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9 风采现身
    百里冽忽而转身、跪下:“王爷,东海公主心肠太软,不忍心下手。她到底是个女子,难怪会如此。不若,由我代替下手。”

    青麟狠不下心肠,那没关系,自己代她下手。

    他想着,就算青麟恨透了自己,那也没关系。

    这个女人,一定不能死。不管她变幻做什么模样,她一定一定,是属于自己的。

    一个奴婢而已,根本值得为一个奴婢去死。那个下人,原本就应该为主子牺牲的。是她自己蠢,暴露了身份,死了原本也是活该。百里冽才不会觉得人世间性命是一样的,这世上就是有人生来就很高贵,做人上人,可是有的人就是很卑贱,合该做踏脚石。

    百里炎金属色瞳孔却不觉颇为玩味的盯住了眼前的少年郎。

    他不介意用百里冽,百里冽心肠狠,办事也算干净利落,而且还有几分聪明。

    就算是条毒蛇,百里冽也是有自信压得住的,还不是乖乖的给自己做事情。

    他盯着百里冽玉色的面颊,百里冽果真是个精巧的玩意儿。

    样儿好,偏生却有那么一副毒辣心肠。就好像百里炎收藏的一件摆件儿,尚算是赏心悦目。可是始终也不过是个极精巧的摆件,绝不会当真上心。

    如今百里冽如此求恳,百里炎也明白这姿容秀丽少年的意思。

    无非,便是让自己网开一面,饶了这海陵青麟。

    百里炎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百里冽若是肯听话,做个摆件,用得顺手也还罢了。可若是不听话,弄碎了也没什么可惜。

    百里冽给青麟求情?这样子想着,百里炎唇角竟似浮起了一缕狞笑,笑容有些森然。今天就算是天皇老子,也阻止不了自己弄死这个女人。

    百里冽虽然心肠狠,可是还是太嫩了一些。他又怎么知道,至始至终,自己个儿都是没想过饶了这青麟。要是百里冽挡在自己面前,他不介意生生将百里冽弄碎。

    这毒崽子素来是自私,也不知晓肯不肯给这海陵青麟做这么大牺牲。

    可百里炎脑子里面忽而有了一个有趣的念头,百里冽可是苏叶萱的儿子。

    这海陵青麟,又是极在意苏叶萱,若不是这样子,又怎么会以那元二小姐的身份入京城复仇?苏叶萱死了,留了这么点儿骨血,自然应当宝贝得紧。

    他想到了那死去的张须眉,那可是当真死得极惨。那时候,还不知晓是谁下的手,如今百里炎心里面也有谱了!这海陵青麟,果真还是在意苏叶萱这点骨血的。就算,这小子已经是坏到了根子里面,一副黑心肝。

    百里冽是工于心计,武功却是差了许多。

    百里炎也不在意,扎心的刺,并不一定需要多硬,可巧在人家心上就好了。

    他就喜欢瞧这些海陵余孽狗咬狗,这样子的内斗。

    “好,阿冽,你素来聪慧,想来说得也是不错。东海公主只是一时心软,更绝不会是海陵余孽。只要你除掉湘染,我便饶了她。实则本王一直便是宽宏大量,信任于她。”

    百里炎金属色冷冰冰的眸子之中流转了几许的玩味,手指头无意识的轻轻的擦过了那玉石扳指。

    他盯着眼前红色的身影,这道身影与多年前的那道身影融合在一起。

    十四年前的小萱郡主,就是这样儿的一身红衣,翩翩而来。那一日,在秋猎之会上,如此艳光盈盈,瞧花了自己的眼。

    可是他也绝不会将两人认错,苏叶萱那艳丽之中蕴含了一股子的温润。可眼前的红衣女郎,却是有着那么一股子透人心脾的狠意,如北极的寒冰,令人不寒而栗。

    苏叶萱,苏叶萱她四年前也已经死了啊。

    这些个海陵的逆贼,残留的余孽,他们本来就不该存于这个世界上。

    在很久以前,他们都应该去死!一个不留!

    甚至连百里冽,他到底是苏叶萱的儿子,也不应该留下来。

    百里冽虽然一向是很恭顺,可一转眼,百里炎已经是下定了决心了。

    还是狠心!

    百里冽听见了百里炎松口,面颊之上稍显喜色,略松了一口气。他心念转动,想着怎么样子说服青麟。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聪明的,可是不知晓为什么,心肠也未免软了一些。可或许,这反而是让自己禁不住有些留恋和喜爱的地方——

    他努力将这软弱的念头驱除脑海,无论如何,自己也不想这个女人死。

    他口中不觉恭顺说道:“那冽儿就多谢王爷——”

    然而话语未落,他忽而胸口一疼。

    百里冽一愕,不觉朝着那痛楚之处,垂头而望去。

    那箭尖儿明晃晃的,还沾染了几许血珠子。

    却是从背后射过来,透体而出。

    百里冽隐隐猜测到了什么,胸口却也是莫名涌动了一股子剧烈的疼痛。仿佛自己费尽心思,而到最后却被人背叛了一样,可谓打心眼儿的难受和痛苦。

    他犹自不甘心,却也是侧头,蓦然转身望了过去。

    明明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可是百里冽不肯死心,犹自要看清楚。

    百里冽任由那伤口血珠子一滴滴的滴落,挣扎着吃力回头而望。

    那女子一身娇艳招展的红衣,可谓是极之绚丽夺目。她面颊之上带着半片面具,只露出了半张脸孔,却平添了几许魔魅的韵味。而那女子一双眸子,寒光闪闪,说不出的冰冷,又可谓是说不尽的火热。

    可那双极蛊惑人的瞳孔,却毫不畏缩,这样子的盯着百里冽。

    那一双眼睛,竟无半点愧疚,只有那一片坦然,坦然得令人心悸。

    而百里冽可谓是极心寒了,他是个寡情的人,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可唯独对青麟,反而有那一缕真情在。他那么一点人性,些许真情,都是给了这个从头到尾骗了自己的姑娘。她对自己无半点真心,名字也是假的,容貌体态也不真,出身更是虚言诓骗。只怕那日救了自己,也是有别的考量。可自己都不加见怪,更没好似百里炎一样要取她性命。他只一心一意,来救青麟。

    然而这个女人很狠,就这样子穿胸一箭!就为了那个下贱货色!

    那双宛如寒水的眸子,竟蕴含了薄冰,竟无半点动摇。

    仿佛自己对她的千般作践,万种委屈,都是自作多情。别说喜爱了,连半点怜悯之情都没有。

    百里冽眼前一阵子晕黑,想要说什么,却一阵子的天旋地转,蓦然就咚的栽倒在地。

    青麟冷眼旁观,缓缓松开了手指,轻巧的将手中的弓扔在了地上,却捏紧了软剑。

    她冷冰冰的想,百里冽可当真不像是苏姐姐的儿子。

    她不想拖泥带水,在这个时候,和百里冽纠缠不清。

    百里冽这种性子,不指望能跟他说懂,说得通透。

    所以青麟干干脆脆,当胸一箭。

    那一箭,青麟是有分寸的,避过了要害,没有伤及内脏,甚至没有折断肋骨。

    瞧着虽然可怕,却不会当真要了百里冽的一条命。

    百里冽虽然不像苏叶萱的儿子,到底还是苏叶萱的儿子。

    她狠不下这个心肠,而且百里冽搀和这档子事,只会招惹百里炎的杀机,根本救不了自己。可能百里冽是关心则乱,瞧不明白。然而,这个世界比百里冽所以为的还要可怕、血腥。

    要是如此,还不如,一箭让百里冽彻底废在了这儿。

    她想起了苏叶萱,忽而为苏叶萱觉得难受。

    然后青麟看着地上凌洛的尸体,眼中冷意更深了几分。

    可能好似百里冽这样子的人,根本不知晓自己干了什么。

    这一次,她是为了百里冽着想,射伤了百里冽。可是,这是最后一次了,她最后一次原谅百里冽。如果有下一次,她就会真的杀了百里冽,让这个不肖子孙给苏姐姐请罪。她了解苏姐姐,苏姐姐就算会心疼,可是也是会理解自己的。

    她知道,有些女人,嘴里说着是最后一次,却也是未必能狠得下心肠。可是她海陵青麟,是说话算话的,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青麟一双眸子,渐渐浮起了浓郁的杀伐,而这份杀伐,绝不是什么伪装而成的。

    那马车里面,一双柔润的少女眸子,就这样子死死的盯着。

    她痴痴的盯着眼前一幕,明明是血腥杀伐,于洛缨而言,不过是戏台上的戏。

    可真好看啊!洛缨心里面吃吃的笑着,眼珠子流转了一缕异色。

    青麟,疯狂的在意着苏叶萱。而百里冽,是苏叶萱的儿子。如今,青麟却亲手弄死百里冽,这可当真是一场好戏!

    想来,这个海陵青麟,内心必定是很疼痛的。

    洛缨固然是极聪慧的,可她有一样不好,她身子孱弱,也不会武功。

    故而此时此刻,她以为百里冽是真的死了。

    这场戏,自然也是如洛缨所想要的那般,可谓是精彩纷呈。

    她雪白纤弱的手指头,蓦然死死的扯住了马车的车帘子,面上浮起了涟涟异样。

    她那手指头拽得很紧、很紧,因为洛缨内心之中充满了兴奋。

    青麟,今日一定要死。

    死之前,多受些个痛苦,自己也是打心眼里面欢喜。

    百里炎也惊讶,他是懂武功的,不过没想到青麟这一箭,射的是如此的决绝狠辣。

    他隔得远,无法判断百里冽死没有死。

    而且百里冽死没有死,百里炎本来也并不是如何关注的。

    百里冽,说来也不过是一件精巧摆件,放着固然是赏心悦目,可是打碎了也不会觉得可惜。

    百里炎关注的,始终就是青麟。

    此刻百里炎的眼睛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玩味。

    青麟这样子做,让百里炎略略有些惊讶。

    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啊。

    他也是没想到,青麟竟然是一点儿都没有犹豫,一箭就将百里冽给射了个通透。

    不错,当初就是这样子的狠辣,吸引住自己的注意力。

    那个纤弱娇美的元二小姐,巧笑倩兮间,就干干脆脆的送人去死。

    果然是个如野兽一般的女人。

    百里炎见识过很多女人,好似青麟这样子的,却是唯一的一个。

    一时之间,百里炎甚至微微有些可惜,竟似有些舍不得现在杀。

    是舍不得现在杀,而不是舍不得杀。

    百里炎记得,有一年的秋猎之会上,自己曾经遇见过一只极为狡诈的火狐狸。

    虽然只是兽类,却聪慧多智,让百里炎费了好一番功夫。

    有那么一刻,百里炎的箭对准了这只火狐,竟有些不想射死。这不是因为多爱惜,或者想要豢养。而是这斗智斗勇的过程可谓是十分的有趣,让百里炎想要将猎杀的过程更加延续一些。当然,百里炎也没半点心软,最后也是极狠的一箭射中那狐狸的眼睛。

    因为,如此射中了猎物,就能不损伤这猎物的皮毛。

    而后,那火狐的皮被剥了下来,成为了百里炎最喜爱的围脖。他之所以喜爱这个围脖,火狐的皮毛润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那只狐狸是百里炎遇到过最狡猾的猎物。每次百里炎手指轻轻的抚摸过那兽类皮毛时候,就不觉油然而生一缕满足之感。

    无论什么事情,百里炎都是想要赢的。他的胜负之心,原本就要比别的人要强,而且要强许多。从小到大,他胜负心都是很重,然后什么都是一定要赢。

    眼前炽热如火的身影,不觉让百里炎想起那只死去的火狐,那条自己最爱惜的围脖。

    他想起曾经,有人为了讨好自己,神神秘秘的送来一扇屏风。

    豫王无论什么,都可谓是极尽奢华,天下奇珍,都是可见。百里炎小时候受苦,长大以后也越发喜爱这奢靡的享受。故而要讨好百里炎,寻常珍宝,只怕也是难以将百里炎打动。

    有些人,便是动了歪心思,出奇制胜。

    那扇屏风,是人的皮做的,据说还是少女的皮。送礼的人,还神神秘秘,说是人活着时候剥的,故而才这般娇嫩。

    彼时百里炎看了,既不觉得生气,可也没觉得多稀奇。他不生气,是因为他根本不在乎所谓的人命,死去少女的冤魂,在他眼里可谓是一文不值。可他也不觉得多稀奇,除了猎奇,他也没觉得这屏风本身,能有多好看。人的皮和动物的皮,其实无甚差别,也并没有特别美丽。对方以为,他会好似没见过世面一样,好奇不已,会因此觉得新奇。这可是当真猜错了他百里炎!

    这件事情,百里炎并没有如何的放在心上,早就忘记了这档子的事情了。

    可是事到如今,百里炎忽而又想起了这档子事情来。

    他觉得自己已经想到了一件绝妙的办法了,想到如何处置这个青麟了。

    很快,他的豫王府中,就会添置一扇自己最喜爱的屏风!

    百里炎阴冷丝丝的说道:“江兰馨,你好大的胆子,众目睽睽之下,却射死我龙胤世子!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儿要说?你的谋逆之心,可谓是人尽皆知!”

    “还是,应当唤你一声,海陵青麟!”

    “这个逆贼,原本应该死了,却没想到,她居然是福大命大,逃过了一劫,这样儿的活了过来。”

    “据说,这个逆贼,杀人时候,一双眸子,会变成染染青色!”

    百里炎一扬鞭,指向了青麟,言语森森,平添了几许极为浓郁的恨意!

    众人目光望去,那红衣女郎一身衣衫飘飞,宛如一朵娇艳的红莲,这样儿染染的绽放,流露出万千风华,坚韧锋锐!她面颊之上虽然是戴着面具,可正如百里炎所言,她那一双眼珠子,却好似染成了一缕碧莹莹的青色。

    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魔,艳丽而平添了几许的诡异。

    青麟却嗤嗤冷笑,她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极为凶险的硬仗要打。而此时此刻,青麟已然是决意殊死拼搏。

    她已然舍了软剑,毕竟这软剑也并不算是青麟趁手的兵器。

    她掌心真气轻轻的流转,一枚晶莹剔透的天蚕丝,却好似灵蛇一般,轻轻的缠绕上了青麟的手腕。

    青麟一双青色的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战意愈浓。她口中对东海部署缓缓说道:“你们退避在一边去,这是我与龙胤皇朝的私人恩怨,跟你们并没有任何关系。”

    这些人,是她母亲的属下,可是却不该搀和到自己的私人恩怨之中。

    更何况,他们有感情的是龙轻梅,而不是自己。

    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现身的少主,其实于他们而言,也是并没有太多真正的感情的。

    然而,却无一人离开。

    她耳边听到了斩钉截铁的嗓音:“少主,我们不会走的。”

    “我们这些人,最想要追随的,是值得追随的主子。而少主,正是值得追随的人!”

    那些东海部属,双眸闪闪发光。

    他们都是忠贞不二的人,毕竟若为了荣华富贵,当初早就跟了睿王石诫。

    甚至此刻站在了百里炎身边的蔺苍,一颗心也是略有所动。

    蔺苍手指是被青麟斩断,自然是恨透了这个海陵的逆贼。

    不过他也忍不住感慨,如今青麟居然肯为了一个丫鬟不肯屈服,做下属的,谁不想要这么一个主子呢。

    只可惜,青麟是逆贼,不自量力,祸害天下苍生。而且,这死丫头还砍了自己手指头。于公于私,自己也是一定要宰了这个丫头。

    百里炎也瞧见了,却心如铁石,并无半点的动摇。百里炎虽然是善于收买人心,可是他从来不在意也不珍惜这些个人心的。在百里炎瞧来,能被人驱使的人,那便是天生不够坚强的。至少,没有自己聪明,否则又怎么能够被自己所驱使呢?

    这一刻,洛缨可再次那么可巧和百里炎“心意相通”了。

    她不屑的想,这些人可真是愚不可及,轻而易举的被感动,其实根本只是自我陶醉。

    不过,这样子也好。

    也许这些人高手,可是在百里炎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她看过卷宗,知道青麟轻功很好,至少如今,青麟是脱不了身的。

    当然,可能百里炎的人会多死一些,可这对洛缨,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已经看了一会儿好戏,接下来才是这场戏最精彩部分!

    百里炎也已然下了决断,决意挥手,那弓箭与机簧弓弩齐发,让大军将青麟踩成了肉泥!

    然而千钧一发时刻,所有的人耳边却回荡一缕极为柔和悦耳的嗓音:“皇兄且慢!”

    那嗓音也是不大,可是每个人都是听见了。

    那一道极为俊逸夺目,宛如芝兰玉树的身影,就这样儿,轻盈的掠到了对阵双方的跟前!

    他背对着青麟,面对着百里炎。

    众人呼吸也是不觉微微一窒!

    百里聂一向深居简出,平时也不爱见人。那些寻常士兵,只听说听说过百里聂的名号,却没见过百里聂。

    可是如今,那男子一现身,每个人内心都是不觉浮起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子,一定是如谪仙一般的长留王殿下百里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