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 第三个要求
    那冷冰冰的水,拂过了青麟的每一寸肌肤,带来了凉丝丝的感觉。

    她好似做了一层长长的梦,而那梦中寸寸肌肤都是巨疼。那样儿反反复复的痛楚,撕裂得身子一片片难忍。

    可这样子剧痛的梦,却也是这样儿将要醒过来。

    仿佛青青草原上,倔强如狼的少年郎,轻轻一回头,却已然是眼儿媚。

    百里聂轻柔的说道:“实则,我实是一番好意,见不得夫人与亲闺女儿骨肉分离。想一想,本王就心疼欲绝。其实,我只想夫人和你女儿做一对儿极亲好的母女。这也是为了那孩子好,年纪轻轻,已经吃了很多苦头。我怎忍心瞧着她亲生母亲在跟前,竟不能享受这天伦之乐。”

    龙轻梅却恨透了百里聂的这么些个弯弯道道。百里聂说话儿不阴不阳,任由外边洪水滔天,可他这儿,却也好似一泓平静的湖水,安安静静。而他那极俊美的眉眼,却犹自温顺柔和,精巧得不可思议。那阳光映衬之下,那温润精致的眉眼,却也是光影疏离,煞是姣好,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龙轻梅却颤抖着,缓缓一扯肩头枣红的披风,平时素来沉润的脸蛋,竟似生生透出了几许的戾气,说出来的话儿却也是极锋锐:“长留王殿下说笑了,她绝不是我的亲女儿。”

    百里聂却不动声色:“夫人以为我说的是谁?既然夫人口口声声,只说会听我吩咐。我吩咐你认认自己亲女儿,夫人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人,料来绝不会不允。”

    “百里聂,你不要太过分。今时今日,我可不管这洪水滔天,可你若要拉她下水,我定不会饶了你。”

    龙轻梅素来是镇定的,可这镇定,如今却终于生生添了一缕裂痕。

    “因为夫人如今是逆贼,所以生怕连累了女儿,就好似从前,明知睿王会谋反,你绝不肯让她做你养女。夫人你说是不是?”

    百里聂抬头、含笑,入目却是龙轻梅那锋锐如冰的冷锐容颜。

    “可本王却觉得,这并不是对你女儿最好的。纵然你身染绝症,又有数不清的麻烦,不肯连累于她。可究竟肯不肯担这份麻烦,总该让那苦命的孩子自己选择,总不至于留下这一生一世的遗憾。”

    百里聂这样儿说着,言语是那样儿的真诚。可这样子的真诚,却显然无法打动龙轻梅。

    百里聂这一副真诚为你好的模样,显然是有些令人作呕,更令龙轻梅心中暴戾之意一闪,竟有意无意,手指头居然下意识拂过了腰身,心底一缕杀意也是浓浓。

    可这样儿的念头,不过是一瞬间,却也是生生让龙轻梅压下去。

    百里聂绝不好招惹,他心肠狠辣,虽生了一副苍白俊美的脸蛋,武功也是不错。

    更何况,纵然自己武功胜得过,可依着百里聂那般百般狡诈的心思,也是不知晓算计了多少层。

    只怕也是猜都猜不出来。

    眼前的男子,空有那么一副俊俏皮囊,阳光下姣好如美玉。可他却根本是一团不能称之为人极可怕的东西,而百里聂的可怕,却并不在于他的武功、地位、容貌,而在于他绝不动情,无比强大深邃的一颗心。

    龙轻梅慢慢的压下了自己的心绪,她不能生气,在百里聂这样子人跟前,生气也未必有什么用。

    一想到了这儿,她瞬间压下了面上怒色,唇角又浮起了温婉笑容:“多谢长留王殿下的一片好意,只是阿聂,妾身思来,还是盼你不要插手我这家里之事。毕竟,殿下只是区区外人。”

    百里聂不动声色:“岳母大人放心,小婿总会努力尽由那外人快变成内人。”

    龙轻梅原本生生压下去的怒火,如今却也是忽而就再突突升腾而起,凶猛燃烧。

    百里聂好看得好似一副画儿一样,可是说出来的话,虽一派风轻云淡,可是却难掩那话中的无耻本质。

    旋即百里聂却又话锋一转:“夫人宽容大量,决意饶了我一命,阿聂感激之极。”

    龙轻梅本因恼怒而焦躁的心口,顿时好似浇了一层冷冰冰寒水。

    那如深潭一般的眸子,好似有着一股子直探人心得魔力。

    纵然不过是自己心口一瞬即逝的念头,百里聂却已然窥见于眼中。

    百里聂的话儿,却是既体贴,又熨帖:“不过夫人既然打心眼里面不愿意,我也自是尊重夫人决定。我在此发誓,此生此世,我绝不对青麟提及此事。”

    龙轻梅心念流转,百里聂工于心计,平平常常的几句话儿,也许便是会拐了十个八个弯儿。更何况,有些话儿百里聂纵然是说出口,也不过是随便说一说。

    可龙轻梅假装信了:“多谢王爷体恤。”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百里聂微笑,他总不肯实实在在的说话,嘴里掏不出一句踏踏实实的话。可就算是这个样子,龙轻梅是他心上人的母亲,他总不至于说假话。可怜他一颗冰心,却付了沟渠。龙轻梅说话口气虽然客气,可居然一点都不相信自己。

    不过,他虽然应了龙轻梅,绝不会和青麟说。可是青麟此刻自己听到了,也算不得不算话。

    那么龙轻梅不肯信自己,他似乎也不冤枉。

    龙轻梅那一双眸子却很冰冷锋锐,仿若要刺破百里聂的心。可百里聂一张极动人心魄的姣好面容,却是浅浅含笑,一股子的云淡风轻。

    她一颗心已然是极焦灼,却竭力让自己面上不要露出来,可呼吸却不可遏制的渐渐急促了。

    百里聂却仿若无视这皇宫之中的血腥杀伐,那深潭般的眸子流转了晦暗莫名的光彩。

    旋即手指轻轻一拨,咚的一声,那悠远的琴声却仿若传到了蓝天白云,拂去了那一片空灵之意。

    龙轻梅没有等到百里聂那淡色唇瓣说出什么话儿,却等到了一阵子的喧闹折腾。

    她心里面轻轻的叹了口气,已然听着薛指挥使极沉的嗓音:“睿王妃到了这儿,可是让陛下一阵子的好找。陛下心心念念,均是睿王妃安危。”

    那安危两字,却也是咬得极重。

    不待龙轻梅说话,百里聂已然说道:“薛指挥使不必担心,睿王妃不过是念及和我故人之情,和我多说几句话儿。既然父皇寻她,让她回去便是。我想说得话儿,已然是和睿王妃说完了。”

    薛指挥使一双眸子却不觉沉了沉,盯着眼前仙人般的男子面容。

    那些京城贵女,一个个只当长留王殿下有着仙人般的容貌,却不知晓这个男子有着极深邃的心机。可薛朗是宣德帝身边近臣,知晓得自然更多一些。他也并不觉得,此刻百里聂寻上了龙轻梅,是因一时兴之所至。

    “陛下担心殿下安危,殿下尊贵之躯,珍比金玉。今日宫中乱党作祟,何不随属下一道去陛下身边,以策安全。”

    百里聂却摇摇头,只垂头轻轻的一拨琴弦:“指挥使客气了,我身子一向孱弱,何必折腾,到父皇身边,不过是平添累赘。既是如此,那便不折腾了。不若将我留在这儿,我不会有事的。”

    薛指挥使也不多言,他与百里聂素来便不如何的亲近。这话儿虽然开了口,可这些不过是些个场面话。

    百里聂不肯去,薛朗也罢了。

    他只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睿王妃,这睿王妃胆子真大,都到了这个时候,也容色不改。一介女流之辈,也算难得。可惜如今,东海作乱,这个睿王妃也不是什么座上宾,而是危若累卵。

    龙轻梅心里却不乐意了,她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刀锋冰雪的气息。这些她原本也是不惧的,可她心里求得答案,百里聂却未曾回答。她的女儿去了什么地方。可她是个果断的人,百里聂那样子狡诈,谁又能轻轻巧巧从百里聂口中问道什么实话?她今日好不容易,见了百里聂,可百里聂东拉西扯,本没打算和自己说实话。她就算留在了这儿,也没什么意思。

    龙轻梅轻步缓缓踏出,她任由那轻风拂过了脸蛋。她心里想,女儿如今也不知晓在哪里,可是在哪里都好,只要此刻不必在皇宫之中。

    她唇中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知晓这森森兵戈之中蕴含了一股子杀伐之意。宣德帝心存侥幸,只以为自己这个睿王妃还能有什么用处。故而这个薛指挥使虽然态度不客气,却到底没动自己一根手指头。

    可一旦宣德帝明白,自己这个睿王妃没什么价值,那么自己这个座上宾,便为龙胤的战旗染上了红艳艳的鲜血。

    她慢慢的掏出了手帕,轻轻的遮住了唇瓣,咳嗽了两声。

    可这样儿的日子到来,她心里也不是没有数。

    龙轻梅却并不知晓,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儿,方才不过和自己不过一水之隔。

    那殿中的翠竹丛中,传来了轻轻的咳嗽。

    阳光轻轻的落在了翠竹后一道俊逸疏离的身影之上,点点光润流转,竟似映得这道身影隐隐有些单薄。

    “王爷这样儿气定神闲,可是胸有成竹。”

    风徽征好洁,一身衣衫自然也是极干净的。他似重病初愈,见不得阳光,戴着面纱,露出的下颚却是苍白无色,连唇瓣也是没多少血气。

    百里聂手指搏动了碧琴,拨弄了几个音:“小风身子还没好,不必出来走动。”

    风徽征面纱后一双凌厉眉宇,却轻轻的皱起,若有所思。

    他怎么活转来,自己都不大记得了。他待说话,却已然眼见数到黑影涌入殿中。

    那些东海死士袭来此处,知晓这儿原本是长留王百里聂的居所。可是他们眼见这儿空荡荡,反而吃了一惊。

    百里聂苍白修长手指轻拂,琴声转急。

    那声声琴音,却勾动水中那个人的内息流转。

    一缕缕的水流,顿时好似打了漩涡,喷涌而上,旋转也似掠动了缕缕的水雾。

    风徽征不知晓自己怎么活回来的,可是百里聂却是记得很清楚。

    他记得那一日,自己眼睁睁的瞧着风徽征的身子在眼前落下去。

    可不知怎么了,熨帖于自己掌心的手掌心,却蓦然流转了一股子的暖流。

    原本还需一时才结束的运功,却因女子体内急速的内劲儿流转,竟似极快的结束。

    接下来几日,便由着青麟是自行运功调理。

    想到了这儿,百里聂眼前水雾朦胧,苍白的唇瓣却忽而浮起了一缕笑容。

    他并不知晓青麟是为何竟然提早便运功结束,可却宁可想成因为青麟感觉自己的急切,所以如此。

    自己记忆之中的青麟,一向便是极倔强的性子。

    那一层层的水雾之中,隐隐可见一道凄艳红润,妖异若血的身影。

    纵然隔着一层层的水汽,却仍然是觉得极艳动目。

    那艳红之中,一双碧绿色色的眸子,却也是杀气盈盈。

    那旋转而起的水雾陀螺之中,却也是数道水柱射出,每一道水柱蕴含了真气,却宛如神兵利器,将那些个刺客咽喉刷刷刷的刺破,泄出了一蓬蓬的鲜血。

    而那一道道身躯,却也是顿时软绵绵的栽倒。

    而百里聂苍白唇瓣的笑容,却也是越发的深邃幽润。

    他好似早料到也似,脑袋轻轻一偏,那水柱飞快从百里聂脸边擦过,堪堪的避开了咽喉,割了几缕柔软的发丝。

    可百里聂的眼珠子,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如此死死的盯着。

    那女子乌黑长发轻轻一荡,水珠子轻轻的散开,在阳光之下掠动了五彩梦幻的光彩。

    那一层层的水幕散开,一道婀娜修长的身影却也是顿时展露在人前。

    那乌黑的长发轻轻的荡漾开,却露出了一张极艳面容。

    一双炯炯青眸,闪动着令人心悸的锋锐光彩。

    百里聂双手轻轻的按在了琴弦之上,好似流转一股子说不出的感慨,道不尽的沧桑。

    他轻轻的说道:“青麟,你长大了,你,你真是美丽。”

    这样子轻轻呢喃着,百里聂双眸却不觉泪水盈盈,轻轻的闪动着泪光。

    青麟那伸手一摄,一柄死士的雪亮宝剑,顿时也是捏在手中。

    那身影宛如羽毛一样,好轻盈的便顿时落在了百里聂面前。

    一剑既出,百里聂膝头的碧玉琴上琴弦顿时齐齐断开了去。

    那冰冷的剑,已经极快的比在了百里聂的咽喉之上。

    眼前青色的眸子,却蕴含了浓郁的恼怒。

    眼前的美人儿身段儿修长,却已然全无之前纤弱女子的模样。她身躯沾染了水珠子,宛如一朵极妖娆的烈火红莲,朵朵燃烧,好似能让一双眼睛都是生生灼伤。

    南府郡的元二小姐,就好似一道虚幻的影子,此刻已然是悄悄消失,再也没有了。此刻剩下的,却也是海陵青麟。

    可那倔强、恼怒的眼眸,却和记忆之中一模一样。

    “我赠的红衣,青麟喜欢还是不喜欢?”

    百里聂笑着,好似咽喉比着剑的并不是自己。

    “我答应过青麟,为你做三件事情,如今这第三件事情,青麟可以告诉我了。”

    他知晓,青麟自是可以要求自己去死的。可是青麟绝不会这样子做,绝对不会。

    青麟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没谁比自己明白。

    眼前的红衣女子雪白手掌轻轻的一抖,青色眸子之中杀意纵然凛然浓郁,可是到底没有一剑刺下去了。

    青麟恼恨的盯着百里聂,这个男人所作所为,无不是工于心计,太可恨。

    好似这一切,他原本算计好了,让自己总顺他心意。

    “救她!”青麟一咬牙,她既然已经说出口,那便是只能接着说下去:“我要你救龙轻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