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4 东海腥风
    百里雪醒来时候,她好似做了一个极为可怕的梦,只觉得浑身颤抖,心里面却也是剧痛。她醒过来,张开眼瞧见的却是个不认识的老妇。而在一旁,还有着一个容貌平平的中年男子。

    那老妇裂嘴一笑:“风大人果真是厉害得紧,遥遥一射,那一箭竟从后背射入肺叶。若不是亏得公子灵药,只怕公主已经是死在了这儿。只不过,一向谨慎的风徽征,这一次下了杀手,居然未曾布置周密,倒让我等抢回公主,这可当真是公主的福气。”

    百里雪的脑子乱糟糟,涩声言语:“你们是?”

    老妇不觉干笑:“我们自是玄公子的人。”

    百里雪脑子轰然一炸,石玄之?石睿的那个侄儿?

    百里雪眼底流转了浓郁的恨意,仿佛流转了丝丝的狠色。

    她心尖发酸,说不出的难受,她恨,恨透了眼前这一切。

    她心高气傲,自矜自己皇族的血统,故而也是素来瞧不上这么些个东海逆贼。

    那个石玄之,不过是个下贱的货色。要不是为了任务,自己根本不容这样子的人动自己手指头。她是舍了身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虽不会因为失了贞操去死,可是内心却恨透了石玄之。

    恨这个男人玩弄自己,欺辱自己。

    原本她幻想着,自己领着朝廷的大军,寻到了这个可恨的男人,将他千刀万剐。

    可哪里能想得到,父皇对自己凉薄,百里炎眼见自己没了利用价值,更是随意丢弃,仿若她一文不值。

    她内心发恨,可谓是恨透了这一切。可最恨的还是风徽征,那毫不犹豫,狠如骨髓的一箭。那一箭,让百里雪一颗心都碎了。是!她是毫不犹豫的刺死了风徽征。可是却绝对没办法面对,风徽征对自己个儿这样子的绝情。

    那个男人,如今只怕理直气壮,来恨自己,划清界限,心中嫌恶。

    甚至于,占据了所有的道理,将自己抛弃。

    百里雪蓦然眼眶发涩,她被风徽征抛弃了,才感觉到了无尽的顾忌。那中箭处的伤痛,好似就这样儿弥漫到了全身,说不出的难受。

    偏生这时候,她耳边听到了石玄之的人低语:“玄少可是对雪公主念念不忘,魂牵梦萦。纵然是知晓,公主可谓是有心相欺。可是玄少这痴心,可是没见少。他心心念念,便只盼望将公主接回去。然后再续前缘。”

    百里雪纵然是心灰意冷,此刻听了这样儿的话儿,顿时油然而生一股子的怒火。

    她心里面恨,心尖充满了羞耻。

    这些蛮子,这些逆贼,他们居然要自己叛国!

    要她背弃龙胤皇族,自己的血脉,和那污泥也似的逆贼混迹在一起。

    不就是瞧不起自己,觉得自己个儿如今一无所有,自是别无选择。

    她就算是什么都没有了,可还是极骄傲的,哪里能受得了这个?

    一时之间,她竟不觉心存一股子死志。

    可她这样子的人,怎可能真正舍得去死了?百里雪身子轻轻一动,便觉得伤口**辣的痛楚,煞是难受。那痛楚,提醒百里雪风徽征是多么样儿的狠。若不狠,这一箭就不会扎破自己的肺叶,险些让自己去死!

    她要是死了,倒是真正顺了风徽征的心意了。百里雪满腔怒火,不行,她不能让这些人得意。那些伤害自己的,让自己备受屈辱的人,可统统就去死。她所受的屈辱,一定是要千倍万倍的奉还。

    想到了这儿,百里雪脸上的怒意却也是不自禁消散了,唇角竟似浮起了一缕冷冰冰的笑容。而那笑容,竟似极动人而甜蜜的。

    “想不到,玄公子倒是对我情深意重,既然是如此,妾身自然会知恩图报。从前,倒是我不知好歹了。”

    那老妇与中年人相视一笑,倒也并不奇怪。这百里雪平时是傲,可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她如今什么都没了,宣德帝由着她去死。如此一来,百里雪怎么还狂得起来。玄公子喜欢她,是这个女人的福气。

    而百里雪的内心之中,却也是油然而生一缕冷锐和痛楚,翻腾着污秽冷锐。

    她好痛,可心更疼了。风徽征是一朵高高在上的冰雪之花,点尘不染,不带丝毫的污秽。可那又怎么样?自己纵然人在污泥之上,却也是要将那朵高高在上的花儿这样子的狠狠摘下来,死死的拿捏在自己的手里面。她宁可摔碎,可是却也是绝对不肯轻轻巧巧的让给别的人。是风徽征不知好歹,他眼里总是看着那些贱货,从来没有当真瞧自己一眼。从前是洛沅,现在又变成了元月砂。自己一颗真心捧上去,却让风徽征狠狠的践踏在泥土里面。

    她觉得风徽征不接受自己,总是有个原因的。那么这个原因从前是洛沅,现在则是元月砂。洛沅已经是死了,可是元月砂还活着。那个可恨的女人,若是落在了手里,自然也是千刀万剐。如此一来,方才能消自己心头之恨。

    元月砂,你等着瞧!终有一日,你会落在我的手里面,让我好好的折磨,以消我的心头之恨!

    此刻正是帝国的寒冬,那风从是从东面吹来的。东海的风并不寒冷,可是却带着一股子血腥之气。

    睿王石诫作乱,李玄真亦复合相应,一时之间,连克几郡,锐不可当。

    直到攻到了冀州,才稍遏。

    东海,燕州。

    这个原本名义上属于龙胤帝国的土地,如今却也是被睿王一手控制!

    而这东海富庶的郡县,在这一次的灾祸之中,却遭受了可怕的劫数。

    那燕州知州的府邸,夜凉如水,新任归附于睿王的知州李纯,却一阵子的心神不宁。

    夜凉如水,他却感觉风中有着一股子血腥味儿。

    他心神不宁,他知道如今燕州的人口少了三分之一,他知道城墙上挂着一颗颗的人头。可这些不该由着自己担罪,是从前的任知州不好,他书生意气,纵然被李玄真网络,平时也客客气气,可实则却是面上功夫。想不到任知州居然效忠朝廷,不肯归顺。

    他还说动了城中几个要员,组织兵马,关闭城门,并且起兵抵抗。另一面,却向着朝廷求援。

    不错,是自己打开城门,迎了睿王的兵马。他是任知州一手提拔,故而任知州对他深信不疑。正因为燕州的抵抗,故而迎来了凶狠的屠杀。这叫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如今燕州的知州,是李知州。他是心虚了,所以带着人,将任知州和其他抵抗官员家眷一个个的抓出来。李纯知根知底,抓得很干净。

    然后这些人都被砍下了头颅,吊在了城头上,最小的是任知州的六岁孙儿,平时叫自己李叔叔。

    可是这叫斩草除根,若不是这样子,自己不能安心。

    而李纯却不知晓,此时此刻,墙头一道婀娜的身影,就如深夜的玫瑰花儿,这样子瞧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