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 绝不放手
    他瞧着风徽征的身躯渐渐落近了自己,风徽征脸色好似死人一般的苍白。

    那俊美如斯的容颜,在冷冰冰的水池之中,好似焕发出了一股子动人心魄的韵味。

    冷冰冰的水,没过了风徽征的身子,任由风徽征的唇中,吐出了一连串的气泡。

    百里聂的心口,蓦然泛起了一阵子的搅痛。

    他心肠冰冷,能让他为之而心生悸动的事儿已然是不多了,可是无论如何,风徽征也总算是其中一个。

    若自己没告诉风徽征百里雪的事,那倒是好了。

    百里雪虽然是他的妹妹,可他向来也不在乎这血缘关系。皇族的血脉亲情,就如纸一样脆薄,伸手轻轻一撕,顿时也是碎了。

    就算百里雪死了,自己个儿眉头都是不会挑一下的。

    小风,小风,最最干净的小风,他一生之中真正且唯一的朋友,就这样儿轻轻的从自己跟前沉了下去。

    而自己,只能这样子的瞧着,竟似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唇瓣轻轻的张开,却也是说不出话儿,纵然是伸出了手臂,手指一根根的张开,却也是遥不可及。

    这水里面的视线,其实并不如何的清晰,隐隐有些模糊而深远。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子含糊不清的视野,百里聂恍惚间竟似有了一股子的错觉,仿佛自己个儿一伸手,就能将风徽征的手臂,这样子轻轻的拢住,阻止风徽征的下垂。

    可是明明视线重叠在一起的手指,实则却也是隔了老远,纵然是极力伸手,却仿若是遥不可及。

    有那么一刻,他亦是想要掠过身躯,将风徽征这样儿的捉住。可惜那身子只到了一半,略动了动,周围的水流仿若知晓了主人的心思,一阵子的水流旋转。而百里聂的五脏六腑也是蓦然传来了一阵子的绞痛,煞是难受。元月砂无知无觉间,却也是传来了所有的内力,而那霸道的内息,搅动得百里聂煞是难受。

    他蓦然回头,瞧着元月砂水下面精巧而可人得面容。眼前的少女,五官纤弱,令人不觉为之而砰然心动。

    这个少女承载了自己全部的爱恋,所有的爱惜,是他全部的感情,所有的人性。

    若自己此刻,轻轻的松开了元月砂的手掌,那么元月砂就会任由气息搅碎了内脏,活生生的疼痛而死。

    这绝不可能。

    他不喜欢百里雪,这个妹妹死了也没关系。他喜欢风徽征,对他十分上心,百般爱护,而且十分敬重。

    然而,风徽征是绝对不能跟元月砂相比的。

    所以,所以有些选择纵然是痛楚,纵然是难受,可是却也是必然而然,无可避免。

    百里聂那苍白的唇瓣轻轻的颤抖着,脸颊扭曲了一缕极古怪的笑容,好似微笑,却又好似要哭出来了。

    他内心凶狠而温柔的想着,小风,你喜欢百里雪,喜欢我这个皇妹。

    不要紧,当真不要紧的。

    纵然她自私,纵然是她凶狠暴戾,可谁让你喜欢她呢。喜欢一个人,是全由不得自己的,她虚伪也好,可恨也好,一点儿也不值得也好。甚至于,这个人是个男子也好。你喜欢上了,那也没办法,只能是死心认命。

    百里雪,她可真有福气,能够得到你的喜爱,能够让你牵肠挂肚,费尽心思。

    这个好妹妹,还是有运气的。

    你死了,既然那么喜欢她,我便让她去陪你,让你欢欢喜喜的好不好?

    你若是死了,她绝不能活着,又凭什么还活着?能配着你,是这贱人莫大的荣耀和福气,是她赚到了。纵然在我心里面她万般不配,可你既然如此喜欢,还因此而死了,我怎能不如你的意。

    不错,百里聂是笃定,风徽征是因为百里雪而死的。

    以风徽征的才智,就算是豫王百里炎,只怕也没那么容易轻取风徽征的性命。

    唯独百里雪,她幸运的拥有风徽征的感情,明明拥有这么尊贵和宝贵的东西,却一点儿也是不知晓爱惜。风徽征的真心是一块美玉,轻轻的放在了百里雪的手掌心,却是让百里雪这样儿轻轻的摔碎了。

    然而饶是如此,无论百里聂内心说了多少狠辣的话儿,却并不能稍减自己内心之中的痛楚。

    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风徽征的身躯,这样儿的缓缓落下去。

    到底是,无能为力的。

    那咸涩的泪水,顺着百里聂的眼睛里面轻轻的流淌而出。这样儿在水下,那炽热咸涩的泪水,很快和冷冰冰的池水融为了一道,也并不如何明显。

    百里聂瞧着已然在足下,缓缓下沉的男子身躯。

    最爱干净的小风。

    和自己一见如故的小风。

    死死捏着自己衣衫,告诫自己要振作的小风。

    如今就这样子,活生生的,沉入了池底,被水下的污泥和水草这样儿的纠纠缠缠,咽下去最后一口气。

    那男子锋锐凌厉,十分俊美的容貌,在池水的荡漾之下,已然是微微有些个模糊了。

    百里聂不觉有些茫然的想着,纵然是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原来有些事情,自己到底还是无能为力的。

    就好似如今这样儿,想要救的人明明就在自己的跟前,可是偏偏却也是没办法伸手将之而拉住。

    那股子锋锐的疼痛,仿若要从百里聂的心口蔓延到了身躯了,说不出的难受,道不尽的酸楚。

    可是饶是如此,纵然心口如何的疼痛,纵然内心是如何的难忍。

    就算因为气得心血翻腾,内心搅动,隐隐有那走火入魔的征兆。

    然而无论如何,他至始至终,仍然是捏紧了元月砂的手,死死的不肯放开。

    这一辈子,他绝不会放开元月砂的手了,绝不!

    百里聂任由胸中的一股子血气缓缓的翻腾,搅得心口一阵阵的难受。

    那股子撕裂也似的情愫,这样儿用在了心头,却分明是如此的难受,这般的难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