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 百里雪的把柄
    可是元月砂怎么会知道?就算知道了,元月砂却也是怎么敢提及?

    她怎么胆敢提及!

    百里雪眼中流转了几许的狠戾之意。

    不知怎么了,百里雪并不想唤下人入内。

    元月砂提及的这桩事情,毕竟是一桩隐秘的事情。她其实并不想让许多人知晓。

    就算元月砂的话儿会被打成虚妄之言,可是百里雪还是不乐意听到别人听到,乃至于私底下多议论几句。

    元月砂这个卑贱之女,果真是不知晓好歹。

    百里雪一时情切,忽而曲手成爪,狠狠的抓向了元月砂的咽喉,眸光流转流转了缕缕的狠意。

    元月砂当自己是什么?

    她莫非觉得,自己可恣意欺辱,是那等可容她轻贱要挟的蠢物?

    百里雪眼中流转了缕缕精光,狠色浓郁。

    自己自然有些法子,能给元月砂一个教训。然而她的手尚未触及元月砂那娇嫩的颈项,不知怎么了,手腕却忽而被元月砂雪白娇嫩的手掌轻轻的扣住。

    元月砂漆黑的眸子,不觉流转了一缕寒芒,甚至忍不住心中嗤笑。

    她是内功被封住,然而这具打小锻炼的身躯,力气一向不小。而多年的训练,让元月砂临场敏锐的反应应变是绝不会差的。

    百里雪居然还会些武功,元月砂也有些出乎意料。

    说动手就动手,也和那些别的京城贵女很不一样。

    不过落在了元月砂眼里,其实百里雪的武功并不怎么样。

    百里雪的武功,并非从小练起,大概是长大后再学的。虽然百里雪分明也是下了些个苦功,可是落在了真正的高手眼里,那似乎也是不算什么。就算元月砂内功被封,对付一个百里雪,却也还是绰绰有余。

    元月砂的唇角,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缕轻柔的笑意,忽而手指一扣。

    百里雪顿时觉得身子一软,不大能动弹,心里骇然元月砂居然能有这样子的巨力。

    其实元月砂并没有加诸很大的力道,只是摸准了百里雪的穴位,如此狠劲儿一扣,自然让百里雪不大能动弹。

    趁着百里雪心神微分,元月砂手掌用力,百里雪轻巧的被制住扭过了身躯。

    咚的一下,百里雪的脸蛋却也是被迫贴在了桌面上。

    一切都是发生得很快,此时此刻,百里雪的的内心还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不可置信。

    耳边,却也是听到了元月砂的轻笑:“月意公主身为龙胤公主,居然还会些武功,当真是有些令人惊讶。公主可真是多才多艺!只不过——”

    元月砂话语方落,手掌却蓦然狠狠的用劲儿,擦咔一声,百里雪的手腕关节竟然也是被元月砂生生的错分开来了。

    一股子剧痛传来,百里雪倒是硬气,虽然痛楚难忍,却也只是闷哼了一声。

    元月砂的笑容,却也是十分甜蜜:“只不过,说到武功,我也是会一点!”

    百里雪并没有大喊大叫,她向来要强,要是让别人看到自己这样子的窘迫姿态,她也是会觉得十分的难受。

    可是也是并不代表,百里雪会饶了元月砂。

    百里雪眼睛里面流转了极为浓郁的恼怒。

    元月砂轻轻的放开了手,轻柔的退后了一步。

    百里雪的额头,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晶莹的汗水,那也是被生生疼出来的。

    元月砂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倒也是慢有条理,甚至不觉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那一双眸子,倒不觉柔然而生辉。

    “刚才月砂说到了哪里了,说到月意公主离开了京城,此事另有隐情。当初,月意公主百里雪名声不吉,不得陛下欢心,更要紧的是,你秉性顽劣,不肯好好的读书。御学堂讲课的先生都是大儒,可你却偏生胡作非为,闹腾走了好几个先生。便是陛下,也是头疼不已。其实公主,也许那时候并没有如此顽劣。不过一个不受宠的孩子,却也总是会用一些顽皮的手段,吸引父母的注意。就算是寻常人家的孩子,那也一样子。”

    百里雪摸着自己手臂,咔擦了一声,将错开这样儿生生的接好了。

    她不自禁的觉得有些狼狈,极为恼恨的说道:“休要将本宫和那些寻常百姓家的孩子相提并论。”

    百里雪那明月般皎洁的脸孔,流转清辉,甚是自负骄傲。

    可是百里雪眼底深处,却也是禁不住微微有些恍惚。

    她身为皇族公主,自然也是极为倨傲,毕竟这公主身份,是何等的矜贵。可是偏偏,自己打小便是有那等刑克名声。别人都说,她这个月意公主,谈不上如何的吉利。她可是咽不下这口气,心里面充满了恼恨之意。

    小时候,她也没什么玩伴,总是胡乱闹腾,只盼能引起宣德帝的留意。

    可惜她的父皇,一向瞧都不多瞧她一眼。

    她听着元月砂缓缓言语:“直到那一年,新科进士之中,排名第三的探花郎,便是如今的风大人。彼时他尚在殿试,百官面前,却已然是引得陛下注意,乃至于让他入了翰林院。然后这位俊美的翰林,便出入宫闱,给皇子公主授课。月意公主年纪尚轻,十分顽劣,却不知道怎么的,对着风大人就很是乖巧,听话得紧。”

    百里雪当然记得,那时候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风徽征年纪轻轻,就已然殿上中选。本来他才学无双,便是点为状元也是没什么。不过彼时风徽征年纪尚轻,陛下怕他轻狂,也是点为了探花郎。彼时风徽征年岁方幼,却也是风华难掩。当他轻轻的踏上了殿前时候,如此俊美姿容,可也是令人不觉为之炫目。

    况且,风徽征本也是身世传奇,他原本是罪臣之子。是陛下为他家翻案,饶了风徽征的罪过,让风徽征能够参加科举,选拨为臣。

    后来,他这位探花郎,就做了翰林院学士。

    他姿容清俊,风姿秀美,是翰林院之中的一颗明珠。

    彼时所有的人都以为,风徽征会是个温雅斯文的人,可他却偏喜好刑名之术,爱钻研死人骨头,性子有些偏激怪诞。后来,他更成为御史台督查使,专为宣德帝查那些个悬疑未觉之事。

    无论如何,风徽征进宫教书那一天,沉若死水的深宫,却也好似有了一缕波澜。

    那些宫中的小宫女,不觉议论风徽征的俊俏。又好奇这位风大人和长留王殿下比较起来,究竟是谁,要好看一些。

    百里雪记得初见风徽征的那一天,风徽征轻轻的打着伞,缓缓的来到了自己跟前。仿若一个神仙,缓缓从画卷里面走出来一样,令人不觉心神动摇,一阵子的恍恍惚惚。

    那时候是春天,那细嫩的绿柳,枝头的桃花,好似一下子都没了颜色。

    这春日的风情,尽数到了风徽征那么一双潋滟而锋锐的狭长双眸之中。

    她听着风徽征缓缓说道:“小公主,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师了。”

    宣德帝觉得这女儿顽劣,禁不住头疼,又觉得风徽征行事机警,颇有些手腕。

    所以他干脆让风徽征教导百里雪,只盼能教好这个女儿。

    此后过去很多年,百里雪犹自清清楚楚的记得,风徽征打着细骨油伞,轻带缓袍,缓缓的来到了自己身边的样儿。

    她慢慢的回过神来,这里既没有春日的绿柳,娇艳的桃花,俊俏的风大人。

    唯独方才被元月砂扭伤的手臂,还有几分痛楚。

    百里雪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眼底不觉流转了几许寒意。

    她也是忍不住猜测,元月砂究竟是知晓多少。

    当年的事情,元月砂不可能知道。

    绝对不可能!

    风徽征姿容姣好,又颇有手腕,极具魅力。那时候百里雪只是个孩子,很快就被风徽征驯服,变得乖巧听话,虚心好学。

    她那个时候,是一心一意的讨好风徽征的。百里雪心里面,只盼望风徽征能多喜爱自己一些。她知晓风徽征有洁癖,厌恶脏的东西。她暗中观察,瞧风徽征爱用什么样儿的香料,爱穿什么样式衣衫。

    她虽然素来倨傲,可是在风徽征面前,一点公主脾气都没有。

    其实她也是瞧得出来,风徽征虽然总是容色淡淡,可是应该还是喜欢自己的。风徽征喜欢聪明的孩子,厌恶愚钝的人物,更何况百里雪素来乖巧。

    那时候的感情,就好似溪水一样干净清澈。百里雪彼时年纪小,也未曾想过什么男女之事。只是一心一意,仰慕依赖,而且不自禁为了风徽征而心生愉悦之意,欢喜之情。

    她知道风徽征在宫外也教导了一个百里冽,不过也没多在乎。

    百里雪见过了这个堂弟几次,还算聪明,容貌也还算漂亮。

    她比较之下,还是觉得风徽征更喜爱自己的。就算风徽征这样子的人,这喜爱也不至于完全相同,有了比较,总是会有高低。

    可是,她也是没想到,风徽征居然也是凡夫俗子,会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丫头。

    她只盼望元月砂不知晓这件事情,可是却偏偏事与愿违。

    元月砂不觉缓缓言语:“那一年,洛家有一个旁支孤女洛沅,被送入京城,年岁尚有,身子娇柔,每日补品也是吃了不少。洛家大方,就算是区区孤女,也肯舍得银子,用绫罗绸缎和上等药材,好生将洛沅给养着。而这位洛小姐,入京时候,遇到了山贼,偏巧被风大人救了。据说那一次见面之后,风大人就对洛沅生出了爱惜之情。他不但寻觅灵药,亲自送到了洛沅跟前,而且关怀备至,时时去瞧了她。”

    百里雪眼中流转了一缕怒火,她没想到,自己还能听到洛沅两个字。

    她忍不住想起了那个病秧子,容貌只可称清秀,眉宇极淡,五官好似轻轻的描了上去。洛沅身子不好,身上总那么一股子药味儿。明明也十多岁了,可偏生天真无邪。

    百里雪记得第一次见洛沅时候,那时候是大冬天,客人来了,一只鸟儿却也是轻轻的从洛沅手掌上飞了出去。那只鸟儿翅膀一阵子的扑腾,最后还是从窗户扑飞出去。而洛沅手里面,几颗谷物就轻轻的手掌间滑落。

    洛沅轻轻的说道:“唉,冬天来了,那些鸟儿会饿肚子了。”

    百里雪厌恶她这种仿若小孩子一般的善良,只觉得说不出的矫情。

    可一贯冷冷淡淡的风徽征,却也是为了洛沅关了窗户,又为洛沅轻轻的捻上了被子。百里雪听着风徽征轻柔言语:“天气冷,不要受寒了。”

    那时候,百里雪却也是不由得瞧得目瞪口呆。

    她原本觉得风徽征被这个洛沅迷住了,还以为是个什么绝色美人。其实仔细瞧瞧,不过是寻常姿色,也不如何打眼。只不过,整个人瞧着柔柔弱弱的,好似一团烟雾,好似一不小心,就会轻轻巧巧的化掉。

    她瞧着风徽征给洛沅喂药,洛沅喝了几口,好似被呛住了,一口药汁,便是喷到了风徽征的衣服袖子上面。她知晓风徽征有洁癖,若是平日里,早就会冷着一张脸,拂袖而去。可那个时候,风徽征却也是一点不在意,仿佛根本没有留意到这样子的污秽,只这样子缓缓的给洛沅喂着药汤。

    她就不明白,洛沅能有什么好的。样貌不出众,也没多聪明,说话总带着几分的稚气,好似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总是娇滴滴的,柔柔弱弱。若是非要挑出来一个理由,那就是洛沅柔柔弱弱的,实在是让男人很有保护欲。就算是风徽征,那也不例外。

    那么自己就算千灵百巧,也是抵不过这个会装柔弱的贱货。

    那时候自己的嫉妒,也许不单单是男女之情。风徽征在她心里面,原本是一尊神明。可是洛沅出现,浑身的缺点,却能得到风徽征的喜爱。这让风徽征这尊神明,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被打了个粉碎。

    她都气得发疯了!她还以为,风徽征和自己一样,总会欣赏美貌聪慧的人。岂料如此一个蠢钝之物,却也是得了风徽征的喜爱,简直是岂有此理。

    所以百里雪最恨的就是那种柔柔弱弱的小白莲,恨不得将这等柔弱姿色的女子,生生碾碎了,踩到了泥土之中。就好似如今的李惠雪,就让百里雪狠狠的一巴掌抽了过去。谁让李惠雪,偏生是百里雪最为恶心的那等人。

    就连元月砂,也逊色李惠雪些。

    不过如今,元月砂已然超过了李惠雪,更加令百里雪厌憎。

    元月砂也不畏惧,就这样子盯着百里雪:“月意公主被逐时候,这位洛家旁支孤女,却也是忽而便自尽而亡。惹得月意公主不得不离开京城,不能做你的金枝玉叶,惶惶如丧家之犬。只因为你因妒生恨,害死了洛沅,惹恼了风徽征。从此以后,你和风徽征情分不再,如今才有机会,回到京城。”

    百里雪听着自己嗤笑:“简直胡言乱语,昭华县主莫不是疯掉了,信口雌黄,加以污蔑。难道为了向上爬,就能无中生有。本宫是龙胤公主,区区一个洛沅,为什么要狠下心肠,加以毒害?”

    她言之凿凿,理直气壮,仿佛一切都是语出真心,并无虚假。

    仿若果真是清清白白,清白无诟。

    然而她心里面当然清楚,洛沅是怎么样子死了的。

    她之所以言之凿凿,并无心虚,是因她打心眼儿里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洛沅死就死了,还配让自己悔不当初,并且因此而心虚不已?

    简直是可笑之极!

    她那样子的病秧子,活着不过是浪费银钱。明明是个孤女,养着却也是十分娇气。洛沅要穿最好的丝绸,衣衫差一些,浑身就会生出疹子。她每日吃得很少,却很挑剔,顿顿会喝一点鱼汤,小口吃一点鱼肉。可洛沅不是什么鱼都吃,她吃的下的鱼也只有那么几种,没什么腥膻的味儿。要是稍稍不合口味,也只怕洛沅会吐出来。她每日喝的药汤,里面光单单一份珍珠粉,就已经是价值不菲。可是洛沅却什么都不能做,这样子一个病秧子,走几步路,都是要喘气。

    就算嫁人了,只怕也不能主持中馈,料理家事,废物一个。便算是生儿育女,也是绝无可能。百里雪是个讲究实际的人,她只觉得一个人活着,多多少少,总应该有些价值。否则,那也是不配活着。这个洛沅,年纪轻轻,也已然是不必活下来。她身子那么娇弱,需要别人照顾,活着又能有什么用?倒不如早些死了,为别的人省下些米粮。

    百里雪也和洛沅接触过几次,洛沅确实也是单单纯纯,柔柔弱弱。她那份单纯,并不像李惠雪那样子假,而是废了许多银钱,与世隔绝,精心调养出来的。也是,风徽征是个聪明人,故作柔弱,又如何能骗得了风徽征?洛沅就算很柔弱,可是这样子的柔弱,却也是货真价实,并无虚假。

    可那又怎么样,洛沅就算此生也是没有害一个人,可她这样儿的废物,纵然是活着,也是没什么益处。用黄金美玉珍珠末养出来的笼中鸟,就算果真养得可谓单纯如水,可是也一无是处。

    她工于心计,就算是极讨厌洛沅,也是没在脸上露出来。她原本忍了洛沅这个废物,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却让百里雪忍无可忍。

    那时候,皇宫之中,来了个南华郡主。她是南疆章王的女儿,说不来一口流利的京城官话,连说话的腔调也是带着一股子土味儿。百里雪自然嫌弃她,打心眼儿里面看不上。南华郡主是何等的俗气,她件件衣衫都用金线绣,绣得亮光闪闪,扎了别人的眼。那些明晃晃的宝石和珍珠,也是好似不要钱的往身上挂。可南华郡主既然出手阔绰,她人在京城,总不会找不到朋友,总会找到人陪着她玩儿的。

    不过百里雪眼界高,心气儿傲,却也是一点都瞧不上。

    可是那一天,南华郡主却拿出一副画儿,在人前炫耀。她说话又大声,又尖锐,就算百里雪不想听,可是也都听到了。

    “这是风大人给我画的,画儿真好看,一千两黄金,又算得了什么。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风大人为我画了一副。”

    别的女郎都听呆了,一千两黄金,好大一笔款子,南华县主好生阔绰。

    便算是京城古董店的名人古画,亦只需二三百金。

    再来风徽征身为翰林,素来冷冷淡淡,却肯为南华郡主润笔一挥,也十分难得。

    而南华郡主故意说出来,要的就是这样子的效果。

    “你们不要当我傻,当我不知晓京城字画价钱。可那些死去的老头子,生前抹几笔,画完画儿,再提几个字。也只有酸丁喜爱,附庸风雅,有什么趣?除非奉承男人,只怕你们才会说好看好看。我就喜爱风大人的画,他人俊,画画儿样子也好俊俏。这幅画,我真也说不出喜欢。我瞧也瞧不够,看着就觉得很是欢喜。”

    百里雪却也是气得浑身发抖!若南华郡主只是虚言吹嘘,那么她根本不屑于和南华县主计较。可是她瞧了瞧,那副画当真就是风徽征手笔。南华郡主那样子满身铜臭的俗物,怎么能拿着风徽征的墨宝。

    不错,风徽征的书法造诣是很不错,年纪虽轻,却别具一格,足有大家风范。

    她记得有一次,风徽征写了字帖,百里雪自己想要留下来。

    可风徽征只淡淡一弹,将那字帖弄碎了,说写得不好,留下来也是没趣儿。

    之后百里雪却将那一片片碎了的纸片拢起来,再一片片的沾了上去。

    她没让风徽征知晓,要是风徽征知晓了,一定是会嫌自己逾越,觉得自己不懂事。

    可是却没想到,南华郡主拿着那副画,在人前招摇炫耀,十分得意。

    她瞧着南华县主那洋洋自得的脸蛋,就恨不得将这张脸蛋生生抓碎。

    这样子满身庸俗,暴发户一样的女子,怎么就配拿着风徽征的画儿,还如此的洋洋得意呢?

    那时候自己过去,低声下气,向着南华县主讨要这副画。

    南华县主却对自己好生一番奚落羞辱:“月意公主不是素来清高自负,瞧不上我这个乡下土包子。怎么如今,让我将这副画让给你?钱不是问题,可是千金难买心头好。要是月意公主喜爱风大人的墨宝,怎么没自己去求一副?不过,月意公主手指头上那枚翠玉扳指,我倒是很喜爱,若肯拿来换,我便将这副画儿给了你。”

    那时候百里雪脸色变了变,她生母难产而死,一面也没见着,只瞧过宫中的美人儿画像。而自己个儿手指头上的扳指,却也是精致,据说是亡母遗物,她日日戴在手上。

    可这犹豫不过片刻,却也是消失无踪了。

    她母妃死得早,其实心里面并没有什么感情,之所以日日戴着这玉扳指,不过是盼望引起宣德帝的注意。

    想到了这儿,百里雪就这样子手指头一伸,将那扳指就这样子轻轻巧巧的摘了下来了。

    彼时南华郡主也吓了一跳,绝没想到百里雪居然是应了。恍恍惚惚间,这么幅画儿,就被轻轻巧巧的换了回来。

    那时候百里雪手掌轻轻的拂过了这画卷,心里面却没有一点儿后悔,她怎么能容别的人羞辱风徽征呢。

    老师必定有什么难处,所以这样子。百里雪骄傲,眼光很高,为人很挑剔。如果换做别的人,她定然不想再理睬了。可是对方是风徽征,似乎也是可以原谅了。

    可她向风徽征问及这桩事情,风徽征轻轻的放下了手中书卷,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这有什么,我那副画,本值不了这么多,是南华郡主买得亏了。更何况,此事不偷不抢,南华郡主也没什么坏心,买了去只是出于炫耀而已。”

    他甚至难得朝着百里雪笑了笑:“公主,微臣本来是罪臣之子,自幼生活困顿,吃了许多苦头,其实,你也不用将我想得太好。其实更俗气的事情,以前我也会做。”

    百里雪却怎么都接受不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风徽征:“老师,你这样子的人,又怎么会为了区区的阿堵物,贱卖自己的墨宝。别说千金之数,就算金山银山,也不能换你垂头一顾。”

    她甚至想要告诉风徽征,若风徽征当真需要银钱,自己会代为筹谋。百里雪一直以为自己很高傲,可是她也是没想到,自己能将姿态放得这样子的低。

    风徽征瞧着她激动的样子,那时候眼睛里面好似掠过了异样的神采。

    “公主年纪虽轻,可是性子却是果敢坚毅,很多男人都比不上。可是,过刚易折,凡事太计较认真,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好处的。”

    百里雪当然还记得那时候风徽征说的话儿,直到如今,却也是深深烙印在脑海之中。可是风徽征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认同。

    什么叫区区一副字画,她将风徽征瞧得极重,甚至连生母遗物都不屑一顾。偏偏风徽征却自轻自贱,当真让她气得要死,恨之入骨。可她人聪明,却也是不觉心生疑窦。翰林俸禄虽然并不十分丰厚,可也不算微薄。既然是如此,一向对财帛并不如何介意的风徽征,为何会忽而想要银钱呢?

    她离得风徽征近了,蓦然从风徽征身上嗅到了淡淡的药味儿。那药味儿,和洛沅身上的一模一样。后来她查清楚了,风徽征给洛沅买药,扯了绸缎做衣衫,费尽心思照顾她。洛沅本来有洛家养着,可是风徽征却偏偏凑这个热闹。洛沅那样子的娇贵身子,花费得多,惹得风徽征也是放下自尊,给南华郡主这个俗物做画,可真是作践自己。

    可自己算什么,还摘了手上翠玉扳指换回画,风徽征却去讨好那个病秧子。

    那一日,她气得将风徽征的那幅画撕得粉碎,内心之中浮起了浓浓的恨意。

    自己是公主,身份高贵,聪明绝顶。而洛沅不过是个下贱的商女,脑子蠢钝,与白痴无异。既是如此,这样子的一个蠢物,又凭什么羞辱自己,让自个儿含羞忍辱?

    百里雪不会甘心的,她要洛沅去死,才能以消自己内心的耻辱。

    然后一个绝妙的毒计,就这样儿在百里雪的心口油然而生,让她忍不住跃跃欲试。

    而此时此刻,长留王的府邸之中。

    百里聂却也是自斟自饮,轻品一口菊花酒水,忽而不觉含笑:“小风,你可还记得,当年我与你初识,可谓是一见如故,意气相投。咱们合作,用了些手段,自然不免找了些人吹捧你几句。你那个时候,一个年轻的翰林学士,区区一副不怎么样的墨宝,咱们讹了南华郡主一千两黄金。这可真是地主家的傻女儿,怎么这样子好哄。”

    纵然过去了多年,风徽征对南华郡主也有那么点些许愧疚。小姑娘纵然有些骄纵,却被百里聂这样子的人渣骗得团团转。那时候,他还对百里聂不是如何的了解。他也是不觉对百里聂谪仙般的容貌所迷惑,因此被百里聂的本性震惊得目瞪口呆。

    事后,那一千两黄金,他和百里聂一人一半,坐地分赃。

    然而一件并不愉悦的往事,却也是忽而就浮起在了风徽征的心口。他淡淡说道:“为什么又提及这件事情?”

    百里聂道:“你不觉得,你亲妹妹的死,也许会被人翻出来。洛家这些年来,各地经营,无孔不入。洛家垂涎东海的海上贸易,觉得大船一开,银子就会好似流水一样哗啦啦的流到口袋里面。不过海上风浪又大,海贼又多,又是睿王府势力范围。如果苏颖这个洛家捧出来的外甥女儿做了东海养女,搭桥铺路,洛家就能在东海行商,甚至杨帆海外。如此一来,挡在苏颖面前的百里雪,就变得有些碍事了。其实当年无论是你,还是我,都心知肚明。你那个被洛家养大的亲妹妹洛沅,是百里雪害死的。”

    而风徽征那俊俏的容貌,如今却也好似凝结了一层淡淡的寒霜。

    他记得当年家变时候,母亲害怕刚刚出生的妹子会因此受苦,瞒着官差,送给了友人抚养。

    然而他们一家,被徒放到了苦寒之地,日日夜夜,备受煎熬。

    他从一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沦为苦役,住的地方也是污秽不堪,吃的是发馊的食物,喝的是不洁的脏水。才到这儿不久,那些没熬死在路上的亲人,有一小半也因受不了这样子的苦楚而自尽。

    风徽征也不堪忍受,可他性子坚毅不屈,硬生生强迫自己吃下那些个难咽食物。

    并且,他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活着离开这儿,一定会!

    那一段日子,如今想来,也是风徽征的心中梦魇。

    他身边的亲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开了自己,到最后,只剩下了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只任由他,瞧着西北霜雪,天寒地冻。

    乃至于如何,他一身衣衫,必定也是要干净整洁,不能有丝毫的污秽。

    只因为,但凡污秽,就容易让风徽征想到了那等极不堪的岁月。

    那时候,他心中唯一的念想,就是盼望着当年送出去的妹妹,还好好活着。

    他的亲人,已经一个个的,死在了这苦寒之地。

    等到自己,摆脱罪臣之子的身份,他也只盼望自己在世上,还有唯一的亲人。

    等他这污泥里面走出来的探花郎,洗清罪过,又成为陛下宠臣,入住翰林,前途不可限量。此时此刻,洛家却也是找上门来。

    风徽征原本不想理睬洛家拉拢,可是洛家却送来一个他不能拒绝的女孩子,也就是他的亲妹妹洛沅。

    洛家也观察他好几年了,甚至暗示风徽征能有今天,洛家暗中襄助不少。

    风徽征也瞧过自己的妹妹,又单纯,又善良,如一无所知的金丝雀,养得娇惯,生得矜贵。他一时无法跟妹妹相认,毕竟如今风家虽然翻案,可当初送走妹妹,却有欺君之罪。洛沅虽然很柔弱,可那骨子里却透出了一缕温柔与善良。风徽征一见到她,就觉得内心好似涌动了淡淡的温暖。

    可这个妹妹,却需要小心翼翼的呵护,温温柔柔的爱护。

    她的吃喝穿戴,乃至于身子用药,样样都是价值不菲。

    若没有这么些个好东西养着,只怕洛沅也是活不成。

    洛家自然没有说不供,而且还供得很丰厚,很用心。

    好似洛沅当真是洛家的族女,而不是风徽征的妹妹。

    可是风徽征却不会那样子傻,更不会这样儿的天真。洛家步步为营,不过是想让他这么个新晋之贵,化为洛家的自己人。洛家根本居心不良,故意将洛沅养成这副模样。身为商人,在洛家瞧来,这世上之人,人人均有价码。就算不是金银珠宝,总有一样东西能将人打动。一个人总不是石头做的,总会有喜爱的东西。

    洛沅需要风徽征照顾,风徽征并不觉得麻烦。他反而很喜爱照顾洛沅,也许阿沅虽然病弱,却终究是自己需要她,而不是她需要自己。这些年来,他孑然一身,无亲无友。回过头去,也只能看到自己孤零零的影子。他有时候也会做梦,梦到自己踏步在一片茫茫的雪地之上,一回过头,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照顾阿沅,只觉得有些残缺的心口,也似被什么弥补,悄悄的填满,充满了温柔。

    好似风徽征这样儿没有家族庇护的青年才俊,正是这些老辣商贾的目标。他们被百般引诱,一不小心,就是会坠入彀中,纠纠缠缠,化作牵线木偶。

    那时候他需要银子,一个翰林的薪水,养不起一个重病的妹妹。

    可他自不屑于向洛家服软,故而那时他与百里聂合作,一幅画买了千金。百里聂其实并不缺银子,只不过觉得好玩有趣。

    风徽征一直将百里雪当做一个小孩子,纵然聪明,又因为不吉的名声受了一些委屈。可是百里雪到底未经世事,吃过真正的苦头。百里雪性子坚毅,宁折勿弯,觉得南华郡主俗气,为南华郡主做一副画儿,就是天大的耻辱。风徽征觉得她很天真,也有些想当然。

    就好似风徽征跟百里雪说的那样子,更俗气的事情,他也不是不会做。百里雪自负,将她自己看得很高贵,更将风徽征捧到了神坛之上,恨不得顶礼膜拜。

    可是他却是错了,百里雪某方面也许是个孩子,可是却是个既狠辣又有本事的孩子。她性子狠辣,骨子里面却有些偏激。洛沅就是死在了百里雪的手上,是被百里雪害死的。

    他记得那一天,自己匆匆的赶到了洛家。洛沅手掌已经发凉,却让风徽征轻轻的捏住在了手中。可是,他一滴泪都没有流。

    过去荒芜的日子,早就让风徽征学会面对失去,早已不会因为亲人的死而伤心。而他只是觉得内心很是荒芜,空荡荡的一片,好似什么都没有。那一天,他失去了两样珍宝。一个是失而复得的妹妹,一个是引以为傲的女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