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 母女之情
    龙轻梅却是恍然未觉,她这样儿怔怔的看着元月砂,心里不觉在想,是了,这样儿才对了。

    元月砂本来就不是元家的姑娘,而是海陵出身,那才对了。

    是了,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就好似当年,她令人追查自己女儿的下落。她那个女儿并没有死,而是被拐带到了海陵。

    没错,百里聂可是并没有骗着她,不是随便挑中一个女娃儿来糊弄自己。

    毕竟自己个儿,并不是那般好愚弄的。

    一想到了这儿,龙轻梅心尖抖了抖,却也是什么话儿都没有说。

    饶是如此,龙轻梅的眼底,却也是顿时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幽润。

    她手指头轻轻的一扯,缓缓的为元月砂扯下了发钗,任由元月砂一头乌黑的发丝轻轻的垂落。

    龙轻梅却不动声色:“昭华县主不必担心,我不过是随口一问。”

    元月砂身躯却也是禁不住绷得紧紧的,任由内心的心绪,一阵子的翻腾。

    龙轻梅若是出语试探,也还罢了。

    要是龙轻梅当真将自己个儿当做什么亲生女儿,她反而都是不知晓,应该如何的自处。

    元月砂不自禁的想,其实要是认了龙轻梅做娘,虚以委蛇,可是有些好处的。

    只不过她平素行事虽然是十分的狠辣,可是却并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对付的人,个个心肠狠辣,好似毒蛇一般凶狠。

    说到利用感情这档子事,元月砂还真有些个不屑。

    龙轻梅却也是缓缓的拿起了梳子,竟伸手将元月砂的头发一缕缕的梳顺。

    一边梳理,一边说道:“昭华县主是南府郡出身,如今却是朝廷的宗室,娇滴滴的姑娘。就是不知道,昭华县主心里欢喜还是不欢喜。”

    元月砂却抬起头,轻轻柔柔的说道:“月砂心中,自是十分欢喜的。陛下对我十分恩宠,就算这些京城贵女当我是乡下来的,可是还不是要客客气气,对我行礼。王妃娘娘,月砂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欺辱了。”

    她精致的脸颊之上,凝动了淡淡的凝重,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灼灼生辉。

    龙轻梅到底是不是真情流露,她实则也是没这般的在乎。自己到了京城,处处都是刀山火海,如履薄冰。她这么个样儿,自然也是需得小心翼翼,免得有什么不是。

    元月砂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

    龙轻梅却微微有些恍惚:“年轻时候,我也是这样子想的。我性子傲,受不得委屈,自然是不由得觉得,要是有人对轻视,我的心里面也是一点都不欢喜。可是如今,我反而觉得,其实一个人不必要什么很高贵的身份,平平淡淡才是真。当然你身份低了些,会受人气,被人欺辱,得到的也不是最好的,也许还不是你最想要的。可是我便觉得,其实只要忍一忍,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受些委屈,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也是没什么不好。”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不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不过你年纪还小,这样子的话儿,你听着也是不会觉得如何顺耳。”

    元月砂却不动声色:“睿王妃对月砂关爱有加,月砂心知肚明。”

    龙轻梅动作却很轻柔,梳子一下下的梳下去,将元月砂那一摞摞的头发都梳顺,连发结都替元月砂轻轻梳开。

    “睿王妃?这个称呼确实很高贵。不过我八岁之前,不过是东海的渔女。小时候,我便和母亲寄居在外祖家里面,日子过得很是辛苦。我小小年纪,都是要干活儿的。那时候,我可不知晓父亲是个海盗。我爹女人不少,很多都不大记得。后来他知晓我娘替他生了个孩子,就算是个女儿,也还是将我们母女接过去。其实若不是他家里面妻女被仇家灭门,我这个女儿,只怕也没那般金贵。不过说到底,他从前虽对我不闻不问,可是到底对我不坏的。”

    “不过我仍然是记得小时候做渔女的情形,我那时候岁数小,可是也要干活,从早忙到晚了。那时候,我连双鞋都没有,赤着脚到处跑。我那一双脚,也被磨大了,而且还生了一层茧子。可就算是这样子,我仍然是经常吃不饱肚子,菜也只有鱼。后来有一年过年的时候,我娘做了双鞋子给我。她不但给我做了新鞋子,还给我做了新衣衫。那一年我过年,穿戴得整整齐齐的,我不知道多欢喜,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现在我是睿王妃了,可以穿绫罗绸缎,戴金银珠宝,可是再珍贵的东西,也比不上我娘那时候用粗布给我做的鞋子。”

    “我娘很爱我的,她知晓我其实厌恶鱼腥味,就经常在自己鬓发间插了兰花,哄我亲亲她的脸蛋。”

    说到了这儿,龙轻梅轻轻的摘了一枝兰花,别在了元月砂的耳边。

    却也是自自然然的,亲了亲元月砂的鬓角、

    ------题外话------

    今天抱歉,更了少了些哈,明天水灵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