是因为洛家的游说和引诱,而是他本身就是不臣之心。几年光景,他便安插亲信,将当地驻军,收归几用。如果他没这个野心,他怎么会做这样子的事情?可他要不是这样子的人,我们洛家何必帮他一把,给他机会,帮他所谓的养寇自重。”

    “当年这件事情,青麟姐姐,你可也是帮了我一把。”

    洛缨微笑着看着青麟。

    可这样子的称赞,自然绝对不是真心的话儿,反而是有着那么一股子淡淡的讽刺味道。

    青麟不动声色:“那就请阿缨明示。”

    “苏定城跟他夫人,原本也是少年夫妻。苏夫人名门出身,温柔贤惠,更为苏定城生儿育女。这两个人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所谓爱情,总归还是有些情分的。扣在了陛下手中,苏定城总会有些顾忌。只不过苏定城人在外头,日子过得寂寞,又离不得女人。若非如此,当初苏定城也不会栽在边塞一个妓女手里面,生出来苏颖这么一个庶孽。他既然会在女色方面错一次,这自然是他弱点,洛家可以让他错第二次。”

    “然后我们,便是加以安排了。这位英武的苏侯爷,很快就在这青州之地,寻到了一片红粉温柔。他身体健康,年富力壮,家中的那个嫡妻已经不够鲜润,又已经生了三个孩子,早就令人没胃口了。更何况,这位苏夫人,还离得那么的遥远,远得遥不可及。苏夫人还做错了一件事情,她因为自己那么点含酸吃醋的小心意,没安排妾室陪同苏定城一道。既然是这个样子,苏定城难道还能在这儿过着和尚般的日子?”

    “这自然是绝不可能的。”

    “我们给苏定城安排了一个女人,美丽温柔,善解人意,熨帖可人。许多年前,连一个边塞的妓女,都可以得到这个男人的爱情。这说明这个男人,这方面是过于多情,有着弱点的。那个女孩子叫明依云,单纯无暇,又有着一股子楚楚可人的味道,男人的口味总是一致的。苏定城年轻时候喜爱这样子的女子,现在犹自一样,和过去也是没有太多的差别的。很快这个叫明依云的女子,就得到了这个大他很多岁男人的爱情。他们两个人同进同出,在明依云依赖的目光之下,这个男人已然把持不住自己的心。”

    “苏定城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他的妻子,他的爱情可能给过那个边塞的下贱妓女,可是却绝对没有一丁点儿在雍容华贵的苏夫人身上产生。这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子,天生的贱骨头。就不喜欢高雅一点的东西,就喜欢一些下贱的货色。只要做出全心全意依赖的模样,苏定城很难对这样子的女人把持住自己。当然,明依云的单纯和依赖,这绝对不是假的。”

    “这世间那真正单纯无辜的女子,早就已然消失得差不多了。可能唯独我们洛家,才能当真栽培出几个不染世俗尘埃真正的单纯可人儿。这是何等的珍贵,又要花多少银子,才能够养出这样子的宝物?在精细养着她们时候,我们洛家也是精心挑选,那些性子本来就有些掐尖要强有心眼的,我们也是会逐步淘汰。最后养成的,却也是货真价实玻璃心肝,如水柔情的可人儿。明依云看着这位老侯爷的神色,那眸中蕴含的真爱,却也是没一点虚假。”

    “真爱,就这就世间难求的真爱,是多么的珍贵啊!这自然是多么的值得人珍惜!”

    这就是洛家缔造出来的美好幻境,美人陷阱,红粉诱惑。

    用最单纯的姑娘,引诱人步入那最黑暗的深渊。

    “苏定城爱上了明依云了,明依云是个健康的女子,很快也是怀上了苏定城的骨肉。可这位近乎完美的明依云,这样子一个能满足男人所有幻想的美人儿,却有着那么一个致命的破绽。她,便是前朝公主,是皇族血脉,可惜却并非本朝皇族。她是逆贼,本来就不该留。苏定城应该一刀斩了她的头颅,送去给宣德帝邀功请赏。可他却跟这个女子,有了肌肤之亲,甚至让明依云怀了身孕。”

    “这样子巧妙的局面,当然应该让苏定城知道。在一场巧妙的安排下,苏定城知道了眼前这个单单纯纯女人的身世。他大惊失色,此事一旦传出去,自己一定是会被政敌攻击。就算自己勉强能保住性命,可那也会毁掉自己的前程。他是个视权力如性命的男人,又怎么能忍受这样子的事情呢?那么其实,最好的法子已然是显而易见,那就是杀人灭口。只要一剑杀死明依云,那么这件事情终会被遮掩下去了。一旦毁尸灭迹,谁又能知晓,他曾经是犯下了这样儿的错误呢。”

    “苏定城心硬如铁,可他的剑比上了明依云的咽喉时候,看着眼前美人含泪的眼眸,无辜的眼神,以及那隆起的腹部。他做不成一个畜生,那一剑也挥不下去。到底是个多情种子,他舍不得明依云,搂住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然后终于选择隐匿了这档子事情。然后,他就落入了我们洛家的彀中。”

    “当然,殿下必定是好奇,要是苏定城杀了明依云,那又怎么样?可没关系的,不过是损失了一枚棋子。虽然是有些个可惜,可是还是可以有别的计划,别的手段。对于苏定城这么一笔重要的生意,洛家是不会吝啬投资的。明依云总归是有些福气的,这个男人毕竟对他有些真爱。不过从苏定城不忍杀她开始,苏定城已然是背弃了朝廷。”

    “当然,正因为苏定城在女人面前会心软,他多少也会舍不得自己原配,甚至还舍不得苏颖那个庶孽。好在这个时候,一个海陵的姑娘,为了复仇步入了京城。苏颖虽然心狠,本来她其实不必下手杀了亲妹妹,逼死自己的亲娘。可是当元二小姐咄咄逼人时候,苏颖为了自保,终于忍不住狠下杀手。对了,那个苏暖,也是死在元二小姐手中的吧。如此一来,苏定城自然也是再无牵挂。更何况,这个时候,明依云肚子里面孩子也生了,还是个男孩。面对自己唯一的骨血,苏定城自然也是更加宝贝心疼。他自然不想自己任人鱼肉,不想时刻担心,龙胤朝廷可是会加以怪罪。”

    “青麟姐姐,只盼你不要内疚,不要觉得是因为你,才会促成苏家有这么一个谋逆之心的呀。”

    洛缨冲着青麟冉冉微笑。

    可她就是在提点,今日东海的血流成河,和青麟也是脱不了干系。

    就算自己双手染血,可是青麟何尝不也是推波助澜。

    能好到哪里去?

    青麟却也是盯着他说:“我自然也不会内疚,正如阿缨说的,你们总会有别的法子的。”

    洛缨渐渐有些心浮气躁,她不喜欢青麟这样子的坦然。

    如今的青麟,应该知晓,自己是如何的可怕,又有什么样子的手腕。

    她当真是应该敬畏着自己,畏惧着自己,而不是这样子平平淡淡的。

    今日,自己在百里聂面前展露风华,她就是想要百里聂知道,自己才是百里聂最好的选择。

    这世间无一人,能像自己,这般算计天下。

    至少,女子之中只有她一人。

    翻云覆雨,搅得风起云涌。

    她超凡脱俗,是世间的神明,而别的人也不过是个蝼蚁。

    能与自己平视而望的人,只有百里聂。

    洛缨脸颊之上,却顿时浮起了娇艳无比的红晕,好似擦上了胭脂。

    “殿下,这就是阿缨这些年来用的那么一些小小手腕,只盼,还能入得殿下的眼。”

    明明是那么多的血腥杀伐之事,可是洛缨呢,却偏偏说得这样子坦然。就好似怀春的少女,做了一个精致的荷包,想要让心上人瞧瞧自己的手艺。

    她直接无视青麟,此刻将青麟当成了空气,而她觉得百里聂也应当将青麟当成了空气。

    百里聂温和的说道:“现在的小孩子,当真是一代比一代出色了,比我当年,还要厉害得多了。”

    洛缨微笑:“我不是小孩子了,殿下,你在我眼里,永远是最好的。”

    她放缓了嗓音,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痴迷:“六岁的时候,我便见过你了。你在月色下,在烟花下,是那么样子的出色。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我都还是记得了。这么多念过去了,你还是那样子的完美,你的容貌还是那般俊美。你的智慧,还是那么样子的聪明。你是这天底下,最完美的东西。”

    值得我一生一世,努力期待。

    “其实,我真的有好多缺点的,阿缨,你只见过我两三次,自然了解的不够深。”

    百里聂漫不经心的笑着,对洛缨眼底里面的狂热视若无睹。

    这让洛缨内心之中,忽而涌起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恼恨。

    她不喜欢百里聂这样子的姿态,自己是那样儿的认真,可是百里聂呢,却也不过将自己当成一个小孩子一般应付。都差拿出糖果,打发自己了。

    难道自己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还不值得百里聂认真看自己一眼。

    她想要的,绝对不是眼前的场景。百里聂应当是认真的看着自己,眼底流转了一股子的惺惺相惜的欣赏。

    为什么,和自己所设想的不一样呢?

    这究竟是因为自己确实不那么了解百里聂,还是因为,那个女人?

    那个,根本无法企及自己风华的女人。

    那个如今就在百里聂身边的女人。

    “殿下,过去我做过的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未来发生的事情,我也可以和你说的。殿下,你的心里面,应该也是好清楚,豫王殿下的打算。只不过百里炎无论怎么打算,他都绝对不会如愿。他以为自己至少可以有半壁江山,可是由始至终,阿缨都是没有准备让他逞心如意。他不会活得很痛快的,至少这害死生父的污秽名声,就会这样子在他身上,也不会顺利让别的人承担。”

    “陛下死了之后,害死他的百里炎,很快也会陪着他。殿下一定要相信,阿缨有那种本事,让百里炎死。其实他那样儿的人,就算是死了,也是没什么打紧的,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我并不觉得殿下,会为这个哥哥流下一滴眼泪水。可他死了后,龙胤从京城到江南,也是会崩溃瓦解,群雄林立,处处战火。”

    洛缨说得这样子笃定,那般肯定,信心十足。

    百里聂瞧着她:“这不就是阿缨想要的东西。”

    “今天之前,我以为是的。天下大乱,处处鲜血,我只觉得欢喜。可是如今,我只要得到一件东西,我便可以放弃整个计划,我可以有法子让天下太平,可以抚平这东海之祸。这一切一切,都不会发生。只要,将这件东西给我,阿缨一定是会遵守诺言,一定是会乖乖听话的。”

    洛缨盯着百里聂,眼中流转了一股子浓郁的狂热:“你可知道,阿缨想要什么?”

    百里聂只能保持微笑,不说话。

    早知道自己有这么大魅力,就不带青麟过来。

    他纵然有些许自恋,都没想到洛缨居然会对自己有些不轨企图。

    他努力保持微笑不说话儿,可洛缨却是咄咄逼人的。

    她不用百里聂回答,却也是自己清清楚楚的说出来。

    “我要的是你,百里聂。”

    “只要你属于我,我可为你平定天下。”

    我以天下,来换你长留王百里聂!

    15270886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