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 龙轻梅的算计
    “长留王殿下,不是早就算准了这些,故而算定我会将自己亲生女儿摘得干干净净。乃至于如今,我已然和月砂水火不容,谁都知晓仇怨颇深。她绝对绝对,不可以和我这个东海的睿王妃,沾上那么一点点的关系!”

    龙轻梅的言语很轻柔,却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冰冷和恼恨。

    “倘若东海此行,并无异心。那么我见到亲女,纵然不见得会母女相认,不过也盼望她以养女身边随侍左右。可倘若东海此行,别有居心。那么我非但不会认这个亲女儿,反而会拒之以千里之外。如今殿下见我对亲女如此决绝,甚至于亲自污她之罪,自然绝不会相信,东海别无居心。如此种种,岂非不打自招。”

    她自是绝不会相信,长留王会存有什么好心肠。这位龙胤殿下是知晓的,倘若自己对女儿有半点怜爱之情,是绝不能就此相认。亦只能反目成仇,划清界限。这么多年,自己对爱女诸多挂念,可是百里聂却居然是如此心狠。他早不说,晚不言,偏生这个时候才提及这档子的事情。故而自己连一丝一毫和女儿相处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彼此疏远仇恨。

    什么命运弄人,这一切,一切都不过是这位长留王殿下的操纵。

    想到了这儿,她举起了手帕,捂住了唇瓣,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那肺腑间一股子熟悉的锐痛,就这样子的传来了,传遍了四肢百骸,煞是难受。

    却也是让龙轻梅生生隐忍,隐忍不发。

    百里聂客客气气,软绵绵的说道:“夫人误会我了,我的一片好意,以后自能自证。”

    龙轻梅冷笑:“妾身可是不敢有此虚妄之想。”

    “既然如此,真心心疼的女儿,要划清界限。那么留在身边的子女,夫人便是恨之入骨了。石煊也还罢了,明眼人就知晓他是睿王要紧的棋子,而且还是睿王爷的亲儿子。却不知李惠雪,又如何让夫人如此厌憎?”

    百里聂岔开话题。

    龙轻梅眼波流转:“殿下是觉得我太残忍了些,居然如此伤害这个一朵柔弱莲花。”

    “不是觉得不能,是觉得她不配。李惠雪那般秉性,是软腻无趣,令人厌恶。可是她根本连让夫人恨一恨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只怪妾身到底是个女人,未免有些小气,让殿下见笑了。”

    龙轻梅也似笑了笑,慢慢的抓紧了手帕。这些年来,自己在李惠雪面前,当真很是大方、雍容。

    那一年,她来到京城,和龙胤皇族做交易,扳倒那个异姓摄政王石修。

    她离开了自己的丈夫、女儿,远去京城,陷入刀光剑影,尸山血海,阴谋诡计之中。

    自己每一天,每一刻,都是过得惊心动魄。

    那时候龙轻梅身边一个随行的下属司徒炜,也一并同行而来。后来,司徒炜也因追随龙轻梅,除掉石修有功劳,被朝廷册封官职。

    熟门熟路,司徒炜之后也时常替东海来京城办事谢恩。

    如此也过了几年,后来,司徒炜便瞧中了一个京城里的姑娘。

    那姑娘身份不高,是个孤女,客居于周家,柔柔弱弱的,十分娇润可怜。

    她便是李惠雪。

    她的温柔,打动了司徒炜,让之不觉为之砰然而心动。司徒炜是龙轻梅忠心下手,对女人有些挑剔,眼光也高,到了三十多岁,也尚未娶妻。他喜爱李惠雪的温柔、单纯、善良,就算是身处险境,也被这朵楚楚可人的小白花迷得神魂颠倒。而司徒炜那成年男人特有的温厚和包容,也让李惠雪情不自禁移情于他。

    周世澜虽然是身份尊贵,而且面目俊美。可是那时候的周世澜,还是个毛头小子,不过聪慧和成熟,也没有成年男人的圆润通达,仔细体贴。他比不上司徒炜的铁汉柔情,千依百顺,温柔体贴。在一番水磨工夫之后,司徒炜也夺走了李惠雪的芳心。

    他离开了京城时候,也随便带走了李惠雪。

    司徒炜是龙轻梅的得力助手,他忽而要娶这样儿一个极娇柔的京城姑娘,龙轻梅也是很惊讶。

    成婚之日,龙轻梅也备上厚礼,去见一见李惠雪。

    同行的,还是她的第二个夫君石诫,那时候,自己和这位睿王爷,关系已经没多好了。婚后石诫一开始还算情意温柔,毕竟龙轻梅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可是当他发觉龙轻梅并不肯交出父亲基业,乃至于别有心思之后,两个人关系渐渐也是淡了。因那些个权利之争,两人渐渐摩擦不断。

    当初成婚时候,龙轻梅原也不稀罕什么恩恩爱爱,只想着至少可以各取所需而已。可婚后她渐渐亦是发觉,石诫贪得无厌,而且自以为是,心里面也是有些个想法。其实那时候,两个人已然出现了一些矛盾。龙轻梅可以不计较石诫外边的莺莺燕燕,却绝对无法容忍石诫对于东海的一些做法。

    就算如此,那时候他们两人虽是有些个不和,可比起后来,双方关系也还未曾坏到最为糟糕,无法挽救的地步。

    那一天,他们两个人,乘坐着马车,一块儿去喝司徒炜的喜酒。

    “司徒炜的婚宴上,我才第一次见到李惠雪。大家都好奇,这个京城的贵女究竟怎么样儿美法,勾得司徒炜从宣平侯的公子手里抢过来。不过,他们见到了李惠雪后,却免不得有些个失望了。毕竟李惠雪虽然是个清秀女郎,可也谈不上极美。我见她年纪还小,一团稚气,在她夫君身边一站,更像是司徒炜的孩子。不过瞧得久了,觉得她还是有些个说不出的味道。我盯着她的脸蛋,不觉在想,这温柔如水四个字便天生给她这个女孩子造的吧。不过司徒炜喜欢,谁也管不着。”

    “我送的贺礼,是一串上等东珠珠链,司徒炜一向会做人,当众给李惠雪带上。她这样子一个娇怯怯的女孩子,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珍珠的光彩映衬她的脸颊,肌肤好似透明也似。我忽而方才发觉,自己年纪也不轻了。年轻的女孩子,不必有多美,只要年轻,就跟一根葱一样,水灵灵的好看。我瞧着她,有些伤怀的心思。可是,那一天,我身边的男人,也禁不住多瞧了李惠雪两眼。后来,石诫跟我说,司徒炜的那个妻子,还当真是腼腆温柔。”

    龙轻梅这样子说着,唇角蓦然浮起了一缕讽刺的笑容。

    百里聂也不觉问得很直接:“睿王爷对这位司徒夫人有心,是在她做干女儿前,还是做干女儿后?”

    龙轻梅叹了口气:“殿下这么问,让我怎么好回答。毕竟,我也没向石诫亲口问一问,问他到底只是瞧中别人妻子,还是喜欢干女儿的情趣,之后才动的心。”

    “更何况,说不定他们两个人是清清白白的。”

    “司徒炜岁数大他那个娇妻许多,不但视若珍宝,而且颇具占有欲。李惠雪嫁人后没几个月,他便向我求肯,想让我将李惠雪收为养女。只因李惠雪自打嫁入东海,性子娇柔,日子过得辛苦,又很委屈。别人见她不是本地得姑娘,不免总是待她不好。他对我家素来忠心,十岁就跟了父亲,还拼死救过我父亲性命。这些年来,服侍于我,也是忠心耿耿,悍不畏死。这做个得人心的首领,最要紧的便是要公私不分。公事私事,都要施展恩惠。他开了口,我自然不会拒绝。她做了我的养女,比起司徒炜的家,更喜这东海睿王府的精致、富贵。她常常身子弱,做了我女儿,一年倒是有大半年的时间,腻在了睿王府中。”

    “司徒炜有没有因此,心生一些想法,这我便是并不如何的清楚了。”

    “我只记得,那日司徒炜与我商议事情。他来到了这儿,我们走到了花园里面。那时候,李惠雪也在花园里面。她走路怯生生的,可巧撞见了石诫。她没有被撞到,可是却也是跌跌撞撞的,吓了一跳。她这样子柔柔弱弱,一碰就倒,一点就碎。故而就算被人轻轻巧巧的吓着,其实一点儿也不令人觉得奇怪的。她人没有摔倒,可是头上发钗却轻轻脱了,咚的坠落在地上。其实也没什么人吓着她,可她眼波轻轻的颤抖,好似受惊的兔子。她的脸却红扑扑的,红得好似一块布一样。然后,然后——”

    “然后石诫就捡起了发钗,冲着她笑了笑,一步步的走过去,轻轻的替她将发钗这样儿戴上。”

    那一天,睿王府的后花园,蝉儿声声叫得很大,花朵开得很娇艳。石诫离这个年轻纤弱的养女很近,将她面上的怯意和羞态一览无遗。他轻轻的为李惠雪带上了发钗,那钗头流苏镶嵌的明珠轻轻的颤抖。那暧昧的情愫伴随夏日的花香轻盈的流转,石诫好渔色,他并不是不解风情的人。倘若是毛头小子,他许是还似懂非懂。可是于石诫这等熟透了的男人,自然早瞧透了这暗香浮动的一缕暧昧情愫。他非但并没有避而远之,反而若有还无,轻轻的拨动了这根弦。

    可那青青的枝叶之后,却有两张凝视这一切的面容。

    他不知道,自己一时兴起的小小挑逗,却被人窥见。他如今的妻子,以及那个女郎的夫君,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龙轻梅只是略略有些惊讶,可是司徒炜却气得面色涨红,他一双眼睛透出了熊熊的怒火,额头青筋直冒,却死死的捏紧了自己个儿的拳头。可李惠雪却犹自不觉,便算石诫已经是离去了,她犹自呆立在原地,痴痴的不知晓在想什么。后来过去很多年,龙轻梅都不由得心想,自己大概没有司徒炜那般了解他的妻子。毕竟,这个妻子是司徒炜从周世澜手里面夺过来的。他自是知晓,李惠雪动心移情是什么样子。

    “其实,我也劝过了司徒炜,豆腐上有了苍蝇,要不然便扔掉不要,要不然就吞到肚里,可是不要含在嘴里面。他若心里不痛快,就休了李惠雪。要是舍不得,就接了李惠雪离开,不让她再来这儿,别提这档子事。毕竟,如今只是撩一撩。打小这档子事儿,我也是瞧得多了。东海男人出海,一去便是几个月,他们自己会寻窑姐儿寻欢,可是家中女子也是会偷汉。可他却咽不下这口气,说石诫若敢辱了他妻子,他定然不会干休。”

    “他没将李惠雪打一顿,舍不得这位娇怯怯的妻子,更对自己缺了自信,不觉得自己百般殷切能留住李惠雪。他最后却做了那么一桩最愚蠢的事情。他闹到了石诫跟前,石诫若要对李惠雪下手,他绝不会忍气吞声。毕竟李惠雪既是养女,又是人妻,传出去,可是那一桩丑闻。这般蠢笨,注定他便是个短命鬼。没过多久,他遇到没有归顺睿王府的海贼,中了一枝流箭,便这样子死了。可是,那枚箭是从后心射入的。事后我也问过当时情景,司徒炜死的时候,他背后应该没有敌人。”

    “可怜李惠雪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了。灵堂之上,她那一身素衣,哭得凄凄惨惨。她并不知晓,自己一次暧昧的**,为自己的夫君惹来了杀身之祸。她这个离不得男人的女人,就失去了自己的男人了。可是石诫害死司徒炜,是因为这个不知晓天高地厚的东海蛮子,居然胆敢语出要挟,咄咄逼人,而且知晓他调戏养女的丑事。这并非因为,石诫多喜欢他这个乖女儿。就算他曾经对李惠雪有过一缕兴致,可是这样子的兴致,让这档子事情一搅合,顿时也是所剩无几。更何况和李惠雪相处得久了,最初的新鲜劲头过去,李惠雪实在是让个让人觉得腻味的女子。”

    “那时候我盯着自己忠心耿耿下属的尸首,心里面一阵子的发冷,我对这个夫君最后一缕情分也是没有了。我将他的真面目瞧得清清楚楚了,再没别的幻想。从此以后,他就是我的敌人。他若当真瞧上李惠雪了,真心喜爱她,杀人夺妻,虽然狠辣,可说不准我还高看他一眼。可他只不过是撩一撩,然后就可以把人家生气的丈夫给置诸死地。这样子的人,他绝不值得我东海龙家投诚,将身家性命交给这样子的一个人手里。区区小事,便是动辄得咎,可以置人于死地。若将自己性命轻轻的放在他手掌心,那么绝不会知晓自己何时会没了性命。”

    “至于我这个便宜女儿,她虽都不配让我去恨她,却让我十分恶心于她。”

    百里聂微笑:“那这么多年,以夫人手腕心机,居然还留她活命,当真是海量汪涵。”

    “殿下这样子说,妾身不免受之有愧。其实我虽不喜她,可最受不得她的却是石诫。我最喜欢瞧着她对着石诫一副娇滴滴,欲语还休的模样。她那样子一副模样,殿下也应该见识过是何等风韵,很是有趣。石诫身边也不缺艳色美女,李惠雪也已不是当初水润粉嫩小姑娘,他对李惠雪早就没有兴致了。别说当年石诫不过一时兴起,就算当年真动了兴致,只怕石诫早也腻味。可是我这个便宜女儿,她却好似长不大,活在过去的岁月里面。那个蝉儿叫得厉害的夏天的一点儿撩拨,她念念不忘了很多年,羞于启齿,却仍然心存幻想。我喜欢让阿雪给他端茶送水,甚至送送点心,做做手帕。而石诫早就腻味不耐,却无可奈何。我要提醒我的好夫君,当年他连这等货色都挑逗过。而且,还因为如此,害死这个女人的夫君。这桩尴尬无耻的事情,他别想就这样子给忘了。就算是过了很久,很久,他都需要记得。”

    “你瞧这么多年,我对李惠雪这样子的好,半点委屈也不受。可是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她无知无觉,浑然忘却自己早不是一个小姑娘。我将她养废了,一半固然是因我刻意为之,也一半也多亏阿雪有这般做废物的好资质。”

    “如今我要死了,自是要她随着一道陪葬,我也算是待阿雪不薄。”

    而龙轻梅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泛起了柔柔的笑意。

    这钢刀杀人,她很早便会了,而用那软绵绵的刀子杀人,龙轻梅也是很精通的。

    ------题外话------

    今天限免推荐啦,编辑鼓励结束后多更一些,水灵明天10点后会多更一些的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