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9 青麟心疼
    龙轻梅眼底,不觉焕发了一缕那极锋锐的光彩。

    她的女儿和自己一样,生来就是极不平凡的。

    故而这个女儿,已然和这平平淡淡的生活无缘。

    既是如此,自己唯独让青麟得到极多。到时候纵然是有什么事情,青麟也是可以安安稳稳的。

    百里炎却也是一挑眉头,一双眸子更透出了极恼恨的深邃之色。

    这个女人,居然染了恶疾了?

    那个什么护国公主,龙轻梅的女儿兰馨,百里炎虽未曾见过,可是却也是打心眼儿里面恼恨。

    当真是缕坏自己的大事!

    “求父皇三思,一个东海的蛮女,也是不知晓是什么身份,怎配来做我龙胤公主?东海也是没有人认识她,更于龙胤毫无帮助。儿臣请求,逐走这个什么护国公主!”

    百里炎的嗓音,却也是极为森森。

    宣德帝闻言,却不觉有几分踌躇。

    他倒并不是见疑这位东海的异姓公主,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儿,他也是听出了百里炎言语之中的怒意。百里炎咄咄逼人,步步紧逼,显然胸中有怒。哼,这个儿子也不是这样子的恭顺。可就算是这个样子,宣德帝倒也沉得住气。他要是沉不住气,只恐早就死在摄政王石修手中。他这个皇帝别的本事没有,却很能忍。

    百里炎这个儿子,看来也是心存谋逆之心,石煊之死别有隐情。如今豫王顾忌脸面,没有撕破脸。可谁知道百里炎受了刺激,究竟是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

    那么龙轻梅这个女儿,暂时不必真的册封,也能安抚百里炎一二。

    只不过,因为这样儿,宣德帝的内心却也是一阵子不痛快。

    他到底是皇帝,可是豫王咄咄相逼。百里炎还不就是个冷宫的种,若不是自己提拔,哪里能有如此前程?这个不孝子,翅膀硬了,就来威逼父亲。

    阿聂就不一样,人家容貌宛如谪仙,却并不觊觎权力,对自己这个父皇也煞是孝顺。这些,可绝不是百里炎可比。

    可饶是如此,就算咽不下这口气,宣德帝心里也是已经准备服这个软。

    他耳边,却忽而听到了一道极悦耳的嗓音:“皇兄,你这话儿便是说得差了。今日这些东海的降将,可不就在这儿?人家众目睽睽,瞧在了眼里,都是知晓兰馨是东海睿王妃的女儿。他们双目所见,双耳所闻,可是怎么都做得准的。”

    一番话,却顿时将这些投降的东海死士的性命硬生生的和青麟联系在一起了。

    那些投降的死士,眼睛里面更不觉透出了一缕的渴求。

    他们已经背叛了睿王,没有回头的机会。

    而他们的未来,已然是和那红衣煞煞的娇美女郎这样儿联系在一起。

    只听到了声音,宣德帝一瞬间那心里面顿时也是不由得觉得舒坦起来了。

    百里聂来了,宣德帝也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

    世人只知晓百里聂谪仙般的容貌,可是宣德帝却知晓这个儿子拥有无穷的智慧。

    最要紧的则是,这个儿子是知晓分寸的。

    至少有些东西,百里聂可不会不要脸的伸手来来。

    百里炎自然也是熟悉这道嗓音,他眼皮轻轻一挑,忽而抬头瞧着百里聂。

    百里聂却也是极为悠闲的模样,他甚至挑个了机会,换了一身大红艳煞的衣衫,掩住了满身的血污,遮掩住青麟刺下去的伤痕。

    而他原本极俊的容貌,却以那一片轻纱轻轻的蒙住,五官也是若隐若现。

    饶是如此,百里聂纵然是戴着面纱,似乎也是掩不住他脸蛋儿上的出奇苍白。

    轻风轻轻的吹拂,百里聂身上浓郁的熏香,悄悄的掩下去身上的血腥味儿。

    青麟那道赤红若血的身影,却也是悄然藏于树干之后了,那稀疏的树影悄然遮掩这婀娜多姿的身躯。

    她那一双明润的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的复杂。

    好个百里聂,也许这个男子是她此生见过的最奸诈,最善于隐忍的混蛋了。他以金针轻轻的封住了伤口,使得不再如何流血了。

    明明受了这般重的伤,可他仍然是含笑现身来到了这儿,言之凿凿。

    她自然不会觉得,百里聂这么做是为了龙轻梅。

    那么,就是为了自己?

    青麟却也是不愿意再想下去。

    百里聂是诱惑人心的恶魔,他总是能轻易打动别人的心,拿捏住这个人的心。

    “其实,我也知晓皇兄心中担忧,担心睿王石诫,心计太深,用意太毒,手腕狠辣。担心他不但大举兴兵,而且暗中使出手脚。他收买朝臣,引为内奸,关键时候谋反。到时候,龙胤京城大乱,那么就根本不是东海逆贼的敌手。可是这一切,皇兄一点儿也是不用担心的。”

    “那些人肯依附东海,是因为父皇对东海友善,他们只不过为了自己荣华富贵,如此趋于奉承。可是他们奉承逆贼,是因为父皇的器重,而不是因为这个逆贼的本身!”

    百里聂话中有话,言语淡然之中却也是拥有几许淡淡的自信。

    百里炎脸上的寒意越浓了,百里聂果真不愧是个妖孽,一下子就瞧出了自己内心的犹豫,以及自己内心真正担切的事儿。

    宣德帝也听出来了,百里聂表面上说石诫,可是实则在敲打百里炎。百里炎受宠,手中有着兵权。可是那些兵权,是宣德帝权衡利弊给的。人家肯听从百里炎的话,是因为百里炎是名正言顺。也许他们肯依附百里炎,甚至肯暗中为百里炎争权夺嫡出力。可是说到谋反,那却也是另外一回事情了。百里炎的那些追随者们,也未必肯个个听话。

    要是百里炎有这个把握,干脆自己出兵杀人,何至于利用石煊?除了为了名声好听一些,百里炎也是未必能够使唤得动。就比如薛家,薛采青之后,百里炎可是大力笼络。可是如今,薛朗这个指挥使,却是在保护宣德帝。

    那些御林军肯顺从百里炎杀入皇宫,是因为他们要平乱,除掉那么些个逆贼。

    然而百里炎要弑父,要夺权,他们也不见得肯干。

    一番话说得通透,说得宣德帝的心里面都是平缓了许多。

    所以,他不必担心这个儿子的威胁逼迫,因为百里炎他如今根本做不到。

    这反而让宣德帝下定决心,要扶起这个东海的护国公主。

    哼,就算是亲儿子,也未必能让人放心。

    百里炎今日已经是失败了,他如今这样子做,说到底也根本不过是发泄自己内心之中的怒火。

    可他却真没想到啊,连这档子事情,百里聂也是给他搅和了。

    百里聂更还缓缓补了一刀:“更何况,要是天下人知晓,明明外敌当前,有人却心存谋逆,一定是会鄙夷此人的所作所为的。当真是,令人不齿。”

    那寒风轻轻的吹拂过百里聂脸颊之上的面纱,那样子一张令人绝世而动容的面容,就是这样儿若隐若现,宛如上天的恩赐。

    而在场许多人,都不觉被百里聂风姿所慑了。

    毕竟美好的事物,却总是能搅动人的心弦,无论男女。

    更不必提这位长留王殿下所展露的智慧、聪慧!

    可百里炎瞧着百里聂那唇瓣之上浮起了的动人笑容,眼底却也是蓦然浮起了缕缕的杀机。

    他厌倦了这样子令人窒息的可怕感觉,厌倦了这世上终有一人,智慧碾压于你,而且只要他想,总是能坏了你的事情。

    这个可恨的笑容,让百里炎甚至恨不得狠狠撕碎了,碾压成泥。

    百里炎心中浮起了凶狠无比的杀意,蓦然便是扣住了腰间那宽厚无比的刀刃,蓦然狠狠一斩,仿若要将心中怒火生生的发泄出来。

    可那锋刃却并不是冲着百里聂而来的,自始至终,百里聂脸颊之上笑容未曾减下半分。

    甚至于,百里聂连自己个儿的眉头,也是未曾挑动一下。

    而那柄锋锐的刀,却一下子斩断了一旁的大树,竟生生斩成了两截。

    百里炎的目标,自然绝不会是眼前这样子的死物,而是树后那道婀娜多姿的红影。

    若不是关键时候,青麟轻巧躲开,恐怕她的身子也是会被百里炎一下子斩断两截。

    她藏于树后,又如何能瞒得过百里炎的眼睛。

    而百里炎呢,其实也根本不能当真伤了她了。

    青麟却也是轻盈掠上前来,那婀娜的身躯柔顺行礼:“臣女兰馨,见过豫王殿下。”

    百里炎冷笑:“原来是龙轻梅的女儿,如今新上任的护国公主。好,我就瞧你这样子一个东海的蛮女,怎样儿为我龙胤尽心尽忠!”

    他言语灼灼,好似蕴含了一股子说不出的锋锐寒气,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而眼前的女郎,却轻轻垂头,也让百里炎根本瞧不清楚她的容貌。

    这个忽而来这里的神秘女郎,在百里炎看来,至少武功还是不错的。

    而如今青麟那么一身血红的衣衫轻盈的浮动,就好似一朵娇艳红润的花朵,这样儿的冉冉绽放,和身躯诱人的线条糅合成了一道,形成了惊心动魄的可怖美丽,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百里炎心里不觉讽刺,百里聂又从哪里找了个绝色美人,供他驱使?

    不错,他是没瞧清楚青麟的容貌,却也是极为清晰判断,这是个绝色美人儿。

    纵然是轻轻伏下身躯,却难掩那难言的动人魅力。就算是中上之姿,也能糅合成那所谓的绝色韵味!

    好在,就算是绝色佳人,也无法让百里炎这颗失去权力的心升起任何的兴致。

    毕竟,在百里炎瞧来,今日的自己,原本也是可以登上高位,身份尊贵,高高在上的。

    他也无心去留意这个属于长留王殿下的女人,究竟是生什么模样。

    当然,如今他若有兴致,将青麟脸蛋看看清楚,则必定能从青麟脸蛋上面看出几分属于元月砂的模糊神韵。

    别的人,可能瞧不出来。

    可是以百里炎的观察力,一定能有所留意。

    好在如今,百里炎这颗饱受创伤的心,暂时对女人却也是没什么兴致。

    他慢慢的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已经别过头去,蓦然却好似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向着青麟望过去。

    这样子奇妙的武功,于女子而言可谓很少见的。少见的,让百里炎内心有些说不出的联想。

    然而当他扭过去时候,却已然见到百里聂含笑的挡在了青麟的面前,他对着百里炎微笑:“皇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的粗鲁,唐突了佳人呢?”

    青麟轻轻的垂着头,因为百里聂站在自己的面前,却觉得一片血红好似盈满了自己的双眼。

    可是,却又好似不由得有些安心。

    她眼珠子尖,瞧见了一滴湿润的鲜红,顺着百里聂的衣袖,悄悄的滴落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之上。

    瞧到了这儿,青麟忽而心中一颤,百里聂是身受重伤的。而且,还是自己所伤。

    而百里聂的唇瓣,却露出了讨人喜爱的甜蜜笑容。

    他总是这样子,隐忍算计已经是成为了他的习惯。无论是多痛苦,百里聂都是能尽数忍下来,然后让自己的唇瓣露出了满不在乎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