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 如你所愿
    元月砂这样儿说话,一双妙目之中渐渐流转了几分不怀好意。

    她也不相信,以百里聂的秉性,能以自己那么几句话儿,就能说动百里聂为自己杀人。她可不敢相信自己的魅力,更不敢小瞧百里聂的秉性心性。

    以百里聂的为人,纵然他再在意一个人,只怕也难以动摇百里聂心性分毫。

    无论是百里聂的妹妹,还是他的好朋友,百里聂也许不是没有感情,可是却也是绝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那些凡人的情愫,可是不能动摇百里聂一丝一毫的。

    可是如今,元月砂却也还是这样儿说了。

    她的眼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点点的算计。

    只因为此时此刻,正是百里聂和墨润相处得十分微妙的时候。如今这个时候,自己这样子说。就算,还有几分的余地,元月砂也是会生生的毁了去。

    元月砂精致的脸颊,唇角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浅浅的笑容。

    那笑容,却也好似有着淡淡的恶劣:“殿下刚刚才说,为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不会你刚刚说过的话儿,一下子便是忘记得干干净净吧。”

    “你不是说,我对你是极重要的——”

    她知晓百里聂是极聪明的,就算墨润心中已经是有了反意,只怕也是会被百里聂说动。

    可元月砂的话儿却也是戛然而止。

    只因为此刻,百里聂已经是侧过头,这样子瞧着她。

    而百里聂的脸颊之上,却不自禁的掠动了缕缕喜色。

    竟然也是极欢喜。

    “当然,当然——”

    百里聂痴痴的说着,一双眸子竟似透出了喜不自胜的神色。

    那一双眼珠子,却也是掠动了缕缕的光辉,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你想要,我自然是如你所愿。”

    他容色怔怔,这样儿的瞧着元月砂。

    墨润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流转了缕缕的恼怒。

    不错,就是这样子的眼神。

    本来他尚可容忍,毕竟百里聂虽然未曾当真许什么前程,却到底让他们赚了不少银钱。而且,百里聂似也并未追究过去,谋人性命的心思。

    可是这个狼七,忽而来到了京城了。她顶着那么一张精致的脸颊,娇滴滴的,变成了所谓的元二小姐,可是墨润还是一眼便是认出了她来。

    更令墨润惊心动魄的则是,就算是过了几载,百里聂似乎仍然还是极喜爱这个女子。

    那冷漠若冰的眼角眉梢,如今却也是不觉添了缕缕的。

    而这个女人,当年便是忘恩负义,给这位长留王殿下吹着耳边风,鼓动这位长留王殿下剿灭北域。

    “我就知晓是这样!知道是这样!你为了这个女子,便什么也顾不得,什么承诺也是不会遵守,恨不得将我所有的人都奉为血肉。你盼望,拿我们的命,来讨这个女人的欢喜。我不能不反,否则,连命都会没有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故而我要先下手为强,免得你为了这个女人,当真取我性命。”

    墨润眼底,顿时流转了狠戾之色:“你一定要死!一定要死!要怪,便是怪这个女人出现。否则我何至于对你这个龙胤殿下下手?你身份尊贵,死了后麻烦不少。原本便算你不受信诺,我亦只打算离开你这个长留王。可是不成的,这个女人回来了。她一回来,自然也是什么都不一样了。你为讨她欢喜,必定不依不饶。一定会不依不饶!”

    他恨透了百里聂这个样儿,就那样儿的风轻云淡,轻轻巧巧,就将自己全部的理想和忠心,送去讨好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只不过是一个北域的贱奴。

    可是百里聂却好似发了疯,这样子的喜爱元月砂。

    “来人,来人,你们通通都出来。”

    伴随墨润呼喝,数道人影却也是纷纷从精致的花园子里面轻轻的掠了出来。

    那些黑影,掠动了缕缕的森森杀伐之意。

    那缕缕剑气刀光,好似要将这花园里面的花草树木生生搅碎。

    百里聂却也是并无丝毫的惧意,只轻轻的笑了笑:“阿润,你胆子真小。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可怜男人,怎么还要这么多人给你壮胆子。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子的胆小鬼。”

    墨润却也好似听不见百里聂的讽刺。

    百里聂的毒舌,他是心知肚明的,故而早就学会了听而不闻。

    他只森森厉声说道:“这些便都是我北域精锐,今日可是都在这儿。百里聂,纵然你还暗中隐匿了什么高手。可是时至今日,你也只能去死。你自负聪明,可是却也是未必能想到,你今时今日,竟然会死在这儿。”

    百里聂叹了口气,很无所谓的模样:“若是如此,那也是我命苦了。”

    可他越是这样儿,却也是越发让墨润说不出的忌惮,一双眸子更是透出了森森的寒意。

    ------题外话------

    今天有些事情,更得少了些,明天多更弥补大家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