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4 老聂的心机
    百里炎冷哼一声,心里虽然恼恨,却做出了同样手势。

    他可谓是个极聪明的人,就算以后要和百里聂鱼死网破,至少不是今日。

    百里炎那冷锐的眸子,却顿时落在了百里聂锦绣衣衫之上。

    无论是在京城,又或者是在锦州,又或者是在北漠塞外。眼前这只妖孽,都是这样儿肆无忌惮的绽放,流转那如火的魅力。

    他那苍白的面容只需浮起少许的笑意,顿时流转令人心悸的魔力,而那样子的魔力,好似无时无刻都存在,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味道。

    百里炎缓缓收回手,缓缓说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是皇兄的不是。不过皇弟,以后你若要做出个什么不对的事情,皇兄也是会教导你的。”

    百里聂这样子的狐狸,却偏要跟自己个儿作对。他看着就是个色迷心窍,为了海陵那个妖孽,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只怕,再荒唐的勾当,百里聂都能狠得下这个心肠。

    百里聂唇角不自禁的泛起了柔和的笑容:“既然是如此,皇弟自也是洗耳恭听。”

    他缓缓策马到了百里炎身边,竟无所顾忌:“不如,让我这个弟弟随着皇兄,一块儿回去锦州城。想来皇兄,内心之中必定也是诸多疑惑。”

    “怎么皇弟居然如此坦诚,倒是让本王有些不好意思了。”

    百里炎冷笑。

    不过百里炎内心之中,确实也是诸多疑惑。

    百里聂一身锦衣翩翩,轻轻的抬起头,任由那锦州的清风,轻轻的拂过了自己的面积。而他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流转笑容:“一件完美的算计,就好像一个谜语,自然是有始有终。我拿出了谜题,自然也应当说出答案。这样子,才有意思。而最有意思的则是,当我说出自己个儿谜题的时候,听故事的人,就好似皇兄你一般有身份、权势。”

    眼见兄弟两人言笑晏晏,洛缨目光有些阴冷。

    她手指头一根根的松开。

    百里炎为什么选择忍耐,洛缨多多少少,那也是心中有数的。

    她气消了,也知道今天要让百里炎将青麟弄死有些不现实。

    刚才自己真的被冲昏了头,生气得不得了,难受得紧。

    可能真的是太生气了,所以有些不理智。

    没办法,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男人,又怎么能让个贱人,这样子的弄上手。

    洛缨冷笑,这一次,算自己失算了。毕竟自己没想到,百里聂会对青麟这么上心,费尽心思,私底下做了这么多功夫,这般折腾。如此说来,自己也算是轻敌了。可是下一次,这海陵青麟,也就没这么幸运。

    她轻轻的眯起了寒水盈盈的眸子,盯着青麟的背影。

    那个女人,衣衫飘飞,风姿绰约,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这样子坚毅不失婀娜的健美,大大方方的在长留王的身边,让洛缨那股子压下去的嫉妒,如今又不自禁的突突突的浮起在了心口。

    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放下了帘子。

    洛缨心里告诉自己,慢慢来,也不必着急的。

    自己有的是手段,也许青麟斗赢过很多女子,可是自己个儿可是跟那么些个庸脂俗粉不是一回事情的。

    她才是青麟真正的对手!

    就好似当初的龙轻梅,也算是个不俗的女人,很有些手腕,武功也不错。可是,自己还不是帮着睿王石诫,硬生生的弄死龙轻梅。一步步的,将龙轻梅所拥有的东西一件件的剥夺,让她在东海失势,让她一无所有。到最后,连命都没有了。

    不错,自己不是击败龙轻梅,而是弄死了龙轻梅。

    龙轻梅是死在了她的手里面的,可是连石诫都不知道。

    而这,又是洛缨一颗甜蜜的糖果,心中的珍宝,寻常都不会跟别人分享。而这,只是属于洛缨小小的情趣。

    要说龙轻梅,其实也还不错,有几分厉害。虽不如她洛缨一根手指头,比起其他女人已经强了很多了。东海黑珍珠,倒也是当真有个真本事。

    洛缨将龙轻梅的死当作一件完成的艺术品,也是珍藏于自己的脑海。

    本来,那股子欢喜不过是淡淡的,毕竟洛缨素来冷情,也很少当真对什么东西上了心。

    可是如今,她一想到龙轻梅是青麟的女儿,就欢喜得发抖。从卡得意的事情,如今在洛缨的心口点起了一股子的火焰,令洛缨一阵子的兴奋。她那一双眸子,也是潋滟生辉煌。

    她不觉沉溺于过去的美好回忆之中,是的,那些血腥的回忆,于洛缨而言,是值得欢喜的。

    彼时龙轻梅虽然被隐匿于幕后的洛缨打击,步步后退,可她多少有些本事,更有人脉,还有威望。更要紧的是,龙轻梅还是石诫的心上人。就算过去这么多年,情分消耗得差不多了。可也许正因为龙轻梅的不爱搭理,反而让睿王石诫这样子冷血无情的人,越发是念念不忘,心心念念。可能正因为得不到,那颗东海的明珠,却也是终于化为一颗心尖的火红玫瑰,娇艳欲滴。

    那时候洛缨心里漫不经心分析着,心里却也是有了自己的判断。这个龙轻梅,要是活着,可能始终碍着自己的事。除非龙轻梅死了,石诫才能毫无顾忌的举兵,不然总会被人拖后腿。可石诫既然是对龙轻梅态度微妙,洛家若除之,可能非但得不到石诫的感激,还会被这个东海睿王忌惮和厌恶。

    既是如此,自己也是要想个法子,除掉龙轻梅,却不留下什么痕迹。

    她要想个巧妙的法子,就好似完成一种艺术品,不动声色,润物细无声。

    她想了个法子,令人送给龙轻梅一尊观音像。那观音眉宇慈和,工匠雕琢巧妙,眉宇间和龙轻梅早死的生母有几分相似。而那观音像的手中拿花,拈花微笑,那支花却是兰花。

    洛缨最擅长的,就是玩弄人心,从人性的软弱之处动手。她研究了龙轻梅,揣测龙轻梅的内心,用尽心思。

    果然,龙轻梅很喜欢那尊观音像,干脆就摆在了房中,日日看着,好生喜爱。

    可那观音像的一枚眼珠,却被挖出来,再塞入了一颗黄豆大的石子。

    那颗石子,自然就十分奇妙了,是洛家开矿时候无意识的发现。

    原来这世间居然会有那么一种石头,一旦沾染,一定是会生出各种各样你都预计不到的可怕疾病。

    仿佛能散发你瞧不见的可怕力量,无声无形,却格外摧残,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那时候洛家的人开矿,全部两百多名矿工,一个一个,一年内陆陆续续的死去,无一例外。

    彼时人心惶惶,洛家的人也只道闹鬼。

    洛缨却是亲自去查过,并且发现了真相,找到了那种可以将人不知不觉置于死地的石头。

    当然,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测,洛缨也并不忌惮用活人做试验。

    而这样子的石头,于洛缨而言,自然也是极为有用。

    比如龙轻梅,她死了,而且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染病。

    洛缨淡色的唇瓣轻轻的笑了笑,牙齿也轻轻的咬紧了自己个儿的手指头。

    百里聂,你纵然很聪明,可是却一定防不住我洛缨各种奇妙的手段。

    青麟,无论你是元月砂或者江兰馨,你得罪我了,一定要死的。

    今日百里聂所作所为,真可谓是出乎洛缨的意料。不过正因为如此,洛缨一颗心更加火热,更想要百里聂了。

    百里聂,果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东西,自己虽然刚刚看轻了他,可是百里聂却也是如此简单利落的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了。

    果真不愧是自己看重的男人,这世上的男人就是应该要强,不强,自己哪里能配得上自己。

    洛缨就是简单粗暴,她就是慕强的。

    越强,越爱!

    她轻轻的眯起了眼睛,面颊之上更不觉浮起了动人的潮红,娇艳欲滴,有着一股子的病态的诡异。

    洛缨凉丝丝的笑着,伸手轻轻的拂过了自己的钗头。

    讨厌,百里炎那个废物,不能够弄死青麟,反而耽搁了自己在百里聂面前现身。

    今日自己这一身,可谓是精心打扮,废了好多心思,可谓当真是艳光四射,娇艳无双。

    不过,殿下还是会正式看到自己,看到自己这个仰慕他多年的,可爱女子。

    就算百里聂和青麟紧密如一条缝,可自己也是要硬生生的插进去。就好似今日,自己不过是随意动动手指头,就让这海陵青麟,这样子的心惊肉跳。她有的是法子,让青麟生不如死。

    洛缨唇角的笑容,却也是越发的深邃,一双眸子更是冷得令人心悸,令人发寒。

    很快,就会送青麟去见她死鬼老娘。

    这一家人,还是要整整齐齐的,这样儿才好。

    洛缨这样儿想着,却也是笑得格外得妖娆。

    “皇兄可还记得,你对青麟说过,说什么出身寒微,因此比不得那么些个名门闺秀。而你,可以打坏过去的权力结构,让她成为新一代的贵族,将京城的贵女都踩到脚下。皇兄还好生动情,因为自己曾经是冷宫皇子,又不被父皇待见,再怎么能干,都被冷待。不似有些可恨的人,比如我这样子,出身好,又受宠,不用做什么,什么都有。好可怜,我听着都觉得惭愧。然后那些出身低,身份不高,还有点才干的人,就容易被皇兄这样子掏心掏肺的话儿打动。”

    百里聂一边说,唇角一边挑起了那么一缕笑容,假惺惺:“阿麟就是心肠硬,这点最不好,都没有被皇兄这么点铁汉柔情,被权倾天下豫王难得那点脆弱打动心扉。难怪,我一心向着她,还追得这么辛苦。好似我这样子有魅力的人,她都是视若无睹。”

    他言笑晏晏,笑得可谓是极动人的。可此时此刻,无论是百里炎身边的心腹,还是跟来的某人,都恨不得将百里聂给弄死。

    蔺苍面色自然也是极不好看的,在他瞧来,百里聂根本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贱得不得了。

    王爷从小辛苦,没想到王爷的辛苦,却竟似成为眼前无耻男人的谈资,还这般炫耀!

    蔺苍眼中充满了浓郁的怒火,百里聂自恃自幼受宠,却如此毫不留情,生生撕碎了百里炎心口伤疤。

    这等,贱人!

    空有那么一副好皮囊,却如此堂而皇之的无耻。

    青麟面色也是沉了沉,唇角轻轻的抽动。

    她觉得自己个儿就是傻,担心百里聂有事,故而不动声色的跟随过来,来到靠近百里聂的地方。

    毕竟她海陵青麟,是恩怨分明,绝对不是那等无情无义的人。

    自己虽然嘴里不饶人,对百里聂不客气。可是对于事情轻重,还是拧得清的。

    再怎么样,百里聂也是因为自己个儿,不畏生死,方才遭遇到这样子生命的危险。

    既然如此,她自然也是要来到百里聂身边,无论怎么样,今日也是要护他周全。

    便算死了,也不能让百里炎伤害他。

    可是如今,青麟心里忍不住冷笑连连。

    呵呵哒,自己真的是来错了,百里炎捏死他吧,自己好无所谓的。

    有的人,自己就拼命不要命似的,说些个无聊的话,可劲儿作死。

    青麟冷笑,如果自己要是没看错,百里炎刚才额头青筋也是崩了崩。

    眼前这位豫王百里炎,也绝对不是一个宽宏大量,能原谅别人的人。这么个心狠手辣无耻之徒,自然是心里面极生气了。

    青麟唇角禁不住冷笑,百里炎也有动怒而忍下来时候。

    她可真怕百里炎修养不到家,忍不了百里聂。

    不过,就算是这样子,那又怪得着谁呢?百里聂额头上,就写着那么几个我要作死四个字,只怕就算是死了,也是求仁得仁吧。

    百里聂却没察觉到连他最心爱的青麟,都一脸冷漠。

    纵然全天下的人,都想要弄死他,百里聂也那么一副很无所谓的德性。

    他好似还嫌不够,犹自煽风点火,恨不得将这火烧得更旺些个。

    “皇兄雄才伟略,人间枭雄,心狠手辣也是理所应该,本来可谓是无可挑剔。可你知道吗,你有一点不好,要不要皇弟告诉你?”

    百里聂侧头,不待百里炎回答,就已然笑着说道:“皇兄这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好人妻,喜欢盯着别人女人,不肯喝自己锅里面的汤。”

    百里聂微笑着,却也是打心眼儿里面不高兴。百里炎无耻就算了,居然还勾搭自己的阿麟。百里炎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儿?难道就是觉得,别人的东西比较好?这是病,得治!

    周围豫王的心腹,一瞬间,一个个的面色铁青,可谓是极为难看。

    就连百里炎,有那么一刻,也似有些狼狈。

    青麟也就罢了,强占苏叶萱也不算什么。可是,百里策毕竟是归顺他的,也算是一心一意跟着他这个豫王殿下。做主子的,占了属下的美妻,这会寒了别人的心肠!尤其是,那些心甘情愿追随自己的人!这些人,也许并不介意自己害死多少百姓,贪墨多少银钱,行事多么恶毒,甚至想要害死自己的生父。可是,他们却会在乎,自己的主子会不会强占自己的妻妾。

    也因为这样儿,苏叶萱方才会成为了百里炎的心魔,在百里炎的心里,成为了必须遮掩的瑕疵。

    百里炎一瞬间,金属色的眸子,好似透出了寒气。有那么一刻,他当真想要抽出刀,将百里聂生生劈成两半,将百里聂送去喂狗。

    他生生得遏制住自己怒火,冷冷想百里聂也无甚凭据,说不出什么花儿出来。

    不过饶是如此,百里炎也不想听百里聂疯言疯语下去,更不想听百里聂说出苏叶萱三个字。

    苏叶萱,苏叶萱,也许当初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是美好和心动,不过现在他已经觉得厌恶和憎恶。都十多年了,自己费尽心思擦屁股,收拾残局,想要抹杀罪孽。他杀了那么多人,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也为一个女人一场春梦费了无数的心机。可是苏叶萱三个字犹自阴魂不散,这样子的缠着自己,甚至越来越紧。

    那个孽种,还有海陵青麟,甚至自己这个皇弟。

    百里炎只觉得自己要从百里聂口中听到苏叶萱三个字,那是一定会疯。

    他厉声说道:“长留王纵然很清闲,本王每日,有许多事情要做,可是没心思听你说什么争风吃醋的事情。”

    百里炎的下属,都一脸崇拜看着他,充满了敬畏和仰慕。

    是呀,是呀,豫王殿下当真是日理万机,要操心许许多多的事情。

    可不似这个长留王殿下,就算是如今,兵危战乱,可犹自一副咸淡不操心的样子,只关心他的谪仙姿态,风轻云淡。那德性看着,就有些让人想要打他。

    有人脸上不觉流转了一缕讥讽之色,果真是养得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王爷。

    百里聂分明也是知晓自己招惹别人恨,犹自笑吟吟的。

    他一副脾气极好,我不与你计较的样子。

    “皇兄误会了,我如今说的每一句话,可都是正正经经,绝无丝毫的相戏之意。如今锦州如此剑拔弩张,阿聂又怎么会有什么闲情逸致,来跟皇兄纠缠风月之事?”

    百里聂却说得很违心,可能百里炎真的做过很多狠辣不堪的事情,可也许对他百里聂而言,因为百里聂骨子里某部分危险的东西,其实要说多恨也不见得。虽然,他自然觉得是不对的。百里炎做了两件事情,让他恨。

    一是想勾引自己的阿麟,二是想要害死他的阿麟。

    百里聂叹息:“就好似我刚才所言那样子,皇兄总是觉得,别人的女人是最好的。豫王殿下最喜欢抢别人的东西了,全然不理会那么些个东西原本是有主的。对女人是这样,对其他的东西也是这样子。来到了锦州,哥哥这个要命的德性也不见改。你觊觎锦州的兵权,想要得到锦州绝对的控制权,故而你便跑去兵营收买人心,吃那些豫王府的狗都吃不下的玩意儿,同吃同住,好一派贤王姿态。对了,你还有心接触,那么些个有野心的年轻军官,最好是出身卑微,不满锦州地方豪强的青年才俊。就好像刚才那位,胆敢对着我叫的罗副将。”

    “皇兄是怎么勾搭他们的?是不是跟你勾引阿麟时候的说辞差不多。有没有再抬出自己冷宫皇子的身份,引起这些怀才不遇,野心勃勃的军中军官共鸣?好让他们以为自己能巴上从龙之功,成为新一代的权贵,做他们如今痛恨的事情,那就是手握特权提拔自己人。堂堂豫王殿下,一点新意都没有,勾搭女人和勾搭男人都那么同一幅腔调。勾搭京城的男人跟勾搭锦州的男人,也是同一款说辞,同一款腔调。蔺统领,王爷收复墨夷七秀时候的说辞,是不是跟锦州一个样儿?”

    蔺苍闭嘴,没回答。百里聂固然说对了,可是这怎么能一样。自己等才是豫王殿下真正的心腹,至于这么些个锦州之人,不过是十分可笑的炮灰。自己跟随百里炎多年,是豫王真正的心腹,懂得豫王的理想,更一定支持这个强势的男人。

    而蔺苍这样子的人,是什么秉性,百里聂一眼都是瞧得透。

    他微笑着,也是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模样。

    百里炎这样子的人,还是有几分火候的,能被百里炎养多年,早就是被养得服服帖帖了。

    绝对不是自己三言两语能挑拨的。

    “所以皇兄应该感激,那些个东海逆贼在燕州屠城,扶持新的知州。这些锦州的本地豪强,其实并不如何想亲近东海蛮夷。他们至多,不过想要割据一方。可这要紧的时候,若与龙胤划清界限,小小锦州必定是会被东海和龙胤生生撕碎。到底安稳久了,他们也不想冒这个险。可怜,便算见着皇兄挖他们墙角,也都绝对不敢阻止一二。”

    “比起豫王殿下的勃勃野心,企图明显,如此的明目张胆。我不过拒了一个女儿,将个锦州才女当成丫鬟使唤。我是何等的单纯善良,善解人意通情达理。那些外人以为我跟皇兄不和,赶着上着,给我这个长留王撑腰,以为能借个蠢货制衡豫王。”

    他比着手指头,轻轻嘘了一声:“皇兄放心,我是皇族子孙,哪里能真心向着外人。我和你,始终是同一联盟的。红脸白脸,耍耍他们。我一颗心,都在龙胤身上。”

    百里炎抿紧了唇瓣,眼中充满了怒火。

    他容色不悦,百里聂却犹自笑容不减。

    百里聂言语缓缓,仿若安抚:“他们这些人,可谓没有半点忠心。大敌当前,还盘算自己的利益。皇兄最瞧不上这样儿的人了,若是平时,早将他们这档子畜生宰个干干净净。可现在,大敌当前,如此微妙,稍稍容忍,以后再处置?”

    青麟轻轻的抬起头,心尖浮起了丝丝的凉意。她忍不住有些个淡漠的想,百里炎在这个时候挖别人墙角,究竟是想要彻底掌控锦州,还是耐不住本性想要趁乱索取兵权?就算是有着风险,可能会造成锦州的骚乱,可是百里炎却毫不理会。

    所谓的风险,可是远远比不上百里炎的野心。这个男人,就是想要借着这场东海叛乱,任由这一场战事,将自己的权力攀升到了顶峰。别人眼里的东海杀戮,在百里炎眼里,不过是一场血淋漓的机会。

    他果真是心狠手辣,手腕残忍。

    “皇兄不言不语,可是我这个弟弟做得有些不对?”

    百里聂抬头,一脸无辜。

    百里炎冷笑,垂下头,轻轻的抚摸自己马儿的鬃毛。

    “好话坏话,皇弟不都是说完了,为兄还能说什么?当真是无话可说。”

    他言语之中有着浓浓的嘲讽之意,可百里聂就能有那样儿的本事,将那嘲讽恍若未闻,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

    百里聂一双眸子,映衬着天上的白云,流转了悠悠之色。

    “这些锦州的厉害角色,一个个,瞧出我的单纯与无辜。既然我是个养得精致的纨绔,自然也是好拿捏。皇兄,纵然前面是豺狼虎豹,做弟弟的,也是能硬着头皮上,为国尽忠嘛。”

    百里聂那么一副舍生取义的样儿,慷慨激昂。

    单纯无辜?周围的人顿时一圈黑线,阵阵无语。

    眼前这个货色,好意思说他单纯无辜?

    百里聂什么时候,有过所谓的单纯和无辜?

    他那么一副极黑的心肝,卖了人别人都帮他数钱。

    青麟默默的想,真的是卖了都帮他数钱。

    就好似当初,自己这个元二小姐,真的被他坑得一毛钱都捞不到。

    就算这钱是挖的别人的,就算百里聂真心不在意所谓财帛,可能出于做人要损的原则,百里聂连口汤都没舍得让自己喝一口。

    百里炎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抖动,他目光流转,向着那些个锦州之人这样子的望了过去,眼神却渐渐不自禁有些个古怪。

    他倒是从未想过,这世上竟然有人,会觉得百里聂好拿捏,因此甚至将百里聂从自己虎口里面救下来。

    他想不到,世上竟似有这样子无知蠢物。

    可这难道不是自己意料之中?

    至少,自从百里炎踏入锦州城,就顿时不遗余力的抹黑百里聂。

    众口铄金,别人都知晓百里聂空有锦绣皮囊,却是个扶不上墙的纨绔,不过是个精致的玩意儿。

    百里聂都觉得很讽刺,自己在军营做戏,吃着如百里聂所说豫王府狗都不吃的粗食。而百里聂呢,来锦州却是很享受,连喝的鸡汤都是文家美貌千金下厨炖煮的。结果,没想到的则是,自己都未见捞到什么好处,反而百里聂却居然让锦州这些个地方豪强给挑中了。他一向能屈能伸,并且善于收买人心。百里炎并不介意吃苦的,可有那么一刻,他那心里面却也是一阵子的憋屈!

    这个混账,从小到大可谓是占尽便宜!

    旋即百里炎心里却冷哼,这些人奉承百里聂,不过是应付他豫王百里炎。

    就看百里聂顶着这么一张极俊美不沾尘埃的面容,可是能不能将这些人收入掌中,任他驱使。

    一旦想通透,百里炎忽而竟似有些心惊之感。

    也许一开始,百里聂就是这样子打算的,如此打算,接近这些锦州城的地方豪强!

    他来到了锦州,没有主动接近,没有表现一点企图,半点野心,甚至有些任性。他等待着自己咄咄逼人,惹得锦州地方家族挑中百里聂自保。他甚至任由自己放出风声,诋毁他的名声,夸大他的无能。

    也许自己不做,百里聂也是会做这些事情的。可这些到底不必让百里聂做,自己已经急不可耐做了。

    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会如此急切吸收锦州地方势力。他怎么就算得到,这些个锦州地方豪强会无法容忍自己?

    仿佛这天底下的种种,都宛如百里聂手掌上的纹路,让百里聂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算得好生通透。

    这样子的心机,已然绵密到可谓可怖,世所惊惧。

    而前方,锦州城已经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