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 勾心斗角,各自算计
    而百里雪眼底,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的冷然。

    她一双眸子顿时浮起了回忆的光彩。

    元月砂的话儿,勾起了自己的回忆,令百里雪禁不住心思起伏。

    当年发生的事情,当年所发生的事情——

    百里雪却也是,仍然记得很清楚。

    她恶狠狠的想,不错,自己那时候是想要害死洛沅。

    以百里雪的手腕,要弄死区区洛沅,原本是极为简单的。

    可是风徽征如此聪慧绝伦,她不可以让风徽征知晓,决计不能。

    好在,纵然是杀人,也是不必脏了自个儿的手。

    于百里雪而言,自然也是有些个别的法子。

    洛沅年纪虽轻,可打小就身染重病,性子自是禁不住有些忧郁,尝尝不自禁的流转了几分厌世的味道。她也没什么别的嗜好,闲来无事,除了,又能做什么别的事儿?她笃信佛教,言谈之间,时常羡慕佛家死后的极乐世界,只因为她身子因那时时病痛,不禁备受折磨。

    那时候京城有白莲邪教作祟,哄骗信徒,以佛教旁支传教。只说倘若能诚心供奉,便能去另外一个异世界,里面无病无痛,鸟语花香,美人珠宝,唾手可得。实则却不过是用麻药一杯,令人不觉生出缕缕幻觉。百里雪将这传教书籍,更改之后,送给洛沅去瞧。实是盼望,洛沅看了,能生出些厌世之心,死了干净。

    百里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洛沅,洛沅一张纤弱脸颊,流转了浓浓的病气。她让丫鬟将些鸟食送给鸟儿,让这冬日饿肚子的雀鸟能有些些食物吃。

    百里雪悄悄用一枚银针,弄死了一只雀鸟。

    洛沅好似水做的,不觉泪水盈盈,十分伤怀。

    百里雪记得自己是那样子对洛沅说的:“阿沅,也不必太伤心了。这鸟儿虽然死了,可是未必不是福气。你每天将这些谷粮分给鸟儿吃,可它们飞到了别处,却没有好事你这样子的好心人喂它们。这些鸟儿,活着时候,担惊受怕,柔弱无依。它们总要饿着肚皮,又担心野猫的扑杀,小孩子的弹弓。如今鸟儿死了,就不用受这样子的苦,只怕还是一种解脱。死了后,就去一个极好的地方,整日春暖花开,不似这儿,寒风凛冽。”

    她看似在劝慰洛沅,可是这些劝慰的言语之中,却饱含了浓浓的恶毒心思。

    洛沅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脸颊之上的泪水,不觉有些痴态:“是呀,公主你说得死,它们若是死了,也就不会好似现在这样儿的痛苦了。”

    那一天,百里雪离开的时候,却也是禁不住回过头望了洛沅一眼。不知怎么,她内心之中竟有些不舒坦,可是她是个决绝的性子,很快那缕微弱的怜悯,就这样儿的消失无踪,再无痕迹。

    后来,百里雪就得到了洛沅自尽的消息。

    那个柔弱病重的女孩子,用那么一根尖锐的发钗,轻轻的挑破了自个儿的手腕,流了好多好多的鲜血,将什么都是染得红彤彤的,真是吓死人了。

    如今那些前尘往事,却也是一下子都是浮起在了百里雪的心头。她这才发觉,纵然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后,自己却也好似一点儿都没有忘记这么些个事情。

    不过最初的惊讶过去之后,百里雪面对元月砂,却反而镇定了下来。

    正因为仔细的回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她才格外笃定,自己做得可谓是天衣无缝。

    那时候自己年纪还小,可是这件事情却做得很完美。

    自己既没有买凶杀人,也没有用什么毒药,只是利用洛沅骨子里面的悲观,唆使她去自尽。就算是风徽征,也是查不出什么来。

    元月砂至多不过是因为只言片语,加以推断,妄加猜测。

    还想靠这样儿的手段将自己诈出来?简直可笑!自己又岂是如此愚钝。她可不是那么些个,被元月砂所欺,恣意玩弄的蠢物。

    百里雪不但没有心虚,还来了劲儿,还不依不饶,乃至于竟似要反咬一口。

    她那一张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极为浓郁的恼怒:“本宫反而想要问你,你是从哪里听了这些无稽之谈,在我面前加以污蔑。你自以为有所依仗,居然如此鲁莽无礼。你冒犯皇亲,又岂能轻饶了你?”

    百里雪咬牙切齿,言语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几许的森然。那一双眸子,更是禁不住流转缕缕凛然的寒光。

    她衣衫之上,还有几分湿润的水痕。刚才因为惊惧压下去的恼怒,如今却也是忽而又腾腾的窜了上来了。百里雪恨极了元月砂,心念转动,元月砂无礼,决不可轻饶!

    然而元月砂却反而是漫不经心,并不如何的放在心上模样。

    只见元月砂巧笑倩兮,娇柔之中却有着一缕笃定:“既然如此,当初风大人却也是为何要将你逐出京城,丝毫不留余地?百里雪,你是皇族公主,这样子高贵得不得了的身份,为什么就被逐出了京城,成为了别人的笑柄?当初那相士袁术,说你刑克父母,祸国殃民,乃至于陛下将你逐出京城——”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看着百里雪的脸色,故意略顿了顿,方才缓缓说道:“其实这一切都是风徽征所安排。好好一个公主,却也是宛如丧家之犬!”

    纵然可以在元月砂面前装得无懈可击,然而元月砂的这么几句话,却也是分明就戳中了百里雪的伤疤。而百里雪的面色,一时之间,却也是变得极为难看了。

    她太阳穴扑扑的跳,内心之中却也是充满了恼恨之意。好一个元月砂,实在是太过于可恨了,居然胆敢对自己如此的无礼。

    可是元月砂的话,却也是刺得百里雪心口一阵子的鲜血。

    一股子的仇恨,却也是在百里雪的心里滋生。

    这些皇族私隐,元月砂一个外姓县主,在陛下跟前又不得宠,又怎么可能知晓呢?是了,一定是风徽征告诉元月砂的。说不准,还会提点这个新欢,说自己心狠手辣,让元月砂小心一二。

    那些幻想中的画面,让百里雪一颗心十分难受,恨意浓浓。

    风徽征怎么可以这样子,对自己这般残忍。

    不过,风徽征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子对自己狠了。

    她记得自己含羞忍辱离开京城的那一天,天气很冷,就好似她出身时候那样儿,下了很大很大的雪。

    洛沅死去的那个冬天还没有过,自己就被风徽征使计逐出京城。

    那时候,自己不觉瞪着了风徽征,说不出的恼恨:“风大人,你无凭无据,你凭什么就说,洛沅那个病秧子的死,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在你心里面,我便是这样子的一文不值。”

    她不觉伸出手,死死的抓住了风徽征的手臂:“难道你就不肯相信我,相信我没有做过?”

    那一刻,她居然当真伤心,伤心风徽征不肯相信自己。

    纵然这害人之事,她确实做过了。可是既然没有证据,百里雪就能理直气壮,十分坦然。而且她还顺理成章的以为,风徽征不肯信自己,那就是对自己感情不够深。

    否则,风徽征难道不该义无反顾的站在自己身边?

    “那个病秧子,那个病秧子能有什么好?值得你无凭无据,便是如此伤我?龙胤律令,也是不容你这样子陷害于我。”

    风徽征却只甩开了百里雪,俊容冷然:“我不会如此迂腐。这龙胤律令管不了的事情,我却不能不理会。”

    而那时,百里雪对着风徽征却是哭了,哭得很是伤心,她这辈子都没有哭得如此的狼狈过。

    她只觉得,自个儿的心肝儿,都好似要碎掉了,当真是好生难受。

    那热泪被寒风一吹,好似也化成了冰渣子。

    那时候她穿着大红的衣衫,好似雪地里面的一团火,娇艳无双。可那一刻,百里雪的心,却是冷冰冰的,好似已然是没有温度。

    “我恨你,好恨你,真的恨死你了。”

    她带着哭腔,句句咒怨,声声凄然。

    百里雪蓦然抓住了风徽征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她很用劲儿,很不得咬下风徽征的一块肉,却将风徽征的手臂咬得鲜血淋漓。

    可那又有什么用,自己还是离开了京城,不得不到了别处去,再无丝毫欢喜。

    从此以后,咱们恩度情绝,再无交情。

    纵然如今,她回到了京城,和风徽征言笑晏晏,好似十分恭顺。可她这皮囊之下一颗心,却已然再无温度,也是没了从前的温柔,更绝不会和以前一般痴缠崇拜。

    而长留王的府邸之中,百里聂瞧着风徽征已经饮下了第三杯酒了。

    他知道风徽征酒量奇差,纵然迫不得已,人前饮酒,可至多不过让酒润润唇瓣。

    别人也是知晓风徽征性子冷淡,自然也是绝对不敢相劝,免得讨了没趣儿。

    喝过了酒,风徽征锋锐凌厉的脸颊之上,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百里聂似笑非笑,不觉按住了风徽征的手腕,哄小孩子一样说道:“好了,不要再喝了。”

    风徽征眼睛闭了闭,睁开时候,那一双眼眸,却也是一如平素,沉静无波。他口中淡淡的说道:“好!”

    百里聂撩开了风徽征的衣袖,露出了手臂之上的伤疤。

    当年百里雪樱口一咬,咬的伤疤却也是极深了。

    就算是如今,仍然是留在了风徽征的手臂之上。

    百里聂感慨:“你可是还是对我这个皇妹于心不忍,这个伤疤,何苦留着。用药化掉了,便什么都瞧不出来。”

    风徽征嗤笑了一声,缓缓的推开了百里聂的手掌,容色微凉,旋即举起了手臂。

    他的手指,拂过了了手臂上的伤疤。

    “这个伤疤留着,不是因为什么旧情,而是为了提醒自己,告诉自己,不要感情用事。就好似当初,月意公主年纪尚轻,她心怀恶毒,我原本不该瞧不出来。甚至于,她早在我面前失态,露出了些许口风。可正因为感情,让我没有丝毫怀疑。我一直在想,若一直能心静如水,不仅仅是阿沅,就算是对百里雪,她若没机会为恶,其实也是一桩好事。殿下,我早就已经发誓,此生此事,必定心如铁石,不可感情用事。”

    风徽征的口气虽是轻描淡写,却也是分明有几分的斩钉截铁。

    百里聂那若烟雾一般的眸子涟涟生辉:“你要是这样子想,那就好了。我那个皇妹,如今已经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不要因为几年前的情分,对她心存幻想。”

    当年的百里雪,也许心性虽然残忍,可是还不失一个真性情的性子。

    可是这几年的岁月颠簸,早就将百里雪内心最后一缕善良磨得干干净净。

    如今已然是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

    而此刻面对元月砂的百里雪,那脸颊之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一缕戾色:“昭华县主如今居然是这般信任风徽征一个臣子,莫不是被他那一张好皮囊,以及那所谓的清贵名声给糊弄住了?他如此指证本宫,你居然是有心当真?看来昭华县主也是没那么聪明,被个男人,闹得个迷迷糊糊,可谓是非不分。本宫眼里,你也可谓是蠢钝如猪,令人十分厌憎!倘若风徽征有凭有据,何不自己大公无私?左右我也不过是个不得宠的公主。当年他痴恋洛沅,一个病秧子死了,就靠着鬼神之说,将我逐出京城。是他心胸狭隘,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她甚至向着元月砂踏前一步:“我劝昭华县主还是好好想一想,不要人家说什么,你便是当了真了。糊里糊涂的,居然就做了人家的棋子,简直便是可笑之极。”

    元月砂低笑了一声,眼中神色却也是禁不住有些玩味:“月砂和风大人并不如何熟悉,如此种种事情,风大人又岂会告诉于我?”

    百里雪胸口轻轻起伏,却也是打心眼儿里不信。

    那里皇宫中,捉出那个善于易容的鬼魅,这分明就是元月砂和风徽征联手。

    这么心有灵犀,什么叫做没什么?

    风徽征一向都是眼高于顶,又怎么会跟什么愚钝之物来合作。

    她极恼恨的想,自己毕竟是离开了好几年了,可当真不知,这两个无耻之人,究竟是如何的勾搭上,乃至于相亲相爱的。一想到了这儿,百里雪的心里面,就是浓浓的不舒坦,说不出的不舒服。就好似一件自己到底没得到手的东西,却让别的人轻轻的摘了去。无论如何,究竟还是有些不甘愿的。

    元月砂轻笑:“风大人当年无凭无据,一无所得,不是因为公主的手多干净。而是因为,有人为公主背后收拾,将一切料理得很干净。就好似当初的洛家,隐匿了一件有关月意公主的重要证据。”

    百里雪眸色一寒,情不自禁的瞪大了眼睛。

    “当初白莲妖教,祸乱京城,不知晓多少信众。甚至于不少达官贵人,也因此沉醉其中,信奉假神假佛。不过被白莲妖教蛊惑得因此自尽的,却也只有洛沅一人。不过那时候,别人都觉得她生了病,性子也是柔柔弱弱,乃至于如此,也并不觉得如何的奇怪。想不到,这其中另有内情。”

    “白莲妖教教义,却是说除了那六道轮回,众生皆苦的世界,还另有一个极了世界。无争无斗,风平浪静,人人富足,自得其乐。而信徒只需信奉真神,便可穿越边界,到达这极乐世界,享受种种乐趣。他们活着时候,被白莲妖教特制的迷药蛊惑,以为到了新世界,无所不能,应有尽有,因此沉溺其中。换而言之,这极乐世界,无需死后才能到。可是洛沅手中那本白莲妖教的教义,却与别人不同,被人特意改换,只说死后才能解除一切痛楚。”

    “洛沅秉性单纯,身子柔弱,故而少有与外界解除。而为洛沅带来篡改过后教义的人,就是你百里雪。那书册字迹,是你月意公主笔迹,书本纸张油墨,均是宫中贡物。你那时候年纪小,以为很聪明,可是考虑得不周到吧。如今这本教义,就可巧在我手中。”

    元月砂言语盈盈,却也是听得百里雪冷汗津津,不自禁的绷紧了身躯。

    那本书册,不是早就该了物消息了吗?

    那日洛沅死了,她为避嫌疑,便是再没去过洛家。她觉得这样子一本书册,也不会引人注意。后来风徽征并无发现,她更是松了一口气。连风徽征都没有留意到,可见自己的手法却也是颇为高明。

    乃至于,百里雪心里居然有些自得。

    然而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元月砂却提及了此事。

    她是怎么才知晓的?

    而百里雪却是作色怒道:“简直是胡言乱语!不知昭华县主还要编出多少故事。”

    百里雪面色虽然是恼恨,可是内心之中,却也是情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一缕惶恐。

    元月砂却大大方方的,从自己袖儿里拿出了几页纸:“这是当日月意公主撰写书稿,前面几页。你为了前后如一,整本书都是自己撰写,独一无二。这世上,却也是再没有第二本。我特意撕下几页,让公主瞧瞧。而哄得洛沅身死,那十分精彩的几章,月砂自然是会好好藏着。”

    她那唇角,却也是绽放了冉冉的笑容:“月意公主不会不认得自己的字吧。”

    百里雪冷汗津津,容色充满了恼恨。

    饶是她心计深沉,可是如今,百里雪面上的平静却也是被打破了。

    这几张书页,自然也是有些陈旧,纸质也是有些发黄。

    可是百里雪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自己个儿的东西。

    事到如今,她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的把柄,为什么会落在元月砂的手里。

    元月砂才入京城多久?她哪里有这样子的能耐神通,将自己查了个底朝天。

    百里雪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这妖孽打哪儿闹出这些,对自己加以要挟,恨不得将自个儿置诸死地!

    而元月砂仿佛也是瞧出了百里雪心中所想,为百里雪答疑解惑:“当年的证据,是洛家隐匿拿捏,藏于手中的。而这件事情真相,以及这份有关公主生死存亡的证据,却是苏家阿颖亲手交给我。并且,还将一切,尽数告知于我。”

    “洛家不愧是商户,就算苏颖害死了洛家一个嫡女,可是死就死了。一个死了的女儿,可远远比不上活着的苏颖,更比不上东海的银子。为了帮衬苏颖,洛家顺了这位苏三小姐的意思,毫不犹豫的拿出了月意公主的把柄。不过,阿颖是个很善良的人,她却将一切告知于我,任我处置,随我拿捏。她今日前来,和我姐姐妹妹的亲亲热热说话儿。再将月意公主的把柄给我,言语切切,便是让我加以揭发,告发公主。”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的摇摇头,有些叹息:“月砂怎么会这么愚笨,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出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月砂怎么能便宜阿颖,你说是不是?”

    百里雪目光轻轻的闪动,蓦然将那几页旧纸撕了个粉碎:“难道昭华县主,还欲图拿捏这所谓证据,要挟于我?”

    元月砂却也是巧笑倩兮:“月意公主聪慧绝伦,月砂的心思,你可谓一猜就中。我对告发月意公主没什么兴趣,不过,却想和公主携手对付阿颖。你是知道阿颖这个人的,心眼太多,心计又狠辣。”

    百里雪一阵子恼恨,她最恨别人要挟自己了。更何况元月砂不过是个外姓县主,又算得了什么?如今元月砂咄咄相逼,使得百里雪的内心之中,却也是禁不住升起了一缕屈辱之意。

    “苏颖亲手送上证据,想不到昭华县主一转头,却拿着苏颖送来来的东西,要我对付苏颖。元月砂,你算盘打得这么好,便道别人就一定会顺了你的心思,如了你的意思?若我不应,那又如何?”

    百里雪的眼底,不觉流转了一缕精光。元月砂蹦跶什么,简直是跳梁小丑,不知晓死活。这个昭华县主,就好似秋日的蝉,将死的时候,总是叫得特别的大声的。

    她不觉想到了之前,苏颖也是来找过自己。

    那时候,苏颖也是告诉了自己一件关于元月砂的惊心动魄秘密。那就是,元月砂是海陵逆贼。而苏颖,也是同样拿出了证据的,还是实打实的证据。她说动百里雪,要百里雪和自个儿合作,一起对付元月砂。

    彼时百里雪只是口中应付,假意答应,可是那心里面,却也是并未当真下了决断。

    毕竟如元月砂所言,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是这个道理。

    随后,苏颖就送上来一双耳环,以示交好。

    如今事实证明,苏颖确确实实,是个实打实的贱人。

    可却没想到,元月砂居然作死,以为抓住了自己的把柄,耀武扬威。

    元月砂可真会说,咄咄逼人,闹得可是盛气凌人。

    她以为自己是谁,她正当自己有本事?

    会说话的人,通常话也不多。就好似如今,百里雪心计颇深,纵然她也是知道元月砂的秘密,可也没有闹腾得到处就是!

    不过百里雪到底心里面有些不痛快,禁不住反唇相讥。

    元月砂却也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儿,缓缓说道:“若是这样儿,月砂也是没有法子了。只能顺了阿颖的意,和阿颖做一对儿好姐妹。睿王妃生辰时候,我便当着陛下的面,将你丑事揭破。纵然我和月意公主无冤无仇,可是至少心里面也是痛快一些不是?”

    饶是百里雪善于养气,这一刻却也是被元月砂生生气晕了。

    百里雪的心里面,却也是顿时充满了恼恨之情,这个元月砂,这样子的秉性,自己又如何能轻轻巧巧的饶了去?有那么一刻,她当真想喝破元月砂海陵逆贼的身份。想来若是如此,元月砂的脸色一定是会非常的好看。

    可话儿到了唇边,却也是让百里雪生生的咽了下去。

    毕竟她内心已经对元月砂起了杀心,元月砂也不过是个死人。

    面对猎物,百里雪总是会小心一些,免得打草惊蛇,让到手的猎物就这样子的跑掉。

    她不会让别人要挟自己,元月砂不可以,苏颖也不可以,她们统统都是要死。

    不过如今那份证据既然在元月砂手中,元月砂自然也是首当其中。

    百里雪性子刚毅,却也是并不代表,她不会屈服。

    当年风徽征说的话儿,百里雪如今想想,也是觉得有些个道理。

    做人有时候,却也是不必太当真。

    想到了这儿,百里雪却也是扭过头,硬邦邦的说道:“苏颖如此心计,十分可恨。可是昭华县主如此姿态,似也没好到哪里去吧。既然决意合作,便应当做出合作应该有的姿态与诚意。”

    她慢慢的一拂衣衫,不觉轻盈的坐了下来:“本宫总算是皇族公主,岂能卑躬屈膝。”

    元月砂一怔,旋即却也是笑颜如花:“月砂心里,一直都是很尊敬公主的。毕竟,月意公主是这样子高贵的人儿。月砂就是瞧一瞧你,也是自惭形秽。若然方才月砂有些什么不是,那月砂就在这儿,向着公主赔罪。”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轻轻一福,姿态自然是格外柔顺。

    而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浅浅的笑容,言笑晏晏间,竟似有几分勾心夺魄。

    百里雪见她年纪虽轻,可心思狡诈,姿容百变,心里不自禁有些恼怒。果真是个狐媚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难怪风徽征居然会喜欢,果然也是千灵百巧。这眼角眉梢,可不都带着些个狐媚。

    她心里忍不住冷笑,元月砂不知死活,以为自己松了口了。其实百里雪的心里面,却也是早就恨不得将元月砂置诸死地,万劫不复。风徽征平时看着挺正经,可想不到这样子的货色,居然还是看得上。

    元月砂狡诈多变,坑蒙拐骗,乃至于要挟利用,什么样子的手段不会?风徽征看着正正经经,还不是一点儿都不介意。

    她想着风徽征曾经给自己讲的道理,说的话儿,心里面却也是流转了几许淡淡的不屑。

    事到如今,百里雪也承认,当年自己确实是错了。

    可是自己的错,却并非因为害人,而是因为糊涂。她实在不应该将风徽征看得太重要,乃至于因为争风吃醋,居然被风徽征逐出了京城。这么些年来,她尝尽了人情冷暖,却也是明白了一桩事情,那就是无论什么男人,长得和天仙一样又如何,都是没有自己手里面抓着的实实在在的权柄来得要紧。无论什么东西,都是不如自己手中之权。

    这一次,这个东海郡主,她可谓是志在必定,定然也是不会轻易放手。

    她在父皇面前不屑一顾,可是这不过是百里雪的一种手段。毕竟太过于热切,于宣德帝而言,反而不是什么最佳的人选。

    毕竟宣德帝虽然明着对东海极是客气,可是还不是各怀心思,居心叵测。

    各自有各自的打算。

    一开始向着龙轻梅献媚,只能说那劲儿都用错了。

    这样子想着时候,元月砂却也是轻轻拢住了百里雪的手:“那我自和月意公主站在这一条线上,一起斗苏颖那个狐媚子。”

    百里雪眉头一皱,有些厌恶。可还未等百里雪挣脱,元月砂却也是已经轻轻的松开了手了。

    “至于苏颖,月砂对她可谓虚以委蛇,并无半点真心。公主大可放心!”

    元月砂这样子说着,却也是轻轻巧巧的,将苏颖送的那枚手镯,又轻盈的套在了自个儿那皓白若雪的手腕之上。

    百里雪心里嗤笑,元月砂不过是利益驱使,随时随地,都是可以偏向另外一方。

    如今元月砂口中说着虚以委蛇,可是说不准转眼就能对苏颖真心一片。

    房中,苏颖慢慢的搅动碗里的燕窝汤水,都已然有些凉了,可是却也是没有喝一口。

    她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灼灼生辉,流转了几许的光彩。

    “青秀,这一次,我说了要十万两银子,为睿王妃置办寿礼。可是为何却偏偏只送来五万两银票。”

    青秀顿时咚的一下跪下来:“老爷说了,说十万两银子,并不是个小数目,需要筹备一二。故而,且让奴婢先送五万两来应付一下。”

    苏颖冷哼了一声,这死丫头说的话儿,她一个字都是不相信。什么叫不是小数目?不过是十万两银子罢了。若是换做了普通的人家,也许确确实实,需要费些心力,努力筹谋。可是对于洛家而言,这根本不过是九牛一毛,应该不废吹灰之力。

    可是偏偏,如今别人却开始应付,根本没有真心真心的为自己想。

    若是往常,十万两银子而已,洛家根本不会有丝毫含糊。不单单是巨额的银票,自己就算要出挑的宝石,精致的衣衫,洛家的人,均会宛如流水的,将这些东西送上来。并且这些东西,样样都是顶好的玩意儿。

    可是如今,洛家却也是挑了话头,故意推脱。这根本是故意让自己难堪,让自个儿落得那几许的不是。

    只怕是因为自己害死了洛家的嫡女,洛家始终也是有些想法,故而用了这样子的手腕。总要将自己压一下,免得自己心野了。

    若是自个儿成为了东海养女,洛家岂敢如此。那么到时候,自己跟洛家的关系就是合作。

    苏颖心里面冷哼一声,不过话儿说来,洛家到底还是送来五万两。

    乃至于百里雪的把柄,都是尽数送给自己。

    无论怎么样,自己还是有几分利用价值的。

    这人生在世,所用的用处,可不就是利用价值四个字?

    苏颖推开了这碗燕窝汤水,缓缓的到了梳妆台前,将自己头发解开。

    那乌黑的头发,好似瀑布一样,轻盈的垂落,十分柔顺的散在了身子上。

    苏颖慢慢的在自个儿的手指上,涂上了凤仙花的指甲药。

    这院子里面,除了一个蠢钝如猪的李惠雪,别的一个个都是聪明的和妖精也似。

    可是就算是个个成精,还不是任由自己恣意玩弄。

    就好似自个儿如今,将元月砂的把柄告知百里雪,又将百里雪的把柄告诉元月砂。

    然后这两个妖精,还不都是撕得你死我活。人性如此,不可违逆。

    这些个伶俐人,自然一眼就瞧出来,自己是挑拨离间,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可是那又如何?自己又未曾瞒这一点。

    她最聪明的,就是将百里雪的罪证送到了元月砂的手里。

    若是换做别的人,自然是将这样子的把柄留在了自个儿的手里面了。

    不过苏颖当然不会。

    “你刚刚说,来时候见着昭华县主,居然去寻月意公主?”

    青秀见苏颖已然是恢复如常,却也是不觉松了一口气。

    “奴婢惊鸿一瞥,确实是昭华县主,去的仿佛是公主的院子。”

    苏颖慢慢的将一枚手指甲染得红彤彤的:“这就有些意思。我瞧昭华县主可是当真不喜欢我,她要去找公主,无非便是借词要挟,只盼借着公主,将我置诸死地。”

    她嗓音既轻柔,又好听。然而青秀站在了一边,却也是一句话儿都是不敢说。

    苏颖看着温温柔柔,可是御下手腕颇严,而且今日她也似并不如何开心。

    苏颖慢慢的动手,也是将那十根手指头均是涂得红彤彤了。

    她伸出了手,瞧了瞧,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笑容:“不过元月砂自以为十分聪明,却是坠我圈套,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她简直自作聪明,以为拿捏住公主把柄,就能让公主乖巧听话。百里雪性子要强,定然容不得她。”

    苏颖微笑:“这样子一来,公主纵然为了省事,也是会与我合作,共同斗这个不知死活的元月砂。如此一来,却也是能顺我心意,解我恼恨。”

    不过百里雪也是没什么了不得的,苏颖之所以拢住她,也是因为苏颖素来是个极小心的人。

    纵然要做什么恶毒的事情,她总是会寻觅好退路,找一个替罪羔羊。就好似从前的苏樱,她总让苏樱为自己鸣不平,而她却也是装好人。

    百里雪要堵住元月砂的嘴,自然也是会奋勇当前,一力指证。

    等到扳倒了元月砂,就算手里没了百里雪的把柄,苏颖也自信能轻轻巧巧,将百里雪置诸死地。

    现在,百里雪不过是她一枚棋子。

    百里雪的反应,自己都能算得到,百里雪如何会是自己的对手。

    算算时间,应该也是差不多了。此时此刻,百里雪应该会有一番表示。想来百里雪应有诚意,合作的诚意。

    正在此刻,下人却也是前来禀告。只说百里雪命人送了东西,充作那一双耳环的回礼。

    苏颖冉冉一笑,不觉轻轻的打开了锦盒,里面一枚珠钗,可谓是十分的精巧,做得当真是好看极了。

    苏颖轻轻的拿起了这枚珠钗,轻盈的晃动,那垂落的流苏与珍珠耀耀生辉。

    而苏颖的脸颊,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那么一缕满意的笑容。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