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 公主凶狠
    龙轻梅手指头轻轻抚摸了这枚白玉玲珑。

    “这枚白玉玲珑虽然不算极好,总算是妾身一番心意,还盼月意公主不要嫌弃。”

    李惠雪一愕,不知所措,只瞧着侍女将这玉佩向着百里雪送了过去。

    百里雪倒是容色淡淡的,并没有十分受宠若惊之色。

    便是得了这枚玉玲珑,她既没有如何的欢喜,似也无甚厌憎,只是随随便便的将这枚玉佩轻轻巧巧的系在了自个儿的腰间。

    旋即,百里雪也是轻声娇语,谢过了龙轻梅。

    李惠雪一怔,不觉极委屈。

    然而龙轻梅却再没拿什么东西赏赐人,李惠雪自然也没有礼物。

    因为这样子,李惠雪的心里却也是更加不舒坦。

    李惠雪不自禁自怜自伤,从前龙轻梅对自己虽然还算不错,客客气气的。可那也不过是个面子情。

    想当初,睿王挑了自己做养女。

    可不是睿王妃。

    只怕睿王妃心里面老早就不痛快。

    以前因为睿王爷,王妃待自个儿还好。可是如今,既然到了京城,睿王妃便是没过去那般的温和可亲。

    她到底不是龙轻梅亲生的女儿,自然也不能如亲女儿一般,被龙轻梅呵护备至。就算如今被慢待,自个儿也只能隐忍,决不能有什么微妙之词。

    故而自己心里面纵然是极为委屈,也要识大体。

    李惠雪心里面一阵子的发闷,她一向也不会如何掩饰,瞧着也是有些垂头丧气。

    在场几个女子,都是极玲珑剔透的人,个个都是人尖尖,自然不会瞧不出李惠雪心中不快。

    可她们既然个个都极聪明,就算瞧出来了,也只当是瞧不见。

    何必为了个不通透的蠢物,与她置气,平白惹烦恼。

    石煊反而面上笑吟吟的,看着一团喜气洋洋,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流转了几许狠意。

    这些女郎,一个个容貌极美,心计却也可谓是极狠。所以任她们如何的姿容的美丽,身份尊贵,石煊便是打心眼儿里面瞧不上。

    还是雪姐姐这样子的才好些,干干净净的,单单纯纯。

    雪姐姐虽然平凡,却也是没那么鬼心眼儿。

    和这样子的女子在一起,才觉干净、舒心。

    眼前这个娇艳美女,不过是披着画皮的骷髅,他却不会又半点绮丽的心思。

    如今眼见李惠雪不开心,石煊也是禁不住疼到了骨子里了,可谓是说不出的上心。

    今日李惠雪受辱,在场这些个高贵女子都是帮凶。

    以后若是有机会,必定将今日李惠雪所遭受的屈辱一一奉还。

    可在场的娇客却并不这么看。

    苏颖禁不止心里嗤笑,无论陛下有什么打算,今日她们是客人,来做客的。龙轻梅备了礼物,可是李惠雪却因为客人有了礼物而不欢喜,那是因为李惠雪不懂事。

    李惠雪是龙轻梅的养女,她其实应当算作此间的主人。故而李惠雪也应该拿出做主人的姿态,和龙轻梅一样招待客人,而不是臭着一张脸,在一边显露自己不快。

    说到底,李惠雪纵然并未云英未嫁的少女,而且岁数也不小了,可是李惠雪始终将自己放在一个需要被人照顾的位置。她没有想到,自己也应该担负起主人家的责任,在客人面前显得周到大方。

    李惠雪只顾着自怨自艾,认为龙轻梅没将她这个养女当回事,可是她也没将自己真当成龙轻梅的女儿。已经是个寡妇,居然还跟做客的娇女争宠,连个玉佩也是斤斤计较。这眼皮子浅的,当真是有些令人觉得可笑。

    苏颖甚至忍不住想,龙轻梅对李惠雪还算是不错。

    不然,李惠雪哪里有这个底气,可劲儿作。

    要是放在了苏家,只怕李惠雪已经是给气死了。

    元月砂和百里雪自然不知道苏颖心中所想,不过要是知道了,必定也是会十分赞同。

    李惠雪这样子的女子,就算是跟她计较,只怕也嫌粘腻恶心。

    最好是睬都不睬她,一个眼神都是不要给了。

    由着李惠雪自己一边黯然神伤,演完她的独角戏。

    除此以外,苏颖还有些别的想法。

    连李惠雪这样子的废物,呆在了龙轻梅的身边,都能受到这么些个好处。

    真可惜,李惠雪如此蠢钝,平白浪费了睿王养女的身份。

    倘若换成了自己,才不会如此的浪费。

    一想到了这儿,苏颖一颗心却也是微微发热。

    说了一会儿话,龙轻梅含笑:“今日贵客来,妾身已经在淑花阁,备好宴席,招待各位娇客。”

    在场几个女郎起身,盈盈一福,却也是纷纷退下去。

    李惠雪领着几个娇客,去淑花阁。

    李惠雪这心里面,却也是越发郁闷。她并没有将自己当做主人,此举是在表现睿王妃的殷切。就好似龙轻梅到了宫中,周皇后也是殷切得紧,领着睿王妃赏桂花,显得亲切又热络。

    李惠雪只觉得,领着人用膳,这是婢女做的事情,如今却也是让自己这个小姐做。

    这是因为龙轻梅瞧轻了自己,看不起自己。

    所以才让自己做这个养女,做这等卑贱的事情。

    谁让自己命苦呢?

    此时此刻,李惠雪作为主人,眼见这三位娇客要客居此处一段日子,应当趁机介绍这宛南别院的布置,好让这些个娇客熟悉起来。

    可是李惠雪仿佛并未想起这一点,她非但没有殷切的介绍,还面色郁郁不乐,流转了一缕委屈。

    就算李惠雪一个字都没有说,可是别人一瞧她那张脸,便是知晓她受了天大的委屈,这心里面也是很不舒坦。

    而李惠雪分明是受了委屈,却也是一句话都是没有说。

    可是饶是如此,别人也是能瞧出李惠雪是极委屈的。

    只不过李惠雪不说话,别人也懒得说话搭理李惠雪。

    几位娇客却也是面容微微含笑,并未流转什么怨怼之意,不喜之色。

    李惠雪这般软泥一般性子,谁也都不屑计较。

    元月砂的心里,更禁不住流转了淡淡的讽刺。

    这女子的娇柔可怜,却也是应当在男人面前表现,尤其是,那等极富有同情心怜香惜玉的男子。

    如今这里几个凶猛狠辣的女子,哪里会有半点怜惜施舍给李惠雪?

    就好似苏颖,虽然善于伪装,却也是知晓可怜的样子究竟什么时候用才妥当。

    李惠雪反而毫无智慧,无时无刻散发自己的愚蠢与郁闷。

    这虽然不是什么大罪,却总有些让人吞了苍蝇的不痛快。

    李惠雪只觉得这一路上安安静静的,反而觉得老大无趣。

    她情不自禁的想,还是有阿煊在好一些。

    有阿煊在,总是能维护自己一二。

    不似如今,竟然冷冷清清。

    这些女子,却也是一个个的,十分骄傲,一点儿却也是瞧不上自己。

    谁让自己,却是个笨丫头?

    李惠雪却也是忍不住,又一阵子的自怨自艾起来了。

    李惠雪那双眼珠子,却又忍不住盯着百里雪腰间玉佩。

    那玉佩可真好,是上等的白玉。

    最要紧的是,龙轻梅只赠了玉给百里雪,想都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

    那玉玲珑滴溜溜的转着,一下一下的,如此晃动,却也是好似锥子,一下下的刺了李惠雪心头。

    李惠雪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这些日子的委屈,却也是禁不住一下子爆发,涌上心头。

    她样子小心翼翼,怯生生的开口:“不知道月意公主,能不能让我瞧一瞧你那玉坠子。”

    那嗓音是极柔弱的,竟不觉带着几分怯生生的味道。

    虽然是恳求,倒好似百里雪不肯让她瞧,她便是受了这天大的委屈和欺辱。

    百里雪顿住了脚步,目光沉沉,就这样子的看着李惠雪。

    元月砂唇角勾起了一缕浅浅的笑容,竟似极不屑的笑了笑。

    李惠雪好似受惊的小鹿,怯生生的,好似受了什么惊吓,竟然不觉显得说不出的可怜。

    仿佛,当真是有人欺辱了她也似。

    李惠雪怯弱弱的补充:“我,我素来喜爱白玉,故而,想要瞧一瞧。”

    百里雪懒得和李惠雪言语,却也是随手摘了这玉佩,轻轻的提起了。

    李惠雪好似极稀罕这宝贝,顿时也是捏在了手里面。

    她手指颤抖抚摸一下,这果真是上等白玉,宛如羊脂一般,珍贵得紧。

    可是,可是这块玉佩却不是龙轻梅送给自己的。

    自己才是睿王妃的女儿,可惜睿王妃却讨好那些个外人,对自己却也是冷冷淡淡的。

    不过,这些娇客也不是外人,以后会有一位,成为龙轻梅的养女。

    如今龙轻梅对这些女子可谓也是极好,以后收为女儿,还不知道多宠。

    自己算什么,微尘而已,谁让自己命苦,而且命又很贱,却也是显得不值钱了。

    连块玉也不给自己。

    李惠雪一阵子自怜自伤,连步子都迈不开了。

    而别的人,也不得不陪着李惠雪,留在了原地。

    苏颖不屑,这个李惠雪,还当真是小家子气。等到自己入这府邸,成为了睿王妃的养女,她一定让李惠雪没有立足之地。

    李惠雪一双眸子,饱含了泪水,却也是怯生生的抬起头来了,显得可谓是无比的柔弱。

    仿若一株蒲草,那风轻轻一吹,就会将李惠雪生生给吹折了去。

    她一双眸子,蕴含着晶莹的泪光,若此时有别的人经过了这儿,必定会笃定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李惠雪受尽欺辱了。

    李惠雪娇声软语,柔柔弱弱的说道:“月意公主,我,我真的很喜欢这枚玉佩。不如,不如你送给我好不好?”

    她如此言语,自然可谓是极为无礼。

    然而就算是如此无礼的要求,李惠雪却也是说得说不出的可怜,好像不顺她的意就是欺辱了她一样。

    百里雪不动声色的看着李惠雪,一双眸子却也是极为深邃:“其实这块玉佩,我原本也是没有多稀罕,什么首饰玉佩,我向来都是没有多少兴趣的——”

    苏颖听到了百里雪的话儿,却也是不觉若有所思。

    百里雪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一言一行,自然也是有些深意。

    看来,百里雪也不像她表面上说的那般讨好睿王府,也是想靠着睿王养女的身份,加重在自己身上的筹码。如今,百里雪也是稍稍放下身段儿,来笼络李惠雪了。

    区区一块美玉,就算再名贵又如何。最要紧的,是笼络住睿王妃身边人的人心。区区李惠雪,自然也是不算什么。可是李惠雪身边,还有个石煊。石煊是睿王世子,身份自然也是举足轻重。更要紧的则是,石煊是十分爱惜李惠雪的,甚至于对李惠雪言听计从,简直将李惠雪当成个宝贝。这么个姿色平平,又爱哭爱装柔弱的货色,也是真不知道睿王世子是不是瞎了眼珠子,居然是将李惠雪给看上了。不过,谁让石煊看得上了呢。笼络了李惠雪,对百里雪而言,是有些好处的。

    苏颖心思重,脑子不过转了转,就一下子转过了这么多念头。

    因为这样儿,苏颖并不欢喜,甚至于皱起眉头。

    看来自己的对手不仅仅是元月砂,还有这个百里雪。百里雪这个女子,却也绝不是一个好相予的。

    然而百里雪却也是话锋一转:“可惜这么一块玉,我虽然不稀罕,可是却最讨厌别人恶心我。这块玉,我便是自己弄碎了,也不会让给你。”

    李惠雪不觉瞪大了眼睛,怎么也没想到百里雪会这么样子说。

    便是苏颖,也是不觉面色僵了僵,百里雪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元月砂,却是噗嗤一下,干脆笑出了声。

    李惠雪泪水盈盈,吃吃说道:“月意公主,你,你这么样子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百里雪却也是不觉轻轻的眯起了眼珠子:“李惠雪,你这么一副模样,莫非是说,我是有意欺辱你了?”

    她非但没碰李惠雪一根手指头,还算给足面子,连玉都解了下来了。是李惠雪不知道好歹,哭哭啼啼,还将自己恶心得要死。

    李惠雪好似被吓坏了,吃吃说道:“我,我没有这个意思。”

    百里雪却不怒反笑,唇角冉冉绽放了一缕笑容:“这不要紧,我就算是有心欺辱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我是龙胤公主,你不过是个寡妇,欺辱了就欺辱了,我又不是不敢认。”

    李惠雪没想到百里雪居然是这样子的直接,干脆将自己作践到了泥土地里面。

    百里雪眼睛里面,却也是流转了浓浓的厌恶,她厌恶这些东海之人,尤其是这个李惠雪。李惠雪虽然不是东海出身,可是却是丢人现眼。更重要的是,她也是配和自己名字带了一个雪字?这简直就是对自己莫大的侮辱。

    苏颖也是没料想到百里雪居然是如此直白,瞧着李惠雪这团软泥,便是狠狠的一脚踩下去。最初的惊讶过后,苏颖却也是目光轻轻的闪动,若有所思。

    李惠雪眼中蕴含了泪水,啪的一下,泪水珠子便是落在了手中的玉玲珑之上。

    她自然不敢吵,也不会吵架。

    百里雪是公主,自己哪里能得罪她呢?

    谁让自己命贱,日子都是要比别的人要苦了许多了。

    李惠雪心生恍惚,手指头咚的一松,那玉玲珑顿时也是摔倒了地上,摔成了几片。

    李惠雪顿时一惊,旋即有几分惶然:“公主,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自然也并不想如此笨手笨脚的,可是谁让自己并没有那么聪明呢。

    虽然是如此,她扪心自问,自己并不是故意的。只怕百里雪会觉得自己诚心使坏,故而将美玉摔碎。一想到了这儿,李惠雪也是不由得觉得甚是委屈。

    一时之间,她还委屈上了。

    而且,要不是百里雪如此羞辱自己,自己也不会心神恍惚,连玉都这样子摔碎了。

    李惠雪心里认了错,然而想了想,转眼却也是连百里雪都怪上了。

    她非但没有错,而且这一切还是百里雪的错。

    百里雪竟没有说什么,连句呵斥都没有。

    可是虽然没什么呵斥,却一伸手,狠狠的抽打了李惠雪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清脆脆,干脆利落。

    李惠雪都怔住了,呆若木鸡,想不到百里雪这么一个公主居然是如此的凶狠野蛮。她泪水顿时好似雨水珠子一样,哗啦啦的顿时流淌下来,布满了自己的脸颊。

    一巴掌抽完,百里雪非但没有什么后悔之色,反而忍不住冷笑连连。

    她掏出了手帕,不觉轻轻的擦拭了自个儿的手掌,旋即缓缓言语:“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情切,一下子忍不住。”

    “不过,我知道司徒夫人是个宽容、大度的人,是一定不会怪着我。”

    “既然如此,那句抱歉,那我就不用说了。”

    说罢,百里雪却是将手帕扔到了地上。

    也许是小时候跟过了风徽征的关系,她似乎也是有些洁癖。如今打了李惠雪一巴掌,她反而嫌李惠雪的脸脏。

    百里雪甚至没去安慰泪如雨下的李惠雪,转身吩咐丫鬟:“带路吧。”

    她是公主,又如此锋锐凶狠,院子里面的丫鬟却也是不敢违逆,自然是带路。

    百里雪竟然便是这样子走了。

    苏颖面色变幻,目光落在了李惠雪的身上,瞳孔深处不自禁的流转了那么一缕的厌恶。不过,再厌恶的人,苏颖还是能应付的。就如苏颖刚才分析的利弊,笼络了李惠雪,是有些好处的。她可不会像苏颖那样子的意气用事。

    苏颖捉摸着,正好趁虚而入安慰李惠雪几句。

    让李惠雪成为自己的一枚棋子。

    元月砂却懒得理会这档子事,便是准备离去。

    偏生李惠雪好似受不了刺激,身子摇摇欲坠,居然咚的软倒在了地上,可巧将元月砂给挡住了。

    元月砂挑了挑眉头,缓缓言语:“雪姐姐,麻烦让一让。”

    百里雪却只是哭,仿佛身子已经没有骨头了,自然也是站都站不起来了。

    苏颖反而不觉柔柔言语:“雪姐姐不要哭了,月意公主不是有意为之的。她身为公主,日子过得并不顺心,也不舒坦,不免脾气大了些。其实,她为人倒也是不坏的。只是,让你受了委屈。”

    人前,苏颖却也是极好的一个人。

    元月砂更不想在这儿看着苏颖和李惠雪姐妹情深了,那将是何等的恶心场面。

    她正准备从李惠雪身上跨过去,却忽而听到了极为恼怒的少年嗓音:“元月砂,你究竟是对雪姐姐做了什么?你的心肠怎么这样子的狠,连雪姐姐都是不肯放过?”

    这样子急切的嗓音,元月砂自然也是知晓的。

    除了石煊,大约天底下也是不会有第二个这般着紧李惠雪的人了。

    她一抬头,果真看到了石煊。可她看到了石煊身后那个人,却也是顿时不觉挑挑眉头。

    而地上的李惠雪,原本好似软了,如今却也是忽而来了精神。

    丫鬟没那个力气将李惠雪抱起来,只能扶着李惠雪。

    如今李惠雪却支撑起了上半身,颤声言语:“阿煊,阿煊,你总算来了。”

    元月砂也是不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知情的,肯定以为李惠雪受了酷刑。

    不过李惠雪脸蛋上那巴掌印,确实也是极为扎眼的。

    李惠雪泪水朦胧,有了阿煊,自己仿佛也是添了个主心骨,如今也是有人为自己做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