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捉住刺客
    苏颖也是一阵子的气恼,元月砂吃什么长大的,居然是这样儿的不依不饶。

    便是周皇后,也是不觉微微一怔,面颊之上生出了几许的恼怒之色。

    好一个元月砂,居然是这样子的没完没了。

    周皇后嗓音也是沉了沉:“本宫也是知晓,昭华县主今日可谓是受了几分的委屈。只不过,就算是如此,这一切都是苏夫人所为。苏家阿颖只是出于孝道,所以隐忍不言。难道便为了这件事情,昭华县主便是不依不饶,非得要苏家阿颖有罪不成?”

    她那一双眸子,却也是禁不住透出了凛凛寒光,竟不觉有几分的冷意。

    言下之意,却也是分明就怀疑元月砂,不依不饶,有些个私心。

    不就是觉得苏颖容貌美丽,气度高华,不免碍了她的前程。故而非得不依不饶,将苏颖生生弄死了,那心里面才是会觉得舒坦吧。

    周皇后面颊蕴含了笑容,可那笑容却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寒意。

    “皇后误会了,月砂岂会如此小气,为这样子的事情,竟然是斤斤计较不成?不错,月砂是与苏家阿颖不合,可这不过是些个争风吃醋的闲气,月砂又怎么会如此不识大体,在皇后面前纠缠不休?”

    元月砂如此言语,周皇后面色却也是不觉流转几许不喜。

    她就没见喜欢过元月砂,从头到脚,都不会顺自己意思。

    周皇后眸光流转,容色淡淡,缓缓说道:“哦,昭华县主此语,又是什么意思?”

    “就如方才有人好奇,为何风大人居然在这儿。不错,区区小事,凭什么让风大人来此。”

    元月砂如此言语,眼中清光潋滟。

    周皇后不自禁望向了风徽征,看着对方眉宇之间,那潋滟艳色煞意,心里心思却也是起伏不定。

    周皇后言语稍带讽刺:“就不是不知晓,风大人来此,有何用意。风大人是陛下宠臣,自然也是极为不俗。”

    风徽征欠身行礼:“皇后谬赞了。微臣一直记得,记得少年时候,陛下曾让我查这么一桩宫廷旧闻。这桩宫廷旧闻,知晓的人也是不少。当年静贵妃是外邦宫女,容貌美丽,很是受宠。也正因为如此,彼时静贵妃产下一名皇子,更是风头无二。可惜这位十九皇子百里锦,出身未足满月,便已经死了。彼时静贵妃伤心欲绝,口口声声,只说爱子是被人给害死了。便是陛下,也是心中难受。这是六年前的旧闻了,皇后娘娘日理万机,可还记得?”

    周皇后容色不变,可是胸口却也是不觉浮起了淡淡的气恼。

    她当然记得,而且京城里面许多人都记得。

    就好似那周家阿淳,知晓静贵妃心疼儿子,便摔碎了那白玉莲花灯。

    毕竟这件事情只过去六年,当时有闹得沸沸扬扬。

    不过现在,别人也只会说静贵妃很可怜,福气薄,就算生下个儿子,也养不大。

    很久没有谁在周皇后面前提及,静贵妃的儿子是被人给害死的。

    别人也许会心里这么想,可是没谁会宣之于口。

    许多年都没人提这件事情。

    可是风徽征好似什么都不知晓也似,竟然不觉当众揭破这档子事情。

    周皇后心里面不觉一阵子的不痛快。

    原本还道贞敏公主因为那婚事闹得极为不堪,从此在陛下跟前失宠。料来静贵妃,定然也是没什么本事再跟自己斗一斗。想不到,这静贵妃如今还闹这个幺蛾子。

    周皇后捏紧了镶嵌珠玉的指甲套,轻轻的转了转,面色却也是禁不住沉了沉:“本宫自然还记得这档子的事情,心里面也是好生伤怀。”

    她当然记得自己那时候的心绪,彼时自己年轻美貌,十分受宠,又身份尊贵。可她纵然身为皇后,却总有一件事情十分恼心。入宫几年,周皇后身子还算可以,可是肚皮始终没动静。不像静贵妃,先生了个女儿,样子姣好,原本就十分讨人喜爱。静贵妃身子柔柔弱弱的,想不到居然是怀了第二胎。这第二胎生下来,居然还是个儿子。

    那时候,周皇后只觉得自己那如锦绣一样极美的日子,却也好似蒙上了淡淡的阴云。

    周皇后尊贵,就算彼时宣德帝十分在意静贵妃,也不曾越了她这个皇后去。

    便是没有子嗣,那又如何,历代皇后自己无出却将别的嫔妃儿子充作自己的原本也是不在少数。

    可那心尖尖的不舒坦,却也是轻盈的在胸口泛开。

    就算过去好几年,她也仍然不觉记得那时候胸口的郁闷。

    直到,十九皇子百里锦竟然忽而没了。

    静贵妃原本将这宝贝儿子当做心肝肉,将所有的希望都是寄托在了这个孩子身上。如今这个孩子纵然没有了,静贵妃彼时十分气恼。甚至,连宫中下人也是生生打杀了不少。

    后来静贵妃也是没曾问出了什么,这档子事情,究竟还是不了了之。

    她记得那个曾经在自己耳边呢喃的嗓音:“皇后不必在意,这世上有什么对,又或者有什么不对,这都是统统不打紧的。只要娘娘瞧着不顺眼,就让这样子不顺眼的东西从皇后跟前消失掉就是了。”

    想到了那恶魔般的呢喃,周皇后蓦然不觉打了个寒颤,身躯轻轻一抖。

    回过神来时候,眼前却是风徽征那有几分锋锐凌厉的眉眼。

    一双极姣好的眉眼,却也是染上了那么一层煞煞艳意。

    周皇后听着自己缓缓言语:“十九皇子,不是因为年纪轻轻,滋养不足,没有养活?”

    她呼吸略急促,忽而生恼,言语有些个急促:“莫非时隔多年,静贵妃还有什么疑虑不成?”

    风徽征淡淡言语:“外臣不可结交内宫嫔妃,静贵妃如今怎么想,恕微臣并不知晓。只不过当年,十九皇子百里锦确实并不是自然死亡。当年微臣勘查过,这位皇子背后,脊椎之上,可巧被人扎了这么一枚细如牛毛的银针。十九皇子还未足月,身体本来就很娇弱,如今被人在重穴之上刺了一针,自然不觉气绝身亡。”

    周皇后想要唇瓣挤出了一缕冷笑,可是唇瓣轻轻抖动,仍然是没有挤出来。

    周皇后淡淡说道:“原来当年风御史已然勘查出几许端倪,知晓十九皇子并不是自自然然的就死的。既然是如此,风大人为何当初不查出这幕后真凶,为十九皇子报仇,反而让这凶徒逍遥法外。”

    风徽征淡淡说道:“彼时微臣年轻识浅,官职不够大,人也不够老辣,这种事情,也不敢查下去。更何况,此事要是扯出来,势必要一个结果。可是又没什么线索,后宫之中,也是不知道多添许多枉死游魂。微臣也曾私下将此事告诉给陛下,陛下心肠仁慈柔和,故而命微臣暂时秘而不宣。但是,这件事情却也是需要继续查下去。”

    周皇后脸颊之上,不自禁浮起了淡淡的讽刺:“那风大人确实也是忠心耿耿。”

    风徽征缓缓言语:“日子过得久了,当年十九皇子的死,记得的人也是不多了。不过微臣一向十分执着,当年这个凶手居然能从我面前逃脱,微臣心中却也始终有个疙瘩,郁郁不解。这桩陈年旧案,原本也是没什么证据了。可是世事就是如此的巧合,整整六年过去了。当一位南府郡的姑娘踏入了京城,这位元二小姐才来京城,就招惹了不少的仇家。那一天,微臣也去了北静侯府的寿宴,并且见到了一场惨剧。范家蕊娘在和昭华县主推诿之间,忽而跌在地上死了。微臣那时候觉得范蕊娘死得有些古怪,似乎并不似跌死的。我之跟前,也不容别人弄鬼,故而干脆将那尸首剖开——”

    周皇后不觉一怔,旋即脸色一变,为之气结,显得可谓极恼恨:“范蕊娘虽然举止不检点,可是到底是名门贵女,又是本宫的外甥女儿。风大人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私下剖开蕊娘的身子。”

    范蕊娘千金娇躯,如花似玉,本来就命途多舛,想不到死后居然还被人侮辱,身子都被风徽征一把刀这样子剖开。

    这个风徽征,简直是胆大妄为,狂妄到了极点。

    风徽征却不动声色:“可是若非微臣狂妄,蕊娘只怕也是死得个不明不白。蕊娘背后,挖出了一枚银针,竟然与六年前插在了十九皇子脊椎之上那枚银针一般模样。微臣当时,心中也是狐疑不定,为何两桩不相干的案子,凶器居然是如出一辙?”

    周皇后容色沉沉,似没什么表情,心里面也是有些骇然。

    元月砂柔柔言语:“月砂得风大人告知,也是惶恐不安。要说仇家,月砂初入京城,最大的仇家就是宣王府的清娘。臣女那时候怀疑是赫连清,害死范蕊娘,陷害于我。又觉得清夫人绝不是第一次这样子暗算人。臣女查探之下,觉得当初苏家嫡女苏锦雀死得蹊跷。苏锦雀身份尊贵,又对宣王痴心,当时也是赫连清的大敌。她莫名其妙死了,反而便宜了清夫人。臣女也用了些手段,验过了苏锦雀的骨骸,发觉人家背脊之上,也果真有这么一枚细若牛毛的细针。皇后娘娘可知,当臣女知晓自己被这样子杀手盯上,是何等的惶恐不安。”

    风徽征举起了洁白若雪的手帕,上面三根细细的针,流转了淡淡的寒芒,阳光映照,却好似透明一样:“三枚细针,每一枚均是细若牛毛,一般模样,却偏生从三个不同死者身上摘了去。”

    听着风徽征缓缓到来,在场的贵女都是不自禁的升起了一股子的寒意,竟不自禁有些害怕。

    这样子的细针,原本也是没什么可怕的。可这一枚细针,就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元月砂从怀中轻轻取出了一封书信:“可巧今日,月砂入宫,却也是得了这么一封邀约书信。这封书信,是以周世子的口吻,约月砂来这南华亭中。这笔迹,倒也惟妙惟肖,乍然一瞧,仿佛当真是阿澜写的。可是月砂却知晓,这封书信不过是仿冒之物。毕竟这笔迹虽然是有些相似,可是比之周侯爷真正的笔迹,却也是未免有些个软弱无力。空有其形,未得其神。可是倘若是个糊涂的人,说不准就会以为,当真是周侯爷说写。”

    周皇后心中涌起了恼怒,可是也是被弄得有些个糊涂了。

    这写信的又是谁?如此千丝万缕,便算是周皇后,一时也是觉得今日的事情盘根错节,有些想不通透。

    百里雪事不关己,反而是冷静多了。她留意到了,一旁的李惠雪面色苍白,不自禁的流转了几分的惶恐。只不过所有的人,都是被元月砂的叙述吸引了全部的目光。故而这些人,却也是并未留意到李惠雪的失态。

    百里雪不屑冷笑,心中也是通透了了。

    只怕这封引诱元月砂去的书信,就是出自李惠雪的手笔。只可惜元月砂没有这样子的蠢笨,反而将计就计,设下了圈套。至于李惠雪,不过是个双方玩弄的蠢物,一颗糊里糊涂的棋子,根本没有丝毫的价值。至于笔迹,却也是更好理解了。

    李惠雪毕竟是跟周世澜打小一块儿长大的,两个人关系是说不出的亲密。既然是如此,李惠雪模仿周世澜的笔迹,却也是一点都不困难。

    李惠雪平时一副十分柔柔善良的样儿,仿佛大声说话一些,那也是不敢。想不到,李惠雪如今却也是做出了这样子的事情。百里雪不屑的想,这也许就叫做,咬人的狗不叫。

    李惠雪糊糊涂涂的,其实也是没有什么能耐,可是这并不代表,李惠雪不会算计人。

    百里雪猜测得很对了,此时此刻,李惠雪一阵子冷汗津津,怕得不得了。她并不是个很聪明的人,倘若有几分聪明沉稳,纵然心里惶恐,面上也是能若无其事。就好似如今,苏颖便是能做到。可是如今,李惠雪却也是已然怕得不得了,脸颊之上,更是流转了惊惧之色。

    什么十九皇子,什么死去的苏锦雀,那些字眼让李惠雪听到了,让她一阵子的心惊胆颤。

    风徽征说的那些话儿,李惠雪根本都是有些听不懂。她只知道,是苏颖说动自己,让自己约了元月砂来这儿。苏颖那时候只说,会让别人看一场关于元月砂的好戏。李惠雪根本不知道苏颖想要做什么,她内心是恐惧的,也不想知道。仿佛只要不知道,那么自己就一点儿罪都没有了。

    此时此刻,李惠雪却也是抿紧了唇瓣,不觉有些茫然的想,自己也不过写了一封假信。那些可怕的事情,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那时候,自己还小,就客居在周家。周世澜很喜欢她,对她很温柔,也好得很。便算写字,也是周世澜捏住了李惠雪的手,一笔一划的写出来。李惠雪的字,本来就是周世澜教的,那写出了,本来就是有五分的相似。若李惠雪再费心模仿一下,那便是有九成的相似了。她原本以为,元月砂认不出来。元月砂算什么,不过是个外人。自己拥有的,是和周世澜长长久久的过去,是青梅竹马的甜美回忆。她那时候仿好了这封书信,略略有些紧张,可是内心同时又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得意。

    想不到,元月砂居然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李惠雪不自禁有些茫然,忽而心中微微发酸。

    她内心为自己辩解,她到底什么都不知晓的。

    她,她根本不知道苏颖想要做什么,又为什么算作自己的错呢?

    李惠雪很会为自己找理由,更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

    周皇后面色冷冷的,言语却疾:“不错,阿澜是知晓礼数,知道廉耻的,绝不会写这样子一封不知廉耻,私下邀约的书信。”

    周皇后这样子的话儿里面,却也是蕴含了一股子极刻薄的讽刺。

    她觉得元月砂缠着周世澜,是因为喜欢周世澜,更想要嫁给周世澜。可是周皇后呢,却也是决计不会顺了元月砂的心意。

    元月砂却好似没听出周皇后言语之中讽刺之意,只自顾自说道:“既然这可能是个陷阱,说不准就是个欲图取了月砂性命的陷阱。可要月砂望而却步,我性子要强,却也不肯。故而我求助风大人,以月砂为诱饵,引诱那杀手现身。只盼,能抓住这等杀人凶徒。”

    周皇后面色一僵,不知所措。

    而在场其他的女子,也不觉被元月砂吊足了胃口。

    元月砂说了这样子说,那个杀手是如此的凶狠,又是这样子的神秘。

    这样子可怖之中,却逗起了别人的好奇心。

    那仿若传闻之中的神秘杀手,可是有自投罗网,乃至于从一个传说,化为现实里的血肉之躯?

    苏颖却听到了自己的心砰砰的跳,还跳得快极了。

    她手上有伤,如今慢慢用力,伤口渗透出了血珠子,本来合该极痛,可是苏颖居然是浑然不觉。

    她以为自己已然从陷阱里面逃了出来,原来自己逃出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陷阱。

    如今才是元月砂真正的陷阱。

    她想到了今日,自己处心积虑,想要弄死元月砂。苏夫人早被喂了五石散,作为替罪羔羊。而苏颖又说动了李惠雪,利用李惠雪的嫉妒,让李惠雪假冒周世澜给元月砂写了信。

    不过苏颖还不放心,觉得做了这么一切,还谈不上万无一失。

    元月砂是苏颖心尖的一根刺,刺得苏颖心口鲜血淋漓。

    不知不觉,元月砂已然是苏颖最大的敌人。

    对付这样子的大敌,她自然要用到自己最厉害的武器,最隐秘的杀招。

    那就是善于易容的影子刺客魍魉。

    她让魍魉今日也是易容打扮,来到了南华亭,潜伏于暗处。

    当元月砂和苏夫人纠缠,无论苏夫人能不能杀死元月砂,魍魉就在暗处,将牛毛细针打入元月砂的脊椎之中,送元月砂去死。

    这个计划,苏颖事前想过了很多遍,都觉得万无一失,没有什么破绽。

    无论怎么样,元月砂都一定会死。

    可是如今,她领着魍魉到了这儿,却也是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遭遇了这档子的事情。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想不到她让魍魉潜伏于南华亭,可是元月砂却令风徽征潜伏在一边,准备抓住这个神秘的杀手。

    苏颖听着自己的心脏,咚咚的跳动。

    一下一下,宛如巨鼓敲打。

    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自己重重的心跳之声。

    她却禁不住有些个侥幸的心思,说不准,魍魉根本没有被抓住。

    是了,魍魉如此聪明,又怎么会轻轻巧巧的,这样儿就落入了别人的手中?

    他易容术十分高妙,只要魍魉懂得不出手,那么别人也不会认出这个善于易容的影子杀手。

    就算是风徽征,这么个聪明的男子,也无法找到这潜伏于暗处的影子。

    自己刚刚,不是没听到什么动静?

    可偏生事情却也是无法顺了苏颖心愿。

    她听着元月砂嗓音略顿了顿,却也是极为笃定说道:“皇后娘娘且请安心,这个隐匿于暗处的刺客,今日已经落入了风大人手中。”

    旋即,风徽征也是缓缓说道:“来人,将刺客带上来吧。”

    苏颖不可置信的瞧着,偏偏什么也做不了。

    她舌头好似说不出话,身子也好似僵住了,却瞧着一名姿容清秀的宫婢被生生压下来。

    那宫婢面容清秀,可是眼神却也是透出了难以形容阴冷之色,瞧着竟令人不由得觉得十分的别扭。

    在场的女眷瞧见了,无不觉得十分惊讶。

    这么一个容貌清秀的宫婢,就是风徽征口中所说那个极为可怕的刺客。

    周皇后更不觉淡淡一笑:“风大人,这一位又是哪个宫的奴婢,竟做了这么多风大人口中的极为恶毒的事情。”

    风徽征却未曾回答,那苏夫人的匕首还在风徽征手中,只见风徽征手中寒芒一动,那匕首也如暗器一样挥了过去。

    咔擦了两声,那宫婢双腿竟被齐齐斩断,惹得那些个胆子小的娇女一阵子尖叫。

    龙轻梅言语缓缓:“各位娇客不必惊慌,没有血的。”

    那些女子惊魂未定,定睛一瞧,才发觉地上被斩断的,不过是两截木腿,并不是活人血肉。

    这么一削,眼前的“宫婢”身子顿时矮小了许多,看着更是说不出的诡异。

    风徽征手中匕首一动,对方“脸皮”却也是被削成了粉末,纷纷的落下来,却照样没有半点血污。

    也不多时,那“宫婢”面容也是露出来。

    他方才还是一张俏丽的少女容貌,别人也只会将他当做女子,可是如今,一张蜡黄无须的平庸男人容貌却也是露出来。他身子比正常的男子要瘦矮许多,面容平庸,甚至是有些不好看。他虽没有胡须,可是嘴边还有胡子根,也不会是后宫的内侍。

    周皇后也是说不出话儿来,这后宫之中那也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子一号人物。

    更何况众人眼睁睁的瞧着一个俏丽宫婢化作一个侏儒般的男子,心中震撼也是可想而知。

    这世上居然能有这样子出神入化的易容术,可当真可谓是难得一见。

    风徽征匕首往着这人怀中轻轻一挑,那人怀中束缚的布帛填充之物纷纷落下来。

    原来这个男子不但个头矮如侏儒,身子也又细又弱。

    那怀中一个淡黄色的圆筒就这样子咚的落下来,让风徽征接着在手中。

    风徽征慢慢的扣动了机簧,咚的一下,一枚银针射入了花丛,最后咚的一下钉在了树上。

    沿途掠过的花草,沾染上了针上的毒素,顿时也是纷纷枯萎,触目惊心。

    侍从拿起了手帕,将这枚银针小心翼翼的拔了下来,轻轻巧巧的送到了风徽征跟前。

    “皇后娘娘明鉴,此人虽然精通易容,力气不小,武功却是寻常。这枚银子,和之前死者身上的牛毛细针,可谓是一模一样。不知这样子,可算是证据确凿。”

    风徽征缓缓言语,而周皇后的脸色却也是禁不住变了,变得极为难看。

    事到如今,她不由得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便是风徽征口中那个极可怕的杀手。

    一旁的苏颖,饶是素来镇定,此刻终究如李惠雪一样,竟不自禁有些无措。

    不错,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跟随她多年的魍魉。

    是她暗中的影子,是她锋锐的刀,也是她此生最信赖的依靠。

    这个瘦弱而丑陋的男人,就那样子,痴心无悔的从边塞跟到了京城,为苏颖做了许许多多的恶毒的事情。

    他背后的黑暗杀戮,却成就了苏颖的光鲜亮丽,绝色风姿。

    她已经习惯了自己背后,有着这样子的影子。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暗处的影子,居然会被人扯到了明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就好似剥光了苏颖的衣衫,让苏颖被人指指点点也似。

    苏颖见识过魍魉那出神入化的易容之术,她甚至没想过,有一天魍魉会被人发现身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而此时此刻,风徽征揭露了魍魉的罪行,而这儿有着龙胤的皇后,东海的睿王妃。

    还有那可恨的元月砂,在一边幸灾乐祸,虎视眈眈。

    这一刻,苏颖却也是不觉毛骨悚然。

    她毁掉自己过去,可是魍魉却是知道。她想方设法,弄死了那么多的知情者,却仿佛忘掉了,这么多年她的身边留着这么一个最为有利的人证。

    仔细想想,自己每一件事情,魍魉都是清清楚楚。

    小时候,那镇子上的冯道士。

    初入苏家,她弄死了苏锦雀。后来苏叶萱认出来自己,苏颖害死苏叶萱,却受制于赫连清。她让魍魉替赫连清弄死了十九皇子百里锦,赫连清虽然没有明言,可是苏颖也猜测得到赫连清是为了讨好周皇后。可不是吗?也没几日,周皇后就将赫连清给扶正了。

    当然还有好多好多脏事,都是魍魉为自己干的。

    一直以来,明明是十分顺利,使唤得也顺手。

    直到,遇到了元月砂。

    然后好似什么都灵光了,什么都不容易了。每走一步,都好似走错了路,被元月砂咬得死死的。

    不错,平时魍魉是说了许多爱慕忠心的言语,说什么为了她做什么都可以,便是性命不要,都是在所不惜。

    不错,这个幽灵一向没有跟自己讨要什么,看着自己的目光,又是这样儿的炽热如火。

    可就算是这样子,那又怎么样呢?

    她苏颖,什么都不信,也没有相信自己能力。

    如今魍魉被人捉住,还活生生的,这足以让苏颖心惊胆颤,魂飞魄散了。;

    苏颖内心,不觉泛起了阵阵绝望。

    魍魉,他实在知道太多了。

    早知道,在魍魉第一次跟自己相认的时候,就该一颗毒药毒死魍魉。

    要不然,自己个儿也是不会落到这如今的境地。

    如今苏颖这凶狠的灵魂,被困于娇弱的身躯之中,竟不知晓怎么办才好。

    她耳边,却听到元月砂恶魔般的声音低语:“阿颖,你可认得这个人?”

    苏颖明明自己心尖已经是十分绝望了,可是有些事情,却也好似本能一样。

    就好似这张伪装了许多年的美人皮,如何应付,如何作伪,这仿若已经成了某种习惯。

    就算心里面再如何的着急与焦灼,她那美人面皮却也是已然不自禁的挤出了那么一缕清纯与无辜。

    “这个人?他容貌如此陌生,阿颖从未见过?当真是他,害死了锦雀姐姐?”

    苏颖克制不住自己嗓音的颤抖,可她能让别人以为因为苏锦雀。

    元月砂浅浅的微笑:“这个人,自然是他害死了苏锦雀,不仅如此,还有范家蕊娘,还有十九皇子。他将会被凌迟碎剐,尸首弃市喂狗,这也还算是便宜了他。只不过,此人大约背后另有主子。阿颖,这个杀手固然狠辣无情,做了许多毫无人性的事情。可他对这个主子,倒也算是尽心尽力,为这个主子做了许多事情,为她解决说许多烦恼。可惜,可惜他这样子的人,不过是枚棋子,是个废物。当他落在了风大人手里面,只怕他背后的主子,恨不得他去死。”

    苏颖好似听不出元月砂言语之中别的意思。

    她瞪着那一双清纯如水的眸子,一双眸子染上了一层潮润的光彩。

    “他害死大姐姐,能有什么可怜?大姐姐那么一个不懂事的女娃娃,又怎么会做错,又怎么会得罪了谁?阿颖只求能寻出真凶,为可怜的锦雀姐姐讨回公道。”

    就好似本能,苏颖岂会有片刻的犹豫,只轻轻巧巧的,将自个儿摘了个干净。

    她面上流转了憎恶和痛恨,这样子的表情在苏颖绝美的容颜上极清淡,可这却已然好似她这样子温柔恬静的人儿最浓烈的情愫。苏颖甚至无需思考,便是如此,自自然然的,做出了这样子神色。

    苏颖原本止住了血的伤口裂开了,鲜血慢慢的渗透出来了,染红了她手掌上的纱布。

    可她竟似不觉得疼,手掌明明很疼,可她脑子已经顾不得去感受。

    元月砂盯住了苏颖,言语深邃:“故而阿颖认真确定以及肯定,你是不认识他的,你是极厌恶他的。”

    此时此刻,元月砂的这些个话儿,仿若拥有了一缕极微妙的魔力,使得苏颖心中更加烦躁。

    苏颖绝美的面颊不自禁的流转了几分讶然:“昭华县主何出此言。”

    元月砂没凭没据,难道还要自己和这影子相认不成?

    不会的,她怎么会这样子的傻。

    苏颖脑子里想都没想过。

    元月砂咄咄逼人:“苏家阿颖,可是深恨于他,恨不得他凌迟碎剐,恨不得他去死?难道这个问题,便是这样子的难以回答?”

    苏颖姣好容貌浮起了怒容,厉声言语:“昭华县主究竟在暗示什么,咄咄逼人,无凭无据,便是不肯饶了阿颖。对,我根本不认识此人,我恨不得他去死。昭华县主,你可算是满意了?”

    周皇后已然回过神来,目光闪动:“元月砂,你这些个言语究竟是何意?”

    元月砂轻柔福了福:“若月砂有所得罪,只盼阿颖不可见怪于我,月砂在这儿,就跟阿颖赔不是。”

    她这样子忽而故作柔顺,苏颖却不肯信,也没理睬。

    元月砂一转头,却望向被捉住的魍魉,玩味言语:“你到底是谁,苏家阿颖说不认得你,恨不得你去死,这可是真的。”

    苏颖恼极了,元月砂处处纠缠,言语暗示。别人只要眼睛没有瞎,耳朵没有聋,都听得出来,元月砂是暗示自己乃是魍魉的主子。

    可她偏偏不好接口,更不好和元月砂纠缠。

    一旦接了这个口,反而让自己和元月砂继续这个话题纠缠下去,加深了别人的印象。

    她不但恼怒,更不觉有些心慌。元月砂除了让自己尴尬,还意图挑拨。

    平日里魍魉虽然口口声声说肯为自己去死,苏颖彼时虽然受用,如今却并没有什么信心。

    苏颖心里一阵子发慌,盯住了那被捉住的刺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