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恶疾
    龙轻梅蓦然狠狠的捏紧了石煊的手掌,捏得很紧很紧,可惜石煊却也是无知无觉,再无知觉。

    “可怜的孩子!”龙轻梅容色悲凄,落了几颗泪水珠子。

    此时此刻,她自然是合该和石煊母子情深,流露悲伤。

    她自然应该这个样子——

    可她心尖,到底还是流转了几许的真心疼痛。

    她记得石煊第一次领到自己跟前时候,石诫缓缓说道:“梅娘,这孩子聪慧,重情义,你膝下无儿无女,养在你跟前,也能稍减你的寂寞。”

    她口中缓缓说道:“王爷有心了,这孩子看着本分乖巧,有他陪伴,妾身日子想来也不会寂寞了。”

    可龙轻梅想的却是,那就是他了。

    后来,她发觉石诫虽然说了许多谎话,可对石煊的话儿倒也不假。石诫固然避重就轻,遮掩了石煊本性的狠辣与狡诈,可说到底,石煊还是对长辈极恭顺情切的。

    可那又有怎么样,谁让石煊是石诫的儿子呢?她处处输给了石诫,不是这个男人对手。石煊是石诫的骨血,她怎么样都不会心软,否则自己岂不是一个笑话,便是自己也瞧不上自己。

    伤心的应该是石诫,可是自己却绝对不能束手束脚。

    然而此时此刻,龙轻梅却忽而明白了。

    一个人心中有情,那么是不是自己亲骨肉,都会心软。可一个人要是心中无情,就算是自己亲儿子,有的人也绝不会流下一滴真心的泪水。

    就好似如今,她心尖颤抖了一下,却忽而发觉自己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石诫舍了这个儿子,让石煊来做人质。彼时石诫看着很伤心,很是难受,可是这样子的悲痛,根本不能损及石诫那铁石一般的心肠。很快的,石诫那颗心,说不准便是会忘记这个儿子,忘记这个踏脚石。

    然而自己,却会记得这个孩子的。就算这股子痛楚淡淡的,也许不是很深刻,不至于撕心裂肺。可无论如何,那颗心总是留下些许痕迹,到死都不会忘记。

    龙轻梅有些淡漠的想,石煊死在了这儿,自然在自己心口留下了那么一缕伤痕。

    她冷冰冰的泪水,滴落在石煊的脸蛋之上,听着自己轻轻唤道:“阿煊,阿煊,可怜的孩子。”

    若是可以,她绝不会让石诫的儿子日日叫自己娘,再长长久久的相处,对石煊悉心栽培。

    要是重来一次,她会想个法子,在石煊入府没有多久,就使计让石煊去死。

    绝不肯长长久久相待,任由石煊多年来对她尊崇有加的。

    那冷冰冰的泪水珠子,轻轻的从石煊苍白而模糊的脸颊上渲染湿润。

    龙轻梅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去了石煊脸颊之上的污秽。

    这就是权力斗争,所留下的踏脚石。

    那一块块的腥风血雨,就这样儿卷去了人的性命,闹得人粉身碎骨,却什么都没剩下去。

    她并不知晓,那悄然隐匿于墙厚,一双有些复杂的妙目,却不动声色的打量龙轻梅。

    青麟是担切龙轻梅的,故而明明已然离开了,可犹自转身折回来这儿。

    她不过因忌惮百里炎,担心以百里炎的狠辣,会对龙轻梅做些个什么的。

    如今虽已然知晓龙轻梅是自己的母亲,可她对龙轻梅犹自有着一股子淡淡的生涩。

    也许是近乡亲切,她反而怕了,一颗心轻轻的颤抖。

    以青麟的智慧,自然不会误会龙轻梅这个母亲了。那人的攀诬指证,不过是为了自己个儿好。

    可她也瞧不透龙轻梅,一个可以为了女儿,污蔑女儿清白的母亲。龙轻梅狠到了极点,可是也是爱到了极点。

    如今青麟瞧着龙轻梅脸颊之上的泪水,一滴滴的轻轻的落在了石煊的脸蛋上,她的一颗心,却也是禁不住轻轻发颤,忍不住心想,她的母亲究竟是个什么样儿的人。

    龙轻梅对着石煊,仿若是极无情的,可似乎又有那么一缕微弱而淡漠的情愫,在垂怜。

    青麟酸楚而温柔的想着,这个复杂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了。

    然而百里炎瞧着龙轻梅这样儿的捏着手帕,面色却也是不觉沉了沉,恍若流转了一缕恼意,那一双眸子更是灼灼生辉。

    “睿王妃,石诫大逆不道,已然是证据确凿,可是这样子的一个逆贼,你却为了他抹泪水珠子,你可是心存怨怼?在你的心中,可是觉得,乃是我龙胤皇族,生生逼死你的这个孝顺儿子?”

    百里炎森森冷笑,却也是不依不饶的。

    他心里面却也是一阵子冷笑,石煊自尽了去,便以为能够保下龙轻梅?

    龙轻梅是逆贼,是决计不允轻易逃脱。

    百里炎生来就是一副极狠辣的性情,手腕狠辣,一旦存心对付了谁去,便绝不肯轻巧的罢休。就如同最凶狠的猎犬,死死的咬住了猎物,怎么也是不肯松开。

    “父皇,也许睿王世子当真是冤枉的,可就算是如此,他急着抹脖子自尽了。想来,睿王妃必定也是会觉得,不甘心吧!”

    百里炎这样子说着话儿,唇角不觉浮起了冰冷的笑容,透出了森森的寒意。

    宣德帝面色也是变了变,他自然是心中通透,百里炎说这么些个话儿,可根本不过是挑拨离间。

    可是这明着如此的挑拨,分明也是有些用处的。

    石煊死了,龙轻梅这心里却必然会有个疙瘩。

    只不过宣德帝内心亦是冷笑不已,就算他这个皇帝,生来是极多疑的。可饶是如此,他也不会此刻发落龙轻梅。

    “皇儿不必提了,这睿王妃三个字,以后大约也再也不在。石诫如此狼心狗肺,东海夫人与他恩断义绝,那本来也是顺理成章。”

    龙轻梅心里面也冷笑,这豫王百里炎还当真是心性狠辣。

    不过有件事情,豫王可谓也是错算了。

    龙轻梅轻轻的福了福,垂泪:“多谢陛下信任,臣妇有一事相求。实则臣妇如今,已经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故而,求陛下让臣妇在宫中养病,让御医来为我诊治。”

    宣德帝一愕,龙轻梅身染顽疾?这倒是不能作假的,毕竟御医一瞧,便是自然都什么瞧出来了。

    龙轻梅倒也知情识趣,如此一来,她便好似软禁了一样。

    “东海夫人居然身染顽疾,朕却想不到。”

    宣德帝这样儿说着,面颊之上更不觉流转了一缕为难。

    这份为难,倒是真心实意的。

    “毕竟夫人在东海的威信,可是旁人难及。”

    龙轻梅福了福:“臣妇虽是有病,可胜在,臣妇还有一个女儿,是亲生女儿!”

    她可不相信什么百里聂会照顾好自己的鬼话,在龙轻梅看来,女儿手里有权势,可是比别的什么都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