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 烧火丫鬟
    就算来到了边塞,整日里也是吃吃喝喝的,哪里有半点忧国忧民?

    可豫王殿下就不一样了,他本来便铁血手腕,又很厉害。

    据说,百里聂风流自诩,才来边塞没多久,身边就添了一个绝色的侍妾,还是这杜知府的亲女儿。

    长留王锦衣玉食,红袖添香,不知晓多快活,又怎么能去受那么些个寻常百姓平日里所受种种痛苦?

    纵然是东海大乱,民不聊生,这位极受宠的龙胤皇子,只怕脑子里面却总是风花雪月,想着的,都是些个不正经的事情。

    在姜陵瞧来,这儿的百姓,并不如何的了解所谓的豫王殿下,真正究竟是个什么德性。更何况,这样儿众口一词的称赞百里炎,想来也是这位豫王殿下精心设计的。

    只不过这百里炎吹捧一下自己个儿也还罢了,还拿百里聂做筏子。姜陵可谓是打心眼儿里面不痛快。

    他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肉,吃吃吃,百里聂还顾着补什么身子,自己却也是有些个瞧不下去了。

    他姣好的少年眸子之中,忽而竟似隐隐有些深邃。

    姜陵了解百里聂的本事,以百里聂的手腕,别人只怕是决不能欺辱到了百里聂。怕只怕,百里聂未曾将这个天下放在心上。他自顾自过自己个儿的好日子,哪里管外边的洪水滔天。就好似这四年,若不是洛家的人,招惹在了百里聂身上,让百里聂觉得没面子,只怕百里聂也没兴趣去坑洛家,挖去洛家那一块肉。

    喂喂,老聂,这样儿,可是不行啊。

    姜陵一脸郁闷,瞪着百里聂,百里聂这个懒惰的家伙,不抽打一二,都不知晓干活。

    百里炎那样儿的张狂无耻,虚伪卑劣,却被不少人引为知己,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也许,这便是这个豫王殿下的特殊魅力,令人心爱,打心眼儿效忠。可姜陵心里面却也是很清楚的,这份本事,百里聂也有,而且比百里炎是更加的精通,更加的擅长。

    反正,他就是瞧不顺,百里聂居然在这儿岁月静好。

    静好你个头。

    百里聂也瞧出眼前的狐狸崽子心里面不痛快了,他慢悠悠的喝了口鸡汤,心里反而舒坦了不少了。叫这狐狸崽子将鸡都啃光,他不在乎。小崽子就是小崽子,年纪轻,就是这样子爱跳,尾巴都快要翘起来了。

    他微微一笑,苍白俊美的脸蛋浮起了笑容,神光合离,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竟似能摇曳人心,令人不觉为之而心神摇曳。

    “小陵,你可知为父如今,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姜陵自暴自弃:“天下太平!”

    “为父这样儿善良的人,自然也是期盼着天下太平,可这自也不是最要紧的。这最要紧的,是为父的终身大事。你也知晓,我岁数也不小了,趁着脸还在,决意找个可靠、坚强的女人,来照顾为父的后半生——”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嗓音也是不觉顿了顿:“为父自也是盼望,你也能有个妈好好照顾你。”

    自从青麟哄着姜陵叫她姨,百里聂也不介意姜陵叫他爹了。他反而忽而化身为一个慈爱的老父亲,殷殷切切,是这样子的慈爱。

    姜陵感觉好似被雷劈了一样,竟似有些个外焦内嫩的感觉。

    百里聂,这个无耻的男人,也是不知晓,他究竟有什么话儿说不出口。

    姜陵呲牙笑了笑,笑容却有些鄙夷:“老聂,你虽然这样子想,有着这样子的盘算,可是做儿子的,却实在是有些不忍心打击你。也不知道哪个可怜的女人,肯将你接手带回去。”

    “乖,虽然带这个拖油瓶,是不好找萧家,可纵然是如此,为父怎么忍心舍了阿陵

    ?”

    姜陵话锋一转,却忍不住感慨:“对了老聂,想不到这文知州的女儿,居然烧得一手好菜。瞧来人家才女,那也是有些个真本事的。老聂,你可是红袖添香,真有些福气。”

    百里聂却不动声色:“阿陵有什么喜欢吃的,无妨告诉她,想来她一定会烧来和你尝尝的。”

    姜陵虚伪的笑了笑:“那我怎么好意思?人家,可是锦州的才女!”

    红袖添香?只怕文雪纤连百里聂的书房都未曾踏入过一步。

    姜陵虽然一向都不喜欢那些喜欢百里聂的莺莺燕燕,可是也禁不住有些同情文雪纤了。

    可能文雪纤是有些虚荣,而且想要攀高枝。可这原也正常。这哪个女孩子不想嫁给一个好男人,过上幸福的生活。更不必提,百里聂的那张容貌,极为俊美,极具有欺骗性。也难怪,有漂亮的姑娘,好端端的瞎了眼珠子,被百里聂为之而蛊惑。

    百里聂初到锦州时候,他那如仙人一般的容貌,以及他那谪仙般的名声,可谓在锦州城生生引起了一场轰动,闹得沸沸扬扬的。纵然在战祸的威胁之下,百里聂却犹自给这座惶恐不安的城池,生生的染上了那么一层淡淡的绮丽浪漫之色。

    他到了的那天,没有戴面纱,只轻轻的露出了脸蛋,苍白而俊美。仿若,是蓝黑色天空之上的那么一颗明润的星辰,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城里面的贵族小姐,却也是一个个的,都快要疯了去了。

    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绝妙机会,百里聂有着那么一张极俊秀的容貌,而且还是宣德帝最疼爱的皇子。他的容貌、身份,都是顶尖儿的。从前,百里聂只是那么一场梦。而如今,这样子的一场梦,却也是可巧落在了自己的跟前,轻轻一伸手,就能抓在了手里面。

    因为战乱,百里聂来到了这儿,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

    毕竟,这样子明润的星辰,平素就算是拼命伸手,那也是遥不可及。

    然而现在,天边那朵柔云,却轻轻的滑在自己个儿面前。仿佛轻轻一伸手,就能将这个云朵轻盈的拿捏在了手中了。

    这样子大好的机会,那些平时争来争取的锦州贵女,哪里会不去争破了头?

    而这其中,争得最厉害,离这天边云彩之人最近的一个人,却是文雪纤。

    文雪纤是锦州数一数二的美人儿,不但容貌标致,而且蕙质兰心,聪明伶俐。

    而她这样子尊贵且标致的小姐,平时自然也是裙下之臣无数,对文纤雪奉献了殷切,关怀备至。可文纤雪是骄傲的,她又怎么会认同一个,自己并不如何瞧得上的男人?

    她一颗心,自是倨傲,想入非非,志向远大。

    而等百里聂来到了锦州之后,文雪纤顿时也是有了精神,打心眼儿里面,想要抓住了这块瑰丽,想要自己成为一个传奇。

    然后,文雪纤就当真成为了一个传奇了,一个十分可笑的传奇。

    就好似如今,文雪纤却在别院的小厨房,一脸阴郁的熬煮百里聂的补品参汤。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了百里聂时候,被百里聂这神仙般的风姿,蛊惑了心神。旋即那滚滚的爱意,却也是顿时扑面而来,烧得一颗芳心都是已经醉了。

    文雪纤觉得这是爱情,而且还是那种至死不渝的爱情。她觉得自己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这就好似自己的一个劫数,就这样子让自己遭了劫,落了障,损了心。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那么无论是付出多少的代价,可都是在所不惜。她遭受多少劫数,也是甘之若饴。她觉得自己内心之中火焰在燃烧,从内心焚烧到了脸颊。然后,文纤雪觉得,这世间也是没有任何东西,能浇灭自己内心的爱情之火。

    可现在,文纤雪觉得那狗屁的爱情之火,恍然已经是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她有些阴郁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从前保养得极好的手掌,便是生生磨出了茧子,变得有些粗糙。可是自己呢,偏生这样子命苦,她甚至无法用上好的膏药来保养,将那一双手养得温腻柔软。就在刚刚,她才一根一根的拔了鸡毛,拔得手都疼了。

    她不得不这样子做,只因为那个该死的婉婉表示,若文雪纤不肯拔鸡毛,那么杀鸡的工作,就让文雪纤来做。

    文雪纤听了,简直都气疯了。

    杀鸡?这档子的勾当,婉婉居然也是能说出口,简直是焚琴煮鹤,令人倒尽了胃口。

    可自己这样子娇滴滴的美人儿,偏偏却要遭受这样子的屈辱,被人这样子的欺负。

    最后,文纤雪还是迫不得已的,开始伸手拔鸡毛。

    她到底做不出,拿起刀子,再一手拿着那些个咯咯叫的鸡,再将鸡的脖子割破,放出了咕咕的鸡血。这样子恶心的勾当,怎么可能是女人做的。除了婉婉这样子的变态,任何正常的姑娘,都是绝对不会去杀鸡。

    再美好的爱情,遇到了这样子的遭遇,都是会见鬼的消失掉了。

    而此刻的百里聂,却也是缓缓无辜说道:“我待文姑娘,不是不错?起码,我也是顺了文知府的心意。是文知府这样儿跑过来,非得跟我说什么,他有个女儿,是蒲柳之姿,普普通通。好在,总算是听话温柔,又对我可谓是满心的敬重心思。只盼望,可怜她一二,让她随了我。就算是为我倒茶添水,做个烧火的丫鬟,也无所谓。阿陵,你但是也在场,文知府是不是这样子说的?你不能因为习惯性损你爹,所以说假话。”

    姜陵唇角轻轻的抽搐,是,人家文知府是这样子说的。

    百里聂的记性是很好的,姜陵的记性也不差。

    可人家是这个意思吗?能是这个意思吗?

    那天文纤雪那副架势,怎么可能是来长留王府应征做丫鬟的?那一天,文纤雪打扮得娇艳华贵,美丽极了。就算是京城的贵女,文纤雪也未必会逊色。她一身衣衫,是华贵的丝绸剪裁的,煞是名贵。别的不说,光是文纤雪头上戴的发钗,那发钗上一颗明珠,都是价值千金,十分不俗。

    区区一根发钗,换十个顶级的丫鬟都是够了。

    文知府将女儿打扮得这样子美,当时姜陵都是无语了。

    如果现在百里聂吃吃喝喝懒懒散散叫不靠谱,那么文知府身为父母官,岂不是比百里聂更不靠谱?

    明明东海战乱已经起来了,文知府所费心的,却居然不是什么城池安危。他一门心思,心心念念的,居然是给百里聂送女人,还是他最优秀的女儿。

    当时姜陵就已经看不下去了。

    可一山还有一山高,文知府不要脸,可他遇到的却是百里聂这样子的奇葩。

    任何人都知晓,文知府说的是谦虚低调的话,说什么做个烧火洒水的丫鬟都好。可是实际上,这个文纤雪,根本都是用来给百里聂暖床的。而彼时,文纤雪面颊红晕流转,含情脉脉,看着百里聂,一双眼珠子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谁又能想得到,百里聂还真让这个文纤雪,做个烧火的丫鬟呢?

    文知府夸赞过文纤雪的厨艺,百里聂果真是听进去了,他物尽其才,让文纤雪下厨做饭,当个厨子。

    是,文纤雪是跟了他了,却根本连个送茶的机会都是没有的。

    这种事情,百里聂却也是居然做得出来。

    文纤雪内心也是一阵子悲凉痛楚,痛不欲生。

    她当然没想到,百里聂一脸为难说道:“可是,做我王府的下人,一定要卖身契的。”

    文知府听得呆住了,为难看看自己女儿。

    文纤雪也是一怔,可她是善于赌博的,顿时也是点点头,表示让自己父亲允了这档子的事情。

    她觉得,这能表达自己对百里聂的爱意和决心。

    百里聂只是试试自己,她要经得住试验。

    可她没想到,百里聂居然当真,他收了自己,立刻让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烧火丫头,每天面对着油污,却根本见不到百里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