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 自尽而死
    然而这时候一阵子的喧闹,却也是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百里聂轻轻的合上了眸子,苍白的脸蛋之上,却也是忽而浮起了一缕轻柔的笑容。

    “豫王殿下来的真快,是来得最快的。”

    青麟也愕然抬头,她虽然并不想和龙轻梅见面,可是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一缕担切之色。

    豫王百里炎到来时候,青石板地上血污未干。而他那张英俊锋锐的脸蛋,却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缕缕的森寒之意,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他来得这样子的奇异,自然能嗅出了一股子古怪的味道。

    可宣德帝却仿若恍若未觉,他容色是极为慈和的,竟似隐隐带着几分欢喜之意:“豫王来了,朕众位皇儿之中,便要属你最为有心思,对朕可谓是忠心耿耿。你可是来得极为及时,朕心中却也是十分得欢喜。”

    百里炎听了,内心却也是涌起了一阵子的讽刺。

    自己这个父皇,本来就是极多疑的,心思极多,手腕也狠。

    宣德帝应该瞧出了什么了,可是却也是不动声色。

    这个龙胤的陛下,就是这样子。他没有别的才能,却很能沉得住气,便是再恼恨,面上也是能流转和煦之色。

    难怪当年摄政王石诫乱政,宣德帝居然能生生的将石诫这样儿的耗死。

    如今宣德帝居然还口口声声,说最在意自己这个皇儿,简直便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别说今日,自己如此放肆,谁都能瞧得出来得。

    就算自己当真一片诚心来救,只怕宣德帝心里最心爱的儿子,还是长留王百里聂。

    百里聂在宣德帝眼里,可当真跟仙人也似的,冰清玉洁,不爱沾染权术。难怪宣德帝瞧这个儿子十分不同,当作心肝儿肉也似。

    这权力,本便是宣德帝最在意的东西。便是血脉之亲,也不能容半点野心。

    只不过,百里炎也同样是这般秉性。宣德帝那点父子之情,他也没多稀罕。

    有些东西,宣德帝不肯给,他却可以自己伸手,轻轻的摘过来,才不会对宣德帝客客气气的。

    想到了这儿,百里炎的眼中寒光凛凛,唇角更不觉勾勒出一股子冷锐的笑容。

    百里炎心里面是十分动怒的,一个渴求权力的人,原本计划的这样儿的好。可没想到,事到临头,却生生被人给毁了去了!

    这些个该死的贼骨头,实在是太可恨。

    他来到了这儿时候,原本应该诛杀这些逆贼,为父报仇的。

    百里炎恼恨的目光,凝聚在了石煊身上。

    这个睿王世子,不应该在这儿,更不该在这儿表现对宣德帝的忠诚!

    他那一双眸子,流转了那等缕缕的寒光,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父皇,这些东海逆贼,他们本有反骨,今天又杀了这么多人,今日,他们应该死在了这儿!父皇仁厚,居然打算饶了他们的性命,这固然是十分宽厚。可是儿臣反而觉得,这些逆贼只会觉得父皇可欺。”

    说到了这儿,百里炎的一双眸子,蕴含了浓郁的杀机。

    且不必提这些人坏了自己的计划,就算是平素,他也见不得这些可恶的异端。

    宣德帝就是太软柔了,故而也是姑息养奸。要是换成了自己,以他的铁血手腕,早就将这些个贼骨头,一网打尽。

    百里炎的一双眸子,却也是蕴含了缕缕的寒意,仿若要将这一切生生焚毁。

    宣德帝却不动声色:“我知晓炎儿是担心父皇,可是君无戏言,在你到来之前,这些逆贼亦然是放下了兵刃,朕自然说话算话。否则,又怎么还有人胆敢相信朝廷,如此归附?”

    “如今大敌在前,朝廷要的是网络民心!”

    宣德帝口才也是很不错的,面不改色。

    那些东海死士,眼见豫王到来,都不自禁的流转了一缕紧张之色。

    百里炎是什么性子,也算是人尽皆知。

    没想到,宣德帝居然不欲失言。

    百里炎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好一个宣德帝,他果真心机破深。

    百里炎原本是打算,逼迫宣德帝处置这些贼寇的。到时候,自然也是又有一场骚乱,那么宣德帝也有再次死在这儿的可能!

    可没想到,宣德帝倒是很沉得住气!

    哼,老东西,难怪能熬到现在,怎么都不肯死。

    不过以百里炎的心机,自然也是绝对不肯,这样儿的罢休的。

    百里炎沉声说道:“父皇,儿臣也只是担心父皇的江山。别的也还罢了,这些东海土著,乃至于龙家女儿,自然是被石诫坑害。可是这儿,却还有一个不折不扣的石家人。这个人,可是有睿王家族血脉!别的人不真心,难道睿王世子不真心?这石诫当然也是要让一个信得过的人,来扰乱我龙胤京城。父皇无妨审一审这些逆贼,可是因为石诫下令,血洗皇宫!”

    石煊蓦然抬头,死死的盯着百里炎,百里炎好狠毒的心机。

    是李惠雪盗走了石煊的令牌,再借着石煊的名义,来屠杀皇宫宗室。

    可是没想到,百里炎此刻却指控是自己心存不良!

    而操纵这一切的,都是百里炎的人。百里炎的人,自然是绝不会为自己作证的。

    更重要则是,眼前这些个东海死士,都是人证!

    他感受到了那一缕缕怀疑的目光,顿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只因为这些东海的死士,这时候才忽而想起,下令的人本来就是石煊。

    百里炎扬声:“你们这些投降的死士,自然是心知肚明,本王可有胡乱指责!父皇,儿臣沿途抓了逆贼,他们已经遭人,这一切,都是石煊下令!”

    “好一个睿王世子,你故意演戏,可不就是为了借机投靠父皇,里应外合!”

    这句句指证,可谓是顺理成章,便算是宣德帝,居然也是不自禁也相信了。

    百里炎固然是别有居心,可是这石煊也是不怀好意。

    龙轻梅也还罢了,可石煊也是姓石的!

    宣德帝心念转动,况且就算石煊有些冤枉,可是今日皇宫死了这么多人,总是需要人来平复怨气的。

    也给百里炎一个台阶下。

    宣德帝冷声:“睿王世子,果真是好深心机!”

    石煊面色如雪,却说不出话儿。他本来可以当中嚷出百里炎的阴谋,是百里炎故意指使。可是他知晓,这没有用。眼前这场血淋淋的宫斗,所需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平衡。就好似当初的贞敏公主,宣德帝也是知晓她受了委屈的,可是就是硬是视若无睹。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局势所需要。

    如今东海将乱,就算豫王心怀不轨,可是宣德帝却也是会加以安抚的。

    “儿臣请求,让龙轻梅亲手手刃这个逆贼。一来,可以证明龙轻梅已经是和睿王划清界限,二来,她也总该为父皇做些事情,来回报父皇对她的大恩大德!”

    龙轻梅安抚了这些东海死士之后,她容色一直便是淡淡的。

    如今她听到了这儿,抬起头来,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冷笑:“豫王果真是瞧得上我这个妇道人家。这孩子叫了我这么多年娘,豫王却专门挑我来动手。”

    百里炎心中却一片冰凉,并没有如何的动容。他就是逼迫龙轻梅,就不相信,龙轻梅能狠得下心肠。

    石煊可是为了龙轻梅,硬生生掐死了李惠雪逃出来的。

    只要龙轻梅不忍心,那么百里炎便有法子,立刻指证龙轻梅也有不臣之心,不肯归顺。

    这些东海降兵,宣德帝是说不追究了。可是百里炎先污了石煊,再拉龙轻梅下水,再借着龙轻梅,说这些东海的死士个个有问题。

    他不甘心,这件事情就这样子平息下去了。

    而龙轻梅也是聪明的人,她一下子就瞧出了百里炎心底的心思。龙轻梅心里也是冷笑,这个睿王爷,可当真想错了。这最错的,便是以为自己对石煊有些个母女之情。这个男人根本不知晓,石煊不过是她折磨石诫的一枚棋子!如今这个棋子,应该发挥了最后的用处。龙轻梅手掌轻轻一动,一柄锋锐的匕首,便是悄然落入手掌之中。

    石煊死了,那也是有些价值的。

    她盯着少年的身影,容色柔和,心里面却也是漫不经心的想。她在想,阿煊,阿煊谢谢你辛辛苦苦来救我了。我的心里面,也是很感激,可是,饶是如此,你也应该死了。

    她听着百里炎自以为是的恶毒言语:“毕竟,又不是亲生儿子。若是龙轻梅和睿王真无瓜葛,区区石煊,又算得了什么。”

    接下来她便看着一抹血花轻轻的飞舞,映满了自己的眼帘。

    她眼睁睁的瞧着石煊,忽而一挥剑,轻轻的抹过了自己的脖子。

    那鲜血飞溅,飞溅在地上,宛如娇艳鲜润的桃花。

    她听着咚的一声,石煊的剑落在了地上,然后身子到了下去。

    百里炎的嗓音嘎然而止,他这个豫王殿下还准备挑拨离间,等着相互撕咬。

    可没想到,石煊居然是这样儿的,干干脆脆的,居然也是挥剑自刎。

    他可真长见识了!

    简直废物!

    龙轻梅一步步的走过去,瞧着在地上苟延残喘的少年郎,瞧着他抽动的身躯。

    周围却忽就安静了,一时静悄悄的,竟也是没有人说话儿。

    石煊伸出手,拉住了龙轻梅的裙角。

    龙轻梅微微恍惚,她想起当初,石煊迷恋李惠雪的情景。

    那时候自己也是不以为意,心里面默默的说了句傻子。

    如今,她心里亦然默默念叨,傻子,傻子——

    至始至终,石煊都是没那么聪明。

    可是龙轻梅却也是忽而觉得眼眶竟似有些酸楚,她知道,自己到底是动了感情了。

    有些东西,你以为一直是利用,一直毫无感情,可是相处日子久了,连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多多少少的,有些情分的。

    她太了解石煊了,石煊也许并不是毫无察觉,仍然将自己当成一个好母亲。

    他自尽,可能怕自己真动了手吧。

    真的那么担心,自己也撕破了脸?

    石煊含糊不清说道:“母亲,你早知道,知道——”

    他喉咙已经被割破了,咕咕的冒出了血珠子。

    那说话的声音,如今也是含糊不清了。

    龙轻梅却早知道他的意思,石煊想问,是不是明明知道他会死,还会带走他。

    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心底叹了口气,她到底还是输了。

    她弯下身,抱住了石煊,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娘不忍心,我不敢和你说,怕你伤心,你敬重父亲居然这般待你。”

    “你真是个傻孩子!”

    石煊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声音却也是很轻微,轻微得只有龙轻梅听得到:“我,我是不是睿王的亲儿子?”

    李惠雪那些话,其实,他内心也是隐隐信了的。只因为,有些事情,才能够解释得过来。

    “不是的,你娘美貌,睿王污辱了她。她为了保住你,骗石诫说是他亲骨肉。石诫为了夺走你,害死你亲生父母。可惜,如今石诫知晓你不是他亲儿子,故而一点不在意你的性命,送你去死!”

    龙轻梅嗓音很轻柔,说得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么快便编织了一个说辞了。她瞧着石煊面上流露出了欢喜的神气,当真很是开心,眼睛里也是有些释然:“谢,谢谢,你。你,你虽然不是我,我亲娘,可是,可是对我很好的。很好,很好——”

    说罢,石煊头一歪,顿时也是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