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4 月砂心愿
    雨玲是东海人氏,原本是服侍龙轻梅的小婢。她年纪虽轻,却是聪慧、谨慎,青麟也重用她。

    如今他们所有的人居所,都是雨玲挑选。

    雨玲不觉轻轻的说道:“少主,其实这儿,这儿原本是主人当年旧日的居所。”

    青麟不觉微微一愕。

    这里只是寻常的小院子,瞧着好久没有住人了。

    她蓦然轻轻的一咬唇瓣,想不到,这儿居然是龙轻梅曾经居住过地方。

    “当年,主人就是在这儿成婚,后来嫁给了睿王,也不好回来。饶是如此,她每年都回让人收拾打理。就算是再忙碌,她也是会回来,住上一两日。她,她总是个念旧情的人。能跟随这样子的主子,那也是我的福气。”

    说到了这儿,雨玲泪水朦胧,言语也是微微哽咽。

    “后来主人去了京城,这儿自然也是没人理会了。主人对我说,若是她死在了京城,就将她骨灰带回这儿安葬。她,她总是心心念念的,记挂着这儿的。”

    青麟的心尖儿蓦然浮起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感慨。

    难怪此处虽然旧了,又有些灰尘,却并没有如何的破败。

    原来是龙轻梅念及旧情,总是会回来瞧瞧的关系。

    原来小时候,自己就是在这儿长大的。

    青麟心肠素来坚毅,可是不知不觉,眼眶却也是微微发红。

    她一身盈盈的黑衣,轻易的踏入了房中。

    夜凉如水,明月当空,月色如牛乳也似,撒在了这庭院之中。

    他们这些刺客,悄然隐匿,并未点燃灯火。

    然而这样子的月色,就算是没有灯火,一切仍然是很明润透亮的。

    青麟深深呼吸了一口,缓缓推开了房门。

    这院子不大,也只有一个卧室。

    她记得龙轻梅说过的话儿,说那时候她与父亲成婚,自己扯了红布,扎了红花,布置房间。

    没有什么宾客,两个人对着红彤彤的蜡烛,喝了交杯酒。

    成婚时候虽然欢喜,却也是有着几分的凄凉。

    原来自己,就是在这儿出生了。

    房间于她而言,说不出的陌生,她一点儿都记不得了。

    她瞧见房间里面除了大床,还有一个小小的婴儿床。

    青麟的心噗噗的跳,一步步的走过去。那小摇床里面有着一个孩子的襁褓,还有一双小小的虎头鞋。

    她手指头轻轻的发颤,捉住了这枚虎头鞋。

    龙轻梅和青麟说过,说她的外婆心灵手巧,替龙轻梅做鞋子。

    可那时候家里面穷,龙轻梅瞧着母亲做的精巧鞋子,生怕弄脏了,都舍不得穿。

    龙轻梅说了,说以后她有女儿,也会替她做鞋子。

    青麟手指抚摸过了那密密麻麻的线脚,打心眼儿里觉得发酸。

    雨玲说了,说龙轻梅每年都会来瞧一瞧。

    可她能瞧到什么呢?这空荡荡的床榻,以及这空荡荡的摇篮。她给女儿做了鞋子,可是女儿却没机会穿。她看着摇篮,印象之中女儿还是粉团团的孩子,可是实则自己早就一天天的长大了。

    就算是这样子,龙轻梅也是不知晓自己究竟声什么样儿。

    龙轻梅临死前,问青麟,可还记得,小时候住的院子,看的鲜花。

    她自然没什么印象,然而如今却也是微微恍惚,仿佛推开了房门,外面正是阳光灿烂,鲜花盛开。而院子里面一对儿恩爱夫妻,正自欢喜甜蜜。

    青麟眼眶忽而微微有些模糊。她听着有人进来,不动声色的擦去了泪水。她不能软弱,否则会动摇下属的信心。

    进来的人是湘染,湘染一脸担切:“将军,不要难过了。”

    青麟却忽而轻轻的叹了口气:“湘染,其实这是我的家事,是东海之事,这些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必跟过来的。”

    “所以将军拒绝了别的人,可是却没能将我拒绝掉。将军觉得,我们这些人,不该为东海而流血。可是将军错了,我们的血,如今是为了你流。倘若你不肯要我们了,我们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我走之前,所有的人都让我告诉将军,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怎么样都可以的。”

    说到了这儿,湘染伸手,轻轻的拢住了青麟的手掌。

    她慢慢的用力,捏得那样子紧,眼神却也是那样子的灼热。

    这些年来,她跟随青麟,早已经无分彼此了。

    “不错,当初我们留下来,是为了报仇。可是报仇之后,便真正什么都没有了。过去的日子,已然被毁掉,再也回不去。将军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也好似我们找到了亲人也似。”

    青麟也是不由得感动。

    “湘染,湘染,谢谢你,谢谢你们——”

    她轻轻的说道:“其实我来东海,心里也是很迷茫,到底要做什么?杀了睿王给我娘报仇吗?其实我娘,也不算死在她手上。又或者,为我自己报仇?可我来到了这儿,见到死了这么多人。母亲将自己故乡说得多美好,可是如今到底都是累累白骨,血流成河。这里是,是我的家乡啊,我是生在这儿的。”

    “这个地方,原本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应该,应该如母亲说的那样子好。”

    “我是不是很傻,我不想让石诫毁了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