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4 不识好心
    百里聂心里面默默在想,我不会让你死的,一定不会!

    他知晓,若为元月砂解去此厄,却也是极危险的。可饶是如此,百里聂的心中,却也无一丝一毫的犹豫。

    那冷冰冰的手掌,却也是轻轻的滑入了百里聂的手掌之中,让百里聂死死的抓紧在自个儿的手里面。

    而百里聂的唇角,却也是蓦然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他缓缓的,让自己掌心的真气,输入了这具弱小的身躯之中。

    记得那时候,海陵的阳光十分的温暖,落在了人身上,却也是不自禁使得有些个淡淡的慵懒。

    那个孩子,却抬起了蜡黄的面孔,一双眼睛却也是黑漆漆的格外光润。

    青麟轻轻的抿紧了唇瓣,不自禁郁郁的说道:“我呀,许是身子一辈子都是这样子的模样。别人瞧着,会,会笑话我的。”

    百里聂瞧在了眼里,却也是心里泛起了一股子的疼意。

    他轻轻的伸手,手指拂过了眼前稚嫩青涩,隐匿了无数痛楚的容颜。这孩子凶狠、聪慧,可是如今却在自己面前懵懂而温顺。

    “不会的,我会帮你的。”

    百里聂不自禁的放缓了自己的语调,言语柔柔。

    青麟抬起头,不自禁说道:“可是,白大哥,你也没法子的。”

    “不会的!”百里聂并没有很大声,可是嗓音却是说不出的坚定:“你的白大哥很聪明的,我如今虽然是没有法子,可是容我想一想,一定也是会想到法子的。一定会!”

    他是极自负的,从小到大,别的人想一想都会发抖的期待,可是百里聂却总想法子拢入手中,得到了手里面。

    故而青麟这真气纵然是极复杂,那他也是会想个法子,为青麟解决掉。

    只需要,他好好想一想。

    而后他纵然以为青麟已然是没有了,可是却也是犹自从墨润那处弄来秘籍,又炼制了丹药。

    伊人已逝,左右也不过是个念想。

    可是没想到,自己心中念着的那个人,到底还是活着的。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聂也是禁不住在想,老天究竟还是待他不薄就是。

    元月砂修炼的真气,刚猛霸道,她既要靠这股子真气冲突束缚,挤开自己的身躯。与从同时,这样子的速度却也是绝对不能太快,否则元月砂也是受不得这样子的痛楚活活撕裂而死。百里聂已决意以自己的真气控制,融合在一起,控制元月砂体内真气的爆发程度。

    两人的真气连为一道,一旦被打搅,不但元月砂会承受不住身躯的痛楚,顿时身亡。便是百里聂,也是会被元月砂雄浑的真气冲撞,弄碎自己的五脏六腑。

    这自然也是极危险的事情。

    而百里聂更深深知晓,既然有着百里炎的虎视眈眈,那么自己只需有小小异动,就会被这位凶狠无比的豫王殿下死死的盯上。故而如今,倒是最好的时候。他才和百里炎决裂,筹谋算计也需准备,故而不免让百里炎的思绪生出盲区。他的手掌心,这样儿的贴着元月砂的手掌心,直到两个人真气缕缕,连成了一道,不分彼此。

    这碧水盈盈,能将两个人的气息尽数遮掩。

    百里聂不觉心忖,就算是百里炎发觉两个人失踪,故而起意搜索,可纵然是如此,却一定不会想到这绝妙的疗伤之地。

    他的真气输入元月砂的身躯之中,蓦然好似被什么东西给阻碍住。

    百里聂知晓,就是这样子一扇无形的大门,阻碍住月砂身躯之中的真气流转。可是这样子的大门,存在未必是坏处。这扇门阻碍了元月砂身躯以内真气的流转,免得过分猛烈的真气损毁了元月砂的身躯。

    可是与此同时,也是阻碍了这个女孩子身躯的生长。让她伴随岁月的流逝,这娇柔的身躯,却也永远稚嫩如初,并不改变。

    百里聂一咬牙,却也是狠下决心,小心探索。

    他的真气好似一把钥匙,然后,那扇门却也是缓缓的打开了,一股子巨力,铺天盖地而来。

    而两个人身边,却也是顿时水流一阵子的轻盈流转,萦绕不休。

    元月砂那无神的碧色眸子,蓦然好似流转了一缕光华。

    旋即,她那娇嫩的脸颊之上,却也是生生的透出了一缕痛楚之色。

    那身躯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骼,就都好似生生撕裂。

    而这样子的撕裂痛楚,于元月砂而言,似乎也谈不上如何的陌生的。

    很多时候,她身子上的生长之痛,就是会这样儿传来,却也是只能一个人苦苦的隐忍。

    百里聂这样子的瞧着她,眼神却也是禁不住忽而浮起了一缕温柔。

    百里聂也是不好受,可是这样子的痛楚,却也是甘之若饴的。

    月砂,月砂,如今这样子也好,你我的性命,终究还是联系在一起了。

    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便死。

    只是可惜则是,却不知晓你的心里面,到底乐意不乐意,和我一道去死呢?

    这么样子想着,百里聂却也是忽而心尖儿轻轻发颤。

    阳光落在了水面,那水面之上一片明晃晃的了。

    清水阻隔了外界的声音,入耳却也只有那水下特有的嗡嗡声音。

    而水上,人和人说话的嗓音,入耳已经是十分模糊。

    百里聂蓦然眉头一皱,自己这个极清静的宫中居所,好似有人来了,并且还在这儿说话。

    百里聂心思很多,自然也是不免有些个不安之意。可是饶是如此,他也不觉轻轻的合上眼眸,如今这个时候,自己也是懒得理会别的事情了。

    那碧水轻轻的荡漾,却轻轻映着站在水上面女子的俏丽容貌。

    百里雪伸手,轻轻的揉揉自己的衣服角。

    她素来也是眼高于顶的性子,可没想到,此刻她居然是不自禁的有些个莫名的紧张。

    百里雪垂头瞧着自己水中的倒影,瞧见了来人,她不自禁的抬起头,然后就这样子的盯着眼前俊雅无双的男人。

    她瞧着风徽征凌厉的眉宇,姣好的眼眸。

    明明是恨透了这个男人,百里雪眼底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贪婪情切。

    仿佛怎么看,都是看不够的。

    百里雪想要嘴硬说几句酸话,可是当真私底下见到风徽征,她却被对方风华所慑,竟似说不出话来。而后,一股子的恼意却也是顿时涌上了百里雪的心头。

    风徽征瞧见百里雪的一瞬间,眼神却也是微微有些复杂,旋即那一双极为锋锐凌厉的眸子又沉若寒水,再无波澜。

    “月意公主,今日盛典,我劝你不必去了。”

    百里雪方才缓缓从刚才的不可自拔之中回过神来,旋即内心之中浮起了一缕恼意。

    风徽征凭什么让自己如此失态?

    旋即,百里雪方才回过神来,风徽征这是何意?

    她和风徽征许久未曾私底下说句话了,想不到刚刚独处,风徽征便是这样子冷冰冰硬邦邦的一句话。

    这样子想着,百里雪越发觉得没意思了,她自认自己绝对不能再继续的犯贱下去。

    纵然自己曾经喜欢过风徽征,可是并不代表,自己要一直被这个男人所拿捏。

    百里雪顿时流露出轻佻神色:“风大人如今也是不是我的老师了,这样子说话,难道不觉得自己有**份?而且,你早就没这个资格。”

    她不待风徽征说话,已经是言语讥讽:“莫非,你觉得我这个月意公主,一辈子都是会跟从前一样,你随随便便一句话,我便十二分的上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