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丑事揭破
    苏颖用力一掐自己个儿,那股子锐痛,方才是令苏颖从昏黑之中清醒了过来了。

    她明知徒劳,却也是固执而顽强的凄声言语:“阿颖没有做过,阿颖没有做过呀!”

    苏颖明明已然是身子发软,可是却也是极为固执的这般言语。

    那一张极动人的脸颊,却也好似流转了那淡淡的委屈之色。

    她,她没有做过,这些恶毒的事情统统与她无关,她,她根本不惧所谓的报应。

    洛枫盯住了苏颖,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轻蔑和不屑,仿佛是极为厌憎眼前这个女郎的。

    而他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就这样儿浮起了浅浅的寒意和嘲讽。

    这个贱婢,以为自己当真是什么京城第一美人儿,还故意拿乔,在自己面前招摇。

    洛枫那双眸子深处,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一缕阴郁。

    苏颖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洛家捧出来的一个活招牌。

    从前苏颖不将自己个儿放在眼里,居然还恣意羞辱,这般折腾。洛枫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快意!自己如今这般折腾苏颖,简直是痛快之极。

    这么一个下贱之物,不知天高地厚,该死!

    他亲手撕开苏颖的美人儿画皮,极舒坦,极解气:“阿颖,事到如今,你还争辩什么?苏夫人被送回洛家养所谓的疯病,被折腾得没知觉之前,是有偷偷命人送出来一封书信的。那书信的内容,可谓是匪夷所思。本来要是没将这档子事儿查清楚,其实洛家也是不会拿出来。如今洛家查清楚了,苏夫人说的信中之事,可都是真的,并无半点虚言。阿颖,阿颖,你怎么能这般糊涂,怎么能做出这档子的事情?”

    “陛下,那苏锦雀尸骨之中的银针,那引诱阿樱的戏子,洛家可是都找到了。以及,那个当日在宫中现身的刺客,原来他才是海陵来的贼子。而他平时花销,都是阿颖给的。阿颖养了个这么样子的人,为了她杀人。这种种证据,稍后洛家会交给官府,让官府明查——”

    洛枫却那么一副极无奈的模样:“求陛下恕罪!洛家查出了这些,原本是想要打折手臂袖里藏。毕竟,事关苏洛两家的脸面。想要将这个逆女悄悄的处置掉。可是没想到,她居然还在睿王妃这里作妖,还利用洛家,做出了这么些个事情。事到如今,也是不能不言。阿颖她胆子,委实也是太大了。”

    苏颖一阵子眼前发黑,唇齿之间也是不自禁的添了些个血腥味儿。

    洛家将自己的那些个丑事,都竹筒倒豆子一样,统统都给说出来了。而且据说,洛家还要将所有的证据交给官府。这也是让苏颖眼前一阵子的晕黑,近乎难以自持。

    她死死的咬紧了唇瓣,洛家怎么能这样子狠,恨不得就将自己个儿这样子就生生弄死。

    她那娇艳的脸颊,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如今也好似当真受了极不堪的委屈。

    可是片刻之前,那些因为苏颖柔弱美态而心生同情的男子,此刻心中也是只剩下了惊悸,竟再无怜香惜玉之情!

    倘若这一切乃是真的,苏颖也是未免太狠了些了。

    这档子事情,苏颖居然也是做得出来!

    苏颖这么一副柔弱可人的姿态,却也是非但没有得到了别人的同情目光,反而听到一些个细碎的议论。

    “这苏家阿颖,竟然是做出了这样子恶毒的事情?平时瞧着倒也还好。”

    “本来就是故意做出来的,她本就出身下贱,我看做出来这些事情,一点儿都不奇怪。”

    “也是她平时很会装,装模作样,一副当真很是高贵的样儿。然而其实,也不过是个下贱出身,能好到哪里去?”

    “苏家对她极好,她怎么能做出这档子的事情?”

    “哼,若不除去苏家真正嫡女,她这般出生,如何能占尽苏家的资源?”

    那些个贵女,此时此刻,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顿时蠢蠢欲动,议论今日的这么些个事情。

    她们虽然是故意压低了声音,然而苏颖天生就有一种本事,耳朵比别的人敏锐。

    那些个议论的话儿,苏颖可都是听见了。

    那一句句话,就好似刀子一样,狠狠的刺苏颖的心,让苏颖心头滴血,十分的难受。

    苏颖禁不住恶狠狠的想,这些贱人,她们一个个的,根本都是嫉妒,是嫉妒!

    只因为自己从前太好,故而这些贱人不甘心被自个儿生生的压住了。故而,她们方才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出来。想来她们必定便是觉得,自己如今落魄了,自然便是可以恣意羞辱!

    然而苏颖的心口,却也是极不好受。

    从前这些贵女,她们可不是这样儿说的,她们好似众星捧月一般,就这样子的捧着自己。

    自己是这些女子之中,最为出挑,最为耀眼的。

    从前的自己,通过了自己的努力,过上了那宛如梦幻般的日子。

    可是如今,这样子的梦,却也是被生生撕碎了!

    苏颖自然是绝难容忍的!她原本眼前阵阵发黑,可是此刻却也是忽而升起了一股子的狠劲儿,在苏颖的肺腑之中,熊熊燃烧!

    苏颖凄厉的说道:“你们洛家,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颖儿,颖儿一向都是很乖顺的。可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为什么呀?难道当真是因为,苏夫人是洛家的嫡女?我知道的,母亲是洛家的女儿,我算什么,也不是什么正经的洛家血脉。故而苏夫人因为想要害我而疯掉了,我没被她给害死了,还让她闹得出丑。既然是这样子,便是我的错,我就该死。”

    苏颖咬破了唇瓣,唇瓣一片的艳红:“哼,亏得你们洛家,想了这么多的法子,落织了这么些个罪名,恨不得将阿颖踩到了泥土里面。你们,你们都恨不得阿颖去死!”

    她是极有反骨的,洛家让她去死,难道她就去死?

    谁要害自己,自己就反咬一口,洛家也是如此。

    苏颖原本苍白的脸蛋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愤怒的红晕,可是真是恼恨极了。

    元月砂并不生气,反而隐隐觉得好笑。

    苏颖如今这几句话虽然说得十分凄厉,可是根本就是乱了方寸。别人不会相信苏颖的话,因为苏颖很多事情都是解释不了。如今苏颖不好好解释,反而转头就去咬洛家,这只能说明苏颖是极为心虚的。

    眼见苏颖这等狡诈之徒,如今只能靠这么嚷嚷泄愤,元月砂却也是禁不住幸灾乐祸。

    而元月砂眼底玩味之色却也是更浓了几许。

    苏颖这样子大喊大叫,非但不能改变苏颖的处境,还能让洛家的狗腿子,将苏颖踩得更狠!

    果然,洛枫那胖脸之上,肌肉轻轻的抖动,却也是禁不住生生的透出来一股子的狠劲儿了。

    洛枫的眼里,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几许的寒辉。

    洛家原本是不想将苏颖踩到底的,毕竟有些事情若是说透了,只怕洛家的脸上,也是没有什么光彩。

    然而如今,是苏颖这样子的不知晓好歹。既然是如此,自己自然也是不能如何的客气了。

    洛枫如此想着,眼中渐渐浮起了一缕决绝之色。

    不错,苏颖这些年来,也算是对洛家有些功劳。

    换而言之,苏颖也算是用她那聪明才智,给洛家做了些个脏事。

    可是洛家却也是已经报答过苏颖,给了苏颖很多的好处了。

    这个苏家的养女,衣衫首饰,比宫里面娘娘都还要出色,也不想想,是谁给的。

    原本只是公平交易,要是苏颖觉得不甘心,非得要狠狠的咬洛家。

    要是这样儿,洛家也是绝对不能客气。

    洛家有的是法子,让苏颖说出来的话,没有人相信。

    就算是苏颖临死之前,想咬洛家一口,那也无人可相信。

    洛枫心里面恶狠狠的想,这都是苏颖自找的。

    “阿颖,怎么事到如今,你还在说这样子的糊涂话儿?我这个舅舅,虽然只是干的,可也只能说洛家上下,都是对你仁至义尽了。偏生是你,却也是这样儿的不知道好歹。事到如今,你非逼得我将这样子的话儿说出来。闹成了这个样子,谁想呢?”

    洛枫还那么一副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只怕诸位,并不能知晓,眼前这位京城第一美人儿,身份可谓是极低贱。她是苏家养女,人尽皆知。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谁也是不知晓,她并不是什么苏家的旁支女儿,而是苏家旁支的养女。当年海陵苏家,将她从一个风月道士的手里面救出来,只觉得她乖巧可爱,故而送给苏家旁支做养女。而她的亲生母亲,只不过是边塞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名唤莺娘,早年做皮肉生意,睡一个晚上,只需要三钱银子。”

    苏颖听得脑子轰然一炸,只觉得整个人再无知觉!

    这个洛枫,他,他在说什么呀?

    洛枫说的话儿,她固然是听到了,却也是不敢去想,好似听不懂洛枫话语之中的意思。

    这些年来,苏颖极力隐匿的丑事,如今那样子的污秽,却也是被人生生的翻开,乃至于就这样儿就暴露于人前。

    周围的人方才若只是小声议论,而现在却也好似开水炸开了锅了,闹腾得十分的厉害了。

    就连宣德帝面上也是禁不住流露出了十分震惊之色,这个苏颖,居然是这样子出生?旋即宣德帝的心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恼恨之情。好一个洛家,连这等下贱之物,居然就捧成了京城第一美人儿。不但是第一美人,还是所谓的第一才女!

    宣德帝心中巨怒!

    洛枫极恶毒,干脆将苏颖的老底给翻开了,也对如今众人反应,可谓是极为满意的。

    这个贱货,以为自己真是金尊玉贵?在自己面前傲得不得了。

    其实洛枫早就知晓苏颖的真身了,还真用不着那黑牡丹。

    当初苏颖,运用洛家,弄死她的养父母和镇民灭口。

    这死丫头,心计倒也还算狠辣,可是未免天真。

    她以为,靠着她那么些个区区的手腕,就能瞒过洛家?简直都是异想天开。

    苏颖也是未免想得太美了,当真以为,自个儿会有这样儿的手段?

    洛家什么都知道,只不过暗戳戳的将证据都隐匿起来,关键时候用。

    苏颖今日要是不叫,洛枫还真不愿意当众翻出了。

    毕竟洛家的一些高层,也不乐意让别人觉得洛家居然捧了这个贱人上位。

    哼,苏颖这个贱人,简直都是自取其辱!

    苏颖蓦然哇的喷了一口鲜血,顿时就这样儿的昏迷过去了。

    毕竟,今日所发生的事情,是苏颖难以想象,也是不可承受的。

    睡梦之中,苏颖也是睡不安稳。

    梦中,她似乎见到了自己处境堪忧,然而那么些个极恶毒的人,却也是一个个的,咄咄逼人。

    苏颖忽而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猛然就坐起来了,却也是禁不住冷汗津津。

    她死死的咬紧了牙关,心尖也是禁不住一阵子的酸楚,说不出的难受。

    恍惚之间,她天真以为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可是旋即,她渐渐的回过神来了,却也是清楚的知晓了,这一切均是真的。

    这么些个极为可怕的事儿,可当真就是真的。

    如今自己,被困于睿王妃的别院。

    可是现在的自己,却也是什么都没有。她的处罚还没有下来,可是却也是迟早都是免不得一死。

    她蓦然伸出手,捂住了脸颊,不自禁悲切哭泣,而且还哭得伤心极了。

    就在这时候,苏颖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她愕然抬头,连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都是舍不得去擦。

    苏颖一阵子的恐惧,生怕是宣德帝身边的内侍,来传旨让自己去死。

    然而门推开了,进来的并不是什么内侍,而是一道十分熟悉,十分让苏颖恼恨的身影!

    “元月砂!”苏颖极为恼恨言语,恨不得将元月砂的一块块肉生生的咬下来。

    恨不得将元月砂吃到了肚子里面去。

    苏颖跌跌撞撞的从床上跳起来,面上的泪痕红晕未褪,可是那一双眸子之中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狠戾的光彩。

    这一瞬间,苏颖甚至恨不得扑过去,用手抓烂元月砂的脸,生生的将元月砂就这样儿给掐死。

    然而旋即,苏颖却也是身躯一僵。

    她瞧到了,元月砂摸出了一柄极为锋锐的匕首,在自己面前晃了晃。

    苏颖怕死,只觉得自己个儿嗓子眼儿好似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时之间,居然是连话儿都是说不出来。

    那一双美眸,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惧色。

    元月砂不会这般大胆,私自对自己动手吧?她应该是不能有这般大胆子,绝对不能!

    苏颖面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分淡淡的惧色。

    然而元月砂却也是嗤笑了一声,顺手将那匕首扔在了一边的几上。

    “苏颖,事到如今,我也是不必用些个简单粗暴的法子来对付你了。我呀,还是要爱惜自己一二的。”

    她那唇角,浮起了浅浅笑容:“你自以为聪明,可是未免太聪明了。就好似那日,我不过稍露口风,就赶着往上爬,非得说我是什么海陵逆贼,将我早准备好的证人一个个的找到了。苏颖,我都没想到,居然能够如此的顺利。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值得我就此冒险的?”

    苏颖大受打击,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灰败之色,这一切都是元月砂故意的?

    “呵,还有你素来喜爱找替罪羔羊,我替你斩断羽翼,乃至于压得月意公主不能动弹。让你亲自指证,跳到到了泥坑里面。阿颖,谁让你蠢钝如猪,才落得如此地步。连我心里面,也是不由得觉得你好生可笑。”

    苏颖方才因为恐惧而生生压下去的恨意又涌上了,她心里面扑扑的跳,元月砂欺人太甚!

    苏颖却也是极恼恨:“你竟这般处心积虑,你,你好狠的心计!”

    她心如刀绞,好似痛到了极处,一双姣好的美眸也是浮起了那缕缕血丝。

    这许多年来的苦心经营,费尽心思,绞尽脑汁,如今尽数被眼前女郎生生毁了去。

    她身败名裂,一无所有,以后还不知晓如何立足。

    这么多年,费心经营,完美无缺的名声,如今却被生生毁了去,乃至于一无所有,受尽厌弃。

    她好恨好恨,恨得好似要发狂了。

    苏颖目光不自禁的移动,落到了桌上那柄锋锐的匕首。

    元月砂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睛里面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点点的玩味。

    不错,她是故意的。

    苏颖如今确实是身败名裂,一无所有。苏家自然不会放这个曾经的苏家养女去牢狱之中,被那些个狱卒兵丁践踏。谁让苏颖到底是苏家养女,如此会损及苏家颜面。等圣上下旨,加以问罪。到时候,苏颖也是会被一杯毒酒,又或者是一条白绫,闹得可谓是自尽而亡。

    可元月砂却不会满意的。

    她总是还想要亲手复仇,亲自弄死苏颖。

    况且苏颖委实聪明,人又美貌,手段颇多。送她回了苏家,到时候,说不准苏颖会用什么手段,蛊惑了别人,让她脱身,用人替死。

    若然如此,那就没趣儿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元月砂宁可保险了一点,今日就让苏颖去死。斩草除根,不留把柄,这才是元月砂的作风。

    她瞧见了苏颖眼中浓郁的仇恨,以及苏颖不自禁扫向了匕首的动作,心里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缕缕欣喜。

    不错,就是这样子,这般眼神,这样儿的渴盼,就是元月砂想要的。

    她故意扔了这把匕首,又故意刺激苏颖。

    苏颖一无所有了,气得发疯了,恨透了自己了。苏颖是什么样子的人,元月砂是清清楚楚。当初唐络芙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儿,苏颖就拿起了石头,狠狠的将唐络芙的脑袋砸了个稀巴烂。如今自己所得罪苏颖的,又何止是唐络芙的千倍万倍。

    苏颖貌虽美丽,实则心如蛇蝎,宛如豺狼。

    元月砂不会瞧错苏颖,苏颖是会动手杀人的!

    她就是引诱苏颖拿起了那把匕首,刺向自己。

    到时候,自己负伤而逃,众目睽睽之下,将杀人的苏颖格杀,这可当真是谁也都怪不着。

    苏颖虽然心计深沉,说到杀人的功夫,却也是自然远远不如自己,颇为逊色。

    苏颖确实不受控制的盯了那匕首一眼,旋即却也是扭过了头,面色不自禁略略有些沉郁,却也是猛然垂下头去。

    出乎元月砂意料之外,苏颖却并没有拿起了那把匕首,刺向了元月砂,反而是咚的跪下来。

    她扬起头,明明是恨极了,脸颊却硬生生的挤出了一缕极柔婉纯善的笑容:“昭华县主,你,你救救我啊,我知道错了。”

    便算是元月砂,也是出乎意料,目光涟涟闪动:“苏大美人如此姿态,月砂可真是想不通透。再怎么样,月砂也是害你如此的大仇人,如何能担得起苏美人这般跪在我的跟前?”

    言语方落,元月砂狠狠的一扯,生生将自个儿的裙摆,从苏颖的手里面这样子的生生扯了出来。

    元月砂不觉厉色:“莫非苏大美人忘记了,是我害你一无所有,抢走了你的长留王殿下。对你,你那条忠心耿耿的走狗,可不就是死在了我的手里面,当真可谓是凄凄惨惨。想不到,你居然是一点儿都是不在乎。你稍有自尊血性,也不该跪我面前不是。”

    元月砂字字刺心,苏颖听了自然也是极为难受的,可饶是如此,苏颖仍然是跪在了地上,一副极为恭顺的姿态。

    她卑躬屈膝,柔韧如蒲苇。为了活下去,什么仇恨都可以轻轻抛下去!最要紧的,便是一定要活下去。

    “阿颖哪里敢怪罪,一切都是阿颖的错。”

    元月砂生生气笑了,这一刻,她也不得不佩服苏颖。

    够冷静,够隐忍!也够不要脸!

    就算刀刺心,苏颖也是能生生忍耐下来,脸颊之上透出了和顺的笑容。

    啪的一下,元月砂一巴掌打过去,自然没有留力。

    苏颖忍着痛楚,并无反抗,反而柔柔言语:“是姐姐不对,挨这一巴掌,也是应该的。”

    元月砂漫不经心的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擦过了手掌,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涟涟生辉。

    苏颖既然如此聪明,料想也知晓,自己绝不会被这些哀求之言所打动。

    料想苏颖必有所持。

    只不过苏颖既然是到了这般地步,她又还有什么,是可以依仗的?

    元月砂的唇角,蓦然浮起了浅浅的笑容,禁不住若有所思。

    苏颖任由乱发轻轻的滑过了自个儿的脸颊,顶着一张绝美容颜,缓缓言语:“其实,姐姐只想让县主去陛下面前,为我求情,说你宽恕饶恕我了。如此一来,别人都是会知晓,姐姐可当真是菩萨心肠,心胸宽广,令人好生佩服。而陛下呢,素来也不算狠辣,也许就会饶了我一命,让我一辈子软禁在苏家。你瞧我如花似玉,大好年华,这般心智美貌,实在也是不想死的。如果求情不管用,那就劳烦昭华县主想些别的法子,将我救一救。如此大恩大德,我可是没齿难忘。”

    元月砂不动声色:“阿颖说出了这样子不要脸的话,一多半,还有别的言语要挟利诱,月砂洗耳恭听。”

    苏颖叹了口气:“想我苏颖,怎么就招惹了你这样子一个妖孽。今日之事,刚才我又细细的想了想。其实,其实我并没有猜错,你就是海陵余孽,这绝不会假。只不过你胆子太大,连这样子的秘密,都胆敢拿出来做诱饵。元月砂,你可真是个疯子。不过如今这样子一闹,反而为你洗脱了嫌疑了。”

    元月砂嗤笑:“阿颖怎么还不死心,还拿这样子的事情来污蔑我。”

    苏颖侧头,伸出了手指,慢慢的一拢自己的发丝,露出了自己娇艳可人的容貌:“其实,我的判断是对的,打小我就知道我很聪明。只不过,在完成计划的时候,偏偏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问题。月砂,天底下的人都会为你所欺,可是我却不会。你是不是海陵余孽,你我心知肚明。”

    她一双美眸,流转了一缕极阴郁的幽光。

    “你不承认,也不打紧。有一桩事情,倘若是海陵余孽,这些逆贼就一定很感兴趣。”

    “不错,当初是我向赫连清通风报信。并且想尽办法,取得了苏叶萱的信任。若不是这样儿,只怕苏叶萱早就和她那个姘头远走高飞,何至于死在京城。正因为这样子,我和清夫人可谓是彼此信任,相互交心。说好听些,是与她联盟,说不好听些,那就是抓住了彼此把柄,相互利用。不止那些海陵余孽好奇苏叶萱必须得死的个种因由,就算是我,也不觉心生困惑,想要探究一二。”

    “于是,清夫人却告诉了我一个秘密。当初,苏叶萱被人玷污,因此被宣王所弃,还生了一个孽种。那玷污苏叶萱之人,爱惜羽毛,恐怕有一日东窗事发,所以灭苏家,毁海陵,最后还要了苏叶萱的一条命。你,你知道清夫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秘密?因为她那样子的女人,也是会觉得害怕,而且担心终有一日,会被灭口。她一旦身死,便让我将这桩秘密传扬得人尽皆知。她大概会觉得,自己有机会对别人说那么一句话,说她要是死了这个秘密就会被别人传出去。她傻,还真当自己是一回事情。那日在宫里面,就被百里策搅断了舌头。阿颖胆子小,不敢说出去。月砂,你可想要知晓,这个害了海陵苏家的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她不待元月砂回答,就已然失笑:“你应该想知道的,那就救救我了,阿颖只求活命,别的什么都不敢奢求。”

    元月砂一双眸子光彩灼灼,宛如两道清辉,不觉在苏颖脸蛋上逡巡。仿佛在探究,苏颖所言,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

    元月砂好似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虽然不是海陵余孽,可是若是阿颖想要告诉我这个引火烧身的秘密,我倒是可以听一听。”

    暗中,元月砂却悄悄捏紧了手掌。

    苏颖柔柔的说道:“我都和月砂说过了,我只求活命。”

    元月砂吃吃的笑了起来:“阿颖,你当真天真,你莫非不知晓这世上有许多严苛刑法,用在你身上,倍加折磨。你身娇肉贵,就不知晓能不能熬得住——”

    苏颖的脸颊顿时煞白了一片,这样子的话儿,别人说的也还罢了,偏偏这样儿说的是元月砂。

    好似元月砂这样子性子的女子,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她死死的咬住了娇润的红唇,负隅顽抗,不肯说话,一颗心砰砰的跳。

    元月砂一双眼眸,好似全部被浓墨染黑了,漆黑一片:“其实,我并不喜爱折磨人。不过,折磨人的勾当,我也不是做不出来。苏颖你为人是个贱人,可偏偏却有这么一张美若天仙,简直无可挑剔的美人皮。便算是我,也觉得这么一张皮很好很好。若是随着你死,让这张美人皮也毁了去了,岂不是极可惜。我呀,听说个剥皮的法子。将你这头顶,开那么一条缝,再灌了水银进去。这样子一来,你的肉就会一点一点,慢慢的挤了出来。听说那时候人没有死,皮却全没了,脱成一整块儿。”

    元月砂笑了笑:“我没试过,也不知晓真还是不真,这么剥了皮了,当真一时不会死”

    苏颖极恼恨的盯着元月砂这极精致的脸颊,她才恨不得将元月砂这张脸,就这样儿生生的剥下来。

    想要瞧一瞧,这样子一张极好面皮之下,究竟隐匿的是什么样子极毒的恶魔,极可怖的存在。

    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盯着苏颖,好似苏颖这样子的人,背脊也是不自禁涌动寒意。

    然而苏颖倒是镇定下来。

    苏颖慢慢的捏紧了掌中手帕,缓缓的,有些凉丝丝的说道:“月砂可以试试,瞧我可是会说。”

    她那一双清寒似水的眸子,好似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寒凉之意,竟似有几分坚持。

    元月砂是知晓的,苏颖虽然是那么一副绝美怯弱的姿态,可是一副心肠却是比很多男人都要冷,都要硬。

    两人目光对峙,一时谁也是没有说话。苏颖那双美丽的眸子,却染上了一层恐惧和决绝。

    苏颖那一双纤纤素手,沾染了许多数不清的鲜血,可是她居然是怕死的。

    不但怕死,还怕得极为厉害。

    元月砂蓦然掩唇轻笑:“阿颖,我故意吓唬你的,这样子恶毒的事情,我又怎么能做得出来。”

    苏颖听了,脸上也是不觉流转几许的喜色,更不自禁的伸出手,握住了元月砂的手臂。

    “只要县主能够救我,我什么话儿,都给你说。我,我会很感激你的。”

    她一双美眸湿润了,沾染上一层涟涟的晶莹泪水。那绝美的脸颊,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无依和可怜。

    然而这样子一副楚楚可人的姿态,落在了元月砂的眼里,却也是说不出的令人作呕。

    哼,苏颖,苏颖——

    她这样子的人,果真是极令人厌憎。

    这样子一双纤纤素手,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鲜血,可当轮到了苏颖自己头上时候,苏颖却这样子一副姿态。

    元月砂随手甩开了苏颖的双手,冷笑:“阿颖也不要如此姿态,毕竟如今我应了留你一命,不过是因为你的利用价值。”

    苏颖退后了一步,却也是不觉垂眉顺目,言语柔柔:“是,阿颖知晓分寸了。”

    一边这样子说着,苏颖也不自禁的掏出了手帕,轻轻的抹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珠子。

    如若需要,她也并不介意,低声下气,她也是能屈能伸。

    可她内心之中却到底滋生了一缕得意之情。

    自己和元月砂言语交锋,可是最后到底自己还是赢了,至少自己能活下来。

    苏颖很喜欢这样子的感觉!

    虽然如今自己没了一切,可只要能够活下来,还是会有机会的。

    元月砂心中亦不觉冷笑,苏颖以为自己不会乘胜追击,自己却不过是虚以为蛇,要将对方置诸死地。

    苏颖心里,亦不觉寻思,元月砂秉性狡诈,就算是此刻应了,只怕也是会玩弄手段。

    想到了这儿,苏颖忽而捏紧了手中的绸帕儿。

    不过,无论如何,自己还是会小心谨慎的。

    苏颖内心之中那么一缕弱弱的得意之情,如今却也是不禁消散了。

    毕竟,元月砂已然极可恶的将自己逼到如此地步。若再有些许不谨慎,只恐怕自己的命也是会没有了。

    反正,若自己没有安全,便绝不会告诉元月砂,当日羞辱苏叶萱的究竟是谁。

    正在这时候,脚步声由远及近。

    苏颖面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流转了几许的讶然之色。

    她望了元月砂一眼,元月砂朝着苏颖笑了笑,那纤弱的身影,顿时轻盈的闪入了屏风后面。

    ------题外话------

    放心吧,这一次苏颖一定会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