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 阻止叛乱
    此刻的龙轻梅已经是到了宣德帝跟前,面对宣德帝恼恨而愤怒的眸子,她反而沉静不少。

    龙轻梅轻柔的叹息:“陛下,你当真误会我了。”

    可龙轻梅心里面却想着,她总归有自己骄傲的。

    龙轻梅一颗心,既不偏向龙胤,也不偏向东海。她是知晓宣德帝的打算,以自己为人质,要挟那些东海死士退兵。宣德帝并不蠢笨,纵然如今宫中大乱,可他必也知晓,未必能有多少东海逆贼。只需要,稍微缓一缓。援兵将之,区区逆贼也算不得什么。宣德帝心里又怎么会对自己还又什么信任之情。他留着自己,自然想用着自己拖延。可是她龙轻梅,一生骄傲,绝不愿意让人比剑在脖子上,用以要挟。

    况且那些东海的死士,杀红了眼睛,他们纵然犹豫,可到底不会为了一个女流之辈住手。

    纵使,这女流之辈,是东海的睿王妃。

    这样子说着,龙轻梅慢慢的捏紧了袖子里面的匕首,一双眸子却也是浮起了淡淡的漠然之色。

    她轻轻的退后了一步,听到了那些个龙胤士兵鞘中兵刃咯咯的响动,

    她听到了皇宫之中此起彼伏的哨声,那是东海的暗语,龙轻梅自然是听得懂。

    宫中各处的东海死士,如今却纷纷汇聚,就好似涓涓溪水融合成了滔滔江河一样。

    说到底,他们时间有限,最要紧的是除掉宣德帝。那么整个龙胤,就成为了一盘散沙。

    龙轻梅心里觉得可笑,石诫就是让这些人好似尖刺一样刺破龙胤的心脏。

    今日之事,纵然是某些人阴谋,可也许却反而顺了石诫的本意。

    要不是自己命不久矣,她已然厌了这么些个血腥杀伐,宁可去过一些个宁静的日子。

    无需什么荣华富贵,只要平平淡淡,晴时赏花,阴时瞧雨。

    想到了这儿,龙轻梅的唇角,蓦然浮起了一缕讽刺的笑容。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很可笑的。

    龙轻梅不自禁,又退后了一步。

    宣德帝眉头一皱,更是不悦。薛指挥使厉声呵斥:“睿王妃还是安分一些,不可轻举妄动——”

    可那话语方落,巨大的声响传来。

    殿门被破,血气森森,东海死士纷纷涌入。

    龙轻梅瞧见了宣德帝眼中那缕缕身影,瞧着那朝着自己涌来的龙胤侍卫,那雪亮刀锋刷刷出鞘。

    只要自己稍作抵抗,便是会即时被斩为了肉泥了。

    饶是如此,龙轻梅也不乐意沦为人质。

    她手掌扣紧了自己手掌之中的匕首,慢慢的捏得紧了些,而那眼珠子之中却也是流转了一缕幽润光彩。

    她素来是刚毅的,这个时候了,也是并不如何觉得害怕了。

    可那内心之中,总是有着些许的遗憾。

    鬼使神差,这个时候,她脑海之中蓦然浮起了一个念头。

    要是这个时候,能瞧见月砂,那也不知晓多好。

    可她尚未拔出匕首,耳边却也是听到了一连串极清越的声响。

    她蓦然抬头,却见石煊一道身影掠来,长剑幻化了了缕缕寒芒,竟硬生生的将眼前欲伤了自己侍卫的手中长剑纷纷斩断。

    石煊眼眸赤红,他一双眸子之中透出了一股子的狠劲儿。

    他不知晓,龙轻梅瞧着他时候,眼珠子里面竟似流转了几许的愕然。

    薛指挥使却抢步向前,腰刀缕缕生风,蓦然狠狠一刀,如此逼来。

    石煊剑意用尽,斜斜剑锋一点,虎口震碎,却不觉渗透出了缕缕的鲜血。

    咚的一声,他身影已然被震飞,眼瞧着龙轻梅又被龙胤侍卫包围。

    他咽去了喉头的一缕腥甜,蓦然扬声:“东海众人,住手!住手!”

    他本是睿王过继之子,掌握令牌,是那些东海死士的首领。

    如今石煊说了话儿,那些东海死士也不觉稍稍一缓。

    石煊素来是孝顺,他如此下令,所有的人都知晓是为了龙轻梅。

    可纵然知晓,这些逆贼内心之中也是有些不以为然。

    睿王妃固然身份要紧,可是既然一起来到了龙胤,便早就存意牺牲。

    更何况就算是石煊,此刻内心也不觉一阵子的恍惚茫然。他喝止了这些人,却不知晓接下来怎么样办才好。可他却知晓,要是东海叛军蜂拥而上,那么龙轻梅便会死在宣德帝手中。他听着那些粗重的呼吸声,知晓这些人已经杀红了眼睛了。就算自己肯放软身段,他们也绝不肯做无谓牺牲。说到底,这些人尊重自己,不过是因为自己是睿王养子。要是自己不站在睿王的立场为石诫打算,那么这些人自然也是很快会将自己弃如敝履。

    就好似刚才,那些人想要杀贞敏公主,自己也是阻止不了。

    眼前是有片刻的宁静,可是这样子的宁静,其实却是很短暂的。

    轻轻一撕,顿时也是会化为碎片。

    宣德帝眼见这些叛军稍稍平顺,心下稍安。他不自禁瞧上了龙轻梅,龙轻梅是睿王妃,这些可恶的畜生总应该忌惮一二。然而实则,宣德帝的内心,其实没那般笃定的。龙轻梅虽然是睿王的妻子,可睿王要是当真爱惜这个妻子,也绝不会舍得让龙轻梅做人质。

    然而这时,一道柔顺和顺的嗓音,却也是这样子的送入了宣德帝的耳中。

    “父皇,其实今日之时,不过是奸人挑拨。睿王妃并不知晓石诫的谋逆之心,若是知晓,又怎会不肯走,还留在了这儿?”

    这个嗓音对于宣德帝是很熟悉的,他一抬头,便瞧见了百里聂那如梦似幻俊秀的脸蛋。

    百里聂是男子之身,可容貌清润出尘,当他缓缓踏入了这儿时候,纵然是满地血污,可百里聂却好似仍然点尘不染。

    宣德帝心中一喜,他知晓这个儿子,素来十分出挑。

    一旁的薛指挥使,却不觉皱眉思忖,百里聂原本不肯来,可是如今为什么却来到了这儿了。

    薛指挥使目光从百里聂身上轻轻的扫过,落在了一旁红衣翩然的女郎身上。

    那女子如此的艳丽绝伦,扎人眼球,宛如一团烈火,娇艳得令人心动。

    就算是百里聂绝世的风姿跟前,眼前的女子却也是丝毫没有被压下去。

    可是这个女郎,方才应该没有在百里聂的寝宫。

    龙轻梅也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青麟,她一颗心砰砰的跳动,眼珠子好似黏在了青麟身上,怎么也是不能移开。

    是她,是她!百里聂为她找到了元月砂,她查过元月砂身上胎记痕迹,与自己的女儿是一个样。而这些隐秘的印记,她根本没有告诉百里聂。百里聂告诉龙轻梅,她的女儿因为走火入魔,所以身子长不大。其实元月砂已经二十四岁,已然成年,并且征战沙场多年了。

    自己虽然心疼如搅,却也竟似没什么法子。

    她虽然只见过元月砂几面,可也许因为两个人是母女,血脉相连。于是很容易的,她不自禁对元月砂生出了几许的亲近之情。

    眼前的女子亭亭玉立,却让龙轻梅感受到几分熟悉的韵味。

    五官长开了,变得美丽动人,却犹自有着从前几分神韵。

    龙轻梅一颗心轻轻的颤抖。

    可她却忽而就回过神来,她的女儿,原本不该在这儿的!

    一瞬间,龙轻梅内心蓦然涌动了一缕慌乱。

    只盼别人不会知晓,眼前这个可人的女子,与她真正的关系。

    可青麟却盈盈向前,她被侍卫拦住,不能太靠近龙轻梅的身边,可她的嗓音,却也是清脆而明润:“女儿兰馨,见过母亲!”

    青麟抬起头来时候,她那一双盈盈的妙目,已然是透出了湿润的泪光。

    百里聂在一旁缓缓补充:“睿王妃,这就是你以前和第一任夫婿生的女儿兰馨。本王费了许多的功夫,总算替你找到了。”

    那些东海的叛军,一个个也十分愕然,吃惊得紧。

    龙轻梅和石诫做了十多年的夫妻了,故而龙轻梅的第一任丈夫,却已然早就被人淡忘了。龙轻梅多年无出,可是却想不到,她的女儿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父皇,儿臣只盼望你宽恕这些无知的逆贼,他们固然可恶,胆大包天。可是这一切,不过是受奸人挑拨。这些东海死士,只误以为陛下对睿王妃心存杀意,故而入宫相救,并不是故意想要杀人,冒犯父皇。虽然他们一个个犯下死罪,可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龙胤的和平,何不多给他们一个机会。”

    百里聂言之凿凿,可宣德帝的内心,却禁不住浮起了一股子的苦笑。

    若能稳住这些逆贼,如今张口饶了他们罪过又如何?毕竟,保住性命到底是最要紧的。

    可这些逆贼,并不是傻子,他们又怎么会相信自己如今说出口的赦免?

    宣德帝只缓缓说道:“本王一向对睿王妃礼遇有加,又几时生起过加害之意?”

    那些叛军眼中,已然闪过了一道道怀疑的光芒,他们纷纷拿目光打量石煊,自然是想听着石煊下令。原本稀薄的耐心,如今更是消散无几。那无比躁动的情绪,带来缕缕不耐,人群之中已然有了几许的骚动。

    而这样子的浮躁气息,百里聂不是瞧不见。他是知道的,人心的躁动就是如此的轻浮,只要些许引子,这一切情愫就会被瞬间点燃,点燃那骨子里面的兽性。那么到那时,眼前这块地方,就是顿时会化为了修罗的场地。那么这些人,一个个的,就会好像是凶猛的野兽,相互的撕咬,恨不得将对方就这样儿生生的撕成了碎片。

    而他要做的,就是压制这缕凶狠的狂躁,给他们一个希望。

    “儿臣并非心慈手软,罔顾国法。事到如今,睿王心存谋反,已然是昭然若揭。可是,这究竟是睿王府自己的野心,还是属于整个东海之人的?那些百姓,乃至于东海的官员,他们一个个可当真如睿王一样,对我龙胤皇室,恨得咬牙切齿?儿臣不相信!因为东海已经是有十数年没有战事了,又素来富庶。百姓的日子,吃得饱饭,穿得起衣,养得起家。我不相信,有多少人喜爱打仗,而不肯过这安宁稳当的日子?可他们被睿王胁迫,一旦反抗就会死掉,可有了反贼的头衔,就已然为朝廷所不容。儿臣希望父皇饶了这些人,因此告诉天下之人,只要肯改弦易辙,不再为虎作伥,朝廷自然是既往不咎!就算,他们在皇宫作乱,陛下却也是可以给他们活命机会,让他们能够再见见自己的亲人。千金市骨,今日虽然死了不少人,可是那些被睿王胁迫的人,却也是不会觉得自己没有退路,只能一心一意做反贼。”

    他已经给了宣德帝足够的借口,让宣德帝对眼前这些叛贼许下承诺。

    到底是一国之君,宣德帝是需要一个理由的。

    而如今,这样子的理由,却也是已经送到了宣德帝的面前。

    “朕可以为了天下百姓,给你们一次机会,让那些被胁迫的无辜,瞧到龙胤皇室的诚意。”

    石煊听到了这儿,却也是不以为然。他不觉得百里聂这些编织出来的花言巧语,能哄得这些东海死士放下手中刀剑。

    这些东海得死士,是如此的凶狠,就算自己告知原本并无下令,可那些凶狠的杀手,却仍然想杀死贞敏公主。

    既然是如此,区区言语,又怎么能动摇这些死士的心肠?

    然而出乎石煊意料之外,百里聂这样子说着时候,他发觉叛军的人群一阵子的小声议论,有些人眼睛里面竟似有些说不出的含着几分胆怯的期待之色。

    他想不通透,难道出现在贞敏公主寝宫的那几人,是特别凶悍。

    可百里聂却很是明白个中缘由。

    一个人若知晓自知必死,那么就算是知晓被人所欺,又能有什么差别?

    可若是给他们一条生路,就算这种求生的可能是如此的荒唐,却犹自令人心生希望。

    然而人群之中,却到底有人不屈,性子凶悍。

    “大家不要被龙胤皇族所欺——”

    他话语未落,一道凄红身影却飞快掠去。

    女子雪白脸颊,却偏生流转了一股漠然!

    青麟刷的一剑下去,血光飞舞,一刻脑袋顿时也是飞上了天空。

    眼前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快得令人眨不开眼睛。

    谁能想得到,这样子一个好看俊美的女子,下手居然是这样儿的狠辣,武功又这样子的高。

    咚的一下,那人头顿时也是落在了地上。

    人群之中一片哗然,那焦躁骚动,顿时也是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

    龙轻梅已然感受到了这股子宛如洪水将要决堤的可怕范围。

    而她的女儿,可巧便是在洪水之中,要面对一旦失控就无可控制的东海叛军。

    她蓦然扬声清脆,干脆利落:“杀得好!”

    龙轻梅只盼望将自己所有得力气都用在了说话上。

    “睿王负我等甚深,他假意跟我恩爱夫妻,却害死我相公,卖了我女儿,霸占我做他妻子。他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将所有得人都当成他的踏脚石。偏生有些不知死活的蠢货,却还肯为这等贱人卖命。”

    那人群之中又有一人开口:“睿王妃早已经背叛睿王——”

    另一个人接口说道:“她为求活命要牺牲我等兄弟。”

    可那红色的身影好快,一来一去,来去如风,令人心悸。

    她砍下了人的头颅,仿佛不过是砍下树上已然成熟的果实,是如此的轻车驾熟,轻盈有余。

    而那两颗人头,就好像是成熟的果子,被生生的斩了下来。

    眼前红衣的美人儿,衣衫如火,却容色漠然,好似地狱里面来的魔神,令人不觉心悸。

    “你们一个个,你们这么多人,你们中间,可有一个,哪怕有一个,是石诫当初带来东海的亲兵?又或者,是这些亲兵后裔?有吗?你们一个个都是东海本地人氏,甚至很多都是我龙家曾经下属。是不是?”

    龙轻梅无视杀伐,声声质问!

    其实她比石煊更具有震撼力,她是东海龙家的女儿,也是睿王的妻子。

    也许正因为这样子,这些人一时之间,方才竟然听话站住。

    毕竟龙轻梅虽然是个女人,可到底是个不俗的女人,驾驭了他们多年,不得不尊重的女人。

    而龙轻梅的话,更将一缕冰冷的寒意带来他们胸口。

    龙轻梅认得很多人,也知晓这些叛军的身份,他们是东海死士,听命于石诫。可是这么多人,其中并没有之后迁入东海的。

    龙轻梅心里浮起了冰冷的笑容,石煊这样子做,龙轻梅是并不意外的。

    “外人虽然不知晓,可是你们,大约也有所感觉。这些年来,我和石诫并不和顺,貌合神离,相互争斗。而我龙轻梅,是输了他一头。毕竟我曾经一时糊涂,并不知晓自己引狼入室,不够提防。我知晓,你们之中许多,曾经是龙家下属。可是后来,我龙轻梅技不如人,你们贪图富贵,为了家族希望,投靠石诫。若我与石诫相争,你们会帮他而不是帮我。可是石诫呢?他可有珍惜你们的忠心,当真将你们当个人看待?没有!没有!”

    “他所信的,还是当年那些随他入东海的外地亲兵,却将你们当成垃圾一样扔掉。我龙轻梅被他拉出去送死,那也摆了,我斗不过他,也让他讨厌。可是你们呢?所谓慧眼认识明珠,却好似蠢猪一样白给人利用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